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班门弄斧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只怕,他们没有这个胆,今日论武,他们会绝望到怀疑人生。”万剑谱下的少年被轻风吹拂起衣袂,脚步不停的朝前破译剑影,略带几分霸道的声音直冲云霄。

    “看仔细了,何为论武,万剑谱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不堪一击!”一双双武道神眸倒映着少年神身伟岸如天月,阵阵地动山摇,一口气亮起千道剑影。

    “破六千道!”

    千莲绽放般开满大武宴,凌厉的剑光,席卷大武宴,刮痛场中者肌肤,亦令他们心头不停颤抖流血:“这种破译方式太强大了啊!”

    “少年说让大武宴在场者绝望到怀疑人生,万剑谱不堪一击,根本不是夸大,如果这还不算视万剑谱如尘,什么才算,这还不算让他们绝望,什么才算?”司命拓天英伟的容颜更显狰狞。

    “谁都知道万剑谱择录万道剑武技,囊括天地玄黄四大品境,排列错乱,破译极为苛刻,越往后越难!”

    大武盟在场者目光如炬,心脏如战鼓般,被少年步步锤击着,呼吸变得紊乱紧促,风箱般呼呼冲击着紧崩的身躯,带来缕缕被神剑刺痛的感觉。

    “他这是将万剑宗踩在靴下啊!”陆剑声音充斥着股凄厉,有令人同情的悲戚,就仿佛志在九天的鸿雁不待伸展丰羽就被无情打进尺寸牢笼。

    他本是想借助于万剑谱,发起剑道论武,践踏箫楠,为儿子陆恒报仇雪恨。

    少年,却一眼破译十道剑影显尽恐怖,一刻钟破译半壁万剑谱更是力压群雄,现在更升华到恐怖的破译速度,一念千剑啊!”

    “天生箫楠,一光生,万光灭,一念斩万剑,破的不是万剑谱,是大武盟万千武者的骄傲。”紫墟万千圣地中人摇摇欲坠的最后道遮羞布开始破碎!

    “赌斗,已输,到这一步没有必要继续比,这场赌斗开始就是错误!”城府精深如秦岳亦不得不承认他心急了。

    雷神阁时,为少年羞辱后,他失去很多智慧稳重,以至于今日朝少年主动发起赌斗,明智做法是再等等,善忍者方成大事!

    “今日,雷神圣宗大武盟将因箫楠荣耀,见证他之光芒九世有幸。”少年的锋芒如神火焚焚,点燃斗天星宗上下狂热的骄傲,为之高呼!

    秦岳等神榜天才吐血的心都有,他们生于紫墟武界,宝剑锋从磨砺出,经历许多才能成为光芒万丈的紫墟天才,现在要去跪拜另外个少年的光芒?

    要不是身为神榜天才,在紫墟武界头脸尊贵,爱惜羽毛,此刻都忍不住要和斗天星宗对怒。

    然而,重要的是他们输了,输了的人在武道世界连臭狗屎都不如,多说一句话都像放屁!

    “万剑谱,破尽万剑,至于万剑宗这样的武道圣地臣服,我并不需要,太弱了。”箫楠一念千剑后是更疯狂的破译,万剑谱开出片绝世剑莲天。

    “破七千道!”

    “破八千道!”

    “破九千道!”

    “破一万道!”

    少年,傲吼,眉心处有十九重古塔神影轻扬,狱尊俏立古塔尖,黑纱笼身,玉肌天颜,举手投足仿佛九天神女临尘。

    身为十九重帝狱器灵,不被轮回灭,历历长河淬我身,待到风云起,洗尽万尘跃九天,其武道造诣雄浑到根本没有紫墟武界不可破译之法。

    “万道剑影!”神圣光辉聚集少年眉心犹如天神烙印,令在场者生出臣服之念,默然中是渐渐无力的苦涩席卷全身:“如此人物纵然让他三千丈又何妨!”

    万剑谱,常人破千道都是邀天,绝世天才方能破三千道,万古天才可破五千道,破尽万剑万道,难度和举雷神鼎九寸不相上下!

    此时,纵然身为敌对方的司命拓天等人也心生无力:“论武道天赋,他们不如少年,论修行天赋,亦不如,如今就连论武道理论也不如啊!”

    弱者,臣服强者为天地至理,并非他们不强,是少年更强,更强者镇压他们,有什么理由不屈服?

    “你们雷神圣宗还要论什么武,刀武道,枪武道,星武道,火武道都可以,不过,你们懂吗?拿得出什么赌斗之物,这就是你们费尽心思我请出雷神阁的结果?”

    少年,沐浴剑光步步生莲走来,身后,是万剑谱铿铿碎灭,犹如被烈火焚烧的古画,为照映少年的武道神途自焚,也烧在司命拓天等神榜天才心里!

    他们最后的骄傲自持都被烧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衣袂尽去,露出颗颗猩红无助心脏,脆弱的像琉璃被少年步步踩裂,聆听着红尘中绝望的心声,成为永生的梦魇。

    “雷神圣宗,机关算尽太聪明,不惜下达圣宗大主宰神谕以孤立少年,釜底抽薪之计将少年逼出雷神阁,为的是让他来到大武盟受尽羞辱而死!”

