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连猎三人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如果我告诉你,此帝狱高十九重,一重比一重强大,你所见不过冰山一角,是否会更绝望,为战神箫家未来的武命担忧呢。”

    狱尊仿佛夜之精灵从深处行来,纱衣飞扬,成熟诱惑的气息在美丽的胴体释放着,令箫衍道呼吸紧促,却被她优雅淡然的话语惊得武心波澜:“十九重帝狱!”

    “你,是器灵,此地不过第八层帝狱?”

    他终归不笨,很快就猜明白狱尊的身份,然而绝望更深,惨然的容颜仿佛染上霜般的死寂。

    不为自己,为家族,无上骄傲的战神箫家将因为他有灭族大祸!    “这地方,屠灭帝力,转帝力为枷锁禁锢于帝,帝力越强,于此地,帝尊越弱,帝力越弱,于此地,更被镇压不得反抗!”

    狱尊迈着莲步,手中轻摇着美玉为骨的黑色扇子,将乌发吹拂,映现出张光洁似玉的倾城容颜,一双秋水剪眸令人沦陷,戏谑的凝视着箫衍道:“你凭什么和他斗?”

    “生死,都被掌控,你之帝道被无视,灭帝不沾因果,不被帝之武运反噬,反于灭帝中增厚武之气运,你究竟何来的自信认为他平凡?”

    “道你愚蠢好呢,还是不自量力,我若是你,在他释放掌控武王级武者手段时就会选择跪服。”

    狱尊像是看白痴般审视了眼箫衍道,不待他回答,美眸已经望向苍穹的少年。

    “进入武帝古墟,见证少年戏弄万佛魂宗等紫墟巨头时,只道少年玩世不恭,于真正大局并无助益,现在才知道他布了个大杀局!”

    “他早就掌握着决定战局的大王牌,不过为了将所有猎杀者聚集一起围歼,现在成功了,以此战绩书写紫墟武界的不朽传奇!”

    “他惊艳了东荒武界。”

    “然而,究竟是如何拥有曼陀罗花神华,此物威势超越武之大帝,斩出的魂华惊艳宇世,举紫墟武界都无人可以施展这等手段!”

    她俏眸浮现起丝丝水雾般的恼恨,发觉对少年了解并不够,少年,那清秀的武躯之下有着怎样的过往?

    难道和秦岳一般拥有更逆天的外界师承。

    “现在主要目标,还是待他成长为巨头,解封十九重帝狱。

    “俏眸微微眯起,像是美丽的星星闪耀着,倒映着绝世少年的丰姿。

    秘密每个人都有,她也有,一颗树都有记忆,藏在年轮里,只有它想说,而你能够听懂,彼此正确,才能解开世间隐秘。

    她或许还不是少年正确的人。

    淡淡的惆怅,悠悠起伏于心间,很快又压下去了,骄傲如她,可不会沉浸儿女情长,轻盈的脚步一转就隐进帝狱深处…    “我箫衍道才是天地主角,称尊紫墟,万灵臣服,生来为王的男人!”

    箫衍道仰天咆哮,泪水无声得流下,大恨苍天不公。

    一个大元武国卑微如臭狗屎的小武者,凭什么掌有此攀天神物?

    “我不服!”

    随着狱尊转身隐进帝狱,有无形的力量开启此神器真正威能,滔天神力不断施虐于身,金色眼眸都为之扭曲,于痛苦中倒映着帝狱惨像。

    他无力的发觉残酷的事实,就算是拥有极恐怖帝龙之运的家族第一天才,大兄长,箫衍圣,乃至于战神家族的王,他之父王,箫天王被此物禁锢也挣脱不得!    扭曲的世界,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幻,更体会不到泪水是血是水,身躯像亿万巨兽肢解,满腔的怨恨和愤懑放大了恐惧,只恨曾经无眼啊!    然而,谁会想到一介小天府会这般得天地钟爱,天上地下,古今十万年,如此人物也不会太多,绝不过两掌之数,不巧让他遇到,是命运不好!    “箫衍道,竟然就这样陨落,继玉向文之后,他们又少了尊武宗级强者!”

    释神秀他们心在颤抖,比之更恐惧的是,下一个被猎杀者将是谁?

    无上佛王,天释玄一也是神色为之惊疑,看不透少年剑圣体映显的塔影是神器还是武技,竟然将箫衍道轻易镇灭,可是血脉影子箫天龙竟然还活着!    “他究竟还有多少隐藏的王牌!”

    武帝古墟内外,人们心头充斥着类似的疑问,一双双眼睛早死死锁定于少年,褪去轻视,取代的是无比的震撼    现在,没有人认为少年赢不了万佛魂宗,只会在想赢到什么程度,这在先前是不敢想象的事,现在竟然将少年的强大视为常理。

    “轮到你了。”

    然而,少年的霸道出乎想象,操控着尊尊炎之战神,流转剑武技光辉,司命之眸像天地星辰般闪耀着恐怖神光,合体最高炎之战神,挥动着无尽炎之神剑悍然斩向秦岳身前的阻力。

    “你敢!”

