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小地方的小算盘总是敲得很响
作者:非玩家角色   贼人休走最新章节     
    门外的爆竹声声。

    门内的堂中,半截吐出了嘴里的瓜子皮,应该是沉默了一会儿,他将自己手里的瓜子放在了桌上,拍了拍手掌笑着说道。

    “这里不能算是你的家吗?”

    李驷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做出回答。

    半截仙抬了抬眉头,似乎是表示能够理解,然后又将手放在了两腿上撑着,自言自语道。

    “其实对于我来说,眼下住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毕竟总是想着过去的事,就没有把办法珍惜眼前的东西了。而且掌柜的他们这么照顾你,你却还把他们当外人看,你不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吗?”

    “我也没有把他们当外人······”李驷该是有些无奈地缓缓答道。

    “那算什么,普通的朋友吗?”半截仙笑着回过了头来,深深地看了一眼李驷,出了一口气说道。

    “人这种东西啊,只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就是要相互支撑着走下去的存在了。”

    李驷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半截仙却已经从桌边站起了身,抖了抖衣摆。

    “我要去外面找他们了,你呢?”

    “我······”李驷张了张自己的嘴巴,最后却又重新将之闭了起来。

    半截仙耸了一下肩膀,没有逼迫李驷做什么,而是转身走向了门外。

    这时,小荷却突然从门边探出了头来,对着李驷笑着招手喊道。

    “驷哥,出来一起放爆竹吧,可热闹了。”

    李驷愣一下,半截仙也适时地停下了脚步,转过了头来看着李驷,带着一点笑意,侧了侧自己的脑袋。

    门外,张素素等人也回头看了过来,奇怪老人抱着手臂站在那里,老罗还端着一本书,郝大有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小曹对着李驷吐了吐自己的舌头。

    他们似乎都在等着李驷出去,在灯火映照的街道里,在略显暖黄的光影中,那些人影相互错落着。

    李驷看着他们,终是失声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起身走了上去。

    “来了。”

    ······

    当最后的一声爆竹声隐没,这唐国的年,便也算是过去了。各家各户都一边清扫着门前狼藉的街道,一边与邻里街坊拜访问候着,脸上带着还没有掩去的笑容。

    和田守给奇怪老人打点起了人偶,学习怎么保养人偶,这成了他除了学习唐话之外的新课程。顺带的,奇怪老人还教给了他一些操控和制作人偶的知识。

    李驷又开始了每日忙碌,摆置桌椅,招呼客人,做了几个月的跑堂,他对于这些事也算是熟能生巧了。

    小曹最近是算着日子过的,听她说那个城里的捕头应该是快要回来了。看着她那花痴的模样,谁都拿她没办法。

    小荷在年夜过后的第二天就已经修炼出了内气。这个速度并不算快,但是考虑到他过完年就已经十四岁了,能够在一个两个月的时间里修炼出内气,也已经算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情了。李驷教了他下一句的心法口诀,叫他熟练了之后,再来找自己询问后续的内容。

    这一边,新年过后的众人都显得有一些忙碌。

    而另一边,一艘长船却是又航行在了返回和本的路上。

    自从在明州城遭逢了那些人偶之后,那些有幸逃出来的“武士”也已经变得半疯半癫,他们躲过了官府的追捕,回到长船,并让船员们立刻带他们回到和本。

    船员们好奇,问他们怎么了,他们只说,他们遇到了鬼怪。那些鬼怪中有嘴巴开裂的女人,有枯瘦的老者,有张着八只手的蜘蛛男。

    听他们说得玄乎,船员们也就不再问了,反正他们只是被劫持来此的,武士老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呗,他们只管做事就行了。

    于是长船又开回了和本,路上因为食物紧缺,有好几次,他们都以为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但谁知道,最终他们还是在和本靠了岸。

    可也就是在他们靠岸的下一刻,一群真正的武士就已经冲上船只,握着刀剑将他们给团团围住。

    和本国并不大,贵族船只被劫持的这种事件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得到处都是,根本隐瞒不了多久。

    所以在长船靠岸的时候,前来抓捕的武士就已经等在岸边了。

    所有参与了劫持船只的人都被武士抓获,拉到了贵族老爷的面前审问。

    经过了一些简单的审讯,贵族们就知道了他们劫持船只的目的是去唐国打劫,获取黄金。

    得知了此事,贵族们都大笑了起来,只道这些人真是蠢笨,怪不得只能做下等人。

    唐国岂是这么好打劫的,就算只是最偏远的城市,也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可以侵犯的。

    可随后,突然有一个贵族不再笑了。

    其余的人问他怎么了,那个贵族皱着眉头,提出了一个想法。

    最近,唐国愿意教他们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可事实上,他们还有很多想要从唐国获取的技术。但是无论他们怎么请求,那些唐国的官员对于一些要紧的技术都闭口不提。

    这无疑让他们既着急又恼火,如果不能获得那些用于发展的技术,和本国就永远只能做一个下等国,他们不甘心如此,所以必须寻求改变。

    而眼前的这一些蠢人,却正好给了那个贵族一些启示。

    既然他们并不能通过正当的手段像唐国学习那些技术,那不如,就去抢吧。

    其余的贵族听着他的话,顿时吓得脸色苍白,直道他是疯了,难道不怕唐国的报复吗?

    那个贵族笑了一下,转而说道,他又不是说要用他们的名义去抢,他的意思是可以用这些盗匪的名义去抢。

    由和本国的贵族们派出各自的武士,假扮成盗匪去劫掠唐国的黄金和技术。如果唐国问责起来,他们就说是自己监管不力,使得国内的强盗流窜了出去,再随便处决几个人,便算是给唐国一个交代了。

    可强盗这种事情是永远也管不完的,他们可以随时再派新的人手过去,只要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唐国就永远也管不到。

    当那个贵族说完了自己的计划,在场的和本国贵族们都沉默了下来。

    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是一个很可行的计划。同样的,也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利益。

    他们,有些心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