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威胁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你们九转黎族有这么多绝学吗,地级武技数量超越我了?

    真不知道你们何来的优越感,就因为是大宇部落的强族吗?”

    他化身闪电奔过此道山谷,而此山无尽武藏都被搬空,露出沦为废墟的大地,此时立在山巅之上,平静俯视着他们:“你们不堪一击!”

    “我的师承道出来会吓崩你们,你们根本不知天地有多大,宇宙之广阔,一花一世界,比大宇部落强大之地数之不尽,”    少年无情的眸光冷冷的望来,使他们脸色一僵,阴晴不定:“少年之师承如此恐怖吗,观他十五岁有天府八重境,逆战武宗,视大宇强族如无物的气度倒并非不可能!”

    九天之地,星辰无数,大小千世界横立,东荒武界只是其中之一,远远不算强大,大宇部落更不过一域之界的一角,确实没有资格小觑天下人。

    “嚣张!”

    落星痕等人却很不爽,箫楠抢夺他们的战利品,还要讽刺他们,做人不要太无耻,箫楠真该被他们用最强的武技拧断头颅祭旗。

    然而,世人就是如此讽刺,只知自身遭受的痛苦,却没有想过别人的痛苦,要不是他们要杀掠箫楠,难不成他会平白无故针对他们?

    大宇强族,号令万灵,施加痛苦于他人,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也会被如此对待,心里此刻只有无匹怨恨,根本不存在着反思两个字。

    “他开始朝第二座山谷动了。”

    人们心情很糟,却于此时看到箫楠又动了,雷九神决之下,雷霆凝聚为千百道爪子横扫山中兽宝,魂羽在身后拖着身躯极速飞掠。

    “窍级五品炎鳄丹,炼制地级三品火神丹的主材,极为稀有,万只炎鳄中才可能蕴育出一颗妖兽丹。”

    他们目光流转着火焰,却改变不了什么,一起一落中,无数兽宝被爪影扫进龙莲,装了这么多兽宝,仿佛依然没有极限,真不知道他的龙莲空间为何那么超凡。

    天才除却武道天资之外,就连结出的武道之果都别样不同,远超他人,这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天啊,神轮级银狼牙,这该死的小孽畜,要把好东西抢光了,急死人了,要是能杀了他,老夫拿一年寿命来换。”

    看到少年收起根三米长犹如银色战枪得獠牙,闪烁着令人心悸得气息,一看就是威力绝凡,九转黎族的黎世恒心如刀割,气得鼻子冒烟。

    一边指责项千羽身为此行首领毫无对策,辱没了部落声威,听得项千羽剑眉微皱。

    “黎世恒,我与他在平地相遇,无其余阻碍时,绝对有把握一击胜之,你若是不服气,现在就过去狩猎他,我准了。”

    黎世恒脸色一僵,如何不知道项千羽说得没错,箫楠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换做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在此时和他竞争妖兽武宝!    可是他心里就是那般痛,充斥着不甘心,凭什么啊,究竟是凭什么啊,莫说是他不甘心,此地的大宇强族又有谁甘心了!    他们看着以少年为首,邪封等人随行辅助,将座座山谷搬空,最后竟然开始挑选妖兽之宝,评估那件兽宝更有价值,那件兽宝体型过大占据空间,简直太疯狂了!    “天府境得碧眼龙鱼尾,武宗级三色凤羽,神灵血脉的紫晶犀牛骨,万寒妖丹,日月双龙角,影剑鬼夜叉方天戟,…。”

    一字一句从见证者心头念着,念一句,流血一滴,心脏抽痛一刹。

    黎世恒愿意拿一年寿命换取箫楠之死,他们则愿意拿两年,三年为代价,只望那少年即刻消失,所得到的妖兽之宝全归他们。

    “这该死的家伙!”

    大宇强族嫉妒得快发狂,同样是人,差距为什么这么大,他们在逃亡,这些孽种却在数着妖兽之潮的遗宝,挑三拣四,满载而归。

    鬼王曹升都要吐血了,恨欲狂:“杀了他,杀了他,天上地下,我鬼方族都要杀他,此世不杀他,鬼方永不成天地霸主!”

    “附议!”

    “附议!”

    “附议!”

    一道道发自灵魂本心的咆哮,席卷万云,连妖兽之潮的声势似乎都盖了下去,足见他们的愤恨,而其中的杀意又是多么坚定。

    “万鬼夜行!”

    曹升猛然回头,七张鬼脸化身山岳大,狂轰身后妖兽之潮,齐整无隙的洪流顿时裂陷起无数鬼脸之坑,埋进大量妖兽,极为霸道,便连妖王都投来微微震撼的眼神。

    一方鬼王一方天,如此鬼王在鬼方族还有数尊,不出手则己,一出手必定惊天动地,你箫楠可要掂量清楚了!    “杀!”

    曹升以战为名警告箫楠,仿佛开了个头,声音从项千羽和星落痕之处傲然扬起,充斥无尽锋芒。

    刹那间,星辰武道和九转金刚拳同时施展,星光之剑如雨落,而金色拳影横摧兽流,身后是他们的部落族人趁机施展神魂和武技助威。

    “吼!吼!吼!”

