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你哥哥是那么的可怕
作者:首席暖妻很深情   顾西冽宋青葵最新章节     
    两人都转头看去,段知鱼裹着一身羽绒服,戴着帽子和手套,可说是全副武装。

    “知鱼,你来啦。”宋青葵朝她招招手。

    段知鱼一坐下,就喋喋抱怨,“妈呀,今天真的是太冷了,估计明天就真要下雪了,我是真不想出门啊,要不是你们叫我,我是绝对不会离开我的小被窝的。我的床现在就是我的半条命啊。”

    她看了一眼夏音离,眼眸忽然圆睁,不敢置信道:“大姐,你这是在过夏天吗?超短裙是个什么鬼玩意儿?”

    话音落下,她又伸手去摸了一下夏音离的大腿,“天哪,你是真的连双袜子都没穿啊,啧啧,强还是你强,不愧是当年浅川一条街的扛把子。”

    夏音离下巴一抬,冷哼一声,“你以为像你啊,裹得跟个熊似的,把你36e的胸都给裹没了,怪不得老是被男人甩。”

    段知鱼咬着吸管叽里咕噜的喝了一大口,含糊不清的说道:“嘁,你这是嫉妒!快说快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不然这么冷的天,出门真的是要了我的命啊。”

    夏音离翻了个白眼,“我也没想叫你,是小葵花非要把你喊上一起出门。”

    段知鱼懒得再理她,“嘁,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和你斗嘴。”

    她喝了一大口热可可,让自己暖和了一瞬,这才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小声道:“赵小满给我打电话了。”

    “她?”夏音离脸色有些难看,“她给你打电话干什么?”

    段知鱼叹了口气,“不知道她从哪里知道我电话的,今天一早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过来,让我借她十万块钱。”

    宋青葵喝着焦糖玛奇朵,忽然觉得舌尖都泛着苦味儿。

    十八九岁的年纪,她在东城有三个最好的朋友。

    段知鱼、夏音离,还有……赵小满。

    她们是一个寝室的。

    但是大三的时候,赵小满却是被学校劝退了。

    她离开学校的那一天和其他三个人大吵了一架,尤其是宋青葵。

    确切的来说是她在吵,宋青葵单方面受着。

    她把宋青葵的电脑砸了,衣柜里的衣服也全部剪碎,歇斯底里的狂吼着——

    “凭什么你生来就过得好,我哪里比你差了,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好的家庭,我就总要矮你们一头,你一件衣服就是我们全家一个月的生活费,凭什么!凭什么啊!宋青葵,我恨你,最讨厌你,最恨你!”

    明明平日里是个性格温柔无比的女孩儿,却在那一天面目扭曲,状如疯妇。

    后来,她们便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段知鱼叹了口长气,“诶,你们别不说话啊,怪吓人的。我到底是借还是不借啊?我总觉得好多年都没联系,一联系就借钱好奇怪啊。”

    夏音离冷笑一声,“借什么,指不定人家觉得那钱就是你一个包的钱,看你蠢,就想让你当冤大头。”

    段知鱼大声反驳,“什么啊,我零花钱没多少的好不好,我哥把我的钱控制得可严了,买东西是刷他的副卡,但是现金是真的没多少的,我穷得连配送费五块的外卖都不敢点。”

    “那不就得了。”夏音离看了一眼宋青葵,便止住这个话题了,“好了,别说她了,没什么好说的,那么多年没联系过的人,跟陌生人差不多了,别去胡乱招惹事儿。”

    段知鱼撇撇嘴,“那你把我们叫出来干什么,这么冷的天。”

    夏音离朝着宋青葵努努嘴,“我想和小葵花商量婚礼的事情。”

    “什么?”

    “什么?”

    宋青葵和段知鱼两人同时不解发问。

    “谁要办婚礼啊?你吗?”段知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夏音离。

    夏音离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说你蠢你还真是蠢,我上哪里办婚礼去。我说的是小葵花,小葵花不是和她家那位已经领证了嘛,领了证就该办婚礼了啊,我是瞧着她还没通知我当伴娘,我就赶紧向她来预订一下,免得被其他人给抢走了。”

    段知鱼顿时有些尴尬,讪讪道:“伴娘……这个伴娘,虽然我很想当,但是我哥吧……你知道我哥那个人,要是我敢给青葵当伴娘,他肯定会把我逐出家门的。”

    夏音离点头表示理解,“我知道啊,所以我这不是没打算叫你出来嘛。”

    段知鱼闷闷不乐道:“我很想青葵当我嫂子,可惜没这个福气。”

    夏音离笑得灿烂,“我想小葵花也不是很想要你这样的小姑子,毕竟太蠢了。”

