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释神秀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这少年当真逆天了!”万魂佛宗彻底在世人面前暴露缺点,被传送进武帝古墟者无不对箫楠升起无尽敬畏:“他对万佛魂宗的反击狠准快!”

    他们在离去时,全部看到万佛魂宗被瓦解的斗志!

    这种斗志在万佛魂宗降临雷神圣宗时鼎盛如火,掌控万灵,号令雷神圣宗等紫墟巨头为附庸,聚集惊世武运,极为逆天。

    然而,武运日日新,月月新,时时新,强到弱,弱到强,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影响着武势!

    万佛魂宗,对斗天星宗之优势,先前类似神灵对比臣子般掌其生死,可是现在斗天星宗强势破其武运!

    “雷神圣宗,这就是你们附庸的对象,身为紫墟巨头,修肉身之道,掌握雷霆武道的大圣地,竟然会臣服这样的佛修。”

    雷顾影,和宇文元博对持着,忧郁的容颜,在见证少年的惊世逆转后倾城一笑。

    少年真是未曾让她失望,这种境地都能逆转,给万佛魂宗重创,不得不说,大大的出乎了她意料。

    “罢了,你们雷神圣宗做死,我何必替你们担忧,等到箫楠破开武帝古墟,雷神圣宗,可要承受得起斗天星宗的怒火。”雷顾影不无讽刺。

    她手举五十九重楼,眼神余光,在雷神圣城的远方,那儿有处不世圣地名草山,叫斗天星宗,草山之上住着尊主宰,名单雄。

    “斗天星宗!”宇文元博傲立的身躯明显僵硬了下,虽然很快平静,不经意流露的些微压抑,却落进无数双关注的雷神圣城之人眼眸。

    “紫墟武界,以战为尊,以斗为名的顶级圣地,一门亲传,个个有无敌战绩!”他们如是敬仰:“雷神主宰为之忌惮就说明一切!”

    同为大圣地,也有强弱之分,雷神圣宗不弱,但斗天主宰之实力威震紫墟,是出名的战神,谁知道会不会压制雷神圣宗一筹。

    传闻中,斗天主宰,比天还高,比星辰还灿烂,所过之处,可万物生,万物焚寂,是天神般的人物,光从他教导的弟子就可窥一知全。

    宫角羽微商,个个威名绝世,战绩惊人,羽天神,大师兄商都是可以挑战顶级神榜强者,战神帝国大皇子箫衍圣的存在!

    他们要不是受限年龄,亦是神榜有名,可是纵然不入神榜,年岁也并不大,是当之无愧的绝世天骄,随时都有破入武王之雄姿!

    “光今日见证到的斗天星宗弟子最弱者,箫楠都是这般惊艳呢,难以想象羽天神的风姿有多惊人。”雷神圣宗,尚未进武帝古墟者,想到要面对斗天星宗的压力,就不由心惊肉跳。

    万佛魂宗,隐世佛门,够强大吧,聚拢雷神圣宗等桀骜不驯的紫墟大圣地!

    然而,在那个名箫楠的少年的手段下,被收割走三十多尊万佛魂宗门人,简直不要太惨了!

    可笑箫衍道他们嘲讽少年放下屠刀,皈依万佛魂宗为时已晚,是自取其辱,到头来,谁才自取其辱,他们才是啊。

    “不劳你费心,就算斗天星宗降临我雷神圣宗讨说法,今日,斗天星宗四大亲传,也已经陨落于武帝古墟。”

    宇文元博犹豫的神色冷冷一哼,直接转身回归圣宗,不打算和雷顾影废话了,反正坐镇于此,互为抗衡。

    “嗯!”轮到雷顾影脸色微微难看了,不得不说宇文元博此言有理,箫楠就算挫了万佛魂宗的锐气,依然要面对天释玄一这等武王佛陀,以及琅玥阁云忘座师这等绝世武宗啊!

    斗天星宗三大武宗,有一尊重伤在身,如何抗衡,又中了圣神意,顷刻之间就要被找到,结局注定悲凉,就算斗天星宗主宰单雄报复雷神圣宗成功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思及于此,她就添了股淡淡的悲凉:“我虽为武王,放眼天地,仍微如草啊,于大局,无益。”

    “雷神圣宗必和斗天星宗狂暴火拼。”雷神圣城之人亦是感慨,动了离去之意,不能等待真正大战到来被波及吧!

    斗天星宗,岂是轻易可以羞辱,箫楠等亲传弟子为他们所灭,必被疯狂报复,万佛魂宗,也许承受得起斗天星宗的报复,然而雷神圣宗可以吗?

