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扑空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这,不对啊!”箫天龙眼神蓦然凝滞,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阵阵惊异在那张历经世事,刚强沉稳的中年容颜起伏着。

    金色香雾形成的画幕,有沙漠大海,古像殿宇,箫楠的影子隐隐约约,穿插着斗天星宗一行人,极速切换着,推演最终方位!

    “箫武王,圣神意形成的古图也有半刻钟了,却未能呈现最终画面,难道要串联起来才能确定目标者位置?”

    秦岳,立足万佛魂宗身边,举止神态优雅,仿佛谪仙,略带笑意,于他看来,箫楠插翅难飞了,不应该有什么意料外的事才对。

    “以他们拥有绝世武王级战斗力的联盟,只要锁定少年位置,轻易就能灭杀他!”天释玄一等人,全部心情轻松的等待着圣神意推演的结果。

    然而,他们却看到箫天龙的神色越来越难看,额头溢出滴滴汗液,声音都变得尖锐了:“圣神意的推演只有一张图是目标所在之地!”

    “也就是说我们无法确定他的方位了!”于秦岳等人倏然凝固的眼神中,箫天龙,像是吃了黄莲般苦涩得舒展脸部线条。

    “圣神意失去追踪效果!”他们再愚蠢,也明白箫天龙的话中意思,纷纷垮下脸来,既震撼又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

    “圣神意,不是我们箫家最顶级的诅咒武技,目标者的修为不如释放者,绝不会被破去吗!”箫衍道怒发冲冠,杀气冲破身躯,形成战神武魂,朝箫天龙怒吼。

    “你现在告诉我,圣神意,失去效果了,锁定不了箫楠?”箫衍道双手摞起箫天龙胸前衣袂,血眸通红的像条疯狗,隐隐有凶戾之气释放着。

    “松手。”箫天龙被人像狗般掀起领子,纵然眼前之人为六皇子,血脉比他高贵,亦是语气极为冰冷:“老夫不会在此事撒谎。”

    “六皇子,你暂且松手,天龙武王或许有所疏忽,再推演看看,或有转机。”天释玄一,站前一步道,换来诸人附和。

    他们联合,视斗天星宗为猎物,然而箫天龙现在告诉他们,猎物飞了,这种结果无异于要到嘴的肉被硬生生夺去,极致的反差感令心情难受极了!

    “狗屁,这是我们箫家的圣神意,对付箫楠这样的天府境低级武者,绝不会有问题,肯定是这个贱奴动了手脚,根本就没有给箫楠施展圣神意。”

    箫衍道,根本就不买账,反而变本加厉,略带几分狰狞,显得丑陋的容颜贴紧箫天龙,咄咄逼人道:“贱奴,最好给我个交代!”

    “千万,别试图违逆我,永远别忘记家族的神圣规矩,下位者,是没有资格违抗上位者的,你的血脉级别,注定要听令于我!”

    “你是我的影子。”箫衍道,极为冷酷的声音,透彻丝暴戾:“影子,是没有资格反抗主人的,就算你反抗了,杀死我的同时,你也会被血脉里的影印反制!”

    “属下不敢!”箫天龙,于秦岳等人眼里不断变化着脸色,最终渐渐无力,还有一抹屈辱得低下头,简直有些疯狂。

    一个武王竟然被武宗威胁了!

    “影子!”然而,人们心头一凛:“箫天龙是箫衍道的影子,每个顶级家族,都会为嫡系血脉安排护道者,最贴身的护道者会被种下影印,和受保护的嫡系血脉命运连接!”

    “主生臣生,主死臣死,更残酷得是主死刹那,在家族圣祠会还原陨落画面,若是得知是影子背叛,影子家族的后裔也会遭到残忍的虐杀!”

    “箫天龙根本没有资格背叛!”秦岳等人对箫天龙的人生淡淡的添了丝不幸,再看箫衍道这样的二世祖就只有无语。

    “如此暴躁无能之辈,要不是有战神皇子之尊,根本配不上箫天龙这样的影子,正常情况下,这样的废物敢威胁箫天龙,绝对会被直接秒杀!”

    “人的命九分天定啊。”秦岳,他们多少有些嫉妒。

    想他们才华卓越,远胜箫衍道,家世却远不如箫衍道,以至于求武之路较箫衍道不知艰苦多少倍!

    他们要是有箫衍道这样的家族支持,修为绝对突飞猛进,今日就不会被箫楠孽种辗压欺辱,落得许多狼狈,为外界武者嘲讽天资不如箫楠孽种!

    “武帝古墟,不过百城之巨,以诸位武王级的实力,到现在都找不到本公子,太垃圾了。”苍穹陡然扬起道清秀声音,像是隔着时间的无涯从九天深处传来。

    这道声音极为轻蔑,像是神灵践踏凡尘,一股高高在上的傲然于他们心头滋生,刹那间,席卷全身,令他们全身上下毛孔为之紧缩:“箫楠!”

