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雷高九千丈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不滚就死!”雷问天纱帽下的颜容仿佛渡上神辉,神圣极致,绣口一吐,万千鼎影凝聚,个个神似雷神鼎,围绕雷神居扩散出无以计数武符,将不可一世的炎海寸寸下压。

    一寸,两寸,三寸,四寸,五寸,焚焚圣火焰,雷鼎中涅灭,前一刻还是掀天覆地的焚世炎海,下一刻猛然化尽尘焰,留下缕缕青烟飘舞天地间。

    “这就是雷神居主宰雷问天的武王法相,雷神鼎,化鼎万千,无不可镇灭之物,无不可抵挡之势,大恐怖啊!”箫楠等在场者为这股神圣之威敬仰极致。

    鼎,为天地至尊,武道一脉,有鼎神魂,鼎武技,鼎法相,熔炼着至深武道,极难掌控。

    武王法相,亦分高下,以雷神鼎为雏形铸炼的法相强大无比,毕竟是个人都能看出来雷神鼎为神圣霸器,岂是那么容易复制为法相?

    雷问天,没有惊世才华根本做不到熔鼎为法相,实力天赋不如者妄想铭刻天地极道物为法相,反噬足够将他们崩成尘埃。

    “箫天龙好歹是绝世武王,和他同等级武者,执掌天龙城,武躯流动着战神帝国箫家血脉,振臂一呼,使唤无数奴仆般的走狗武者,如此大人物就这样被他轻蔑训斥为滚?”

    帝无照等绝世天骄,心惊肉跳,为眼前一幕心神摇曳,只觉得宛若在梦境。

    “知道雷问天强大,没想到如此强大,亲眼目睹他的轻狂霸道,才知道他们这些自诩不凡的神榜天才的嚣张霸气根本不值一提,什么才是真正的所向无敌!”

    “男儿当如是,雷霆掌中握,莫道天地阔,雷神眼中藏。”

    “雷问天,君名问天,不出雷神居问世间之天,世间之地,世间之事物,超然于外是隐士,神龙见首不见尾,今日一战却证明他很强很强。”

    “走!”箫天龙闷哼着吐出缕血丝,武眸竟浮现起略略的畏惧:“他终归略逊雷问天一筹,虽释放法天象地将武王法相推到极致,亦无法达到单雄和琅玥阁主南凰依的恐怖层次,但雷问天,无限接近于武帝,很强。”

    武王法相炎海,赤色无边,纯粹通透的像片炎之神界,无物可存,现在竟然多了道淡淡的雷神鼎,鼎镇万物,竟然有缕淡淡的裂缝从鼎下的炎海轻轻蔓延。

    “此地为你道场,我让了,外界,你若管,我灭你雷神居。”箫天龙转身就走,仿佛有股恐怖吸力,掌控者箫衍道等箫家人如潮水撤去。

    “箫楠,算你好运,你有种一辈子不离雷神居,但大武盟将至,若你出现武帝古墟,你的命,战神帝国要了。”只不过霸道的狂言依然回荡着五十九重雷楼。

    箫楠不出雷神居,谁都动不得,一个执掌雷神居的绝世武王威严不准亵渎,箫天龙为等级武王强者也不行。

    “不送!”雷问天淡淡如云,到他这个层次,有所为,有所不为,站出来,就准备好应对一切,将所有威胁都考虑进去,箫天龙,吓不到他。

    “箫天龙,终归是退了,很强势,但雷问天那一句不滚就死的话在前,就显得弱势,今日过后,谁都知道雷神居有个不能招惹的恐怖武王,名雷问天。”

    琅玥阁,诸紫墟武界圣地皱眉轻语:“箫楠这家伙,小小大元帝国武者,为斗天星宗择录为亲传弟子已经是天大造化,还被雷神居主宰如此厚爱更令人嫉妒!”

    “不是雷问天私生子,也是老天爷的私生子,要说他就是个普通人,武道资质绝不可能这么逆天!”秦岳多骄傲的人也忍不住心里吐槽,场中实力不如他者更是想什么都有。

    “好,好,好,箫楠,今日我栽了,你有雷神居主宰庇护,但你的命,我要定了,余生,颤抖吧。”箫衍道摞下狠话,语气难免有些遗憾和愤懑,费尽心思,还是无法得偿所愿一雪前耻啊。

    箫楠孽种羞辱他,命他滚出雷神居,他带绝世武王重返雷神居本想报仇雪恨,面对的是他举鼎九寸的战绩,又有雷神主宰不惜得罪战神帝国的撑腰,又一次狠狠将他踩其为尘。

    他痛啊,心像玻璃片片裂开,听到清脆的破裂声,锋锐的碎片划破血管,割断骨头之痛,简直人世间极刑,恨不得到当场撞死于此地。

    自己贵为战神帝国六皇子,要风得风的尊贵人物,竟然锋芒压不过一位小小的斗天星宗亲传弟子,无法和他抢女人,真是耻辱至极。

    “箫衍道,我曾说过,不需要你放过我,我箫楠也不可能放过你,你的命,我要定了,无关你是谁,不论是紫墟巨头战神帝国,还是红尘卑微一片叶,不论你背后站着绝世武帝,亦或者一所所有。”

    箫楠,冷冷踏前一步,终出声,犹如出鞘神剑斩崩九重天般强势:“你都得死!”

