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英雄要救美
作者:墨池苦丁   我是打脸大魔王最新章节     
    这一天,秦江正在大厅里晃悠,突然看见冬楼管事李恒,站在千金楼门外,跟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叙谈着什么。 网

    仔细一看,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竟然是秦江以前的邻居张屠夫。

    一见到张屠夫,秦江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苏怜儿那张柔柔怯怯的脸。

    自从上次秦江收拾了张屠夫一家之后,秦江就没有再见到苏怜儿哭泣过,脸上也没有再出现过伤痕,可见张屠夫一家确实是被他的武力震慑住了。

    苏怜儿因此对秦江极其感激,有一次张家人外出,苏怜儿还特意登门道过谢,只是当时秦江没在,是罗双双接待的她。

    秦江回家后罗双双还将苏怜儿大为改善的处境向秦江叙述了一番。

    秦江听了大为放心,心中便不再惦记这件事儿。

    后来,兄妹俩搬了家,秦江又忙于冰魄寒玉的事儿,就将这些抛诸脑后了。

    此刻陡然在千金楼门前见到张屠夫,秦江心里立刻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在这种感觉的驱使下,秦江下意识地朝着二人靠近了一些,慢慢竖起了耳朵。

    只听张屠夫道:“表哥,事情怎么样啦,这都过去这么多天了,咋一点信儿都没有。”

    李恒笑道:“你看你还急上了,也不差这几天吧?那小媳妇儿在你家里,难道就把你给吃穷了?我看她成天干活,赚的比她吃的还多呢。”

    张屠夫苦着脸道:“哪是什么吃穷了,实在是这苏怜儿天生就是个狐狸精啊!表哥你是不知道,咱家老二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成天哭着嚷着要娶她,可她又不愿意。可把我们俩口子给闹腾的不行。”

    “当今朝廷本就鼓励寡妇守节,我们无权无势的,倒也不敢用强,更何况是在叔嫂之间,若是用强,更是有悖人伦,朝廷对这种事儿是绝不容忍的,若是败露了,少不得落个杀头的罪名。35xs”

    “所以我跟老二他娘一核计,与其留着这么一个祸害,闹得我们家宅不宁,倒不如早点将她送走,这一来可以绝了老二的心思,二来嘛还能换来一大笔银子,一举两得。”

    李恒点头道:“那倒也是,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家那媳妇儿倒真是叫人眼馋呐,那模样儿,那身段儿,啧啧啧,恐怕是个男人都会喜欢,也怪不得你家老二非得要她。要不是她立志守节,我都想花点银子,把她弄回家里好好怜惜一番呢。”

    张屠夫附和道:“谁说不是呢,只是可惜呀,若是没有一点权势,就这么用强的话,轻易也压不住这个违背朝廷的事儿,看来这狐媚子啊,天生就是给那些达官贵人准备的,咱们是无福消受咯。”

    李恒道:“无福消受有什么打紧,只要你找对了人!拿她换一笔可以让你终生富贵的财富,到时候岂不更加逍遥快活?”

    张屠夫谄笑点头道:“可不是嘛,只是我一个杀猪匠,没有这方面门道儿啊,哪像表哥你,在这千金楼里当管事,迎来送往的,都是些身份显赫之人,所以我才托到表哥你这儿,帮我寻摸寻摸嘛,到时候事情若是成了,可不敢短了表哥的好处,说不得我还得请表哥在这千金楼里喝一顿痛快的花酒呢。”

    “嘁!瞧把你能的。”李恒笑着调侃道:“你有那胆子吗?还喝花酒?就不怕你家里那只母老虎用你的杀猪刀把你那话儿给剁了?”

    张屠夫陪着笑脸道:“我那婆娘爱财如命,只要表哥帮了我们这大忙,到时候银子在手,她哪里还会说什么?再说了,这喝花酒,自然是男人间的秘密,哪会跟她提?”

    李恒笑道:“哈哈哈。行行行,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放心,这事儿前几天我已经跟齐公子提过了,他是很有兴趣的。他爹是康山城里数得上号的富商,价钱一定给得起的。你呀,就等着发财吧。”

    张屠夫一听,一张老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菊花,眼里放着金光道:“是吗?那敢情好啊!嗨呀,多谢表哥,多谢表哥啦,到时候事情若是成了,一定忘不了你那份好处!”

    李恒笑道:“好说好说,都是自家兄弟,客气什么?你在这里等着吧,我先去跟齐公子再通报一声,他如果今天愿意跟你谈,我再出来喊你。35xs”

    “好好好。”张屠夫一叠声答应,“有劳表哥啦!”

    李恒点点头,转身进了千金楼。

    秦江听得暗暗心惊:没想到这张屠夫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居然要强行将苏怜儿卖给达官贵人,从中捞取银钱,这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人贩子啊?

    以苏怜儿的性子,她哪里会肯?说不得到时候还会闹出人命来!

    不行,我得想办法救救这个可怜的女人,只是要怎么个救法呢?