    “天释师叔,弟子破出此题了,所谓渡一人是渡,渡千人是渡,顾此失彼,乱我心者,只能选择一法。”

    武帝古墟,某处荒漠破宇之地,万佛魂宗聚集一起,立足之处全是破宇残殿,黄沙滚滚形成发黄的古老画轴似的天幕斜挂身后。

    就着凄凉,老和尚,天释玄一微微默然,压抑着箫楠所种魔念,却见先前在雷神圣宗,人们惊艳的万佛魂宗三色衣袂的佛子圣洁如玉的行来道。

    他竟然洗去所有尘念,不为魔念所扰,立即吸引所有震撼的佛陀目光,包括天释玄一,急道:“是何法,释神秀,你为九佛帝首徒,定有大成佛诣,速速道来,”

    万佛魂宗,并非只有九尊佛王,亦有尊不世佛帝坐镇,释神秀,便是他之弟子,身份实在惊人,若是外界所知,绝对会惊世哗然。

    “此法,不可破,救左失右,救右失左,凡有所渡,必心有愧,心有愧,必生魔念。”释神秀,似乎也不恼,如是笑道。

    “然我辈佛修,有割肉饲鹰之说,若渡左需我血,便饲以血,渡右需我骨,便饲以骨。”

    他面向苍穹,似乎有金河万千,得见神佛:“如若所需之物为同样,便舍我道果,入此地狱,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放下既是佛。”

    “放下既是佛!”天释玄一,陡然一震,那张沧桑的苦脸,似是迷茫,纠结,又是惊喜,又是痛苦,又是沉思,最后大笑:“好,好,好,放下就是佛。”

    “说得好,释神秀,我破了,悟了,不愧是九佛帝首徒,悟性高我一等啊。”

    他朝释神秀,合掌行礼,随后朝向,尚在迷茫中的不得悟之佛陀:“我心既佛,此题无解,顾此失彼,所做选择皆是错,也可皆是对,重要的是,我等不可畏惧无解之题,心生迷茫。”

    “迷茫,是因为畏惧地狱,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可是我等尚无敢入地狱之心!”

    “立入地狱之心,行渡世之道,方是大乘佛法,是我等先前着相,有相,方为惑,无相自无惑,善哉。”

    “我佛慈悲。”他微微行礼,眉心的黑莲刹那褪去,复苏金光,那些不得悟之佛陀,全部开悟,口喧佛号,响彻黄天。

    然而,他们多少有些微微后怕,佛门,以佛为尊,心为佛,开悟神佛,道行突飞猛进,是以千万年岁月可凝聚九尊武王佛陀,超越紫墟其余大圣地!

    今日却被名箫楠的少年破其心,种魔念,是从根本之上毁他们,他们偏偏无法抗衡,少年之佛理比他们更强,辩倒他们,实在想象不到一个十五岁少年竟然有他们这些修行百多年的老佛有佛学造诣!

    先前,就见少年展现过剑道,雷霆道,力压群雄,本以为够逆天了,没有想到还能展现如此恐怖佛道之理,可以对万佛魂宗造成极大破坏。

    世间万道,尽皆可破,佛道亦如此,然而,世间又有几个人可乱万佛魂宗之心,唯此少年者,斗天星宗传奇弟子,箫楠!

    “万佛魂宗诸位佛陀,你们无恙,真是太好不过,老夫先前还在担心,你们为箫楠孽种所种魔念扰乱,十成功力,发挥不出其一,必定影响大局。”

    苍穹黄天像被撕裂,降临下道道身影,竟然都是战神箫家,箫天龙为首之人,看到天释玄一的状态,眼眸掠过丝惊讶。

    万魂魂宗,不愧是顶级佛门势力,遭此意外,也能迅速调整,当真不可小觑,也是,毕竟诞生出九尊在世佛王的超级势力。

    “阿弥陀佛,有劳箫施主挂心,惭愧了。”见到箫天龙的到来,天释玄一,也并不意外,弯腰一拜,为其引荐释神秀:“全仗我宗佛子,解我迷茫,道我真佛。”

    圣神意,一样种在他们身上,唯有如此才能紧密联系,进入武帝古墟迅速集合。

    圣神意,无形无味,却能被修为更强者感应,轻易抹去,以天释玄一的佛陀武王境界,并不逊于箫天龙,想要抹去在顷刻之间。

    “释神秀。”箫天龙等目光聚集于灰衣佛子身上,只见他淡淡微笑,有真佛神姿,实力不逊箫衍圣,令人心生皈依,顿生敬仰:“见过佛子,我等失礼了。”

    “过誉!”释神秀还礼。

    却听箫衍道急道:“天龙武王,事不宜迟,既然都集合了,我们也无需耽误,速速锁定箫楠星宗,将他们彻底斩草除根,以防夜长梦多。”

    “善哉,人间又是场杀戮,可叹。”天释玄一低头宣佛号,眉心金莲灿灿,一股悲天悯人的慈悲,席卷箫天龙等人,仿佛隐约看到佛陀坐镇苦海,渡尽宇世之大功德,感叹世间生灵之苦楚。

    “老衲,数百年苦修,今日竟着道了,说来,此少年真是惊才艳艳,武道天资绝世外,还拥有惊世骇俗的武道理论,更精通佛道啊!”

    天释玄一,略带几分可惜的道:“不入我佛,可悲可叹可惜!

    “真是虚伪啊。”箫天龙御起神力,压抑着心中躁动的皈依之念,只觉得此念初始如花种,脆弱不堪,却越压制越生机勃勃,要焚为无尽火,烧他们之金身。

    他们对万佛魂宗更添了丝忌惮。

    万佛魂宗,连肉身都敢舍弃,进行如此狠毒的修行法之圣地,也未必真慈悲,对他们还是要多一分提防。

    “大师慈悲,众生之福,但有些魔头,执迷不悟,就该金刚怒目降俯。”箫天龙,皮笑肉不笑,恭维了句,就开始锁定少年之方位。

    缕缕金色的香雾,从他身上飘舞起,释放着神圣的武韵,形成幕幕画面,将以此判断少年位于武帝古墟的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