    “死!”这个字仿佛蕴含千山万岳之力辗过过场中者,落在箫衍道等箫家人心头:“这样的威胁,无视战神帝国,赤裸裸的羞辱啊!”

    “就凭你?”撤去雷神居的他们,依然以箫衍道为首释放出无匹锋芒:“有种你滚出雷神居,看看,是你的命硬,还是战神帝国的荣光神圣。”

    他们,不需要仰仗万里外的战神帝国光辉傲视人世间,身后傲立的绝世武王箫天龙就足够横扫一切敌,箫楠敢走出雷神居,雷问天宣言自然无效,他就必死无疑。

    “他怕是不可能踏出雷神居。”这是所有人的心声:“箫楠不蠢就不会这样做,斗天星宗微书生三大武宗虽强,也仅仅是武宗,于绝世武王的锋芒下庇护不了他的性命。”

    他若脱离雷神居,雷问天的保护,和任人宰割的蝼蚁并无区别!

    “不准莽撞。”雷问天朝箫楠严厉道,像是洞悉他的想法,而所有人亦是注意到他的脚步,竟然脚尖朝着雷神居外,顿时眼神凝滞:“这家伙准备迈出雷神居?”

    “疯了吧?”

    帝无照等绝世神榜天才亦是好一阵无语,就算自信心膨胀到不可一世,也该清楚自身实力为神轮,神轮对于武王来说就像脚下微不足道的蝼蚁,行走过的岁月中不知道踩死过多少。

    箫楠踏出雷神居的一个刹那,箫天龙就能毁灭他,斗天星宗微书生三大武宗出手才能拖延片刻,代价就是要因为他的狂妄永寂轮狱!

    “小师弟不至于这般鲁莽!”斗天星宗一行人对箫腩的信念极为坚定,可是也想不通他有何理由对决箫天龙,这终归是极为冒险的事。

    “箫衍道,雷神居的门槛,若我愿意,今日就敢踏出去,凭你们,挡不住,你不行,箫天龙也不行。”箫楠淡淡的声音传递出去,透着丝无形的自信。

    脚步,却是收了回来,巍然轻立,有丝淡淡的可惜:“借助无寂之海得到的手段,那一道极为灿烂的神华,留下箫天龙不难吧?不过既然雷问天都劝阻了,算了。”

    箫衍道不会放过他的,他身在雷神圣城一日,就会被针对一日,亦有很多机会解决他们,只是他们未必知道,谁是猎人,谁是猎物,未免有些不幸。

    他的行动为世人所察觉又是一番惊愕:“他好像为放过箫衍道遗憾,仿佛雷问天阻止他踏出雷神居,耽误他击毙箫衍道等人,纵然那里面有尊绝世武王!”

    “这太荒唐了!”他们心头堵住千斤巨岳般压抑,一抹深深的震撼潮水般扩散全身,颇为口干舌燥:“这家伙究竟何来的自信啊?”

    雷问天亦是无言以对,看着身边淡然的像是不曾说过狂言的箫楠,恨不得狠狠抽他一个耳刮子了,敢情我还拦错了,你就算狂妄也该有个度把。

    “箫楠啊,你可真是能吹,呵呵,不需今日,两日后大武盟之时,你有什么手段即管释放出来,我箫衍道倒要见识下厉害,就怕你永远做个缩头乌龟老死在雷神居。”

    遥远之处,一声冷哼传来,水波般扩散于每个人耳中:“斗天星宗和战神帝国的梁子是彻底结下了!”

    箫衍道,彻底远去,而至始至终,箫天龙没有对箫楠多表述半句,到他这个层次,根本就不屑于和箫楠这样实力卑微者对话。

    雷神居,风声悠悠,迎来短暂的寂静,每个人都在回味着今日的波澜,龙争虎斗,走马观花,你方唱罢我登场,真的太精彩了。

    一个个天才,一桩桩恩怨,一个个圣地,释放的武技,神魂,武王法相都惊艳这片天地,举五百年来,大概今世最为鼎盛如百花齐放,谱写盛世武道。

    “举鼎,继续吧。”雷问天挥挥手,五十九重光辉释放,抹平雷神居所有动荡,光洁的就像镜子可鉴,可见雷神居本身亦是件强大神器呢。

    秦岳,诸人,却没有继续逗留的兴趣,于一拔拔人重新登场举鼎的间隙中撤出雷神居,然后是琅玥阁,雷神圣宗,万剑宗等紫墟圣地。

    今日,雷神居所有光芒都被一个男人夺走,此人名箫楠,斗天星宗传奇弟子。后来者举鼎不可能超越他,留下来毫无意义,不过徒添羞辱。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