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最后的拼图
作者:1大智1   无限之我是轮回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六章

    拉姆斯无法理解眼前的一切。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不是已经离开了这里吗?臭老救了我,还有四名属下。我们逃到了临冬城外。我杀掉了其他人,然后独自一人离开。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还是在这个该死的囚笼中?一时间拉姆斯只感觉脑海中混乱无比,甚至有些分辨不清昨晚的一切究竟是梦,还是真实的。

    而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只见萨珊带着几名侍卫走了进来。她脸上带着一种拉姆斯曾经常常会有的似笑非笑的表情。

    “感觉如何,我亲爱的丈夫?”

    拉姆斯艰难的抬起头,只见萨珊正在戏谑的看着他。那一瞬间他也终于明白了,一切都是真的也是假的。真的是说,昨晚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那并不是自己的梦境。而假的这意味着,那些真实只不过是一场名为绝望的戏剧。

    就好像当初他戏耍臭老一样。之前的一切,也是一次完完整整的戏剧。为的就是给他一个希望,然后在彻底的摧毁他。唯一让拉姆斯感觉不解的是,他明明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杀掉了所有的同行者,但是为什么还是没有摆脱追捕。

    “那几个人,席恩,都是你的人?这样看来席恩也没有死吧?”

    萨珊脸上的表情微微抽搐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变得平静了下来。

    “不,恰恰相反。他们都是你的人。真正忠于你的人。如果你不杀掉他们,其实还是很有希望的。因为你们的速度有些超出想象,跟上你们的人手其实不多。但是你实在是太过于小心了。你杀了他们,同时也断绝了自己真正逃生的可能性。”

    “你……”拉姆斯疯狂的咆哮。“这不是真的,只是你为了让我后悔而编撰的。”

    “是不是真的心中早就有了判断。不过是不是真的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的一幕肯定是真的。”

    萨珊轻轻的拍拍手,只见拉姆斯房间的侧门被打开了,四只猎犬走了进来。跟之前的一样,他们双眼通红,显然经历了某种特殊的调教。与此同时,拉姆斯手上的锁链被打开了。跟之前的那一次一模一样。拉姆斯在一次面对自己的噩梦。

    “好好享受吧,这次刚刚开始。”萨珊轻轻的笑了一下,然后带人转身离开了。

    只不过这一次的萨珊没有回去消息,而是来到了一个崭新的墓碑面前。

    时间回到几天前,萨珊再一次掌握临冬城。席恩毫无疑问的变成了阶下囚。萨珊痛恨他的懦弱与无能,痛恨他的背叛。席恩被关进了监狱。

    然而让萨珊没有想到的是,席恩主动提出了见萨珊,告诉他,他有一个办法可以报复拉姆斯。然后席恩像她讲述了拉姆斯对他所做的一切。而这时候的萨珊才明白了,对方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变得如此的颓废。

    “拉姆斯那种人,心如铁血。除了肉体上的伤害,你很难在精神上伤害他。因为他除了自己,没有任何在乎的事情。所幸他之前已经示范了,如何从精神层面彻底的摧毁一个人。我要将他对我所做的一切,全部还回去。”

    席恩跟萨珊一起制定了那个报复计划。计划中,他们已经猜到了拉姆斯离开临冬城之后,可能会杀掉席恩。所以他们请了许晴帮忙,让她施展一个简单的幻术,让拉姆斯,或者他的属下认为已经杀掉了席恩。

    然而在最后的关头,席恩却没有选择那样做。他选择了死去,让整个计划变得更加的逼真。这也是那名侍卫剑上鲜血的来源。幻术并不能够制造鲜血。那名侍卫也是真的拉姆斯的人。

    当萨珊知道席恩真的死去的时候,愣了很久。但是她最终只是长舒了一口气。她对席恩的感情非常复杂。从小,她就不喜欢这个有些油滑的哥哥。更别说还不是亲哥哥。而后他背叛了史塔克家族,这一度让萨珊恨之入骨。

    再后来,她被拉姆斯虐待,席恩曾经是她唯一的希望。但是对方毫不留情的出卖了她。如果不是刘青在一旁指点,萨珊感觉自己可能已经崩溃了。

    再往后,当她知道席恩决定要报复拉姆斯的时候,她就已经感觉到了某些东西。她无法想象,拉姆斯究竟给席恩造成了多么巨大的伤害。但是当席恩决定去死的时候,她突然间明白了。有些伤害可能比死更可怕。

    席恩或许早就死了,但是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能够让自己死的稍有价值的机会。然后自己给了他这个机会。当她得知席恩死后,她突然间感觉自己不再痛恨他了。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受害者。都是曾经被痛苦淹没,而苦苦挣扎的人。唯一不同的是,她最终爬出来了。但是席恩却没有。

    萨珊在墓碑前静静的站了良久。最后她轻轻的说了一句:“我原谅你了。”

    ……………….

