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你知道我最恨你什么吗?
作者:首席暖妻很深情   顾西冽宋青葵最新章节     
    “你在想谁?”顾西冽眸光——

    择人欲噬。

    仿佛已经将宋青葵连皮带骨吞了下去,啃得‘咔咔’作响。

    宋青葵想要挣扎着起来,却被顾西冽死死的,大力的摁着,肩膀都有钝痛之感。

    不知是谁主动的——

    或许是顾西冽,或许是宋青葵。

    没有人回答问题,也没有人再追究问题。

    两人吻在了一起。

    阖眼,微眯,气息交缠。

    “阿冽……”

    手臂柔弱无骨,像是藤蔓,缠绕上肩,白皙的手指在纯黑的羊绒毛衣上——

    猛然一抓!

    指甲泛起了粉嫩的红,纯极了,艳极了。

    有欲,有贪,有嗔……

    在喘息的间隙,顾西冽咬着宋青葵的耳垂,轻声道:“阿葵,我们生个孩子吧。”

    他的声音太低沉了,低沉得让人都迷惑了,富有磁性,喑哑又性感,诱惑得宋青葵连眼睛都不想睁开。

    只想用手臂将他的肩膀缠得紧一些,更紧一些。

    “好。”

    不知是谁答应了,是风答应了,是日落答应了,是小葵花答应了……

    顾西冽全身都像是滚了岩浆,筋骨在跳跃,血液都在沸腾,他俯身咬着宋青葵衣摆的一角,一点一点往上掀。

    手指摩挲到腰后,一点一点,终于是摸到了那个微微凸起的纹路,那个印记。

    小篆字体的刺青,轻轻描绘着,属于他的印记。

    越发兴奋了!

    腰身轻轻在晃动,纤细的柳枝儿在他眼下晃,他抑制不住的低下头想要亲一亲,亲一亲这可爱的柳枝儿。

    可是就在俯身的一刹那,他听到她说了一句——

    “七猎场赢得那块地,还给段清和。”

    所有的旖旎,缠绕瞬间消散,顾西冽就像兜头被人泼了一桶冷水,在这寒冬的日落下——

    浑身发凉!

    “你刚刚说什么?”

    顾西冽趴俯的身躯瞬间挺直,脸上错愕的表情都来不及收回。

    还带着一丝希冀,希冀他是听错了。

    宋青葵就这么躺在柔软的床铺上,发丝铺陈,凌乱又慵懒。

    她躺在他的身下,面容平静,又说了一次,“七猎场,你们额外的赌局不是赢了一块地吗?把那块地还给段清和。”

    “凭什么?!”顾西冽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从牙齿缝里蹦出三个字。

    宋青葵仿佛没有感受到他的怒气一般,只陈述着:“如果不是我上台,光凭鹿泽生是赢不了红鹰的,你们也赢不了那块地。”

    她的声音很轻,很平,一点都不抖。

    唇很红,不是粉嫩的红,而是被反复侵占过后的嫣红,像初春墙角下第一朵盛开的蔷薇,美得惊心动魄。

    可是,此时此刻,在顾西冽的眼中,这一抹张张合合的红,却像——

    淬了毒!

    毒得人肠穿肚烂。

    顾西冽忽然不想再看了,越看心就越揪得紧。

    太憋了,憋得呼吸都难受。

    他移开眸光,从床铺上下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再顺手扯了一下自己的毛衣领,这才觉得好过了些。

    “谁告诉你这件事的?”他开口问道。

    外围赌局的事情,除了双方知情者,其他人应该是不知道的。

    宋青葵此刻也坐起了身,她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发丝和衣衫,整个人都有种从容不迫的意味。

    顾西冽喝了一口水,忽而想到了什么,眉头皱了起来,“是季卿?”

    这个名字甫一出口,他心里头那个怒气瞬间就飙到了顶点。

    “宋青葵,你到底背着我招惹了多少个男人?什么段清和、鹿泽生,现在连季卿都成了你裙下臣啊!呵,你别的本事不行,招惹男人的本事倒是不小!”

    挑起的眼尾带着满满的讽刺,顾西冽的手掌将水杯都捏得咔咔作响。

    宋青葵也不怵他,反而下巴一扬,跟着讽刺回去,“哪能有你厉害,这一回来还能带个孩子回来,指不定在美国参加了多少个乱七八糟的轰趴了,你回国做体检没?赶明儿个记得给我一份体检报告,有什么病我也好预防着。”

    “宋青葵!你找死!”顾西冽把水杯往床头柜上重重一放,上前一把将宋青葵从床上抓了起来。

    ‘嘭’的一声响——

    宋青葵被顾西冽压至墙角,脊背重重撞上,震得她一阵晕眩。

    顾西冽的眼眸紧紧攥着她,暗沉又压抑,“宋青葵。”

    他叫了一声。

    随后,一字一顿说道:“你知道我最恨你什么吗?”

    宋青葵听到‘恨’这个字眼,心脏狠狠抖了一下,蓦然刺痛。

    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说‘恨’。

    原来,他竟……真是恨她的。

    脸颊雪白,白到近乎透明,她无法回话,只能沉默。

    “我最恨你对我的不信任,六年前是,现在也是!宋青葵,你的心真的是石头做的吗?!我捂了这么多年就是捂不热,就是换不来你的信任!”

    顾西冽眼眸红了,本来墨色翻涌的凤眸,在这句话落地后——

    竟是红了。

    殷红的,几欲落泪前的挣扎。

    “宋青葵,我跪着求你。雨这么大,我跪在那里求你,我跪了一天一夜,我求你不要分手,不要离开我,不要……不理我。”

    顾西冽的话语一顿,深喘了一口气。

    “结果呢,你连头也没回。后来我被绑架了,我快死了,我一遍一遍拨你的电话,你不接,你不接啊!!!我以为我真的要死了,我就想在死之前再听一听你的声音,这难道也不行吗?!宋青葵,你真的太心狠了,你让我恨不得杀了你,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他吼了出来,是一种低沉的吼,喉咙破损的,带着嘶哑的吼。

    宋青葵手指轻动,她想要抬起来摸一摸他的脸颊,可是却怎么也抬不起来,重逾千斤,无法动弹。

    顾西冽的眼眸更红了,赤红的,带着愤怒和怨恨。

    眼里好像有水光,又好像没有。

    愤怒的吼声过后,房间里又回归了安静,只剩下了轻喘,愤怒过后的轻喘。

    “你为什么就是不说呢?为什么就是什么都不说呢?”

    安静的空间里,只有顾西冽反复的喃喃自语。

    日落的光晕渐渐消散,天黑了。

    从窗隙里溜进来的风都带着让人颤抖的阴冷,让宋青葵都无端打了个寒颤。

    蓦地,顾西冽放开了宋青葵,声音变得又轻又飘忽。

    “我给过你太多机会,你却一直装傻充愣。宋青葵,随便你吧。既然你不想说任何事,从始至终也无法信任我,那以后任何事都不要再向我解释了,我不想听,也不会再听了。”

    宋青葵的瞳孔骤然紧缩,“我……”

    “嘘……”顾西冽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要再开口了,从现在开始,你—宋青葵,已经失去了我顾西冽所有的信任。既然你不信任我,那从现在开始,我也不会再给予你我的信任。”

    “宋青葵,你好自为之吧。”

    他换好衣服,摔门而出。

    大厅里的红木钟开始敲响。

    铛铛铛……

    七点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