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天绝战神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起!”然而,雷神居武者视为极限的角像是化身太古神尊傲然仰天,对比雷神鼎极为矮小,如神和凡,以下位犯上位,却扩散出一股将雷神鼎摞于手中的绝世霸气。

    角给人的感觉,就是还能举鼎,打破极限,封号神古的强势,有发自灵魂的咆哮象征着神尊爆怒,仿佛雷神鼎不因他而再举起,就是亵渎和不敬!

    然而,他凭借什么再举鼎,一双双眼眸在听到这声隐约像是角师兄口形传出的起之字后下意识流露出质疑之念,此刻的神魔战影伴随着他的爆发咔嚓碎裂,终于是承受不到极限。

    “古!”可是,传奇为传奇,就在于创造奇迹,又是一声从古代年间穿越轮回而至的声音有逆转乾坤般的磨砺,竟然将破灭的神魔战影以无上规则牵引着合一!

    一尊黑白色泽各占一半的战影踩万古神墟古影现世,一面为恶,一面为善,慈悲和冷漠并存,身躯高度达到两尊战影之巨,于雷神鼎坠势下猛然朝天轰击,原本该坠地的雷神鼎竟倏然拔高。

    “这是太古!”雷问天带着颤音惊道,这一次语气直接变了,仓惶般走前几步,极为震撼的审量着角,仿佛他丑陋的面孔媲美世间最完美的玉石。

    太古,极为遥远年代的统称,象征无敌强大,据说无正无邪,遍地是宝,凡人生来为尘,受妖魔统治,极为混乱强大为太古,可是怎么会成为一个人的称号。

    莫非,那是他的神魂天赋,除此之外,人们找不到第二种解释,而雷问天的神色亦是证实猜测,他不无苦涩的叹道:“斗天星宗妖孽何其多啊。”

    今日,斗天星宗之光辉,注定君临雷神圣城,仅此三大亲传已经注定镇压紫墟武界万千圣地,无需箫楠下场举鼎证明什么,这就是斗天星宗的无上威势。

    “太古,合神魔正邪,善恶五行,刀剑枪箭,万法归一是为太古!”

    雷问天感慨着解释太古,而于他身后,雷神居,有东庆来等执事释放武境录下今日之事,想必不日之间,就能惊动紫墟武界无尽波澜。

    “有太古武技,太古神魂,就有太古神魂天赋,此面具神魂掌有神魔两面,亦为正邪,融合为太古,将于狂战神魂天赋的基础再放大一倍战斗力!”

    “立足此战斗力,武者陷入狂暴状态,维持状态时间视自身天赋来定,然而往往有出人意料的逆转,就比如现在,他举起神鼎第七寸!”

    雷问天语落,人们无不是一颤,再观雷神鼎恰好停留在七寸,无尽雷光沐浴巨大神魔,这所谓名太古神魂天赋所化战影有惊人的威势,令许多弱小者轰然跪拜:“我!”

    “这!”司命拓天像苍白的纸人,无力至极后退,接连撞碎许多桌子,都不得稳住身躯

    ,雷神力动荡混乱,上蹿下跳,完全是一副失去控制的样子,心神乱极了,此刻茫茫然不知所措。

    “七寸啊!”何至于他,在场者谁不是血红着眼发出咆哮般的低吼声:“这样的战绩多少年不曾出现过了,太恐怖了,如此神魂,如此战绩,在斗天星宗仅仅排名第四,于外界中人视为天赋最寻常之弟子。”

    “轰!”七道雷霆光辉降临角师兄,一阵神光爆闪,他之神魂迎来异常强势可怕的突破,于一双双嫉妒的目光下从战级九品,破入战级十品,疯狂冲击宇级一品。

    神魔战影,一化二,二化三,三化四,四化千千百百…。

    随后,一尊尊仿佛视死如归般冲击着苍穹中浮现出来的古老魂门,此门竟然源自于他的面具神魂,在神魂锲而不舍冲级下轰然破灭。

    “宇级一品,成!”角师兄的武命神魂彻底破入宇级一品,觉醒轮回魂鉴,随着这种觉醒,角师兄发出一声轻吼,像是如释重负般的卸去万般枷锁,他木纳的脸庞竟似多了许多灵动。

    神魂的觉醒好像也将他的智慧挖掘出来,亦或者说从过去陷入迷途的智慧解锁,几十年失去的智慧,正在慢慢的补回来。

    武道世界,自古以来就有一种说法,叫做勤能补拙,武道的强大能够开发智慧和力量,眼前此幕,无疑证实传说,令箫楠等斗天星宗之人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

