第四百一十七章无耻的最高境界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戟灭天宇。”大师兄商于此刻化为一道银辉,踏星夺月般速度掠行,积蓄的气旋将地面爆出一处处极大的坑洞,蔓延的力量却顺势积蓄到手中戟神魂朝着云灭横扫。

    天地动摇,他巍峨如天神,竟折射出异常强健的神影,手持神戟,霸掌天宇,顶天立地,龙力奔鸣,有不逊于琅玥上仙的威仪,仿佛可以镇灭宇世!

    这毫无疑问是霸戟九式中的一招大杀招,熔炼他的银甲战神之力和神魂力量,升华进天地道增幅的武境,力量强悍的竟将整片琅玥山都仿佛挑了起来,一草一木一尘,都清晰的静止在天地之间!

    如此强大的霸戟一击,简直堪称恐怖至极,引云绝都为之颤抖:“好像,她和这位斗天星宗的大弟子单打独斗亦不会有胜算,也就师姐可以一战。”

    “变态!”梦秋诸人承受着这股气势,只见到那一柄银戟在灵魂深处化为成千亿万道的戟影,每道戟影都是无上神龙化身,将他们直接贯穿,连抵挡之力也没有,而很多人已经耗尽元力抵挡,此时面色苍白的跪下了。

    斗天星宗,一门妖孽,大师兄商亦是无上人杰啊,然而,据说,那个羽天神更强!

    “心起心灭,万武归寂,举世同悲。”面对此击,琅玥阁三大座师之一的云灭身躯释放剑轮,竟是不闪不避,任由霸戟从上到下贯穿于她,却只见她的气息波动了丝,毫发无损,而那只神戟就诡异的停留在她体内。

    她体内更释放出诡异的力量,竟有道道玄妙精深的武符蔓延到戟上,竟然将原本极为凝练的戟神魂,点点蚕食,变得十分虚无,吞噬为自己的力量。

    “哼,心剑,果然可怕,然而,你也未免太小看我。”商眼神极冷,戟神魂一转,直接施展霸戟破锋,击的云灭神色一变,身躯从虚化实的后退数步,无尽剑轮转为万千杀剑,带着死之雨水抵挡商。

    她的心剑可虚可实,变幻万千是为心剑,将自己变为虚无,免受武技伤损,亦能释放心剑之威,通过敌人的武技影响敌人的心境。

    “然而,眼前的商竟然不受心剑影响,严格来说,是她的心剑影响不了他的心,他的心境是大海般深邃,亿万武技难以动摇,很强。”

    她此刻的眼神竟连自己都没有发现变得和云绝一般难堪了,她和云绝,面对斗天星宗的后起之秀,好像都没有太大的优势啊,无疑是耻辱之一。

    “轰!”短短的一眼之间,商和云灭两人极速对决,心剑和戟影交错,宛若两道影子在地面极速移动着,所过之处,大地寸裂,他们身影时虚时明,却未能彻底压制一方!

    大师兄,意在争取时间,破开云绝,来救援洛妃仙,希望渺茫,亦是他唯一能为小师弟做之事。

    “出手!”微师兄的琴音激扬,直接轰向云绝。

    角师兄,则像尊太古时代行出来的怪物,维持神魔两面的状态,缭绕万千武符经幢,步步如山般,像面无坚不摧,亦又无坚可破的盾牌前行着。

    云绝和梦秋等弟子联手招架着!

    “师兄之恩大如天,此生不知如何报答,我也唯有以命守斗天星宗,继承斗天之意,永不退缩,想必,便是对师尊和师兄们最大的宽慰。”

    箫楠感受到深深的暖意,进入斗天星宗以来就体会到被庇护的温暖,这是他一路走来不曾体会过的奢侈,这才是有情之道,守护身边人,越战越勇。

    斗天星宗大主宰单雄如此,大弟子商如此,微师兄,角师兄,宫师姐亦如此,唯一走偏了的是羽,现在正在草山之巅的圣祠洗心,想必走出来时,必然会回归正途。

    斗天星宗以有情立世,于有情之道推演极致,和琅玥阁走相反之道,同为大圣地,对立千年岁月,不分胜负,然而,于魅力之处,更令箫楠喜欢,比起琅玥宗,多了很多人味儿。

    “师尊,缘何不回答我,你不是道斗天星宗圣律森然,斗天灭地,无情绝意,修行之人会沦为天地傀儡,不及时见到小师弟,他会忘了我。”

    此刻,跪于琅玥阁三千神像前的女子眨着一双明媚的眼眸又问道,却又一次问住云忘,亦问住整个琅玥阁,只见云忘的神色已不仅是为难,更多了丝难堪的阴沉。

    “轰!”这一刻,整片琅玥山为之一寂,比之先前更像陷入无尽永夜般不见光明了。

    梦秋等弟子无坚不摧的无情之心像被巨岳击出窟窿来的冰层,涌出无尽回声:“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琅玥阁,真的骗了洛妃仙,还是以这种难以接受的方式?不!绝不会的,她们心里的无上天绝不会如此不堪,然而,若不是,洛妃仙缘何有此问?”