    “是他!”秦岳等人做梦都不会忘记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是他们心心念念要杀死的敌人,斗天星宗传奇弟子,赐予他们羞辱的绝世天才武者!

    眉头纷纷挑起,杀意狂暴如潮水,却听铿铿铿声破灭,圣神意形成的古图聚集为少年的身形,背负双手傲立无尽花海,淡淡转过身来,流露出戏谑。

    “圣神意也不过如此啊,这就是你们口口声声说的追踪之道,要让本公子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望吗?”

    “说实话,很让本公子失望呢。”此少年,竟然自爆真身,现身于他们面前。

    隔着空间,都能传递来那种居高临下的轻蔑,视箫天龙等人如土狗:“本公子所料无错,你们应该是内杠了吧?”

    “箫天龙,身为绝世武王,还不如红尘世凡人养的条狗,狗摇尾乞怜,尚能得到一口吃食,你奉献一生的武命,就是要被实力远不如你的主人摞在手中无力反抗吗?”

    讥讽声像无数道钟声,在天地之间滚滚回响着,不断穿透他们耳膜,落在他们心灵深处,一股羞辱像亿万道针扎般刺穿箫天龙等人身躯。

    “孽畜,安敢如此辱我!”箫天龙,身为绝世武王级强者,被人羞辱成狗,打击近乎于毁灭性!

    恨欲狂,磅礴的力量释放,将错愕中的箫衍道直接震飞!

    “贱奴!”箫衍道冬瓜般在地面翻滚着,口中吃了无数沙土,怒意滔天的抬起头,却被无匹冰冷的杀意冲击得身躯激灵灵一颤。

    “闭嘴!”箫天龙像变了个人,须发飞扬,武王威绝世,落于他身上的眼神杀天杀地杀己,仿佛他只要再废话一句就得死!

    强悍如绝世武王,就算为奴,也不可轻辱,激怒了他,就算以命换命,牵累血脉陨落,也会不顾一切的杀了他,这是武王的骄傲!

    “你最大的愚蠢,就是通过圣神意暴露真身所在,现在,我轻而易举就能找到你,你会死得很惨!”

    箫天龙阴冷的目光从箫衍道身上收回,望向少年的虚影,像是锁定着猎物,一个个字从灵魂深处吐出来般,透着无匹意志:“杀!”

    “不死不灭剑圣体,掌不死不灭力,是吗,我会捏碎你每寸骨,焚干你每滴血,看你如何复苏!”他腾空而起,武王法相合于神躯。

    炎海遮天,吞噬漫漫黄天,以千军万马之势掀起炎浪,卷碎所有阻力,朝少年之地弥漫去。

    “嗯!”人人都惊醒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此少年好愚蠢,看起来多精明的一个人啊,也会因为骄狂露出破绽!

    “本公子等你们来杀,杀不了本公子,你们就是废物,等着被我们斗天星宗反杀,珍惜在武帝古墟的余生吧。”

    少年的身影依然耀眼绝世,清冷的眼神,静静的看着他们狂暴的身影冲破画幕朝他所在地到来,轻蔑的嘲讽,不断回响天地。

    “该死的,为什么此地没有他,不可能!”一刻钟不到,箫天龙就率众降临此片花海,然而却发出滔天的怒吼声。

    苍穹刚好飞过群群白鹭,被直接震灭,鸟儿腥红的鲜血,混着洁白的羽毛,像雨水洒落,染湿了他们的脸颊,却遮不住夹杂着失落的愤然,张张神采焕发的容颜充斥着吃了苍蝇般的恶心憋闷。

    一望无际的花海,千姿百态,酡红嫣紫,清风吹过,无数花絮像无数蝴蝶飞至他们脸上,轻柔似仙女轻歌曼舞吹拂暖风,胜过人间仙境。

    然而,此地,只有花海,没有要追杀的少年,只有颗颗茶树刺目无比的流转着淡淡金辉,飘舞着独特香气,正是箫家独特绝学圣神意映进他们的视界!

    ““这该死的小孽畜,竟然有这等化腐为神奇的能力,将圣神意剥离,寄于外物之上,瞒天过海啊。”箫天龙如遭雷击!

    他于黄天沙漠刚强起来的底气直接瓦解,闷哼着神色萎缩不少。

    “这家伙玩弄他们于股掌之间!”一张张跟随他来的容颜,无不流露出苦涩之意。

    先前斗志磅礴,养眼要杀少年如踏尘,道他愚蠢,暴露真身所在是骄狂有失,现在看来,人家就是拿他们当猴耍呢,可恨啊!

    他们,谁不是掌天控地般的人物,在紫墟武界,跺一跺脚,举世颤抖,却于武帝古墟如此卑微了!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