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剑圣体之威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这是反击?”天地之间刹那一寂,于所有见证者却仿佛一生一世一轮回,念起念落,三个字犹如雷霆般在血液处奔鸣不休,“不可能!”

    世间有无敌强悍武技,的确可以逆转乾坤,前提是施展者极为逆天,神史有此战绩者无不是一代巨头,然而,少年仅仅是神轮五重境小武者。

    一个小小的神轮五重境,放眼紫墟界连草芥都不如,对比琅玥阁更是渺小,不说比肩三大座师级战力,连梦秋这样的天府弟子都不如。

    “然而,少年却比绝世武宗还狂妄,以一己之力对抗一宗一脉一山,这荒唐可笑,做出这种事的人不是白痴,就是自大,根本不可理喻!”

    人们却心头咯噔一下,陡然想道:“然而,少年历经无数杀戮,从大元卑微之地崛起,为斗天星宗收入门下,本身就证明不是愚蠢自大者!”

    “正是如此,才令人想破脑袋都猜不到有何手段逆转,这都可以逆转,举紫墟界都将沸腾,记住今日,传颂少年神名!”

    琅玥阁则注定沦为耻辱,被少年如臭狗屎般踩在脚下,一文不值,受尽唾弃,只因她们全力一击的力量足够毁灭数尊武宗,威震无数圣地,却被一个小小武者挡下。

    “天真。”云忘于琅玥阁翠绿的群山之巅傲立,飘渺的白衣迎风飘扬,淡淡的眼神凝视山脚下站出来的少年,于她看来就像个跳梁小丑。

    仙儿如此神姿,实不该浪费在他身上,拜进琅玥阁,是她的幸运,我纵有些不光彩的手段,亦是为他好,时间会证明,我是对的。

    “今日,将是斗天星宗的哀歌,一个都逃不过去,亦是琅玥阁的胜利之曲,时也,命也,斗天星宗将为他们的自大付出代价。”

    云忘,眉心隐约有神魂力量释放,竟是片剑形云朵,微微扩散着剑纹,琅玥阁方圆百里地界,隐约有武宗级的堡垒力量在边缘立起。

    云界圣壁,神级天赋!

    斗天星宗大师兄商神色微变:“云忘,琅玥阁三大座师中实力最强大者,其武命神魂向来神秘,今日展现威能,竟有一种天赋为神级,主禁锢。”

    云界圣壁,犹如云界般无穷无尽,防御力量,对应释放者的武道根基,以云忘之实力可以轻易封锁他们九个呼吸。

    “这足够琅玥阁释放的太上神灭剑海将他们全部埋葬于此,琅玥阁果然够狠毒,然而,小师弟出手了,吼出的是不灭剑盾!”

    望向滚滚不息,犹如天威降临的剑海,品受自身的渺小卑微,聆听着辗灭灵魂般的潮声,商诸人并没有恐惧,反而有微微的血液沸腾。

    “这样的绝世一击若是被破的话,呵,的确是琅玥阁的悲哀,举紫墟界惊世之事,更是斗天星宗绝世荣耀,也许于所有人

    看来不可能做到,然而世间,就是有人生来创造奇迹!”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箫楠,斗天星宗六弟子,排名,为星!”

    “吼!”少年睥睨山河,无敌强者虚影显圣身后,立足无尽星宇般转过身来,仅此一望,便犹如盖世神光洞穿万灵:“灭。”

    “轰!”亿亿万吨剑海撞上他,虚无一震,竟有大音扩散,诸人站立不稳,齐齐后退,耳膜剧痛,然而,少年竟像个孤胆匹夫般傲立着!

    他像是世间最坚硬的神石挡住卷灭万物的剑海,每一滴都能毁灭山岳大地的剑雨,却洞穿不了他,为身躯席卷起的神圣光辉禁锢得化为枯海死寂静止。

    “他的力量竟然膨胀一倍!”世人狂抽冷气,以为看错了,一个武者随境界增强而递增力量,犹如水涨船高,怎么可能突然爆增一倍?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眼前少年确确实实比之神轮五重境天强大太多,举手投足都仿佛可以摧灭天宇,轻而易举就能辗灭无数尊神轮五重境的同境武者!

    可是更令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少年竟然挡住了剑潮,武宗级存在都挡不住的绝世天威,竟被一个神轮五重境的蝼蚁挡住!

    少年,升华为仙灵般神圣庄严,释放灿烂武符形成剑之经幢,于苍穹落下的剑潮前方凝聚不灭剑盾,不灭气息从中形成异常瑰丽惊世的伟力抵挡世间万剑之力。

    “我挡不住?”少年的眼神望了过来,仿佛洞穿无数人的皮囊,将他们的灵魂生生的暴露在武眸下,任由轻蔑的嘲讽化作鞭子狠狠的落下。

    他如何就挡不住了,不仅挡住了,还挡得很轻易呢!

    “疯了!”梦秋身为琅玥阁杰出的弟子,神色竟然倏然苍白:“这等盖世人物,紫墟界千年难出现一尊,竟然…被斗天星宗收为门下,和她们为敌!”

    “琅玥阁的不幸吗?”这一刻,三大座师心头齐齐一颤,武眸凝滞:“好像真的不对了,颠覆常理啊,根本不可能如此,这个少年是人是魔是神?”

    他们先前信誓旦旦的断言少年绝不可能挡下这毁天灭地的剑海之势,因为连他们身为武宗都没有把握,认定少年此举不自量力到愚蠢!

