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既宁静,又热烈
作者:首席暖妻很深情   顾西冽宋青葵最新章节     
    徐京墨说事儿的时候腔调十足,抑扬顿挫,不下结论,只反问。

    反问句,最是咄咄逼人,也最是让人没有了反驳的立场。

    宋青葵齿根轻咬,低头问向鹿泽生,“泽生,为什么要录像?”

    鹿泽生只睁着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她,不言不语,静默的像一株黄昏后的树。

    徐京墨吊着眼,冷笑,“这是跟人装哑巴呢,怎么?嗓子坏了?被我喂毒药了?毒哑了?”

    他扶了扶自己金丝边框的眼镜,眼镜架上垂着的链条轻轻晃悠着,总归是不屑的味道。

    宋青葵不为难鹿泽生,也无意于去追根究底。

    她来的目的就是要把人带回去,管它什么原因,都是无关紧要的。

    “说吧,要怎么才能放人?”

    她就这么跪坐在地上,仰着下巴朝着徐京墨撂话。

    虽说他站,她坐,一高一矮,视线极度不平等,但是气势确实一点也没有落下。

    宋青葵也不想站起来,她不想……也不能把鹿泽生一个人扔在地上。

    仿佛他是任人践踏的蝼蚁,是淤泥,所有人都能鄙夷他。

    她说话间,将鹿泽生的身体抱得很紧,她能感受到鹿泽生的虚弱,因此心里也越发焦躁起来。

    “开个条件吧。”宋青葵又是追加了一句。

    徐京墨略微一挑眉,颇有些兴味儿,“你?跟我谈条件?”

    无声的笑,看着很开怀,皮相不差,看着倒是又俊又野,就在大家都以为他会顺着话茬往下谈条件的时候,他却猛然收住了笑,脸色一沉,唇齿间吐出鄙薄的几个字——

    “凭什么!”

    徐京墨从鼻腔里哼出了一丝不屑,“我徐京墨从来不跟女人谈条件。”

    助理李永军又跟着捧场笑了起来,如同高俅高太尉一般拍马溜须就来了——

    “我们老板是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人,平日里想见我老板的人能从办公楼排到西班牙,你又算哪根不得了的葱,轮得到来跟我老板谈条件了,未免也太可笑了。”

    他犹记得递名片被夏音离怒斥的耻辱,火上浇油道:“模样长得挺好,若是想跟着我们老板,倒也不是不可能,老板,您说是吧?唉,有些人就是不知好歹,递上的高枝她不飞,非要等后悔了才来攀,啧啧啧……”

    徐京墨仿佛这才想起来什么似的,也跟着咂摸了一下,“唔,是不错,你吃灌汤包的模样倒是挺让人有食欲的,改天要不再吃一次给我看看……”

    “老徐!”

    眼见徐京墨越说越离谱,嘴上没个门把了,陆燃忙出声阻止。

    说话间,下意识又看了段清和一眼。

    段清和坐在牌桌边,红色绒布的桌面上还散落着几张扑克和筹码,发牌的荷官早已悄悄离场,他的视线一直攥着宋青葵——

    既宁静,又热烈。

    可是宋青葵,却始终没有看过他一眼。

    除了初初望到的那一眼,竟然再也没有望过来一眼。

    她在拒绝他,排斥他,甚至——

    厌恶他。

    徐京墨说了什么他根本没有听清,只隐隐心里沉落,落到了无法浮起来的深渊。

    他的小葵花……

    不对他笑了。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