    少年凶狂气焰彻底激怒天释玄一,如光的降临,聚集释神秀他们合力杀来,却被更狂暴的炎之神海掀起的重重炎浪挡在外界。

    “秦岳,滚过来!”

    少年,一米七八的个头,合于炎之战神后,犹如天神般伟岸,立足于炎海,犹如绝世神岳高百米,释放的炎之神剑辗灭无数道人影,此地化凄厉声为瀑!    “轰!”

    炎之神剑碎裂,化为万千指长的炎之剑气,仿佛炎之羽箭当空压落,将天地渲染成古异的火红,竟是九阳熔金神剑诀和一气化万剑的组合武技。

    “铿!铿!铿!”

    于许多人震撼的眼眸下,将地面爬起的秦岳释放的小青天神魂当场洞穿,拖着他像破袋般弓起腹部,因为痛苦而扭曲的狰狞面容在地面极速后退。

    坚硬得像神圣天金铸炼得大地,以双脚为中心不断下沉,朝着两边掀起金土,转眼就犁出长龙般的大沟堑,两侧堆起小山般的石屑。

    “啊,我竟然败在你手上,时命不济,非战之罪,然而,记住我师承圣地,名三绝帝神门,哈哈哈!”

    秦岳浑身都是血洞,鲜血往外喷涌,转眼就被十九重帝狱无情收走,镇于其中和箫衍道同牢为奴,徒留诅咒飘扬天地间。

    “今日我虽然陨落,然而万古幽幽,谁能逃得过宿命,宿命注定紫墟武界皆为帝神奴,你箫楠又岂能例外,斗天星宗又岂能战胜天命?”

    “紫墟武界皆为帝神奴?”

    秦岳此言别有深意,另很多武者心头剧震,这是形容三绝帝神门的强大吗,名为三绝帝,难道是三尊武帝坐镇之圣地!    如果是,那也未免太强大,举紫墟武界都没有武帝级强者,于秦岳的宗门就有三尊武帝坐镇,而以其实力确实有号令紫墟为奴的资格!    三绝帝神宫,早就视紫墟武界为蚁,要渡整个紫墟武界为奴仆,听其号令吗?

    这等手笔也太惊人,而他们未来命运得有多惨?

    “轰!”

    天释玄一,他们剧震得后退,竟是无尽炎海形成的浪潮,被狂暴的武王之力化成道道炎峰,群峰叠翠,耸立炎海,形成亿万天威将他们镇压如凡尘。

    佛王台,立起无数佛陀,降于炎海,所站之地立即从惊涛骇浪变为平地,让倒飞的释神秀他们有了立足之地,纷纷重重的坠下,惊魂未定的抬头:“秦岳就这样死了!”

    “又一尊武宗,比之箫衍道,更有天赋,师承更强大的天绝第一人,三绝帝神宫,紫墟武界之外的大圣地圣子,紫墟神榜强者啊!”

    人们犹如置身梦境中,却又陡然听见绝望的凄喝来自身边的司命拓天,他竟被数道武宗之力狠狠贯穿,像被极致之力形成的箭矢带走的猎物拖地起飞。

    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就被紧接着的磅礴武技卷退,待施展神魂和武技拦截时,已被帝无照化生的天目神花挡住苍穹踔,犹如神灵立世,转身一笑:“前方止步!”

    “不!”

    司命拓天,雷霆武道尊体,竟然被极力打成面团般,焕发着神圣雷霆的骨骼血肉不断溅射血液,发出崩脆的声音,夹杂着滔天痛哼!    下一刻就,在世人的凝视间被立身前方的少年张手拽进无上塔影:“表哥,今日,你我恩怨两清,但司命世家的绝望将从你开始,你会于帝狱见证衰落。”

    司命拓天,持他之父亲,司命世家主宰,司命宏光之武命猎他,就得做好被猎的准备,狭路相逢勇者胜,很不幸,胜券在握的司命拓天输了!    司命宏光也输了,司命世家,神圣不摧的武命之箭,将被他斩灭,承受反噬的代价!    “下一个。”

    他立身无上塔影,十九重塔辉,变得耀眼,仿佛要从虚幻变成真实,犹如亿万重天堆积,正无情的压下凡世。

    衬托的掌此物的少年,犹如大千主宰,令天释玄一这等佛王都心生颤抖。

    他,根本无视秦岳警告,视三绝帝传承犹如草芥泥尘,连刹那分神都没有,继续霸道出手,猎走和他有大仇的司命拓天。

    “司命拓天。

    他之表兄,流着和他相同的血脉,却于斗天星宗草山结怨,随后命运纠缠,终于于今日在武帝古墟了断了,最终是箫楠更胜一筹啊!”

    人们感慨不尽。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司命世家嫡系血脉,即将成为帝族的无上帝脉,权势滔天,一个来自于紫墟武界最卑微之地,大元帝国的不入流世家之子嗣,箫楠!    他的命,本来很卑贱,武运渺小如萤火,比之司命世家犹如仰望星辰,是司命世家十五年前放逐的血脉,司命闻琴,和大元剑武者箫无悔结合的低等血脉。

    可是这样的人竟然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