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龙界圣子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一如你无法渡我,你也杀不了我,万佛魂宗也不行,渡我之前,你信心百倍,结果呢,成功了吗?”少年淡淡的扫过万佛魂宗一眼。

    带着丝笑意的清秀脸颊,有未曾褪尽的稚嫩,才天府境界,傲立在武帝古陵,却席卷起令人震撼的威势,令无数道目光剧烈凝滞。

    “少年究竟何来的自信?”

    释神秀,绝世武宗境界,精通佛法,修行神魂成圣之道,发挥出的战斗力比他对决过的秦岳等神榜天骄都要强大无数啊,

    释神秀身后的万佛魂宗更是恐怖滔天,此行武帝古墟,聚集起的雷神圣宗等紫墟巨头级力量威震人世间,更有武王坐镇,一个眼神就能将他秒杀!

    “不过,少年言必践,行比成,方成紫墟武界传奇,”诸佛陀脸色僵冷,微微疑虑在张张古板的容颜流转着。

    他们先前信心百倍要渡化眼前少年,可是被这小子斩碎佛莲,不为他们渡就是例子,要不是佛门禅心,以他们的涵养都忍不住要爆怒少年。

    他们扪心自问,可是想破脑袋,都找不到少年的破解之道,说他嚣张都是抬举了,完全可以用白痴两个字来形容他。

    “呵,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的天府境实力,尚配不上你的嚣张啊,不愿被渡,就只有沉沦无尽地狱,需知世间有佛渡你,好过无佛普渡。”释神秀,神佛般的容颜微微异样后笑了。

    少年,铁了心寻死,也无需多加废话了,所谓的宠辱不惊,也就是天才的自持,天才嘛,除却武道素养,心性定力也要过人一等。

    “箫楠,今日谁都救不了你,我战神箫家要定你的命了。”苍穹,又有箫衍道为首的十几道人影降落,其疯狂的气息像乌云锁定于少年。

    真是惊喜啊,他们兵分四路,战神箫家这一路找的最是辛苦,兜兜转转,结果在这处地方寻找到了,更没想到还有武帝古像!

    这样的武陵规模无疑是九大武帝古墟神藏之一,拥有惊世级的武帝道果,值得下大力气挖掘,报仇和机缘两不误。

    “又来了不少送死之人吗!”箫楠眼神微抬,亮起许多异样的光芒。

    进入武帝古墟针对他的势力,最好全部来了,一并收拾,猎他?那么开始被猎吧,一场人间炼狱由他来造。

    “又多了个战神箫家。一个释神秀就足够他们喝一壶,再来个箫衍道,将生路完全切断了。”斗天星宗的微书生,却不知少年心,无不脸色微微苦涩。

    “箫楠,琅玥阁等你良久,从此,你住地狱,我住人世间,恩怨全消。”清冷的声音,像是珠帘被玉手挑起,陡然放下的刹那,千珠碰撞的余音折映出极为美丽的身影降临于此。

    琅玥阁,灭堂首席弟子,武宗境强者,心尘来了。

    “轰!”道道身影卷动惊雷和剑光降落,无不气势如神圣,睥睨山河,生命年轮朝气蓬勃,龙精虎猛,焕发着斩杀万物的锐气。

    “表弟,别来无恙啊,今日,为兄送你一程,黄泉路上,你见到司命世家列祖列宗,就说是我送你下来,只怪你虽为司命血脉,却和司命世家为敌。”

    司命拓天,紫金玉袍,卷动雷辉,聚集起山岭大的雷霆神魂,于乌云中探下磨盘大的蛟首,两颗无情的灯眸静静锁定着少年:“今日他得死。”

    “群英汇聚,进入武帝古墟猎杀少年的顶级势力全部齐了,斗天星宗彻底成猎物了!”微书生他们的神色彻底笼罩上阴郁。

    “嗯,小师弟,司命世家的人!”他们又陡然留意到司命拓天的话中之意,纷纷一震,略带几分惊疑不定看向少年:“这是真的吗?”

    “表哥,你就那么确定今日我会死,死的不会是你司命拓天吗?在这之前,你已经自信过很多次了,结果如何呢,如果还没有印象,不妨问下释神秀渡我成功了吗?”

    箫楠微微意外于四大圣地的聚首,在没有联络的情况下齐聚此地,多少有种运气,当然也不排除释神秀召集他们到来。

    可是他也就是微微意外,淡然的脸色,随着司命拓天于人前道出他的身份,也添了丝冷酷的杀戮:“你可曾想过,今日你陨落于此,司命世家会何等绝望?“

    司命拓天图穷匕见了,掌握他生死,彻底显露司命世家的意志,那就是杀了他!