    秦江正思索着,李恒又已经走了出来,向张屠夫道:“齐公子让你进去叙话。待会可得放机灵点,可不能说错话冲撞了齐公子。”

    “我理会的,我理会的,我尽量……”张屠夫有些心虚的说道,活了这一把年纪,他还没有当面和这些高高在上的公子哥说过话呢。

    “什么尽量啊。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李恒没好气地说道:“齐公子也是一张嘴巴两只眼睛,又不吃人,有什么好怕的?他问你什么,你答什么就行了,实话实说。”

    张屠夫连忙答应道:“好好好。”

    “跟我来吧。”李恒招招手,转身走进了千金楼里。

    张屠夫一见,赶紧夹着腚跟了上去。

    秦江心里没谱,也远远地跟着。

    见李恒和张屠夫进了“芍药”房间,关上了门,这才快步走到“芍药”房间门口。

    背靠着门梁,双手抱胸,做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耳朵却悄悄贴近了窗户。

    只听张恒的声音道:“这位就是齐公子,你自己向齐公子说吧。”

    张屠夫谄媚的声音道:“齐公子好,小人给您老人家磕头了。”

    接着就听到几声咚咚咚的闷响,想必那张屠夫真的给齐浩磕了头。

    “起来吧。”齐浩懒洋洋的声音道:“听说你家有个儿媳妇,如今是个孀居的小妇人,想要卖与本公子,是吗?”

    张屠夫道:“是是是,公子爷。”

    齐浩问道:“模样怎么样啊?”

    “回公子爷的话,水灵着呢,柔柔怯怯的,包管公子爷看了喜欢得不得了。”

    “哦?真有那么好?比我怀中这位美人儿如何?”

    “这……依小的看,容貌身段是差不多的。不过,我那儿媳妇可还是完璧之身,从这一点来看,小的认为我的儿媳妇要胜上一筹。”

    “胡说,都是你儿媳妇了,怎么可能还是完璧之身?你戏耍本公子不成?”

    “没有没有,小人哪里敢戏耍公子爷……”张屠夫的声音有些慌张,“公子爷有所不知。那苏怜儿虽是我儿媳妇,可是我那可怜的大儿子却没福气,嫁过来当天,他就去世了。两人还未及圆房呢,要不是她不同意嫁给我二儿子,我也不会想着将她卖了。公子爷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先验了她的身子,再给小人付钱。”

    张屠夫只说是苏怜儿嫁过来当天,自己儿子去世了,却不敢说成是苏怜儿克死了自己的儿子,怕齐浩因此忌讳,白白错失了发财机会。

    “这么说来,你倒是有点诚意。苏怜儿……苏怜儿……名字倒是挺让人爱怜的,就是不知道身子是不是也那么让人爱怜。”

    “一定不会让公子爷失望的,公子爷要是不放心,小的现在就带公子爷上门去看看。”

    “现在?你当本公子跟你一样闲吗?没看到本公子这里正忙着吗?你先回去吧。明天上午,我来看看,如果满意我就买了。至于价钱嘛,到时候验了货再说吧,先给你说好,如果模样不入我的眼,我可不要。”

    “是是是,当然得入了公子爷法眼才行。那就明天上午,小的在家里恭候公子爷大驾。”

    “下去吧。”

    “是是是……”

    门内脚步声响起,秦江赶紧直起身来,抬脚往其他方向走去。

    心里却在急急转着念头:要如何才能救下那个可怜的苏怜儿呢?

    再把齐浩和张屠夫打一顿,用暴力保护苏怜儿?

    这办法虽然立竿见影,却也治标不治本。

    只要苏怜儿还在张家,那么这样的事情还是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他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运,恰好能够听到他们的密谋。

    那将苏怜儿强行带离张家呢?

    这样做虽然治标治本,却又违背了律法,因为苏怜儿是张屠夫家的儿媳妇,他没有任何权力将别人家的儿媳妇带走,他如果这样做的话,张屠夫铁定会反咬他一口,告他个通奸诱拐之罪,到时候事情反而会更麻烦!

    又或者将张屠夫和齐浩告上官府,说他们违背妇女意志贩卖妇女,让他们吃几年牢饭?

    这方法在后世或许可行,在现今这个社会却是行不通的,先不说妇女地位低下,社会律法不完善,单就这证据就不好搜集,总不能红口白牙随便说吧。如果非要等到既成事实,那苏怜儿恐怕已经清白不保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这方法奏效了,张屠夫因此有了牢狱之灾,张家人对苏怜儿岂不是更加变本加厉?

    那究竟要怎么做呢?

    怎么做才能一劳永逸,让苏怜儿跳出火坑,获得新生呢?

    秦江边走边思索,短短的时间里已经否定了好几个方案。

    忽然,他双眼一亮,一拍脑门:对呀,可以这么办呀!秦江啊秦江,平时都是用拳头解决问题,这要用脑子的时候,才发现脑子都快要生锈了,看来以后还得多磨一磨啊。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