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一来一回十万里
作者:陌上青青草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     
    风声好像停了,虫儿在很远的草地低俯着,微嗅着蔷薇香,血色的天幕,不断有柔和的光芒照进人们心海,这一刻就像黑夜温柔的拥抱人间界。

    大宇武界,却没有人平静,鲲妖部落废墟中,幸存的武者沉默立着,一双双眼眸望着诗韵,嘴唇颤抖,喉结起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们的小公主,是鲲妖部的明珠,本该像月亮皎洁,天鹅般美丽,自由自在翱翔天地间,不该承担那么多,命,太苦了。”

    千言万语,徘徊唇齿,心里那道苦涩的叹息,悠悠回响:“这可如何是好。”

    诗韵,是此间最残酷的风景,小小的身子,坚硬冰冷的血之铠甲,象征着柔弱的执着。

    显眼得像血液的披风,有那么几分神灵的风采,凌厉强大,举手投足掌控世间,却是那般凄凉,血,代表着杀戮,也代表着和平静无缘。

    这等残酷对她如此,对鲲妖部如此,对大宇部落亦是如此,对箫楠,何曾不是,少女为他化身修罗,将他的心拧成团乱麻。

    “呵呵,真有趣,竟然威胁本老祖,难道,你认为凭本老祖的速度要杀一个人,你挡得住?”

    一道轻嘲,透着丝戏谑响彻天地。

    人们下一刻又被无穷雷霆音爆充斥耳畔,像是天地破碎,心脏剧烈激震,抬眼却看到异常惊人的一幕:“这怎么可能!”

    天空之王晃了下,在苍穹留下极长的星弧,又在他们惊呼未落前,像影子落回原地,地面剧震,掌中托着座冰雪铠铠的山岳。

    “这座山岳,在五万八千里外,名仙隐岳,常年笼罩冰雪,极高极险,是大宇部落最接近天的存在。”

    人们倒吸着冷气,腿肚子打着啰嗦,一种敬畏在每个毛孔中肆虐着。

    山岳,不论多特殊,也仅仅是山岳,鲲鹏武王,动念之间,一来一回搬回仙隐山的意义,远远超越了山岳本身。

    鲲鹏武王,一刹那间极速无双,凡人翻了个跟头的时间,就是两个五万八千里,合为十一万六千里,从极南到极北,托回座仙隐岳!    “这种速度令人颤抖,也便是说……,他要杀箫楠,没有谁拦得住,诗韵不行,鲲妖部不行,整个大宇部落也不行。”

    诗韵,亦变了神色,修罗神魂的光芒,猛然被人击碎般,变得暗淡许多:“天空之王的强大超乎了想象。”

    “武王一境,天空之王,速度第一,就算是我踏足武王,凭借本身拥有的日月行神魂天赋,移星神决,以及剑圣体的霸道也不及他。”

    箫楠亦是微微震撼,不过很快恍然:“鲲鹏血脉,本就是天空霸主,主掌速度,天空之王,有一半鲲鹏妖血,掌握着精深的天空速度武道。”

    “这种速度武技,要是掌握在手,绝对比移星神决强大,将大大弥补我速度武技的不足,在速度武道上,也能称尊同境界无敌。”

    箫楠心思微动,却也摇摇头,天空之王得鲲鹏武道是秘传,想要掌控,谈何容易,修行到这一步,就会知道武道精深犹如天,半分都不能小瞧了天地生灵,他如果没有大放逐神决,就算他踏足武王境施展大屠武决,也未必留下速度无双的天空之王。

    大放逐武决,才使他有面对天空之王的底气。

    心情平静了下来,转而饶有兴趣的看着天空之王,他想要知道,如果天空之王知道在自己眼中,就是个小丑,会是何等心情?

    “你现在还要考验本老祖的耐性吗,身为本老祖的后代,天资绝世,骄傲在所难免,但是也要明白差距,有些人不是你可以威胁的,不然要付出类似此山的代价。”

    天空之王完全不知道箫楠的心思,就算知道,也会不屑一顾,武宗境的蝼蚁,他只是享受掌控众生的感觉,还不想过早的结束游戏。

    手腕一握。

    大宇极北山脉的百米仙隐山岳便轰然破碎为尘埃,却没有一滴尘埃洒出来,全部被死死禁锢在天空之王的指缝中化为虚无:“看清楚了吗?

    ‘    “倏!”

    直到破灭干净,才有雷霆般的山岳爆裂声,响彻人们耳里,像是千军万马奔过。

    这种诡异的反差十分压抑,仿佛心脏被掌控着,和身躯的联动根本不同步,像是分割了开来,令人十分压抑,实力弱小者直接吐血,气息衰弱下去,距离鲲妖部接近之人,更是犹如蝼蚁置身天威下,跪拜:“天空之王!”