    司命世家为娘亲的家族,和他有很深的血脉牵连,司命拓天是他表哥,司命拓天的父亲,如今的司命家主,司命宏光,为他舅舅,他母亲的哥哥,却代表家族的意志除掉他!

    这就是一个家族的冷酷,仅仅是因为,他不臣服于司命宏光父子,于将来要登司命世家讨公道,便认为他该死,用尽一切办法要杀他。

    “箫楠,无需说二般话,你今日无论如何都动摇不了我的杀心,可以做的就是回忆往西,忏悔和我司名为敌。”司命拓天轻然一笑,根本不将少年的话放在心上。

    的确,降临者,都没有谁认为他能翻身。

    司命拓天也不动手,从释神秀微微冷酷的容颜也能猜出不曾渡化少年,又何必点透,自讨没趣,不过却对释神秀的私心添了丝厌恶。

    “四大圣地的联合宗旨,就是猎杀箫楠为首的斗天星宗,发现他的踪迹,直接通知他们聚集围歼,万佛魂宗却总想着将他们渡为佛宗的一部分。”

    司命拓天很不爽,不过,斗天星宗三大武宗,战斗力极强,不是他们可以对付,还得拖延到主力到来。

    “箫楠竟然真的流着司命世家的血脉,司命拓天的表弟,他之母亲便是司命世家当今家主司命宏光的妹妹,司命闻琴!”人们尽皆震撼。

    此刻,就连和少年眼神碰撞,心生欢喜,却又忧虑他的处境,陷入愁苦的洛妃仙,亦是流露出惊容:“他竟然有这样的身世。”

    先前,在雷神阁,举鼎九寸时,就令人怀疑了,少年不是司命血脉如何能够展露司命之眼,又为何题名雷神册时有司命闻琴四个字!

    “竟然是她的儿子!”然而,猜测变为事实,依然如此令人心神动摇,不可自主啊。

    司命闻琴,并非寻常人,身为司命世家家主的妹妹,天生丽质,武资绝世,十五年前就是紫墟武界最亮丽的风景,也是司命世家的骄傲。

    可惜,她早在十五年前,就和大元帝国某个天才武者好上,诞有一子,引得紫墟武界许多男儿心碎,而司命世家为次大发雷霆,将其除名司命世家,不曾想,少年就是他的儿子。

    十五年后,他从小小的大元帝国箫家,踏足紫墟武界,拜进大圣地斗天星宗,卷动风云,观其所作所为,就是打算有朝一日登临司命家族讨公道。

    “他还是这般宠辱不惊!”然而,人们眼里的少年却并无半分恐惧,今日,被彻底牵扯出身世,一幕大戏终要落幕,为司命拓天等人击毙,还能淡定!

    他仅仅是无所谓的耸耸肩,朝着释神秀等人冷冷道:“你们信心百倍可以灭我,不相信我能反戈一击,那么让事实来说话,我亲自送你们上路。”

    “什么?”无声的错愕出现在每个人脸上,到了这一刻,少年还要执迷不悟,故作淡然吗?

    可笑着的是,他们竟然看到少年身上的斗志越来越鼎盛,呈现出无数战影,像是有朵紫色神朵要于灵台中绽放,开满世间灿烂!

    “他真是不知死,天上地下,都不可能有人助他逃生,更不可能有手段助他逆转,不说万佛魂宗的恐怖,便是释神秀的灿烂武功就能压他!”

    一道道武道身姿,站满武帝古陵,锁定少年他们犹如神灵俯视苍生,那种张扬霸道,随着张张容颜浮现起的丝丝傲然的冷笑彰显无余。

    这是视他们为猎物,以武帝古陵为猎场,开始霸道狩猎了,不论是谁,都挡不住斗天星宗沦为猎物的命运。

    “你们终归会明白,所谓的自信根本不堪一击,会绝望到永生悔恨,佛来渡我,我亦渡佛,但使人间无地狱,需屠万佛造佛境。”

    少年灵台的神华渐渐酝酿,仿佛神灵的意志将天地都渲染成乌云,雷霆滚动,粗大的像竹子,竟然聚现出十几道神龙来。

    这是他的威势?

    人们,望着这些山铃大的神龙,卷动的滔天之气,像要撕裂他们,无不口干舌燥:“天降神龙,全部具备武宗之力,是何一回事!”

    “难道,他的底牌,就是这个!”

    斗天星宗的亲传弟子,所注意到箫楠清澈的眼眸掠起丝困惑:“小师弟,好像也不如何知情,这并非为他所召唤的援兵?”

    “轰!”神龙降地,竟化作道道人形,横立苍穹,无敌可怕的气势镇压得释神秀者微微摇晃,强大的神魂都要被焚化,不由生出极致的凝重:“好强大的龙族武者!”

    神龙,为龙道妖族,亦是最强妖族之一,难道出自于妖圣霸国,血妖王门下!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