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天罪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神了!”洛妃仙何等天颜,倒吸冷气的样子很可爱,心脏砰砰跳动不得平静,想起少年于雷神阁对她所说之言;“你信命吗?”

    命,她是信的,然而少年不仅是她的天命,也是大千世界的天命,除此之外,找不到任何理由证明他为何如此妖孽。

    “楠儿,惊才绝世,看来不需要我们救了,需要救的是万佛魂宗他们。”

    单雄和雷顾影于雷神圣宗的杀势停滞,和雷神圣城之人再一次被武帝古墟的动荡惊到。

    他们武王气势席卷,将雷神圣宗压成风暴中摇摇欲坠的孤舟,不断剧烈摇颤,此地中人从灵魂到血肉无处不颤抖:“他们的天塌了!”

    少年太惊艳,谁能想到世人以为必死的他,竟然不断创造奇迹,现在更释放滔天威势造无边地狱,镇杀雷神圣宗等攀天巨头!

    “雷神圣宗,猎杀少年不成,反被猎杀,此战堪称绝世杀局,少年以自身为诱饵形成局中局,拖万佛魂宗等紫墟巨头于死局!”

    人们心神动摇,仿佛见证一尊未来的无上武帝,乘势而上,锋芒无人能挡。

    “少年先前所有狂妄都是为了麻痹他们,放大他们的轻狂,才能毕全功于一战,以箫家武王箫天龙的实力,明显略强万佛武王!”

    他们心头微微复杂:“万佛武王保不住万佛魂宗,更遑论雷神圣宗他们战斗越久,伤亡越大,他们确实如斗天主宰所言,要等人来救了。”

    “然而,武帝古墟还未出现的历练势力,也不过是妖圣霸国和帝霸城,炎凰帝国拥有左右战局的分量,都是站在箫楠一方。”

    少年,早就将一切都算进去,完美利用身上的底牌,尽显老辣城府,太狠!

    “雷长老陨落了!”发出滔天怒吼的是宇文元博,再无一宗主宰威仪,始终挂着天神般高高在上的容颜写满狰狞,扩散着满腔悲愤。

    “这小孽种不是凡胎生,应是神王子,降临于世灭我雷神道统。”

    “雷神圣宗,确实要灭亡,然而,雷神圣阁自会继承雷神正统,立足雷神圣城无上主宰,取代你雷神圣宗发扬雷神武道,光辉永照宇世。”

    手执五十九重雷楼,雷顾影仿佛挥动神天武命,凡尘之下,无物可挡,天之神命,众念臣服。

    “故而,无需你宇文元博多虑,你自去地狱,以百年梵行,面圣历贤,颂念余罪,是如何牵累雷神圣宗万年基业一朝葬尽。”

    雷顾影,其声冷厉,极无情的摧毁宇文元博之心:“圣宗因他而亡,他难辞其咎,于历代祖师面前,以亡魂长跪,亦不得宽怒!”

    千年岁月,仿佛一首歌,前词惊艳属雷神圣宗,中段曲折,雷神阁和雷神圣宗两地并列,结尾却是高潮一转,成雷神阁独占鳌头。

    雷神阁和雷神圣宗,从千年前分离,到千年后合并,似乎是一个宿命的圈,圈中的故事和人,都写好了结局。

    他宇文元博根本没有资格为千年前对雷顾影的处置而自傲,胜者已经将对错说清楚了,世间的公道,从来都是属于最强者!

    “啊!”神楼直接挥灭许多雷神弟子,于无尽哀鸣中是雷神圣宗极速崩灭,于往昔武者仰望所在,尽成她靴子凡土。

    小小倩影,仿佛仙神附体,当真霸气无双,施以无情屠杀,祭奠九天之上师尊和师兄的亡魂!

    “千年之争,雷神阁一雪前耻,而雷神圣宗将为它之过错,付出惨重代价。”神圣的雷神圣宗像精美瓷器破碎,被晚霞余晖所照,成为观者永生铭记之画。

    雷神阁将取代雷神圣宗,传承三代人之夙愿,立不灭之雷神心,宣告世间,今日起,雷神阁方是雷道正统,雷神圣宗彻底成为过去。

    “说来,颇为不可思议,千年岁月,雷神阁从雷神圣宗分离,都是被雷神圣宗压制着,就算前几日也是如此,宇文元博叫阵雷顾影于雷神阁前,尽显雷神之威啊。”

    人们依稀记起:“三日前,大武宴未至,圣宗威逼雷神阁交出箫楠,那等威风,是举紫墟万千圣地共同目睹,当真绝世啊。”

    三日啊,才三日时间,就天地斗转,弱变强,猎杀者变成猎物,猎物变成猎杀者,全部变了,真是疯了,根本不敢相信!

    可是,事实如此,雷神阁押注斗天星宗一人,紫墟传奇天骄,箫楠,借他之力,将雷神阁承压雷神圣宗千年的颓势一举逆转,赢得漂亮!