    顷刻间,妖兽之潮伤亡惨重,虽然迅速聚集起更狂暴的力量前冲,撕裂许多因此滞后的逃生者,但形成此威之大宇强者也依然令人瞩目。

    尤其是项千羽和星落痕的实力竟然都为高阶武宗,掌握的武道极为精深,像是体内的远古神灵彻底觉醒,施展武技时候流露的神魂气息都是宇级四品以上,比之诗破军都要强大一品!    诗韵曾经见过他们,感觉他们比过去还强大了,自己的兄长虽然也在进步,在部落里称为第一年轻强者,为此自傲,但多少感觉比不上他们的进境速度。

    箫楠得罪这么多大宇强族绝对是种灾难…    诗韵他们心里添了丝担忧,而仿佛将他们的神色看在眼里,远处的星落痕代替大宇强族,举起星光缭绕的手掌冷冷道:“我以星辰神灵起誓,必灭箫楠,别想活着离开大宇部落,不论你身后站着谁!”

    这是此地大宇强族的意志,释放神威,便是无声的宣言和警告,正视我们的强大,我们是你招惹不起的存在,你所谓逆天的师门能有多强,他也不过十五岁天府,又能多超然,难道能上天不成,笑话。

    “呜!”

    突然有号角声响起,有大量妖兽之影自远方来,席卷起千军万马之势,引得项千羽等微微眯眼,竟然是鲲妖部来了,为首之人是酋长孟延青,陪在旁边的是大祭司,以及大儿子诗破军。

    诗破军立身于青蟒雕,率领鲲妖部最为精锐的青蟒雕之队,却是因为得知炎荆山动荡走出圣祭之地,部落也顾不得刑罚了,不过此时本该威风八面的他脸色多少添了丝难看,望向星落痕和项千羽更是有些压抑。

    “大宇四大强族,有各自的王脉天骄,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大差距,多次交手,胜负平衡,今日他却发觉自己于这两人面前不如了!”

    这种感觉对志在大宇第一武者圣位的诗破军来说很糟,在远处看到他们出手时就心里咯噔一下,还能自我宽慰是距离缘故不够清晰,直接面对,却是升起过去从未有过的面对无尽深渊的微微压力!    “诗韵,你们很好,为我们鲲妖部立下大功劳,九转黎族,鬼方族,星辰部落,诸位同道切莫因此生怒,是我三女儿和小儿子有些天赐机缘,饶幸。”

    孟延青心情极好的笑了下,打破平静,而他始终和这些部落保持着距离,既对他们形成压力,也不至于踏入妖兽之潮的洪流!    “滚。”

    星落痕等三大强族领头者直接就是一句话,无情释放武技,形成三道交叉的杀招,卷起破裂的元气洪流撕裂许多鲲妖之影,犹如千万座山岳崩压下来。

    孟延青的脸色倏然就是一变,猛然抬手,没有想到这些和他们齐名的部落,竟然对他如此霸道了,根本不讲情面说动手就动手,视如草芥!    一挡,千万鲲妖之影形成,全部是头生盾伞的猛虎妖影,四肢犹如钢铁粗壮雪白,深深的扎根于苍穹,朝前一拱,和他们的武技碰撞出大音,天地似乎一颤,便见孟延青带领的鲲妖部朝后退了三十米!    这一退便彻底彰显星落痕他们的恐怖,也折射出鲲妖部在四大部落中日薄西山,实力越发不足了,毕竟身为酋长的孟延青动手了,虽说是以一敌三,而星落痕他们还不能代表部落的最强战斗力。

    “不过如此,你们鲲妖部就这点实力,也妄想独吞妖兽武藏,哼,还是滚在一边颤抖吧,等过了今日,我们必提兵血洗鲲妖部。”

    项千羽漠然道,并没有因为诗雅的缘故而对鲲妖部多宽容,无视他们变得异常难看的脸色,只是冷冷的扫向山脉深处的箫楠:“你吃进去的妖兽武藏,会加倍吐出来,一个都拿不走。”

    “你死定了!”

    星落痕,沐身星辰神魂,那是只长有九目的星辰鱼,目光中倒映着迷惑人心的力量,却有双极为锋锐的利齿。

    “收拾完毕。”

    箫楠对于那滔天般的杀势视若无睹,也对他们所展现的武技威力无视,甚至于没有兴趣关注任何动荡,于第五座山谷之巅站定,衣袂飞扬,神色淡然犹如一尊降临人间的仙神。

    望着更深处的山脉,哪儿有更多的妖兽之尸,数量更为惊人,也是极为不俗的武藏,好在都是初始陨落不算强大,也不大可能修行出异常强大的妖兽之宝。

    龙莲已满,虽然遗憾也只能放弃,这世间并无万般圆满之事,今日收获已经够多了,不能太贪,就身上之宝,便足够他冲击武宗境界!    武宗境界,聚天府神元为武源,如果说过去的神元只是溪流,晋级武宗后就是大海浩瀚,一缕武源能抵一天府之神元,释放的龙力更是数倍于天府境界,而他要修行的也自然是最强大的至尊武宗!    天级至尊武宗,我来了,配上大屠武宗杀卷,便是横扫武宗之境界无敌,会在乎星落痕等大宇强族的威胁吗,届时不论敌人是黄级武宗,还是天级武宗,低阶武宗,大圆满武宗都没有差别。

    武宗一境,他是真正一花开,万花无光,一光生,万光寂灭,比之任何境界都要无敌恐怖,而世人将在这股力量下颤抖,尤其是落星痕等大武宗强者将会后悔和他为敌!    他们现在还不曾知道招惹了多么恐怖的怪物,也并不知道这尊怪物的复仇能力有多么惊人,又是遵循着多么坚定的出世之人,犯我之敌,皆杀,为我之友,将视为我命!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