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节仓促起变
作者:一剑落英   大宋桃花使最新章节     
    鲁枭阴沉沉的道:“那就,我们这些人中,谁在王大官人眼里最重要了。”

    完颜兀术呵呵一笑:“你们在我眼中,全都是一等一的重要,否则我也不会留你们四位在这里听琴了,崔姑娘的归属此时言之尚早,但我敢说,总会是你们四人中的一位,具体到是那一个人,就你们自已的表现了。”

    董仲孙道:“那为何不问问崔姑娘自已的意见?”

    完颜兀术回头看着他道:“看来董统领当真自信满满。”

    董仲孙答道:“非也,我们四人当中,以方公子最为年轻,而且一看我们三个都是粗人,只会暴殄天物,那里懂得什么怜香惜玉,看方公子身边美人,就知道方公子最会心疼佳人,方公子都不自信,我何来的自信满满?”

    他这个态度连完颜兀术都给搞迷糊了,不知他到底是何用意,完颜兀术只得道:“此事暂且不议,容后再说,崔姑娘又不着急非要马上找个男人。”

    董仲孙道:“崔姑娘貌美绝伦,世间人总是喜欢把红粉佳人和宝剑名刃相提并论,听说王大官人最近得了一把宝剑,名曰工布,不知是真是假。”

    完颜兀术含笑道:“这个你从哪里听来的,这消息倒是不假。”

    董仲孙道:“我是个粗俗之人,平日时只关心这些名剑宝器,不知王大官人能否将此剑请出,让我也开开眼界。”

    完颜兀术道:“这个容易。”他当即向手下人低语几句,手下人走了出去,过不多时,捧出一个长长的木匣子来。

    完颜兀术向董仲孙道:“这就是工布剑了,董统领请。”

    董仲孙让捧剑之人把剑放在桌面上,小心的打开剑匣,里面有一柄三尺青锋宝剑,董仲孙向完颜兀术看看,完颜兀术向他点了点头,董仲孙从木匣中取出宝剑,伸手拨了一下,剑却拨不出鞘,他微微一怔,握着剑把扭了一下,宝剑马上从鞘中跳出一寸来。

    董仲孙缓缓的把这工布剑从鞘中完全抽出,举到面前细细看了,又用手指甲试了试剑刃锋利程度,赞道:“好剑,当真是好剑。”

    完颜兀术道:“董统领若是真心喜爱,我就忍痛割爱相赠给你了。“

    董仲孙马上喜悦道:“当真?”

    完颜兀术笑了道:“一把利器而已,这个我还是肯舍得。”

    董仲孙忙道:“王大官人可不能后悔啊,也不知这宝剑是否够锋利,好想马上试上一试。”

    完颜兀术道:“你想怎么试?”

    董仲孙道:“想试斩一下就可,王大官人,这剑身上铸造的文字是西夏文还是契丹大字,我有些看不懂,你给讲解一下。”

    完颜兀术一愣:“剑身有字?我怎么不知道。”

    董仲孙捧着剑走了过来:“王大官人请看。”他走近完颜兀术,欲要把这工布剑交到完颜兀术手中给他瞧瞧,完颜兀术伸手去接,董仲孙突然持了剑柄,一剑向完颜兀术身侧的王衍先生刺了过去,这一下变起仓促,他突然发难,谁也没想到他刚刚还和完颜兀术谈笑风生着,准备把手中宝剑递到完颜兀术手中,却忽然转头攻向王衍。

    这王衍一个晚上没说过话,只是坐在完颜兀术身侧喝酒吃菜,宝剑突然向他刺来,他想要躲开已经迟了,眼见他就要被刺穿胸膛而死,完颜兀术冷静沉着向董仲孙持剑的肩膀拍了一掌,这一掌虽然没能将董仲孙掌中宝剑击落,但也把剑的去势方向滑了少许,他一剑正中王衍的肩窝,顿时鲜血崩出,溅了他半个衣衫,董仲孙抽出来再刺,准备补上一剑,完颜兀术第二掌跟着就到,一掌击在他的肘下,董仲孙立时就了出去,砸坏了鲁枭面前的桌子,鲁枭急忙跳开数步。