    人们不得不佩服雷顾影的智慧,为一个天府境少年对敌雷神圣宗,被很多人道其不智,可是先前谁能想到一个少年会如此超凡,在少年踏出雷神阁时又有谁会想到,他将改写紫墟巨头阵营。

    “雷神阁时,都道是雷顾影成就了少年,庇护了他,现在看来还是少年成就了雷顾影啊,掌握此无上底牌,于雷神圣城就是横着走的人物。”

    很多圣城中人,能够感受到雷顾影的欣喜,亦是在感慨之余,心里微苦。

    “他们当中,也有三日前,很多于雷神阁就宴之人,却是没能大胆结交少年啊,错过了一尊未来的不世武帝!”

    更遑论,此未来的武帝背后,更有斗天星宗,一门皆战斗天骄的传奇圣地,而其师单雄贵为圣宗大主宰,拥有极恐怖的超越武王之力量!

    “啊,我不甘心,我雷神圣宗,岂能因我而亡,当继承雷神意志成为霸主圣地,继而神级,而我宇文元博,将是雷神武道第一人!”

    宇文元博合为雷神法相,法天像地犹如不世雷神降临天地,却被两大极致武王围杀者,就像失去控制的星辰不断在圣宗东摇西撞。

    雷神鼎和持枪战神,各自占据半边天岳,将其来回挑杀,片片血液,蕴含着雷道神力,不断从他身上洒落,将大地砸出无数激响。

    “轰轰轰!”任雷神圣宗,多强大的实力,多显赫的神阵,都撑不住这样的爆灭之力,人命如草,万物似尘,尽被葬灭!

    今日是三大武王对决,算上苍穹倒映的武帝古墟战斗之镜像,又是两尊武王,合在一起是五大武王,近乎于聚集紫墟武界三分武命!

    如此盛大的阵营,恐怖的对决,绝世锋芒,是多少年不曾有过,那交手施展的武王法相,神魂之界,神魂天赋和武技都是融会贯通到神乎其技。

    “光是今日一战就旷古绝伦,令观者三生有幸。”他们感慨不少。

    如此之战,必然记进武镜,刻进紫墟神历,四地传颂,为之惊叹,而他们之所以爆发对决,却是因为一个叫箫楠的少年。

    今日,他以天府境卑微修为,成为武帝古墟最大光芒之人!

    “你大胆!”武帝古墟,天释玄一和箫天龙激战,佛台和炎海剧烈撞击,却始终占不得上风,反而禁锢不住余波不断伤损门人,令他恨极箫楠。

    今日之劫都因少年起,他真是该死。

    然而,他却不曾想过有谁规定弱者就得被强者诛杀?他这等武王强者之所以有类似假象,无非就是过去不曾有弱者逆战武王!

    少年是个例外,羞辱了他,更是带给他惊世冲击,令那颗宠辱不惊的无上佛心像被巨锤疯狂挥击,裂开道道震撼大缝,正不断吞噬他赖以为傲的佛王尊荣。

    “这就怒了?”少年,无视威胁的耸耸肩一笑,甚至微微挑眼,饶有兴致的观赏天释玄一。

    “你掌控上风时,可是满嘴慈悲,高风亮节,劝我等莫怒忽躁,此为宿命,放下屠刀,皈依我佛,缘何到了自己,就暴跳如雷,为之愤怒呢?”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吧,放下后,你就能成就真佛,以不杀为上,以舍身为取义。”

    万佛武王,看起来波澜不惊的神色,也会生出凡人般的愤怒,或许这才是佛陀的根本面目,并非真正慈悲,只是慈悲的背后是极致的大恶。

    “你要渡我,就得想到,为我多渡,佛说,渡一人是渡,渡千人是渡,我今日渡尽你万佛魂宗,一个不留。”此为少年之道,将心比心,谁对他一分好,他对谁十分好,谁要针对他,他也千倍奉还!

    “妈了个巴子。”万佛武王,现在心情很糟,以他之定力都快要被气出血了,暗恨小孽种乱人心智的手段高明,胜于佛法千百倍!

    他走出无上隐世圣地,降临于武帝古墟是为了扬名立万,普渡武帝古墟历练天骄入佛宗,结果反而从渡人者,变成被渡者!

    这种反差,打碎佛宗野望,让他们明白,世间有些人,真的很可怕,招惹不得,而眼前的少年,无疑就是这种人啊!

    “佛法为善辩法,以佛法普渡众生,谓之心渡,千万年来,以此名扬东荒,但是,今日算是见识到了狠人,以善辩之法破佛法!”

    释神秀等人,释放神魂,抵挡余波,一边神色阴晴不定的望着杀来的斗天星宗等人,转眼就被纠缠住,以至于错过了后撤之机:“他们的速度太快了!”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