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飞扬跋扈
作者:一月二十酒   红衣女修最新章节     
    水门的身影在空中微微一颤,就从半空之中落下,坠入在了身下的树林之中。

    落地后,他看着四周,面色开始阴沉,气定心神之后,运转着法诀,忽然眼中蓝芒大方。

    只见周身的一切都扭曲起来,一道道禁术之光赫然出现,有些凭借肉眼便可看见,而有些只能依靠神识感知。还有很多看不见的禁阵,在自己身边,包围着自己。

    “先是使用车轮战,对我进行消耗。而后利用禁阵制造幻境,将我引入这个满是禁术的禁阵之中,看来这个陷阱,壴雨你可真是处心积虑了……”

    对于壴雨此计水门明明知晓,虽有疑虑,可最终还是坠入壴雨所布的陷阱之中!

    身处禁阵之中,水门却是大喝一声,眼中战意十足,一副盛气凌人的气势。下一刻,身体一抖。十二道蓝色飞剑发出一声清鸣飞射而起。向着四周扫去的同时,水门单手一掐诀,十二道蓝色飞剑皆一颤之下,灵光大方,带着恐怖的气息呼啸而去。

    破空声,爆炸声忽然大起,无数蓝芒飞舞之下,水门身体周边的大树,全都被斩断。

    转眼间,一个数百丈的空地凭空出现了。

    做完这一切,水门身形一晃,蓦然出现在前方的一棵数丈高的树桩上,同时神色淡然的手指一点。

    蓝芒飞逝,十二道蓝色飞剑齐齐收回,环绕在自己身边,似护主一般。

    然而坐在紫霞峰山的壴雨,此时身前放着一副棋盘,手中端着一杯清茶。见此情景,面带冷笑,单手一掐诀,顿时水门身边霹雳声一响,无数纤细的金银电弧弹射而出,随之半空之上,雷电轰鸣。

    水门抬头往空中凝望,神情阴冷。冷哼一声,单手掐诀,身边十二道蓝色飞剑不停飞舞,欲与之抵挡。

    顷刻间,青木宗紫霞峰山下,雷鸣声轰起,电光闪烁了好一会儿。

    最后水景美等人站在远方,看到一身焦黑狼狈不堪的水门,倒在地面之上,身体一动不动。显然是无法抵挡壴雨禁阵的威力,被满天的雷电击的焦头烂额……

    然而壴雨此时坐在紫霞峰上,望着面前的棋盘,可心神却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水门那里。

    壴雨清楚自己的实力,自己之强,不在修为,不在法术神通。最强之处,在于禁术。若给自己足够的时间,任由自己布置禁术。即使是元婴期的修士,面对自己之时,也必定极为谨慎。禁阵之术,防不胜防!一旦落入其中,以壴雨的禁术造诣,非死即伤!

    早在先前与水门一战之后,壴雨便设计布下此局。

    先找来六世童子等人,许下承诺,幼惑他们出手,以便战胜水门。

    若是此计不成,便将其引来紫霞峰。诱他入禁,困之于此。

    这紫霞峰下的禁阵,都是壴雨耗费不少时光布置而成,其内威力绝不可与瞬间施展的禁术相比。

    威力之强,虽无法与当年禁仙谷内的第九禁相比,可也差之不远!

    并且在壴雨改动之下,这些禁阵之中,都无主杀之禁,而都是困敌之禁。若无意外,将水门困在紫霞峰下,十年半载,绝对不是问题。

    这水门要想出来,那得看壴雨的心情了……

    虽说壴雨布这样一局,实在有些过分,实在有些卑鄙!可这水门将自己打败,而且还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挑衅自己,以壴雨的性格,若是外人,她便直接出手杀了。

    可这水门,壴雨不会对其心生杀意,并且若有人想置水门于死地,壴雨会第一个站出来,保护他!

    可将其困个十年半载,已做反省,在壴雨看来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自己是一宗之祖!

    尽管此法有些卑鄙,可在壴雨看来,我就算卑鄙了,那也是光明正大的卑鄙!

    青木宗内,你奈我何!

    看着昏倒在紫霞峰下的水门,壴雨面容带笑,大声开口道。

    “跟本尊斗,你还嫩了点!哼……”

    此音传遍整个紫霞峰区域,倒地不起的水门自然是听不见,可在紫霞峰周围的水景美等人,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景美师姐,都如此多年过去了,大师姐这飞扬跋扈的性格,怎么还是没用变……”

    水铭记站在水景美等人的身旁,看着全身漆黑,被禁术之光包围的水门,略发感慨的说道。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赶紧闪人,不敢在此地多做逗留。

    本以为壴雨如今的身份,应该不会如此,先前的车轮战,如今的引入禁阵。这些都非一个宗门之祖应该做的事情,更何况,是对待自己的同门……

    想起壴雨早年青木宗大师姐的“威名”,众人这才发现。壴雨还是那个壴雨,当年青木宗的大师姐,还是那个大师姐。这飞扬跋扈,任性至极的性格,不会因为时间而改变……

    当众人走后,壴雨也陷入了沉思之中。经过水门一战,她更清楚了自己的实力。自己的秘术,最强、最犀利的便是“一字禁术”!