    这一下场面突然大乱,方进石赶紧站了起来,李宝纵身向前一横,已挡在方进石他们一众人面前,完颜兀术手下假扮店伙计的武士听到动静,一齐涌了进来。

    完颜兀术喝道:“保护王爷。”众武士们有的拥在王衍身前,有的向了董仲孙奔了过来,董仲孙眼见再去刺杀王衍已经无希望,提剑向了门口冲去,两名武士挡在他的面前,董仲孙挥剑斩去,两人举刀相格,却给他一剑削掉刀头,这工布宝剑当真是削铁如泥的利器,两名武士愣神之际,董仲孙一剑一个将二人刺死,他哈哈大笑,已经奔到崔念奴身前,在她腰间一挟,崔念奴想要挣脱,却给他力大拖着大步向了门外,门口有人想要阻拦,又给他一剑刺死,他挟着崔念奴单手持剑,勇猛的冲了出去。

    此时外面已是晚上,加上此事太过于让人意料不到,竟然给他杀出这会宾楼,胁迫着崔念奴逃走而去,庭院之中人都面面相觑无言以对,方进石一手握着薛翎的手,一手握着李师师的手,安慰她们道:“别怕,别怕。”

    完颜兀术让人给王衍治伤,好言前去安慰,王衍面无惊色,坐在那里让手下人给把手臂包扎起来,神色淡然道:“区区小伤,又算的了什么,还是捉拿刺客要紧。”

    这个自不必说,完颜兀术的手下早就追了出去,辛兴宗和鲁枭站于墙边默然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方进石一众人站在那里,也不知如何是好,完颜兀术走到庭院中间道:“各位,出了这样的乱子,实在让人想不到,大家都先各自回去,我回头再找几位聊天喝茶。”

    辛兴宗抱拳道:“先告辞了。”说着抢先走了,鲁枭却是连告别的话都没说,直接转身走了,方进石向完颜兀术道:“王官人,我这也就告辞了。”

    完颜兀术道:“让方兄弟的几位女客们受惊了,回头我过去赔罪。”

    方进石道:“那倒不必了,告辞。”说完引着众人一起出了这会宾楼的庭院,出了大门施全和李宝去找了马车,登上两辆马车,方进石才稍稍放心。

    还是按来时的那样,方进石坐在赶车的位置上,和李宝一起赶车回去,走到锦线庄和方进石的那个大宅分岔路时,施全对方进石道:“今晚去布庄住吧,你那里人少地方又太大,怕是不安全。”

    方进石道:“这个不用顾虑,大哥大嫂忙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施全看他这么说,也不再多坚持,就和他告别,赶了马车回自家布庄,道上也没什么行人,冯婉就坐到前面和他并肩赶车,施全赶了一会儿,道:“我给你看个东西。”

    说着把王玉梅丢给自已的那个丝帕拿了出来,冯婉接过来看了问:“这是?”

    施全道:“这是王玉梅今天给我的,她约我明天下午见面呢。”

    冯婉把丝帕生气的塞到他的怀里道:“那你就好好打扮一下去吧。”

    施全道:“去见她有何意义,她如今都是秦夫人了,见面不过是徒增麻烦,我才不去呢,我给你看这个,就是没打算去。”

    冯婉道:“你若是打算去见她了,就不给我看这个,是么?”

    施全道:“要是连你都不相信我的为人,那……”

    冯婉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施全“那”了半天才道:“那我宁愿去寺里做个和尚算了。”

    冯婉推了他一把笑了道:“你又不会念经,吃的又多,哪个寺院会要你。”

    施全道:“所以了,和尚我是做不了的,只能天天忍着让你唠叨了。”他的这个话已是满是情义,冯婉很是满意,夺了他的马鞭,替他赶了几下。

    二人回到布庄中,下了马车,冯婉去到马车里取了引火之物,在家门外把这丝帕烧了,施全笑笑,才拥着她一起进门。

    李宝赶着马车将方进石送回到大宅,方进石和薛翎李师师下了马车,向李宝道:“太晚了,不如今晚别回去,就在我这里住下了。”

    李宝赶忙道:“明天一早还得去水师,就不在你这里住了。”

    方进石道:“那好吧,今天多谢你们帮了我大忙。”

    宝珠钻出马车,笑了道:“你还带我们去听了崔念奴的弹唱呢,何用谢我们。”

    方进石道:“过些天,我请你听别的抚琴高手的弹唱,绝不比崔念奴的技艺差。”

    宝珠道:“当真?”