    “呵,谢。”十分憨厚的冲箫楠诸人笑了笑,角师兄挠了挠头,并非用声音发出,而是以手势道。

    他的不动神魔金刚决依然不能破口欲出声,但是可以看出来他发自内心深处的欣喜,以及对箫楠的真诚。

    “这就是可以托付性命的兄弟。”箫楠和微书生三人深深相视,一切尽在不言,师兄弟的情谊,无需说太多。

    这种欣喜的情感亦传递到斗天星宗一方所有人,绝幽珞他们都为之欣喜感动:“真是少见的一幕。”

    紫墟武界,多是势利之人,同门亦如此,能如箫楠他们真的很唯美,亦极为少见。

    “脸被打惨了。”他们高兴,就有人很不高兴,甚至于癫狂了,这就是雷神圣宗诸人,无不是如丧考妣的仰望着苍穹轰然下坠的雷神鼎,随着它的坠落,雷神榜的前三甲之处倏然多了道名字。

    “角,百炼尊体,斗天星宗四弟子,二十五岁,武宗,举鼎七寸者。”

    这神名为银光,极为璀璨夺目,和原先诸人惊羡的三大古代巨头齐名,分别为王平,古剑神,凤一,现在为四人并列雷神榜第三。

    浩瀚岁月,挑战雷神鼎者无数,留名神榜者少之又少,进入前三甲更是紫墟敬仰,无不是一方巨头,斗天星宗的四弟子角成为类似的存在。

    “可笑,司命拓天

    羞辱斗天星宗,以举鼎五寸为荣,现在彻底被踩在尘埃里,连哭都没地方了,果然,人还是不能笑得太早。”

    人们心头是何等震撼啊:“时隔数百年岁月,又有人跻身于举鼎七寸啊,角超越了微书生和宫师姐,将诸人心心念念不断祈祷莫出现的一幕无情呈现,霸道的践踏他们今日很脆弱了的心灵。”

    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被他做到了,视他们为尘,如草芥般,狠狠的践踏,丝毫不在乎于他们的感受,事实上也确实不需要在乎。

    他们在斗天星宗面前就算个屁。

    “无法企及的风采啊。”万魔宗智公子发自内心的仰视,已经失去比较之心,而有此神色的是场中一个个原本极为骄傲的紫墟圣地天骄,无不如会传染般的垂落下头来。

    绝幽珞,公子蓝,王依韵还好,他们是斗天星宗一方的人,虽然为角师兄战绩震慑,却远远没有司命拓天,火仙儿,心尘那么备受打击。

    司命拓天早就沦为一堆臭狗屎,不会有人多看一眼,说是个笑话都抬举他了,人们还有期望的天骄如心尘和火仙儿却也是于很多道目光中无声的沉默了。

    她们无法超越举鼎七寸…

    心尘,不再提及和箫楠论鼎,到了这一步没有必要了,赢又如何,输又如何。

    今日斗天星宗之光芒万丈注定胜过琅玥阁,思极于此就是更大的羞辱摧心之痛,像亿万道毒针扎入身躯处处带来晕眩感。

    战神帝国,箫家的人此时望着雷神鼎,一阵阵出神,想着他们的六皇子箫衍道在此能否举鼎七寸,答案很残酷,机会渺茫,若是大皇子箫衍圣,那也确实不大好说。

    “举鼎七寸!”帝无照,微微笑着,笑声中亦有些苦涩,又有些释然,更有些无语,一时之间竟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却见他微微叹息:“罢了,此鼎,不论也罢。”

    帝霸城,绝世王脉,无所畏惧的帝无照在斗天星宗之光芒下失去论鼎之心了,竟然道此鼎不论也罢,也就是说在雷神居三楼邪封道他论鼎不如箫楠的羞辱得不到洗刷,因为他完全放弃比试了。

