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她手上的那块表来头不小
作者:首席暖妻很深情   顾西冽宋青葵最新章节     
    宋青葵的眼眶蓦然就红了,酸涩顿时直冲了上来,不是悲伤,也不是怀念,而是被人忽然问询,问到心里的……柔软。

    大多数时候,人都是这样的,独自一人的时候仿佛可以忍受所有的苦难和悲痛。

    可是,只要有人,有那么一个人,随便询问你一句。

    你辛苦吗?你痛吗?你是不是很难过?

    顿时,所有压抑着的那些心情都会决堤……

    宋青葵终于抬起手,紧紧回抱着段清和,如同他给予她的力气一般。

    她只是,想要在此刻,抱一抱他。

    无关爱情。

    只是想要,抱一抱眼前这个让人心底无比温暖的人。

    她终于说出了藏在心底无数年的话语,对着段清和,就在段清和的耳旁说道:“他不知道,不知道有过一个孩子,只有你知道……只有你知道,我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

    这个被潜藏在心底数年的秘密,她背负着数年,只有段清和知道,还有她自己。

    段清和听到了宋青葵在耳旁的低语,那双桃花眼眸里的瞳孔骤然紧缩,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很复杂。

    惊异有之,奇怪有之,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满足。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沉默流转着,只有彼此的拥抱。

    良久后,忽然有人敲了敲门,打断了这个拥抱和沉默。

    宋青葵连忙放开段清和,段清和也没再紧紧箍着她,也跟着从善如流的松开了手。

    宋青葵从床边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脸上的表情,耳垂后知后觉的起了一些红晕。

    “进来。”段清和眉宇间不愉快极了。

    陆燃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段清和脸上的神色,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脸上立马堆着笑说道:“那不是什么……我可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哈,是医生让你去做检查了。”

    段清和冷哼了一声,不说话,只是掀开了被子。

    陆燃急忙上前,将一边的轮椅推到他面前,然后对着宋青葵说道:“青葵啊,你看,要不你先去外面等一会儿,我估摸着咱们家清和憋得慌,得去放个水啥的……”

    段清和瞪了陆燃一眼,“就你话多,你闭嘴吧。”

    宋青葵拎着纸袋,点头应了一声好,便匆匆走出了房间。

    病房门关上以后,段清和才是轻声对着陆燃说道,“谢谢了。”

    陆燃不说话,只是将段清和从床上抱到了轮椅上,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是将他给弄规矩。

    陆燃给他穿上拖鞋,裤子都整理好了,这才缓缓将他推出了病房。

    原来,哪里是需要什么上厕所,不过是推托之词。只是双腿不良于行的段清和被人搬到轮椅上的模样太过难看,陆燃才特意支开了宋青葵。

    他太了解段清和了,再示弱,再耍心计,但总归是想在宋青葵面前不毁形象的。

    出病房前,段清和又是说了一句,“兄弟,谢谢了。”

    陆燃挠了一下自己的头,“你这干嘛啊,搞得我一个大老爷们都有些害臊了,这可一点都不像你啊。”

    段清和无声的笑了一下,扯了扯遮盖着自己双腿的毛毯,“快走吧,就你话多。”

    病房门口,宋青葵正等着,走廊上几个男人不敢大声说话,只是拿眼睛有意无意的悄悄瞟着宋青葵。

    “这就是咱段大少爷的心头肉?”

    “是啊,肯定是,你没瞧见连咱陆哥都跟着捧吗?哎哟,专门去给她端热牛奶,那架势……啧啧……”

    “哪家千金啊?怎么以前没见过啊?”

    “谁知道哪家的,指不定还是个啥灰姑娘呢,被咱段大少爷看上了,一飞冲天呗。”

    “胡说八道什么啊,你没看她手上的表啊,那是什么表知道吗?连段大少爷自己都没买到,全球限量版,很贵的,一千一百万呢……”

    “嘁,一千一百万也还好嘛,你什么时候这么小家子气了。”

    “不是人民、币,是美元……”

    “哦,当我没说过话,我闭嘴了。”

    “……”

    宋青葵对那些窃窃私语充耳不闻,或者说,根本就没那个心思理会。

    她站在门口,细细的高跟鞋,小腿绷得笔直,很优美的身形,但也有些僵硬,她最近的笑容越来越少了。

    自从顾安去世,顾西冽回来以后。

    病房的门打开了,陆燃将段清和推了出来,走廊上的几个男人便是一窝蜂的围上去,你一言我一语,无非就是对段清和嘘寒问暖,倒是将宋青葵一下挤到了外面。

    段清和不耐的皱起了眉,陆燃挥手推开面前围着的人,“起开,起开,围着干什么。”

    他朝着宋青葵招手,“青葵,来,你推段清和去检查吧,就在三楼,医生等着呢。”

    “好。”宋青葵上前来,推着段清和往电梯口走去。

    等两人进了电梯后,一旁的王双全才是问着陆燃,“那真的是嫂子?”