    此术胜在出其不意,让人防不胜防!可若有人了解自己此术,找到对抗之法,如水门一般,结果难料。

    想到此事,壴雨眼中精光一闪,身影消失,下一刻出现在百里之外。

    一路飞遁,一个半月之后,壴雨来到一个满是妖兽聚集之地。如今这里四周荒无人烟,一片寂寥。

    四下看去,壴雨长裙一摆,向前而去。当看见一个妖兽之后,她的眼中朦胧,“禁术之眼”运转起来,瞬间展开“一字禁术”。

    “我的“一字禁术”多年未曾修炼,如今安定下来,也该好好修炼一番了……”

    当壴雨在这片妖兽之地修炼“一字禁术”之时,躺在紫霞峰下的水门也早已清醒了过来。

    看着身边的禁阵,他的眼中发寒,到了最后,忽然狂笑起来,心中大骂自己贪财!

    明明知晓壴雨的性格,居然还会做出此事,狂笑之后,一道道传音符飘出紫霞峰,落在了青木宗一些修士的手中。

    正在自己洞府之内闭关修炼的木一然,看着飘浮在半空的传音符。面露无奈之色,叹息一声。

    “你要本大长老,为你说情。壴雨那丫头的性格,你还不知道?

    你敢得罪她,本大长老可不敢,水门啊!水门!你好自为之吧,本大长老,可救不了你……”

    水芙蓉与水景美二人正在紫霞峰上,双目炯炯有神,看着桌面之上的棋盘,二人都心中发狠,谁都不想输。

    在壴雨的调解之下,这二女早已化干戈为玉帛,冰释前嫌。可自打学会壴雨留下来的棋局之后,这二人每天都要下上一盘。

    并且赌注十分不小,旁人根本不敢与这二女赌棋!

    “芙蓉师妹,若你这盘输了,你那件修魔海特有的白裙,可就要归师姐所有了哦……”

    单手捏着白子,眼神略带挑逗之意的水景美,看着身旁一脸气愤的水芙蓉,淡然开口道。

    “哼!谁输谁赢,那可不一定……”

    水芙蓉冷哼一声,双眼紧盯着棋盘,心思飞快转动,想要找到破局之法。

    就在此时,两道传音符,飘浮到二女身前,其上的神识之感,很是熟悉。

    二女都是冰雪聪明,自然知晓这是何人传来的传音符。各自将神识依附其上,面色各有变化。

    “芙蓉师妹,你我都是青木宗弟子,早年你与水问天道场一事,师兄还曾给你送礼……

    听说你最近输给水景美这臭丫头很多灵石与漂亮衣衫。你也知晓,水门师兄什么不多,就这些东西多……

    并且还有一些吃了可以添加女修美颜的稀少丹药!若你在壴雨面前多说美言,将师兄救出,师兄必定重谢……”

    听完传音符中的神识之言,水芙蓉面色一变,心生动容,若有所思起来。

    “景美师妹,你我二人本就关系最好。你怎么忍心看师兄落得如此田地……

    听说你最近与水芙蓉这臭丫头对弈,赢了不少灵石与物品。可师妹你也知晓,这水芙蓉在外多年,各式各样好看的衣裙,收藏了不少。这漂亮的衣裙,你赢的再多,也还是她人穿过之物。

    你也知晓,师兄什么不多,就女子所爱之物最多。这些年倒卖这些物品,可手中还有几件非常美丽到极致的衣裙。你穿戴之后,绝对风靡整个青木宗……

    你先前所说需要的丹药、衣物,师兄都半价卖你。只需你在壴雨面前多说美言,将师兄救出,师兄承诺之事,必当不会让你失望……”

    当水景美听完身前传音符中的神识之言后,绝美的容颜,淡淡的笑容,都在此刻停止。面带思索之意,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水门开出的条件,都正中这二女的下怀。幼惑之力,不下于壴雨开出的条件!

    可壴雨的性格这二女也都了解,水门一事,所过时间不久。如今开口,实在不知后果如何……

    将该使用的传音符都用完后,水门静坐紫霞峰下,身边禁术之光闪烁。他一边修炼法诀,一边祭奠飞剑。

    这些天,他无时无刻不在尝试破禁离开此地。在一次又一次的重伤之后,他彻底放弃了。

    壴雨布下的禁阵,明明就是要将自己生生困在此地。自己如今的聚集修为,根本无法强行破禁……

    若想强行破禁,后果只能重伤!

    心知无破禁的希望之后,水门将所剩出去的机会,全都寄托在几道传音符之上,而自己则是修炼着法诀,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

    他对青木宗内的众人都极为了解,他就不信。自己开出的条件,无法幼惑这些人,为自己开口解脱!

    而他也知晓,壴雨看似野蛮,可终究是不会对自己心狠的!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