    这就像外界千万剑加身,视身躯为战鼓,累积的音波达到极致,最终才传递到心脏,给于心脏的压力是千百倍扩大的膨胀。

    他们除却臣服,就只有敬畏,连鲲妖部幸存的鲲妖族人,对天空之王的暴戾多有抵触,此刻也是被压弯膝盖,俯首帖耳,根本没有资格说一个:“不!”

    字。

    “蠢货。”

    孟延青,失望的收回视线,无疑是忽视了诗韵的生死。

    他的态度,被任何人看在眼里,无声中,在说诗韵不自量力,休想让他求情了,对他来说,血脉后代,有个诗猛就够了。

    他得残酷早就有目共睹,唯利是图,在乎的就是江山霸业永存,以及虚妄的永恒,一个个在他手中牺牲的人,堆起来山那么高了。

    “你过来,既成修罗,便要斩掉情爱,人世间多余的情爱,除了惹人厌烦,别无用处,更何况,世间最会欺骗人心的就是男人,多少女子都是被男人蛊惑,又遭抛弃,他们统统都该死。”

    天空之王,背负双手,踏前一步,磅礴的力量便朝着武书魂界压下,聚力为手,直接将诗韵掌控住:“过来。”

    “轰!”

    武书魂界,轰然破碎,诗韵和诗猛暴露在空气中,包括他们身后的箫楠,在很多人看来,就是个死人了,不由微微惋惜:“任他资质逆天,武宗一重,能无敌武宗境界又如何?”

    “天空之王面前依然得死。”

    世人很清楚武道境界的差距有多恐怖,武宗和武王,不是天资可以缩减的,不过鲲妖部之人对箫楠之死更有些解脱:“他死了好,如此就不会使小公主和小少主心乱。”

    “他大好男儿,却躲在女子身后,枉费先前神勇,早就该死。”

    鲲妖部,早就看箫楠不爽了,杀他们的时候多狠啊,遇到他们老祖出手就只会躲在诗韵身后做缩头乌龟,也是脸皮真厚啊。

    “他这一次死定了。”

    这一刻,没有人怀疑天空之王的意志,也不会有人认为,箫楠还能够创造奇迹,世间,哪儿来的那么多奇迹。

    “你叫箫楠吧,倒是长得挺清秀,才情卓越,器宇不凡,不少奇遇,兼之年轻,最是善于蛊惑女子,哼,想必骗了很多女子。”

    “你们这等人,本老祖见多了。”

    天空之王像是思极忘事,极有怨言,而人们心头一颤:“难道,她受过感情创伤,所以如此怨恨男人,才性情暴戾残酷吗?”

    武道世界,类似的事倒是有,也并不足为奇,看来,天空之王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你分明是个男人,说什么敌视男人,难道不知道,也敌视了自己,也对,你已不是男人了?”

    诗韵姐弟不受控制的朝着天空之王飞去,失去庇护的少年,下一刻就要被天空之王雷霆灭杀,却是淡淡抬眼看着跃起身影的天空之王。

    他真是疯了,还敢挑衅天空之王,难道不知道,天空之王,四个字的分量是整个大宇部落加起来都比不上的吗,轻易就能以汗毛压死他!    “箫楠大哥!”

    诗猛惊啸,箫楠为什么还能这般镇定,就连杨千婵,也是紧抿红唇,俏眸流转着苦涩:“她实在找不出小师弟还有翻盘的力量。”

    “小辈,你竟然知道本老祖是男儿身,没错,哈哈哈,老子就是男儿身,不过身为男儿,我羞愧,天下男儿多负心汉,有皮囊的,没皮囊的,都喜欢花言巧语骗女子。”

    “我呸,倒不如去了这身男儿皮囊,做女子,断情绝性,修我无上鲲鹏大道。”

    “哈哈哈,天下男人都该杀,想当年,我之母亲,便是因为错爱人道修士,终遭抛弃,呵……哈哈,死吧。”

    天空之王像是被箫楠揭开伤疤了,前尘往事都倒了出来,惊到了大宇武者。

    天空之王,鲲鹏老祖,竟然是男儿身,因为娘亲遭受男儿欺骗背叛,爱情不忠,也便是他之父亲,所以对天下的男子都绝望了,以此斩势,宣明和天下男儿势不两立。

    这实在疯狂,也实在可怜,也实在难以理解,不过不疯狂如何称为妖,不暴戾如何谓之魔,要知道鲲妖老祖的成名史就是血杀道。

    他们中有些人,隐隐想到过大宇部落流传着鲲鹏老祖得事迹,当年的他,确实是半人半妖,父为人,母为妖,结合所生为人道和妖道不容,一路崛起之路,屠戮了太多之人才踏足极致。

    这要是他不曾说起,世人以为他生性如此,现在看来是遭到打击才心性剧变,而想必当年被父亲抛弃的鲲鹏母子,饱尝不少人间冷暖。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