    刘青离开了临冬城。在众多的领主重新宣誓效忠之后,她就离开了临冬城。然后她直接坐上了一艘船,前往了海对岸,弥林。

    在陆启明预定的,对抗异鬼的人类军团中。还差最后一个势力,也就是龙母的军队。但是这个时间段的龙母,其实还没有彻底的掌控弥林。更没有聚集自己完整的军团(特斯拉克的骑兵,无垢者,次子团等等)。所以,陆启明需要一个人前去帮忙。他需要丹妮莉丝能够尽快的稳定弥林的局面,然后提前回归大陆。

    这个时代的航海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但是船只的速度,还是远远无法跟后市相比。只靠风力的船只,想要度过海峡,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内,刘青已经彻底的成为了这艘船的主人。

    原因很简单。她这次的行动是带了几个新人来的。这些新人在这个世界几乎派不上丝毫的用处。即便是有几个熟知剧情的。但是在陆启明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面前,也变得毫无意义。所以,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只能以刘青,以及许晴的侍从身份出现,四处的混日子。

    不过总是让他们这么厮混也不是办法,所以刘青这一次带上了三个新人。两男一女,让他们尝试处理一些琐事。而他们这些现代人,在那些海商看起来,可谓是男的俊女的俏。简直就是奴隶的极佳人选。

    这些海商基本上都是平时做生意,有机会就客串海盗。向来都没有什么底线。当晚这些人就动手了。于是毫无疑问,他们人数骤减。要不是为了船只的顺利运行,刘青当晚就把他们全部都杀了。

    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海商航行。众人终于来到了弥林。

    弥林的面积远远不如七国。但是这里的繁华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奴隶文化盛行的弥林,劳动力极为低下。这使得这里的建筑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各种巨型的金子塔建筑,比比皆是。全部是使用巨石建造,防御能力在这个世界堪称无解。

    同时,因为弥林是一座商城。世界各地的无数商人都会在这里交易。各种不同的文化在这里交融,展现出了一副远远比七国更加繁荣的景象。其实按照陆启明的看法,弥林这边比七国要好的多。

    不管是气候,经济,文化,基础建设,甚至是卫生层面,都要高出一个档次。如果他是龙母的话,一定就带在这里不回去了。但是丹妮莉丝对于铁王座有着异乎寻常的执著,所以非回去不可。

    三名新人也被眼前繁华的港口震撼到了。但是刘青可不会放任他们三人在这里逛街。

    “好了,现在我给你们一个任务。自己想办法进入丹妮莉丝的的势力。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谁能够做到这一点,就能够在接下来的大战中得到庇护。否则的话,就准备自生自灭吧。”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适应,三名新人都已经适应了自己身处一个影视剧世界的事实。跟着某个势力混的想法,也是已经在脑海中徘徊良久了。这一次正是他们大展身手的时候。”

    不过三人中还是有明白人的。其中一个戴眼镜的男子说道:“我知道这是对我们的一种考验。但是作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新人,我们还是需要一些基础的帮助的。这个地方看似繁华,但是实际上确实奴隶制之下的一种虚假。我们这种外人在这个地方根本活不过一天的。”

    “总算还有个明白人。”刘青随手扔给他了一个钱袋,里面有上百枚金龙。

    “这算是你们的启动资金。这些钱能够让你们在这里活的很滋润。但是也有可能让你们横尸街头,所以谨慎行事。”说道这里,刘青转身离去。几名新人还想追她,但是一转眼对方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个时间段,在这片大陆上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刚刚到来。那就是整个故事中唯一的良心人物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老太监将他带到这边,希望他能够帮助丹妮莉丝完成复国大业。

    但是这时候的提利昂正在一个颓废期。被自己的父亲,爱人背叛,而后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离开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乡。所有的一切都让提利昂变得麻木。他不想做任何事情,只想用醉酒麻醉自己。最后死在醉梦中。

    他跟丹妮莉丝的相遇也是命途多舛。原本就要相遇,结果被乔拉爵士绑架。两人又是一番冒险,最终阴差阳错的遇到了丹妮莉丝。

    想要接近丹妮莉丝,其实有很多中办法。以刘青现在的实力,即便是晚上偷偷的进入王宫,坐到丹妮莉丝的床头,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她终究不是陆启明,有着在这个世界近战无敌的压制性力量。

    这种行为一个操作不好,可能会让丹妮莉丝对她产生芥蒂。自己就很难真正影响到对方了。要知道丹妮莉丝可不是萨珊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她此时已经掌权一段时间了,绝对是三言两语就能够忽悠的。

    不多时间,刘青来到了最近的一座角斗场。角斗是这座城市最大的娱乐项目。整座城市中有大大小小的角斗场超过五十家。其中还分为不同的级别。新人角斗士,需要从最低级的角斗场一层层的往上打。直到最后,进入城中心的终极角斗场。

    到时候整个城市的所有奴隶主都会前往观看。他们甚至会买下自己看好的角斗士,作为自己的侍卫,或者打手。这也是脱离奴隶的一个途径。那些最顶级的角斗士,往往能够受到相当不错的待遇。就算是脱不了奴籍,待遇上也会好上很多。

    许多自由佣兵,或者走投无路的剑客,往往会主动进入角斗场,希望能够被某个大人物看重,从而得到一份前程。

    而今天,这座小小的角斗场迎来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局面。一名女武士主动要求成为自由角斗士。

    在这座城市,女角斗士不是没有。但是那大多数都是被贩卖的奴隶,或者参加一些特殊的女性决斗。而主动要求成为角斗士的女武士,从来没有出现过。毕竟决斗场上都是一些为了活命,为了虔诚无所不用其极之辈。而且为了调动观众的情绪,就算是发生某些打斗之外的情节,也不会有人叫停的。所以,基本上不可能有女武士主动干这行的。

    “你们听到了吗?这小妞想要做脚斗士?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在决斗场上,可是不能用弓箭的。”对方看到了她身后的弓箭,误以为是个想要捡便宜的弓手。然而回应他的是一只洁白,但是有力的右手。

    身高只要一米七多一点的刘青,轻而易举的用一只手,举起了眼前这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壮汉。然后在其他几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往他身后的墙上狠狠的一砸。

    碰的一声,一些黄白之物飞溅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