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侯着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然而,他们却要等候箫楠,一位小小的神轮境蝼蚁用膳完毕,才能随行至十九重雷楼,面见雷神主宰,击鼎证武,沟通雷神册,题名延寿,实在是很羞辱的事啊。

    “小孽种现在很得意吧?”云忘,余光扫过箫楠所在雅阁,心头极为不爽:“难道又要让他骑到脖子上拉屎撒尿?”

    雷神居主宰,真的太偏爱他了。要不是知道雷神居主宰并无不好的传闻,他们真要往私生子这方面深想,毕竟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偏爱。

    “怎么样,很难做决定吗,你们瞧不起我小师弟,视他为尘,现在却要仰仗小师弟荣光问鼎,不觉得很讽刺吗?”

    微书生在雅阁,朝着神色难堪的云忘诸人大肆嘲讽,手指居外:“大门朝天,一步之间,有本事赶紧滚,没本事就侯着吧。”

    鼎有轻重,问鼎者自古不少,雷神鼎更是天骄武者趋之若鹜之物,谁都想问出个大道康庄,寿华延年,名利兼收,天下敬仰。

    “侯着?”云忘在内,紫墟大佬无不青筋爆起,犹如怒龙,胸腔燃起焚天之怒,略带血意的眼神落向那个安坐微书生旁的清秀少年。

    “他有什么资格,命令他们这些实力地位远比他强大的人物侯着?还道他们没本事,要是没有斗天星宗的背景,一个手指头就可以辗死他!”

    微书生虽然嚣张,但以此人为尊,羞辱他们的罪孽,依然得落在名箫楠的小畜生身上,他太不知道尊敬长辈了。

    “你们不服,然而,换做你们,恐怕会借助雷神居驱赶我吧,比起你们这些表里不一的狠毒者而言,我可谓仁慈了。”箫楠淡然若水,都懒得抬下眼皮子。

    他不知道雷神居为何如此厚爱他,然而对琅玥阁这些一直针对他的圣地没有丝毫好感,羞辱他们,是因为他们先前想要他命。

    “箫楠,你!放肆!”雷博英,身在雷神居,亦算半个主场之地,深感羞辱,不由怒斥箫楠,然而却被一道淡淡的无情目光打断,宫师姐的讽刺声传了过来:“有骨气就滚。”

    “嘶!”一股乌云笼罩雷神居三楼,主宰们沉着脸,憋着怒火,却没有办法宣泄出来,千万句狂言,换来的不过是对方一句:“不服,滚!”

    “记住我用膳时不喜喧哗。”箫楠略带几丝不耐烦的声音扩散出雅阁,不轻不重,宛若雷霆般轰击在云忘等人心上:“真将他们视为仆从了?”

    “你们如果可以滚,早就滚了,留在这里不就是舍不得滚吗,这就是我的权利,命令你们侯着的权利。”

    “从你云忘开始,谁敢多说一句,我就多加一个时辰用膳,时间,我有的是,问鼎,于你们是机会难得,我随时都可以。”

    箫楠手指云忘,直接点名:“我看你们能侯多久。”

    他对琅玥阁厌恶至极,以无情道为荣,视天下万道为尘,看似超然物外,却阴阳怪气,行事还不如万魔宗敢爱敢恨,彻头彻尾的一个伪君子。

    “雷神居不管吗?”云忘,撞死的心都有,然而,真的没有再张口了,眼神望向东庆来,有丝深藏的戾气,无疑是希望雷神居管一管。

    孰料。侯在箫楠身边的东庆,直起略微有些弯的腰看向他们:“箫楠公子之言既雷神居意志。”

    “什么,他代表雷神居意志,他这一下子就变成雷神居意志,可以代表主宰,这不是疯了吧,雷神居究竟在做什么,还是他们疯了!”

    这一刻,所有人觉得头有点晕眩,云忘更是如遭雷击,站立不稳,一口气都快上不来憋死自己,看向箫楠的眼神带上惊人复杂:“这家伙真的是雷神主宰的私生子吧!”

    “箫楠公子之言还望诸位配合,莫让我东庆来难做。”东庆来,又紧接着补充一句,便转而不言了,直接侍候起箫楠用膳,谦卑的样子,仿佛此少年生来就是他的主子。

    一股屈辱像撕裂的剧痛瞬间传遍云忘等绝世武宗,令他们怒目圆瞪,呼吸到的每一口空气,都是那么屈辱不堪,站在此地就是个笑话!

    “好!好!好!老夫,倒要瞧瞧你这个雷神主宰厚爱的紫墟才俊,究竟有什么得天独厚之处,于接下来的问鼎中取得不世战绩。”

    玉向文,真的快被气炸了,被雷神居以少年名义如此羞辱也是头一次,怒及反笑:“别让我等老家伙失望啊,千万别站得越高,摔得越重。”

    “放心,我小师弟,让他自己失望,都不会让你们失望,因为,只会让你们绝望,就像先前一样。”微公子落杯的声音传来。

    一道道雷神居名品从身边的邪公子之口,化做黑色的字迹,为东庆来记在纸上,每道都极致奢华,令许多主宰级人物都牙疼。

    “一身剑骨,锋锐无双,号称不死,但古往今来谁人不死,有天生武王,亦有不幸夭折之事,何况某人,小心到时候无人收尸。”雷博英冷笑,真的是太不爽了。

    微书生哪壶不提提哪壶,将箫楠先前对决帝无照的战绩拿出来宣传,于先前那场旷世对决中,他们押注帝无照能赢,结果绝望了一次!

