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十年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琅玥阁上下终于知道她们犯下大错误,低估斗天星宗的可怕,高估琅玥宗的实力,所谓的武帝器只能保护传承不灭,对决同等级的圣地,依然要靠宗门整体实力!

    琅玥阁整体实力不如斗天星宗,被其大主宰压制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是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更令琅玥阁惶恐的不仅是被围堵琅玥山,资源断供的可怕,而是,威信大损,无法号令附庸势力,必然导致依附于琅玥阁的附庸势力心生背叛!

    不需要三年五载,短短数月,围绕琅玥阁经营多年的势力就会分崩离析,毕竟世人多攀炎附热,人走茶凉,很快就被其余大圣地分割资源地盘!

    “琅玥阁,可以赔偿一千万元石,但是不会交出洛妃仙,我宗没有牺牲门人的习惯,如果单雄宗主一心逼迫,琅玥阁亦赌得起生死荣辱。”

    南凰依于众目齐聚下,扬起阴沉的冷眸,凝视单雄,语气略有苦涩,却亦透着丝破釜沉舟道。

    “另则,我愿和单雄宗主订立一个十年之约,此约了断斗天星宗和琅玥阁千年恩怨。”

    “嗯?”单雄陡然皱眉,本因南凰依不愿交出洛妃仙而准备爆发,闻言,于大弟子诸人凝重的眼神中反问道:“你道来听听?”

    “很简单,你小弟子箫楠修有不死不灭剑圣体,如他所言,不死必涅槃归来,踏平我琅玥阁。”

    南凰依言到此处,语气多了丝讽刺,亦令琅玥阁在内的许多见证者笑了。

    “这确实是大话了!”

    箫楠的天资不可否认,旷古绝伦,举紫墟界罕见,比之神榜级天才秦岳一流都不遑多让,但要说不死涅槃归来踏平琅玥倒有些天方夜谭。

    他进步,南凰依难道不进步,琅玥阁上下不进步,身为大圣地,资质出众者亦不少,虽不如他,亦不会差太远,门内亦有比肩司命拓天级的武者。

    琅玥阁更掌有武帝器,也并不容易被踏灭,何况境界差距实在悬殊,依靠神魂和圣体,也只能是惊艳一时,谈不上跨境屠敌。

    何况,终归是已死之人,一个死人,是没有资格威胁到别人的!

    南凰依,说这个又是什么意思?是想要借此来羞辱斗天星宗,于这个时点来说,极为不智啊!

    “以他为赌约,不论斗天星宗用什么办法为他复苏涅槃,十年时间,他能踏足我琅玥山,不需要踏灭我们,我南凰依率领整个琅玥阁归顺于他。”

    南凰依霸气绝世,于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抬掌指于宫怀中的箫楠:“届时,琅玥阁以他为尊,一个洛妃仙的命运,自然由他说了算。”

    “你弟子执掌琅玥阁,想必,亦是斗天星宗之荣耀,你这个做师尊的骄傲,亦能彻底了断两宗恩怨。”

    “斗

    天星宗和琅玥阁在这十年维持大主宰约,你我不准出手对敌,至于门人之间,随意。”南凰依一锤定音,静待单雄回答。

    十年时间,少年若无法踏足琅玥,自然什么话都别提了,两大圣地该如何斗,就如何斗,这点不需要说透。

    “两大圣地的千年恩怨系于一个名箫楠的少年的身上,甚至于押注琅玥阁一山一脉一宗的武运啊,南凰依真是大手笔,未免疯了吧?”

    人们无不动容:“然而,斗天星宗有希望赢吗,毕竟,箫楠是个死人了,真能复苏涅槃,踏足琅玥!”

    “南凰依看似疯狂,实则清醒,这亦是以退为进,赌的就是箫楠不可能复苏,无法登临琅玥之巅!”

    一双双目光扫过宫怀中犹如死寂陨石的少年,有淡淡寒意弥漫过来,令人感受到那种枯冷:“他分明已经死透彻了,根本不会有重临武界的可能!”

    “虽说还保留着十一节所谓的不死不灭骨,但谁知道这剑骨真的能复苏不灭力?”

    从云忘,云灭,云绝三大琅玥阁座师到寻常弟子,纷纷从极为难以接受,到渐渐平静,隐约透出丝嘲讽,摇头:“太荒唐了。”

    “连神魂都寂灭了,神魂未入宇级,亦没有觉醒轮回魂鉴,单凭不死不灭骨复苏的也仅仅是肉体,而武者没有精神意志还是武者吗?”司命拓天此时压抑不住笑了出来。

    无情的笑声,在琅玥山显得有些清晰,甚至有些得意猖狂,令许多人为之侧目。

    “司命拓天,和箫楠同境界一战击败,看来对箫楠恨之入骨,不然,也不至于如此出言羞辱。”

    武者神魂乃精神意志,是一个人记忆载体,如此重生才有价值,古往今来所有武者转世,都以宇级神魂为基,觉醒前世今生,称为不坠轮回。

    “司命拓天,你不过是小师弟手下败将,何足言勇,若有不服,等会儿生死决。”斗天星宗大弟子商正情绪不佳,此刻冷冷回敬于司命拓天!