    然而,事实很打脸,少年挡住了,而且并没有太费力,借助的也不是神器外力,完全就是自身的力量,这宛若对他们晴天霹雳一击,根本无法接受。

    “这就是你们琅玥阁毁灭我们的自信?”大师兄商的轻嘲更是无情:“好像,不够看啊,甚至可以说,不值一提呢。”

    微师兄和角轻笑着,他们的笑声充斥着为小师弟骄傲,为斗天星宗骄傲,亦是无数双无形的巴掌,狠狠的落在云忘,云灭,云绝等琅玥阁诸人的脸上,痛苦万分,亦有无尽的困惑

    。

    “为何如此?”

    “圣体烙印!”他们陡然醒来:“是了,少年施展的并非神魂天赋,而是特殊体质修行到圣体层次,以圣体原力爆发出的圣体烙印,其圣体烙印可以增幅一倍战斗力!”

    “一倍啊,这简直疯了,圣体层次的特殊体质,的确都会凝聚烙印,然而踏足一倍层次依然极为稀有,毫无疑问就是极致烙印,而他之神魂天赋就有战神,可以增幅一倍力量,叠加在一起更为逆天了!”

    “这就是他的自信吗?”

    “不,圣体烙印只能提升他的战斗力,还远不能让他逆转乾坤,拥有无视琅玥阁一山之力的勇气!”世人心颤,又下意识摇头:“他真正的手段是圣体天赋,以圣体烙印融合圣体原力激发出的圣体天赋!”

    “其天赋,毫无疑问,亦是神级天赋,不灭剑盾,不死不灭,抵挡万剑!”

    “不死不灭的盖世力量聚集为剑盾,故而,一剑碎,一剑生,生生不息,是为不灭剑盾,所以可挡万剑不灭,果然是极为惊世的圣体天赋啊!”

    “传闻,少年的特殊体质为不死不灭剑尊体,曾让千山慕府,万剑宗,神龙圣院吃瘪,承受毁灭而不死,涅槃归来是为不灭,震慑的他们不敢持强凌弱。”

    “这竟然是真的!”他们呼吸紧促,心脏像被无形之手摞得死死:“更为可怕的是不死不灭剑尊体,晋级为剑圣体了,距离少年在大元帝国万宫争霸赛展现出来的能力到现在也才仅仅半年时间!”

    “半年,竟脱胎换骨到这等程度,剑尊体蜕为剑圣体!”

    这一刻,骄傲如司命拓天亦为之颤抖,武道资质,他自认不逊于人,然而,比之箫楠依然有差距,至少他的大成九雷尊体仍然未能突破圣体。

    大成九雷尊体,他尝试突破圣体有三年了,三年时间不敢有一日一刻的懈怠,然而始终无法突破,便可以想象尊体破境圣体有多难!

    紫墟界无数武者更是可以想象了,很多人终此一生也只能徘徊尊体领域,仰望圣体,这不是努力修行就能做到,于天资的要求太高了!

    然而,圣体如此难修行,一旦修行成功,踏足此领域,必然觉醒圣体烙印,大幅增强实力外还将觉醒圣体天赋,虽强弱不同,然而于武者实力大有裨益!

    箫楠这等人物的特殊体质本身就极为可怕,破境圣体后的圣体天赋岂会弱小,不灭剑盾,不灭之外,难道仅仅于此,若是如此,好像还不足以逆转乾坤,至少圣体天赋不会永远存在,而剑海仍然会压落!

    “滚!”少年像顶着万古巨威,每寸血肉都在焕发耀光,一寸寸骨骼发出神剑对撞的铿铿声,而傲然的不屈像无数天神附体,化为惊世伟力,不灭剑盾竟爆发极

    可怕的力量倏然震退绝世剑潮。

    这才是不灭剑盾的真正力量,抵挡世间所有的剑武技,更能将此,反弹!

    “原来这才是他的自信!”司命拓天怒目圆瞪,陡然轻语出声,而此刻,所有人都明白了,本就不平静的心,只觉得倏然四分五裂,被更大的震撼砸碎了:“他们今日要见证一个大妖孽啊!”

    天宇如锦瑟,撕裂成落华!

    亿万剑潮,犹如群岳齐崩,疯狂倒卷着,万光四扫,剑气横扬,蕴含惊世毁灭力的剑水焚寂万物,转眼就汹涌卷走后方的琅玥阁弟子,吞噬无数生命,紧接着将琅玥山拦腰冲断。

    “天塌了,这是天谴啊,天啊,快逃,我们琅玥阁犯了天怒!”这一刻,无以计数的琅玥阁弟子从群山之巅跃出,感受着平日里威严神圣的琅玥神殿一座座的倒塌,而许多同门在剑潮下被洞穿为尘,唯有绝望!

    琅玥山,陡然凄嚎震云霄,巍峨神圣的秀美之山峰,紫墟界的大圣地仿佛化为人世间最可怕的炼狱,经历着灭世灾劫。

    梦秋等弟子,抵抗者,然而人力如何抗衡天威,这一刻连云忘三大座师级存在都变了神色,只能后撤,以强悍的武道实力去卸掉部分剑潮之威!

    毁灭永远比新生要容易啊!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会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举琅玥阁爆发的绝世一击,连斗天星宗大主宰都得退缩的力量,竟然被一介神轮五重境的少年抵挡,更反弹回去,以此带给他们毁世灾难!”

    他们,立足这片大地,更有座师级存在云忘释放神魂的神级天赋,云界堡垒封锁四方,不想让斗天星宗之人逃出去,要见证他们凄凉落幕!

    然而,现在所有的期待变成悔恨,所有的傲然变成羞辱,究竟是谁见证谁的不幸?究竟是谁封锁了谁的生途?

    (本章完)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