    陆燃推了王双全脑袋一下,“要不就说你们没眼力见呢,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告诉你们啊,以后见到咱们家青葵客气点,别把那些外面的习惯带到人家面前去,不然清和不高兴,你们可就遭殃了。”

    王双全咂摸了一下嘴,“这样啊,那嫂子是啥来头啊?”

    陆燃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有些困扰的模样。对啊,宋青葵啥来头啊,他好像也不知道啊?

    段清和从来没说过,他也没问过,久而久之完全忘了这茬事儿了。

    王双全看着陆燃一脸纠结的表情,顿时瞪着眼道:“陆哥,不会吧,你也不知道啊?”

    陆燃有些挂不住脸,“你怎么像个娘们似的,叽叽歪歪就知道八卦,我才不像你这么闲,脑子一有空就想对人家的事情刨根问底。”

    王双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小声道:“我这不是好奇嘛,刚刚福哥说了,咱们那嫂子的手上戴着的表可是全球限量版的,连咱段哥都没有呢。”

    陆燃有些诧异了,吊着眼梢看向钱小福,“真的?”

    钱小福耸了耸肩膀,“真的,之前段清和专门托我去国外定,我去晚了一步没有定到,为了这个事儿,段哥看着我差点没把眼白给翻出来。”

    他颇有些无辜的模样,“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

    陆燃这下眼里有些玩味儿了,“这样啊,看来咱们家小青葵身价颇丰啊,不如……”

    几人对视了一眼,彼此忽然相视一笑。

    钱小福接过话茬,“不如探探底。”

    王双全拍了一下手,“好。”

    宋青葵完全不知道,自己手腕上的这块表让自己忽然成了别人眼中的香饽饽,她此刻正推着段清和去往三楼的检查室。

    一路间,只有轮椅咕噜划过地板的声响,微小的,吱呀吱呀的声响。

    忽然,有高跟鞋的声音咚咚咚的跑上来,“青葵……”

    宋青葵循声望去,段知鱼一脸的汗水,眼眸里满是焦急,“青葵,快走,我妈……我妈来了。”

    段清和微微眯起了眼,“知鱼,来了就来了,你让青葵走什么走……”

    段知鱼眼神飘忽着,东看西看,就是不敢看段清和,满满心虚,有些惊慌失措的模样。

    宋青葵也有些疑惑,“知鱼,怎么了?”

    段知鱼烦躁的叹了一口气,“是我,我不小心说漏嘴了,说你被撞断腿的事情可能跟青葵有关。”

    “你一天天喝醉酒了吗?胡说什么!”段清和一脸铁青,是真的怒了,要是他能站起来,说不定给段知鱼一巴掌都有可能。

    段知鱼被他的声音给吓得一怔,反射性的往后退了两步,“我……我不是故意的。”

    段清和没空理会段知鱼的话语,而是回头有些担心的望着宋青葵,“青葵,别乱想,没有的事情,是我生意上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宋青葵呆呆的回望着段清和,脸色白得跟纸一样,又单薄又脆弱。

    她像是在看着段清和,又像是在看虚空不知名的地方,一时间丧失了言语。

    段清和虽然安慰着她,呵斥着段知鱼,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是真的啊,段知鱼说的是真的。

    段清和的腿确实跟她有关系,顾西冽在她面前亲口承认的。

    段清和见宋青葵脸色不对,顿时越发不待见段知鱼了,“滚滚滚,你赶快给我滚,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

    段知鱼有些急了,“不是,现在不是我滚不滚的问题,妈来了,她马上就上来了,赶快让青葵走吧,你也知道咱妈的火爆性子……”

    段知鱼的话语还没说完,身后忽然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段知鱼,在外人面前随意评论长辈,还是你的亲妈。请问,你的教养去哪里了?被狗吃了吗?”

    段知鱼脸一僵,顿时讪笑着回头,“妈,你来了啊,哈哈哈……口误,我只是口误。”

    她尴尬的说着话,脸上的假笑僵硬的不能再僵硬了,眼里满是忐忑。

    随着她的转身,宋青葵这才看清楚段清和母亲的样貌,这个以一己之力撑起段家事业的人——段芝丽。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