    “这是第二句废话,你们再侯两个时辰。”回应雷博英的是少年宠辱不惊之言,雅阁中,优雅的品着美酒,伴随而起的是邪封诸人的轻笑,透着股欢快的气氛。

    “这种肆意羞辱紫墟大佬的日子可不常见啊。”

    雷博英等紫墟大佬的脸色顿时又憋出一重颜色,像愤怒的血液聚集极致凝固的猪肝,整张脸都略微浮肿起来,落在四周人眼中隐约升起丝诡异的念头。

    “这像不像被箫楠打脸成猪头?”

    此时,道道名品,从后厨一一传上来,一股股极为诱人的香气,令人神魂飘然欲仙,生起强烈的渴望,有增长修为之神效。

    这些名品极为尊贵,以神圣帝国王子之尊都未能吃到,箫楠这群人的奢华简直惊世无双,秒杀了他们,他们很多人这辈子都没资格接触这些东西。

    “一时狗屎运罢了,竟然嚣张到无法无天,我司命拓天必将于十九重楼,击鼎九响,题名雷神册,以无上傲然之姿,将你辗压,让你知道,何为无敌天骄。”

    司命拓天为雷博英打抱不平,恨恨道:“真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雷神是主宰看重你,你还远远不是主宰,差得远呢。”

    一个小神轮,不知道何缘故,被雷神居主人看重,于此地享受大奢华,对他们耀武扬威,大言不惭,道他们说一句话,就多用膳一个时辰,而他们得侯着!

    “真是吃了神王胆,胆大包天,不知天高地厚了。”箫衍道不无讽刺的流转冷眸,亦是很多神榜天才的心声,然而有一股嫉妒的酸味从他们语气中扩散着。

    雷博英等武宗主宰,都流转无尽杀意,若可以释放出来,必将如绝世星辰灿烂将此地焚成万道窟窿,将少年直接打崩,焚碎他一身贱骨头。

    然而,不得不承认,这少年的背景有些强大了,除却斗天星宗外,亦多了雷神居,算上天绝帝国的王室势力,倒也有些羽翼丰满。

    先前,还想于雷神圣城做些动作解决少年,偷袭暗杀都可以,毕竟此地为他们主场,此时却因为雷神主宰的缘故,得重新思量。

    “第三句,再加一个时辰。”然而,少年又是如此一句话,令他们的喧哗顿时变寂静,所有为司命拓天之言大快人心者都笑不出来了:“这!”

    此地为雷神居,欲登十九重楼问鼎,题名雷神册,延长寿元,接引神雷淬炼武道实力,需雷神居同意,雷神居却看重少年,点名少年不登十九重楼前,无人可先行!

    “心尘,你们留下来,我们先行回雷神圣宗,望你们全力问鼎,好好挫败这个小狂徒的锐气。”

    云忘用了句传音,个别人能听见的形式扩散,不待心尘等人醒转,就联袂雷博英,玉向文等紫墟圣地大佬先撤了:“实在是呆不下去了。”

    箫楠,太羞辱人了,视他们这些绝世武宗臭狗屎般随意践踏,不许他们反驳,敢说一句话,就要他们多等候一个时辰用膳,衬托的自己像尊天神。

    “太逆天了,将绝世武宗逼到这一步,举紫墟界也只有这样的少年,才神轮境啊,若是成长起来,不知道还会多么可怕,还是少招惹为好。”

    此时,留在雷神居的人望着闪电般离去的云忘诸人,异常复杂,对箫楠隐隐约约的升起一股深深的敬畏。

    云忘他们身为武宗强者,武心极为坚硬,凡有一丝可以承受屈辱的可能性都不至于愤而离去,毕竟问鼎之战事关重大,希望留下来为门人争取点好处。

    “离去也好。”他们心里亦也松了口气,这群绝世武宗心高气傲,和箫楠针锋相对,倒霉的还不是他们。

    没有几个人在雷神居仅仅是用膳,真正的心思还是在十九重雷楼,问鼎证武。

    雷神居,所谓五折优惠,算是很大力度的折扣,然而,雷神居名品之奢侈,以帝无照的财力都不敢肆无忌惮的消费!

    箫楠可以敞开肚皮来享受,而他们是真的在花费元石,算下来,未登十九重雷神楼,已经又一次沦为少年的配村了。

    骄傲如火仙儿,箫衍道,司命拓天,颜玉,心尘。帝无照一流,亦有一抹无奈的苦涩在心头扩散着,而万魔宗智公子这等实力不如他们者只剩下对箫楠的无比敬仰了。

    君不见,紫墟天骄如雨,强者如云,有几人,能如少年这般以卑微之身,威慑诸多巨头级圣帝王朝皇子公主如贱尘!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