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9 恰逢其时(1)
作者:折月成酒   百步惊鸿最新章节     
    连鲤的眼前尽是无尽血色,耳膜轰鸣如鼓,口鼻血流如注。她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喉咙,只觉得狂涌的血液呛得涕泗横流,几乎要让她在下一刻窒息。

    为什么会这样?她心中惊恐无比,

    “元……咳……呜洛……”连鲤根本无法知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先前浑身冰凉,此时却周身滚烫,好似被置于火炽之中焚烤一般。

    她哀嚎着捂着眼,伸手试图抓住点什么,却抓空一把冰冷的空气,她恐惧着伸手,随即失去重心,从床上滚落了下来。缠在身上的被褥成了脚下无法挣脱的荆棘,暴走狂窜的血液冲着薄弱的耳膜嘶吼,连鲤痛苦地捂着双眼,无助地抬头哀嚎着,就像是濒死的野兽一般。

    她不知,自己此时的模样,像极了许久以前那个梦中在她脚底下万千无声哀嚎的孤魂。

    她听不见元香因惊慌而将食盘摔落在地的声音,感受不到有谁抓着自己的双肩双脚将自己抬起,迷迷糊糊之中甚至还觉得自己的身躯不停地往地下沦陷。

    “放松!别咬断了你自己的舌头!”那人在她耳边吼道,声音急迫而隐含担忧。然而连鲤的四肢依旧僵直颤抖着,脑海混乱不堪,直至口中一阵剧痛,隐约能感受到那人用力掐着两腮迫使她的口张开,塞入了防止她咬断舌头的压舌竹片。

    “还好,还没咬舌自尽。”那人吁了一叹,又转身骂道,“还不快来帮老子压着!老子要施针,别一个手抖扎得你家主子漏气了!”

    一脸惶恐的宫人们飞快踱着小碎步上前,连鲤挣扎的手脚被按住动弹不得,只是面上五官依旧血流不止,不知是泪水还是血水混杂成一片血色狰狞。

    她好似发狂的野兽,其余的宫人们听到动静蜂拥而入,个个神色慌张,人人眼中映射着对死亡的恐惧。

    “妈的,都给我滚出去!死花!赶紧过来!”那人施了数针,见无好转,又见宫人如一群见了狼便走不动的笨牛般心慌躁动,心中更是厌烦,连连破口大骂,挥手让王铁桥赶紧驱赶这些没用的下人走。

    王铁桥犹豫了一下,正与说话,视线却对上了自家师父暴躁的眼神。他不由得一个激灵,转身挥袖赶着宫人们离开这宫殿。床榻帘边,一五官清妖的年轻男子虚虚探手,从空中凝出一线红绳来。那红绳的一端在他掌心,另一端好似有了生命一般快速游走,紧紧缠绕住连鲤的四肢,虽看似纤细柔软,实则箍得连鲤动弹不得,却又不会因为蛮力挣扎而受到擦伤。

    “如何?”花锦南问道,递上一块湿热的毛巾。

    正埋首为连鲤施针的那人叹了一口气,回过头来,竟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小少年而已。五官清俊,两颊散着淡淡的几颗浅褐雀斑,他的眉头紧紧皱着,以往挂在嘴角边的痞气笑容此时也消失不见。

    “有些古怪。”周易接了他递上来的毛巾,胡乱地替连鲤抹了两下,擦去遮盖了她面容的血渍,露出了连鲤毫不起眼的黄瘦小脸来。只是此时那张小脸上狰狞扭曲,充满血丝的双眼恶狠狠地瞪着一脸淡然的周易。

    “不是你的药的原因?”花锦南又问道,索性伸手点晕了连鲤,又不知晓她何时醒来,想了想,索性也不将红线撤回。

    “原以为是的,但那日我开的方子只会让她心血倒流暴毙而亡,而不是像现在跟个疯狗似的。”周易喃喃回道,像是遇到了什么不明白的事一样,皱眉苦思。

    花锦南瞧着周易冥思苦想的模样,不由得冷笑道:“你倒是狠心,你这徒儿可不是那些个大街上捡来的孤儿,这样随随便便被毒死……”

    “谁说要她死了?那天来的人鬼鬼祟祟,我当然得下剂猛药,原想着若是没鬼也是做了件好事,若是有算计在内,回头那藏着的人还得哭爷爷告奶奶地来求老子救治,谁知道让你查来查去,这药最后竟到了她的口中……”周易的话头猛地一停,忽然恼怒道,“都这时候了还与我争辩不成?!”

    花锦南瞧着他恼羞成怒的模样,眼中划过一丝怪异的了然神色,竟也少见地不加反驳,只是视线轻飘飘地落在连鲤因奋力挣扎而衣裳滑落无遮无盖的肩头,瞳孔微微一缩。

    “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看什么东西!”周易发觉了他的异样,气不打一处来,立即破口大骂,顺便一掌拍向花锦南的后脑勺,却被对方轻轻松松躲开。

    花锦南轻松躲开后,也不看周易气鼓鼓的脸,只是将手中的红线稍稍一紧抬高,红唇微张,皓齿轻启,将那红线咬在口中,手却快速地探入被中,抚过连鲤的肩头,顺着那又渗出鲜血的纱带,一路向下探入被中,从她的手臂轻滑到了连鲤的指尖。

    “找到了。”花锦南淡淡说道,双指捏着连鲤的腕部,将她的整个儿右臂膀抬了出来。

    周易不明所以,花锦南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心中不知是何心绪掠过,面上不作它色,只是探出一手要将连鲤的衣袖挽上去,猛然间却听得背后有人怒喝一声“不许动!”

    花锦南心念一动,纤缠的红线瞬间化作空影消失无踪,还未待他回过头去看来人是谁,便见飞奔来的那人挥袖一落便将花锦南执着连鲤的那只手打落,如护着牛犊般将连鲤的身形挡在自己身后,复又喝道:“何人如此无礼放浪!谁准许你们进来的?!”

    周易与花锦南闻言都愣了愣,视线落在那闯进来的宫女身上,又是愣了愣。

    那宫女年约十六七岁,长得甚是好看,着一身梨花粉白宫裙,裙叶重叠轻盈,宛如盛世中静开的盈白睡莲,重重纯白荷瓣之中映着一张绝美的脸蛋儿,盈盈美目顾盼生辉,此时正含着怒火瞪着下边的两人。

    来人正是元香。

    周易举起双手示意投降道:“这位姑娘请放心,我俩不是坏人。”

    花锦南瞧着元香狐疑的眼色,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径直上前,指着那嬉皮笑脸的周易道:“这位是王铁桥王太医请来的高人,姑娘莫要耽搁了他诊治陛下的病,万一闹出什么意外可不好了。”

    元香仍不大相信,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面前这二人几眼,转身替着连鲤正要拉好衣裳掖好了被子,却被映入眼帘中的一张狰狞的脸吓愣了。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