    “我固然可以举鼎七寸,又有什么意义,有珠玉在前,位居其后,对我来说,第三和最后没有区别,下一届再战吧。”

    帝无照之声落入诸人心头无疑解开疑惑。

    帝无照昔日战绩便有举鼎六寸,经历三年修行更强大,亦有足够自信举鼎七寸也不足为奇,不过他竟然认为不够。

    “箫楠师弟,虽说我放弃论鼎,但我并不认为你能超越我,除非你能举鼎七寸之上。”帝无照衣袂飞扬欲转身离去,余光却是朝着箫楠笑道。

    他没有恶毒之言,比如说箫楠只能借助微书生他们的光辉显摆,倒是折射

    出比司命拓天更宽宏的气度,先前在雷神居三楼所谓的霸道也仅仅是箫楠羞辱了帝霸城。

    这个男人像尊仙神,龙古圣体的帝之威势在他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不仅是帝王霸道,更有帝王气度,竟然赢得箫楠微微的好感:“帝无照师兄何必急切离去,不妨见识下我之举鼎。”

    “箫楠还要举鼎,莫非认为能过七寸?”很多人诧异,便连帝无照都转过了头,隐隐有来了些兴趣:“哦!”

    “紫墟武界这一世天骄灿烂,争奇斗艳,宛若百花齐放,近乎于有五百年不曾有过这样的盛世了。”雷问天率先感慨到,亦赢得到许多人点头认同。

    帝无照和箫楠的较量,令他们心思起伏,想到各大天才的风采。

    帝无照超然,火仙儿艳艳绝世,司命拓天骄傲霸道,天绝第一人秦岳成熟稳重,战神帝国的箫衍圣不曾见到,不过据说天生霸道神圣为帝尊,光是一站,就有四海来朝之势呢。

    斗天星宗,亦极是不俗,不论微书生的优雅,宫师姐的美丽,角的不动神魔都极为令人津津乐道,传说中的羽天神更是精才艳艳,那大弟子商更是执掌星宗圣律,千金之子坐而垂堂,温和有礼却能厚德载物。

    倒是,斗天星宗的小弟子星,如今的紫墟传奇箫楠,颇有些看不透。

    武道资质妖孽,神魂天赋强大,心性城府有之,待人接物亦不错,狂而不妄,又不失真情流露,一定要用一句话说,就是四个字:“完美武者!”

    完美武者,这四个字,是对一个武者最高的赞誉,因为挑不出任何瑕疵,然而,世间真的有人完美吗,他毕竟才十五岁啊,身上一定是有瑕疵的,以此来挖掘,就是境界家世仍然很不够。

    武道世界,依然是境界为尊,再愚蠢低智的武者,只要境界修行上去,寿命延长,便是胜。

    一个资质寻常的武者靠着丹药或者时间缓慢推动到绝世武王,和一个资质妖孽迅速崛起的绝世武宗对决,赢的绝对是绝世武王,少年的神轮境在这世道太弱。

    “我也许能够举鼎七寸之上,举鼎八寸,九寸,位列雷神榜第一,满足你之愿望呢,亦满足此地很多渴望被我箫楠羞辱之人的心意。”

    箫楠笑道,他之言,立即令帝无照惊讶极致:“嗯,箫楠师弟莫非说笑?”

    “不知天高地厚!”心尘下意识哼道,漂亮的容颜写满不屑,亦令此地之人纷纷扬起类似的神色,虽然不言,却也无不以口型如是道。

    “他还真以为能够创造不世奇迹呢,微书生,宫,角身为他之师兄,爱护师弟,为其壮威,难免夸大,他却不该当了真,真以为自己有此实力。”

    此时连雷问天都皱了下眉头,看向箫楠隐有丝失望,

    本以为他是能和帝无照比肩的人物,两人先前之论应该是一笑泯恩仇,没有显想到仍是不放弃。

    人不该总是认不清自己啊,先前对司命拓天举鼎五寸不以为然到大放厥词也就算了,现在司命拓天受挫不语,也该适合而止了吧。

    “我秦岳,今日放言,若你箫楠能够举鼎七寸之上,便于此地和你了恩怨,不仅自缚武道境界,神魂境界亦打落到和你相同水准,生死一决。”

    (本章完)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