    雷博英师徒脸色阴沉的像乌云:“可事实究竟是谁在羞辱谁,少年降临雷神圣宗就直接击毙主张速度的雷剑道天才龙古尘,更是踩着诸天骄头颅傲立剑道论武第一人!”

    “雷神圣宗在大武盟能否最终灭杀少年不得而知,现在万众瞩目之下已经受尽羞辱,不得不说是种讽刺!”

    “雷神圣宗,对于少年无情的讥讽,亦毫无能力反驳。”

    “武者世界,天骄武者之道,一时输,永远输,不能极快的翻盘回来,将成为心障,少年踏足雷神圣城君临天下以来让他们输了多少次了?”

    秦岳等天才心头薄薄的心雾形成圈圈厚如天幕的心障压在上面非举世之力难斩。

    万剑谱是万剑宗最尊贵的神器拟影,为斗天星宗传奇弟子箫楠轻易自焚,无异于天大巴掌落在万剑宗脸上,陆剑等万剑宗强者才最为痛苦。

    “先前,为什么要招惹这孽障,他的可怕早有目共睹,踏足紫墟界以来又吃过什么亏了。”他们摞紧着拳头,微微怨毒的目光投向雷神圣宗,一切都怪沈立多言啊。

    可是,沈立为首的雷神圣宗更不好受,像被人生生灌了一嘴的粪便,恶心得近乎于晕眩:“沈立在主场之地算计少年,逼少年论武赌斗,反而被箫楠夺得魁首。”

    辱人者,人自辱,这个道理,身为紫墟巨头的他们很清楚,没什么可以辩驳,只是从未想过这种逆转会发生在他们身上,此时想着该如何将少年的锋芒踩下去。

    “谁说雷神圣宗就输了,万剑宗是万剑宗,雷神圣宗是雷神圣宗,我们的武者实力岂是万剑宗可比,比不了论剑武道,可以比武者实力!”

    一道身穿金衣的少年立于沈立面前,年岁也就司命拓天一般大,流转着比他更强势的天府境雷霆力量,无疑是沈立亲传弟子,雷神圣宗三大天才之一的凌相昊。

    “是吗?”箫楠,静静的回视他,于他眼中看到霸气无双的挑衅,像是有亿万道雷霆为他掌控,随时可以化作雷霆万岳镇灭他。

    这大概就是雷神圣宗和雷神击齐名的三大地级绝学雷神控岳决!

    凌相昊,杀意升华,望着清秀得像书生的少年,像是随时会发动雷霆杀势,却被沈立微微制止:“不急。”

    论剑武道虽败,可是万剑宗仅仅是中等圣地,少年能破万剑宗的剑道,未必能破雷神圣道的雷霆武道,他们还有底牌可以翻转。

    “雷神圣宗不可羞辱,羞辱者得付出代价,不论你是谁,在雷神圣宗是龙得盘着,是虎儿得卧着!”凌相昊听从沈立的意见,目光闪烁后冷冷哼道,虽然不曾出手,却压着杀意,仿佛视箫楠草芥挥手可灭。

    “紫墟武界,天骄仍以战力论,你可能破入天府境,但是在我们面前不堪一击。”

    司命拓天等雷神天骄,一道道神圣的身影开始雷霆奔鸣,释放紫辉,仿佛蜕化为雷霆战神般要撕裂天宇。

    他们轻视少年,以境界自傲,高人一等,何曾不是种悲哀,换来无数人侧目动容之余,却只听见少年不屑的轻然一笑:“除了境界,你们还能和我比什么?”

    “嗯?”司命拓天等人脸色微微阴沉,却不语,只听其中有位天才名展武,冷冷道:“武道境界有优势就够了,杀人,需要的就是境界实力,没有第二般本事。”

    “没有第二般本事。”少年自语了声,不置可否,却能够感受到场中者的认可之意:“的确,对武者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胜负,胜为王,败为寇!”

    “哈哈哈,言之有理,世道以武为尊,我妖圣霸国更是视武为命,极是赞同雷神圣宗高徒之见,然而剑道论武,你们输了吧?”一道惊雷般的嘲讽伴随着异常强势的山岳般硕大雪色虎影从天降落。

    “轰轰轰!”

    大武盟像被亿万天神神力锤击得重重一颤,万风席卷,激尘飘扬,吹拂得四周人摇摇欲坠得连连后退,好不容易稳定身形,难掩惊容的望着大地中央的雪色老虎幻聚为两米高的巨汉:“妖王!”

    “呵呵,不才在下,妖圣霸国第十三位妖王,血长歌,见过诸位了。”

    这男子极为霸气豪爽,有别于人类的强悍妖王气息冲击着场中人,精悍的目光望向箫楠充满欣赏:“闻听斗天星宗传奇弟子星修我妖族神轮九碎筑基秘法大成,为旷世天骄,今日特来一见,见面更胜闻名。”

    “斗天星宗,后生小子,箫楠,见过妖王,前辈抬举,晚辈感激不尽,惭愧。”

    第一次见过传说中的妖王,箫楠微有惊异他们微有别于人类的面容气度,却并不曾为之失礼,拱手回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