    “夏音离,你是不是非要拿话来刺我!”段知鱼有些火了。

    就在两人正不亦乐乎的斗嘴时,宋青葵开口了。

    她轻声道:“没有婚礼,也不打算举办婚礼。”

    夏音离皱着眉头,“怎么可能啊,冽哥肯定会给你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的,你的婚纱我都已经做好了,来,我给你看婚纱的图片,特别美,纯手工做得,用了好多绣娘才赶出来的,镶满了好多珍珠和钻石呢……”

    宋青葵唇角微扯了起来,似笑,但细看又有点苦味儿。

    她摇头道:“真的不会有的。”

    夏音离愣住了,“小葵花,你……”

    宋青葵无奈的笑了,“音离,你有话可以直说的,不用这样拐着弯来试探我,我明白你的意思。”

    夏音离顿时一张脸有些泛红,局促道:“不是,我没有要试探你,我只是……只是……”

    她言语有些卡壳,被戳穿心事的难堪让她有些下不来台,困窘无比。

    她喝了几口饮料,才是重新敛了神态,认真的看着宋青葵道:“对不起,我不该这样。我只是很奇怪,明明你们已经领证了,顾西冽也在发布会上说了自己是有家室的人,可是外面的消息却没有公布过顾西冽的太太到底是谁,甚至有些新闻周刊依然是把顾西冽划在单身范围之内的,你们这样……”

    她有些难以启齿,“好像你们领了证是件很见不得人的事情,隐婚得特别彻底一样。”

    宋青葵摇摇头,“不要担心,你知道我的性格的,我不喜欢其他不相干的人关注我的个人生活。”

    “可是……”

    “可是什么?”

    夏音离闭了闭眼,半晌后才是说道:“那个杜宁华,就是最近很火的一个娱乐圈小花,她的团队对外的通稿都是以顾西冽夫人自居的。”

    宋青葵微蹙了眉,随后搅了搅杯子里的焦糖玛奇朵,“反正是不相干的人,没关系,影响不到什么。”

    夏音离见宋青葵不为所动的样子,恨铁不成钢的一掌拍到了桌子上,“你怎么就是不懂呢,就是前些天在一个酒局上,我亲眼看到杜宁华跟着顾西冽进了酒店的。”

    “夏音离,你声音小点行不行。”段知鱼吼了一声。

    夏音离嘲讽道:“我声音要怎么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你那哥哥是一条心的,心里巴不得盼着宋青葵和顾西冽出问题呢。”

    “你……”段知鱼被气得呛咳了几声。

    “我有些困了,先回去了,明天我们再约吧。”宋青葵说完就拿起包走了出去。

    “诶,青葵……”夏音离喊了一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宋青葵的背影越走越远。

    宋青葵没有停下脚步,她看似走得稳,但是却步伐极快,像是临阵脱逃的小兵。

    身后段知鱼和夏音离还在斗嘴——

    “都怪你,无缘无故说这些干什么。”

    “你以为我想说,哪有人结婚不办婚礼的,顾西冽分明就是心里有鬼,凭什么要让我们家小葵花受委屈啊。”

    “你说得也对,要是我哥的话,一定会给青葵办一场世纪婚礼的。”

    “想得美,就你哥?你哥现在不是瘫了嘛,还有劲儿办婚礼啊?”

    “夏音离,老子跟你拼了!啊啊啊……”

    宋青葵推开门,风铃轻响,雨水带起的湿冷扑面而来,也隔绝了身后的一切闹腾。

    门外,一辆凯迪拉克已经等候多时。

    车窗摇下,露出段清和的脸,还有温柔的声音,“肚子饿了没,我带你去吃饭。”

    宋青葵撑着伞,雨滴落下的轻响充斥着耳间,她不经意的往后退了一步,“不用了,我不饿,知鱼在里面,我去叫她出来吧。”

    段清和轻声笑道,“我不是来找她的,我是专程来接你的。”

    宋青葵捏着伞柄的手紧了紧,嗓音有些哑,“清和,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段清和那双桃花眼眸里的笑意终究是渐渐湮没了下去。

    他静静的看着她,在这冬日里,桃花终于是坠了去。

    他说:“青葵,你在顾家这么多年怕吗?”

    没等宋青葵回答,他又径自说了下一句,“毕竟你哥哥是那么的可怕。”

    轰——

    天边惊雷响起,本就阴沉的天,越发的暗了。

    “什么哥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宋青葵脊背挺得笔直,声音不自觉的大了起来。

    段清和也不和她争论,只又问了一句,“要去吃饭吗?附近有家蟹黄小笼味道很好。”

    宋青葵沉默着,捏着伞柄的手骨节凸起,微微发白。

    一阵冷风刮过,玻璃房门口的凯迪拉克已经驶离,门口也没有了其他人影,只有风铃声依旧清脆……

    叮咚,叮咚。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