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不听话的太上皇
作者:重生医妃   元卿凌最新章节     
    派出汤阳之后,宇文皓便开始部署,当晚几乎到了凌晨才回府,元卿凌早就睡过去了。

    他沐浴之后,蹑手蹑脚地睡觉,着元卿凌沉稳的睡颜,他忍住要亲一口的冲动,躺在她的身侧。

    他睡不着。

    心里觉得很灰沉,父皇的做法,让他很难过。

    他不在乎太子之位,他只在乎他的态度。

    那一场刺杀,他差点丢了性命不说,还反被诬陷是他买凶自伤。

    如今逍遥公找到了证据,父皇竟然不闻不问,置之不理。

    这些年,他心里只有朝廷,只有父皇,不争夺功劳,不争夺恩宠,只想尽心为朝廷半点实事,为父皇分忧,可如今的结果,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心头除了灰沉,还有悲愤。

    这一次寻纪王的错处,其实说白了忍不了这份不公平。

    侧身着元卿凌纯净的睡颜,他心里暗自叹气,也许父皇这样做,是有他的用意,但是如果自己一直不争夺,他们母子日后只怕也得跟着受委屈。s11();

    心中,便暗暗笃定了起来。

    翌日一早,元卿凌起床之前,他又出去了。

    元卿凌今日要入宫去,所以,在宇文皓出门没多久,喜嬷嬷便来喊她起床了。

    元卿凌摸着身边早已经冷了的被褥,“王爷昨晚没回来吗?”

    喜嬷嬷扶着她起来,伺候衣裳,“回来得很晚,一大早又出去了。”

    “这么早啊。”元卿凌其实昨晚是想等他的,但是一直犯困,想着先眯一下下,却睡死

    了过去。

    “是啊,王爷这两天似乎很忙。”喜嬷嬷为她整理好衣裳,绿芽便端着热水进来了。

    漱口梳头之后,元卿凌吃了点早饭,阿四已经命人准备好马车,她随时可以出发了。

    元卿凌心情也不太好,为老五憋屈。

    她其实也没想到皇上会这样做的,同样是儿子,实在是太偏心了点。

    她更想不明白的是,纪王已经露了狼子野心,皇上素来精明,为何却瞧不见呢?

    元卿凌入宫之后,先去给太后请安,太后少不了是要问一番的,元卿凌都报了平安,太后才放心。

    从太后宫中出来,元卿凌直接就去了乾坤殿。

    远远地,就闻到一股子烟味从院子里传出来。

    这种大叶烟叶,味道特别呛,她进了宫门,便见三人坐在廊前的石阶上,一人一个大烟袋,叭滋叭滋地抽着,那叫一个烟雾萦绕。

    叫元卿凌吃惊的是这三人,太上皇居中坐着,身边是逍遥公和褚首辅,而这三人的坐姿都……很不雅,竖起一条腿抖动着,就跟个市井糙汉似的,而且,除了烟味,还有一大股子的酒气,这才一大早啊,就喝上了?

    这算怎么回事?乾坤殿老古惑仔吗?

    常公公见她来了,连忙迎上来,“王妃,您来了,这里抽着烟叶呢,您赶紧入殿去歇着。”

    元卿凌哦了一声,却还是上前先见了礼,“参见太上皇!”

    然后对着褚首辅和逍遥公福身。

    太上皇连忙放下烟袋,对

    褚首辅和逍遥公也道:“不许抽了,不许抽了,别熏着孤的重孙子。”

    二位爷放下了烟袋,叫常公公拿

    走。

    太上皇对元卿凌道:“坐!”

    元卿凌瞧了瞧,也没椅子凳子的,坐哪里?

    不过,常公公马上就命人搬来一张椅子,摆放在院子里,但是如果元卿凌坐下来,则高于太上皇,她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不该坐。

    心里头嘀咕,他们三个人怎么会聚到一块去的?

    褚首辅起身告退了,他脚步有些虚浮,走过来的时候了喜嬷嬷一眼,然后一个踉跄,“不小心”撞到了喜嬷嬷,说了句对不起,施施然地走了。

    元卿凌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揉了一下眼睛怕自己错了,方才那个做出中二举动的真是褚首辅吗?是不是人有相似?是孪生兄弟吧?

    太上皇有些心虚,“沾了半口。”

    印象中的褚首辅,沉肃,严峻,不苟言笑,甚至有些凶恶。

    ;

    “难得咱仨聚一块,褚老头许久都没来陪孤喝过了,一时兴致高,多喝几杯也是情有可原的。”太上皇摇摇晃晃地进去了。

    “您这血压高出多少您知道吗?您心率不齐,知道吗?”元卿凌声音扬高。

    “您这脸色可不像是沾了半口,倒像是喝了半斤。”元卿凌戳穿他。

    逍遥公站起来说要去解手,他倒是步履沉稳,一点醉意都没有的样子。

    皱得更厉害了,无奈地道:“老爷子,您知道您的病是不能沾酒的吧?”

    刚好,逍遥公回到门口,听了元卿凌的话,他走进来问道,“什么血压高了?什么心率不齐?王妃你说什么?”

    元卿凌怒了,回头对常公公道:“公公,这乾坤殿以后严禁藏酒,一滴都不

    褚首辅有结党营私独霸朝政之嫌,如今又像个没事人似的来跟太上皇吃酒,论当年情意,是否很虚假?

    元卿凌眉头

    他站起来,身子一阵摇晃,常公公急忙扶着他,“哟,您真是喝多了。”

    元卿凌定了定神,走过去皱着眉头对太上皇道:“喝酒?喝多少了?”

    酒喝多了,心率有些不正常,药箱里有血压计,一量,竟高出了许多。

    元卿凌觉得心脏有点受到打击,她戒备了这么久的褚家大当家,竟然会做出这样幼稚的举动来。

    逍遥公扑哧一声笑了,“半斤?你太小人了。”

    元卿凌取出药箱进入殿中,为太上皇检查身体。

    还有逍遥公,她本以为逍遥公已经不管朝政,可他却追查宇文皓被刺杀一事。

    太上皇慢悠悠地道:“御医说每天喝一口,活血行气,孤好久都不喝了,把每天的一小口攥在今日喝。”

    她向喜嬷嬷,喜嬷嬷垂着眼睛,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脸颊却飞了一片红霞,竟有种老来俏的风韵。

    朝中这些老人,真不容易透,一个比一个老狐狸。

    所以,是一起扛过枪的战友咯?

    元卿凌有些气急败坏,不过也先问了问身边的喜嬷嬷,“他们三个,往日里十分要好吗?”

    “嗯,太上皇登基之前,他们是好友,跟王爷和顾司静言大人一样,太上皇登基之后,曾有御驾亲征鲜卑,他们二人陪同去的。”喜嬷嬷解释道。

    太上皇摆手,“你就是大惊小怪,偶尔喝一顿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