    方进石拉了李师师到面前道:“你知道她是谁么?”

    宝珠摇了摇头,方进石道:“她就是京城又姝另外一个,飞将军李师师是也。”

    宝珠和李宝对看了一眼,她却没有过分的惊讶,然后道:“我早就猜到几分了,只是不敢相信,她怎么到了你这里。”

    方进石得意的道:“这个暂且不能告诉你,如今她是我的,让她弹个曲子,应该不难吧。”

    李师师乖巧的插话道:“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宝珠道:“好吧,我下次专门过来听听。”

    送走了李宝和宝珠他们,方进石和薛翎李师师一起回去,到了要分开走的岔路,薛翎道:“我回去了。”说着就向后面的院子走去。

    方进石拦住她道:“我想了想,这里太大了,你一个人住在后面实在让人放心不下,不如都住前面吧。”

    薛翎赶紧道:“我才不要呢。”

    方进石道:“你又不听话了是么。”

    薛翎道:“不是……都住在前面,那多不好。”

    方进石道:“你在外间地上铺上席子睡觉,将就对付一晚,明天想想办法,一起到布庄去,哎,有些后悔没听大哥的话。”

    薛翎沉默不语,方进石拉了她的手道:“走吧。”

    薛翎无法,只好跟着他到了前面的正房去住,她自去找了席子铺到正房外间的地上,李师师看到了道:“还是我在这里睡吧。”

    方进石道:“你身体太弱,就去里面床上睡吧。”他去到席子上躺了下来,向薛翎道:“今晚我陪你好好说说话。”薛翎本来一心的委屈不满,却给他这个话一下子冲消掉了。

    李师师道:“那我怎么沐浴?”

    方进石皱眉道:“这都很晚了,明天一大早再沐浴吧。”

    李师师道:“好吧。”她转身去了后面的里间卧房,薛翎看她走开,对方进石小声道:“她好像不太高兴。”

    方进石道:“没事,她没那么小气的,我也总是不能什么都依着她,宠着她,冷落了你,我也会心痛的。”

    薛翎一笑,方进石道:“快些过来躺在我身边,我和你说说话。”

    薛翎听话的坐在他身边的席子上,脱了自已鞋子,道:“要不要把灯熄了。”

    方进石道:“肯定要熄了。”

    薛翎赤了足去到桌前,吹熄了火烛,她走回来躺在方进石身侧,方进石去搂了她,刚要说点贴心的话,外面有个声音低声道:“方公子,方公子。”接连喊了两声。

    方进石吃了一惊,赶紧坐起来细听了听道:“是谁?”

    外面那人道:“是我,董仲孙。”

    方进石更是吃惊,想了想,既然这董仲孙已经找到这里来了,躲是躲不掉了,也不知他跑到这里来找,是什么意图,方进石答道:“董统领稍候。”

    他起身来拉了薛翎的手走到内室,推开门去,李师师还点了灯,她也听到外面的声音了,方进石把薛翎带到内室中,对两女道:“你们呆在里面不看。”

    李师师道:“小心点。”

    方进石点点头,走到外面,本想找个武器防身,但想想自已的这点能耐在董仲孙面前实在没什么用,他在桌前重新点了灯火,拉开门去走了出来,只见院子的月光下,董仲孙站在当院中,他看方进石出来,抱拳道:“方公子,实在对不住了,深夜来访,还翻了你家院墙进来,莫怪莫怪。”

    方进石站在门口处也不走过去道:“不知董统领这个时候前来,有何指教。”

    董仲孙道:“想请方公子暂且替我收留一个人几天。”

    方进石道:“收留谁?”

    董仲孙转过身去,把藏在他身后的一个黑布口袋拿到面前,解开扎口,打开口袋,里面是一个口里塞了破布的年轻女子,她就是那个被董仲孙胁迫掳走的崔念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