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亲手打死你
作者:重生医妃   元卿凌最新章节     
    宇文皓闻得他身上有一股子的血腥味道,心里微微一沉。

    惠鼎侯行动自若,应该无伤。那么,是谁的血腥味?

    那丑女人。莫非已经惨遭不测?

    念及此,他心思顿急,道“王今日调动京兆府兵马前来调查王妃失踪一案。还请侯爷配合。”

    惠鼎侯慢慢地收回锐利的眸光,哼了一声。“王爷好大的官威。既然是来查案的,侯断没有不配合的道理,但是。若在侯府不出来。侯就得在皇上面前,参你一。”

    言词之间。尽是威胁,这威胁,又哪里止参一这么简单?

    宇文皓连下两道命令。“参军,汤阳。你们带人入府查,记住,要看清楚是否有暗室,地道。得清清楚楚。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

    “徐一。你带人着前后门,调查结束之前,不许任何人出府。”

    “是!”

    军士行动迅速,已经分开几路了进去。

    惠鼎侯和宇文皓依旧在原地对峙,但是,宇文皓心里已经觉得不妥,没来的时候那种笃定。

    他带着京兆府的府兵而来,惠鼎侯最终是会配合的,但是,绝不会配合得这么彻底,莫非,元卿凌已经被处理了?

    惠鼎侯见他露出忐忑之色,冷冷一笑,面容狰狞,眸光阴森,“王爷,若不出来,你只管等着。”

    宇文皓不语,眸色也十分阴沉。

    从惠鼎侯的眼光中,他嗅出了阴谋的气息。

    要么,是徐一上当了,他没有掳走元卿凌。

    要么,是他掳走了元卿凌,但是没有带回侯府。

    不管是哪一样,今天他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

    感情用事,没有调查清楚。

    可没有时间可以调查,假如丑女人真的落在他的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他只能赌这一把,就当是还了元卿凌的救命之恩,虽然他一直都不愿意承认。

    “知晓侯为什么一直针对你吗?”惠鼎侯极尽讥讽之能事,扬唇冷笑,掩盖眸子里的残毒冷狠。

    宇文皓略显浮躁,“王一直想知道,请侯爷不吝赐教。”

    惠鼎侯竖起尾指,嘲讽地道“因为侯看不起你,你除了武功好一些,心思筹谋都不行,固执冷傲,不听军令,不尊帅长,偏生皇上有心让你建功立业,你便借此一路扶摇而上,若非你有一个皇帝老子,今日岂配在这里与侯话?”

    宇文皓笑了,“怪你命不好,没有摊上一位皇帝老子。”

    惠鼎侯张狂一笑,道“是吗?兴许有皇帝老子也不见得管用,今日你一样栽在侯的手里,侯要打得你彻底没有翻身之力。”

    他神情无比倨傲自得,眼底却有着更疯狂的执恨,盯着宇文皓,几乎要把宇文皓彻底焚烧。

    宇文皓神情平静,但是内心却焦虑万分。

    怕在侯府找不到元卿凌,也怕找到她,因为如果找到她,只怕她……

    他竟有一种不敢想的恐惧。

    府兵逐一回来禀报“王爷,正厅过,没发现。”

    “王爷,后院过,没发现。”

    “王爷,府中各处勘察过,发现暗房,但是没发现王妃。”

    宇文皓的心慢慢地沉下去,他抬头看了惠鼎侯一眼,惠鼎侯冷傲得意地笑着。

    汤阳快步走来,禀报道“王爷,在后院耳房那边发现一所厢房,里头满是刑具。”

    他一扬手,便见几名府兵抬着那些刑具走过来,放在宇文皓的面前。

    宇文皓看到那些刑具上很多都布满了血迹。

    惠鼎侯冷冷地道“怎么?侯的刑具房也要吗?”

    “不知道侯爷要刑具房何用?”宇文皓慢慢地问道。

    “惩处不安分的下人,王爷大可以参侯一,便侯私设刑具房,对下人残暴。”惠鼎侯哼道。

    汤阳显得很着急,今日基能查的地方都查过了,真没发现王妃的踪迹。

    徐一这子到底看没看清楚啊?若是闹了乌龙,可就是大祸事了。

    参军也回来了,道“王爷,除了一所关着恶犬的院子,全府遍。”

    “恶犬?”宇文皓眸色一闪。

    惠鼎侯懒洋洋地道“谁都知道侯养了二十余条恶犬看家护院,王爷若认为侯会把王妃藏在里头,尽管进去一下,只是,恶犬无性,若出了什么事,别怪侯没事先提醒。”

    “王爷,只剩下这院子没了。”汤阳道“不如,让属下带人进去看看。”

    宇文皓沉吟了一下,道“王亲自去。”

    汤阳的武功还行,但是轻功没他好,若是恶犬得令追逐撕咬,他逃不出去。

    汤阳一急,“王爷,危险。”

    “不妨,”宇文皓淡淡地看了惠鼎侯一眼,“王若在侯府出事,侯爷也会过意不去。”

    担待不起,他始终是亲王。

    惠鼎侯只是冷冷地笑着,阳光从树梢里穿透下来投在他的脸上,斑驳阴沉。

    “侯有言在先,王爷若因此废了一条胳膊,或者废了一条腿,可就怪不得侯了。”

    “无妨!”宇文皓沉狠地看着他,“这条命没丢就好,但凡还剩一口气,都必定会记得侯爷恩典。”

    “王爷,属下陪你进去。”汤阳道。

    “属下也陪王爷进去。”参军也上前道。

    宇文皓压手,“你们跟着去,但是不必进院子里头。”

    他看着惠鼎侯,“烦请带路。”

    “乐意!”惠鼎侯竟躬身。

    惠鼎侯的心腹见此,露出了残毒的笑意。

    这些恶犬,迟早得杀,若今日伤了楚王,杀了恶犬再向皇上请罪,皇上也不能跟畜生置气,而侯府的交代也够了。

    而那些恶犬因着追逐撕咬主子,圈回来之后便是一顿毒打,打得狂性正起,若见了敌人,只需要一个手势,便可叫恶犬群起攻之。

    一行人往恶犬的院子而去。

    远远地,便听到了疯狂的狗吠声,声浪袭人,一声高过一声,震耳欲聋。

    大门是关闭着的,但是,那疯狂的狗吠声仿佛要从里头爆破而出一般。

    宇文皓硬着头皮,他曾从狗嘴里救回自己的命根,对狗从此便有了恐惧的心理,今日若不是没办法,他绝不会进去。

    元卿凌,你最好还活着。

    王要亲手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