    爆发着绝世神魂光辉,经过短暂的休养,实力亦恢复不少了,根本不介意和任何武宗级强者一战,而其狂暴的斗志亦令司命拓天脸色一僵。

    他还真没有底气和商一战,之前在草山的对决,确实输了!

    “神王转世,亦没有这种伟力复苏一个活死人,有些痴人说梦话了!”雷博英看不过,下意识附和道:“斗天星宗又何必不承认现实呢?”

    “剑海的力量加上南凰依就算是武宗强者都死彻底了!”声音虽轻,亦也响彻场中,令很多人下意识点头:“此言虽然残酷,却也有道理,成年人成熟的标志,就是得学会接受现实。”

    东荒武界,万千玄法,类似于死而向生之事,还是在毫无基础的根基上,毕竟极为稀罕,神

    史少记,无人知。

    “斗天星宗很现实,为敌,战,为友,守护,你们师徒不是登临草山挑衅我们吗,耀武扬威,在下,斗天星宗二弟子羽,接受挑战,生死一决。”

    羽天神,冷笑着踏前凝视雷博英师徒!

    雷博英师徒神色一凝,立即浮起无数的尴意,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和羽天神对决,他们自认没有这样的底气啊,比之对决斗天星宗大弟子商更不会有胜算。

    这种态度转变很令见证者嗤笑,雷神圣宗倒是真能欺软怕硬啊,不过羽天神先前展现出来的恐怖战斗力,的确令人绝望,光是一击万像无形就艳绝于紫墟!

    司命拓天和秦岳之流对上他终归欠缺了些火候,或许只有帝霸城的帝无照,战神帝国的箫绝才有一拼之力。

    这些人物,可是更早立足武宗境界的神榜天骄,亦有些无限接近于武王,甚至于踏足武王!

    “呵,鼠辈。”羽天神轻蔑一笑,于雷神圣宗之人难堪的脸色里收回目光,斗天星宗一行人不屑的扬起唇角笑了笑,视司命拓天和雷博英如草尘。

    然而,心里却有些难过,小师弟情况确实很糟糕,神魂未入宇级,和南凰依的对决可能击溃了神魂,根本来不及为剑骨收了进去,就算有奇迹醒悟,还能是他吗?

    “这赌约我应了。”然而,于很多人想来,不可能答应南凰依提议的斗天星宗,竟然应了,大主宰单雄冷冷的扬起手:“击掌为誓!”

    “单雄,难道认为,箫楠真的能死而复生,于十年岁月强大崛起到踏足琅玥之巅,赢下这赌约,这未免有些荒唐了吧?”

    这一刻,所有人都面露难以置信,亦连琅玥阁上下都生出荒唐之意!

    “轰!”南凰依微愣后,直接隔空一击,便仿佛天地雷霆,滚滚扩散过所有人心头,令所有心存质疑之人都清醒了:“斗天星宗真的答应了这个荒唐的赌约!”

    “这是一千万元石。”南凰依很快交出元石,精致的俏脸上挂着笑意,深怕单雄反悔一般,于她想来,赌约的形成过于顺利了,顺利到有些难以想象啊。

    然而,这也再正常不过吧,单雄终归是一代枭雄,明辨利弊,逝者如斯,人要朝前看,无畏的意气之争远不如千万元石的补偿对斗天星宗重要。

    “单雄,并不是认为箫楠真能复苏,而是身为大主宰实在很精明,接受了琅玥阁给斗天星宗的一个台阶下啊!”很多人如梦初醒,以为读懂了单雄。

    “斗天星宗接受十年赌约,不仅,不坠斗天星宗威名,于门人弟子都大有交代。”

    雷博英师徒为首,很多人脸上亦微微扬起一抹嘲讽,对斗天星宗大主宰的惧怕减少许多。

    “还以为有多超然于外呢,这不转

    眼就忘掉弟子之死了,纵然战斗力无双绝世,亦也是个俗人,避免不了利益为先,呵,早就该想到的,武道世界没有人干净。”

    他们承认自己是个俗人,然而,接受不了斗天星宗的特殊,一个大圣地,凭什么那么与众不同,还比他们强大,这不是打脸他们吗?

    “我接受赌约,没有任何理由,仅仅是因为我认为,不需要十年,最多五年,我徒箫楠必登临琅玥之巅,号令琅玥,踩你们琅玥阁满门武骨于靴下。”

    单雄于一双双聚集的眼神中收起千万元石,大手一挥,直接转身,声震长天。

    “这亦是我的誓言,若是我徒做不到,斗天星宗十年后,亦揭过今日之怨,永不和琅玥阁为敌。”

    (本章完)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