    “琅玥阁。”箫楠此时亦从牙缝中挤出这三个字:“这就是你们的道?自诩清高,瞧不起斗天星宗,最后还要污蔑斗天星宗,欺骗洛妖精,够无耻啊。”

    “斗天星宗修无情道,而琅玥阁是救苦救难的有情之地?”大师兄商,五师兄微,四师兄角,都是微有错愕,随即像看小丑般的审量一张张琅玥阁之人变得难堪的容颜:“你们不是以琅玥为尊吗?”

    “这!”众目齐聚下,云灭和云绝变得极为不自在,亦连出手的力量都弱了下来,竟无言以对,此时望向琅玥阁中洛妃仙的眼神充斥着怒意:“真是一个不堪造化的丫头!”

    琅玥阁如此神圣之地能够收她是幸运,竟然说三道四,没完没了,难道就不能干脆利落的斩下最后的情愫,皈依琅玥?

    “不过她对箫楠的感情未免太深啊!”她们心头一颤,少有人于此刻,还能保持清明不被斩去情心的,洛妃仙,真的很特殊。

    “琅玥阁以无情道为荣,她们更道洛妃仙是心甘情愿皈依琅玥,可是现在洛妃仙在斩情时接二连三的反问云忘,无疑道出真相,将她们营造的琅玥阁高大形象击的四分五裂!”

    云灭和云绝两大座师隐隐后悔,为了打击箫楠展露琅玥阁中的画卷,好像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有羞辱到对方,反而打击了琅玥阁满门的尊严!

    “云忘师姐还不动用琅玥阁的力量斩下第三梳,直接将她的红尘请抹去,一了百了,何必优柔寡断。”她们此刻亦恼羞成怒了,说来,丢脸事小,就怕梦秋这群琅玥阁弟子的无情心动摇事大。

    她们并不介意宗门在弟子眼里威严神圣到恐惧,就怕弟子心里生出质疑,而质疑是信仰最大敌人,亦是琅玥阁立足百国之地稳定的大敌!

    “呵,一群虚伪之人,连自己所行所为都不敢承认,像地上的臭虫,永远趴着,妄想是九天最高的神日,孰不知,一旦暴露在阳光下,你们的丑陋和邪恶会被光明焚的无处可藏。”

    商,戟神魂横扫,战力更盛,威压云灭:“你来告诉我,你们琅玥阁是不是臭虫。”

    “你们琅玥阁满门该不该死。”他这一刻真的宛若战仙附体,霸气绝世,竟压制住云灭,这颇为不可思议,论武宗道果,依然是云灭更胜一筹。

    “化武魂界!”云灭清吼,速退如光,将击来的戟影尽数化去,而身躯显圣仙影,心剑之力普照,万千武符,照进微师兄诸人的武心,将他们带进一片仙之世界。

    这片仙世,什么都有,长生在望,有无尽神圣现身说法,明知是假,然而竟不愿意醒来,而他们竟然没有察觉到云绝和云灭又释放出太上神灭剑诀的前几式。

    绝,灭,寂,死,杀五大剑招,一一释放,琅玥山化为无上剑源,群剑齐动,不断降落于他们之身,亦连箫楠都被笼罩!

    云绝和云灭的实力终归是强过他们一筹!

    “霸戟破锋!”依然是霸气绝世的一击,戟神魂,击流琅玥,像是流星扫过,没有击中任何目标,然而,却使无形的心剑粉碎,唤醒箫楠诸人,激起他们杀心如瀑:“琅玥阁真该死!”

    大师兄的霸戟破锋不仅可破隐,还拥有破虚妄之力,比之箫楠身上的血厄花更为强大,毕竟血厄花虽有破梦境之力,但仅仅开了三叶,只能破神轮境的梦境之力,对待武宗境力量并无效果。

    心剑之力,太过玄妙,他们在云灭手中着道多少次了,倒不是他们心性定力太差,事实上,身为斗天星宗亲传的他们不需要考虑心性问题,最关键的原因,还是他们和云灭实力有差距。

    实力差距到了一定程度,是根本挡不住敌人的强大武技的,那不仅是武技之威,亦熔炼了对方的境界,武境,天地道的雄浑根基!

    “铿!”观心琴激扬,角和箫楠沐血奋战,不仅击出漫天剑诀的笼罩,更屠戮了许多琅玥阁弟子,大大朝前推动战线,而云绝和云灭亦有些凝重。

    战斗到现在,他们并没有显著的优势啊,似乎唯有施展更可怕的力量破局。

    “必须擒拿住一人来交换!”云绝和云灭的心思,并不为箫楠诸人所知,他们此刻想的是争夺战机,化被动为主动,唯有控制云绝和云灭等其中一位座师级存在,才能逼迫琅玥阁放了洛妃仙!

    这很难,然而,却是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