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瞬五百年
作者:一月二十酒   红衣女修最新章节     
    确定四周没有人影之后,壴雨纵身向下,潜入海底之中。

    当壴雨再次来到这处古修士洞府之外时,有一只元婴中期境界的妖兽,在乱石之中静静的趴着。好似在休养一般,看到壴雨到来,它眨了眨巨大的眼睛,便继续趴着不动。

    看到这只黑色如鱼的巨大妖兽,壴雨双眼一眯,单手在身上开始打诀,一道道禁术之光在身上出现。

    做完这些之后,壴雨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直至最后,连身影都消失不见。

    而在乱石之中的元婴期妖兽,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巨大的身子,安详的趴在乱石之中。

    利用禁术将自身隐蔽起来的壴雨,慢慢向古修士的洞府方向走去。

    当进入洞府之内后,一切如原来一样,只是一些海底生物,已然盘踞其中,安了家。

    冷眼打量四周,壴雨盘膝而坐,手中禁天尺放在身前,眼中开始朦胧,最后眼中黑白不见一片清明,“禁术之眼”已然运转。

    如此状态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月之后,壴雨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自言自语般的开口道。

    “这禁阵很是玄妙,不在禁仙谷内的禁阵之下,看来想要破解这处禁阵,时间不短啊……”

    早在壴雨将这古修士的洞府破解之后,心中便激动起来。

    这洞府之内看似无常,即使展开神识,仔细查看也发现不了什么。可壴雨却有“禁术之眼”,只要周围有丝毫禁术的痕迹,便会被她发觉。

    进入这座洞府之后,壴雨便发现,其内藏乾坤。

    这洞府看似不大,只有一个大约几丈大小的房间。可这房间后面的石壁之中有禁术的痕迹,并且在壴雨这一个多月的时光,接触、推演之下,更是确定。

    这洞府身后,有一密室。其内的保护禁阵十分了得,绝非之前的“岁月禁”可以比拟。

    这禁阵主要是用来阻挡神识,即使是元婴期的修士到来,利用神识查看,也根本无法发现,这洞府身后,还藏着一个洞府。

    也只有壴雨这种拥有“禁术之眼”的修士,才能发觉。

    壴雨本就奇怪,这上古修士的洞府怎会如此之小。并且这古修士的储物袋中没要法宝,灵石不多,只是丹药多了一些罢了。可仔细查看之后,也只是比较寻常的丹药,并非什么珍贵丹药。

    这位上古修士,乃是元婴期境界。沈惊天认为这古修士所在的年代,元婴期没有限制。可壴雨知晓,这古修士是天玄大陆十二位元婴期境界之列。

    并非是境界不受阻力之时,结成的元婴!其身份高贵,修为高深,即使是散修,也必定受人尊敬。储物袋中的法宝,灵石、丹药、绝对不会如此之少。

    再看古修士洞府身后被禁阵隐秘的密室,壴雨已然明白,这位古修士的尸骨,不过是一个幌子。用来遮挡身后,这洞府真正的主人!

    一连打坐三月之久,壴雨才将这处禁阵完全摸透,单手一摆,石墙顷刻间粉碎,一个房间出现在壴雨的面前。

    深海之中的海水开始向其内涌去,壴雨单手一挥,禁术之光夹杂着修为之力形成了一个红色光幕,便将这些海水抵挡。

    看着面前的这个房间,壴雨面带笑意,向内走去。

    当踏进这房间的第一步,壴雨便神色大变,大喝一声,手中的禁天尺一挥,禁术之光仿佛与什么接触到一般,一阵轰鸣充斥在这洞府之中。

    而壴雨如今跌倒在洞府之内,冷眼望着身前的房间,面色显得苍白。整个人好似枯萎一般,岁月流逝之感,充斥在她的身上。

    曾经穿在身上的红色长裙,也在进入这处洞府房间之内一瞬间化为了灰烬。

    如今她的双手苍白,曾经细腻的皮肤变得微黄。赤裸着身子,眼中带着弥漫,望着前方。

    曾经乌黑的发,如今全然变白,面容之上的苍老之感,瞬间出现。好似这一瞬间,她经过了岁月的洗礼,变得苍老无比,更是形如枯木……

    “五百年……”

    短短一息的时间,壴雨便失去了整整五百年的寿元!若非她即时利用禁术和修为抵挡,恐怕刚刚自己便会在这处洞府之中,化为一堆黄土,消散在天地之间。

    咳嗽了几声,壴雨盘膝坐下,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瓶丹药,吞下之后,运转修为。

    整整三日之后,壴雨双目这才睁开。此时的她,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年轻。身上的苍老之感,无法被抹去。

    ““岁月禁”,一旦接触便会被岁月洗礼,一瞬间便如经历几百年一般,当真可怕……”

    这一次壴雨是真的怕了,这“岁月禁”的厉害,她也从心底之中开始胆怯,开始畏惧。自己的寿元虽说长达千年之久,可短短一息的时间,便有一半的寿元被带走,让她怎能不怕……

    心中也是感叹,禁仙谷内的禁阵,都是刻意不伤其性命的禁阵。而外界的,并非如此!摇了摇头,壴雨仔细的查看洞府之内,却发现其最深处的尽头,盘坐着一名男子。此人面色红润,若非身上有浓浓的死气,很难用肉眼发现他已经死亡。

    这男子身穿一袭白衣,身材不高,眉清目秀的样子,煞是让人喜欢。

    他静静的坐在石床之上,双目紧闭着,眉心有一个红点,让壴雨颇为注意。

    而在壴雨仔细查看之后,双目一睁,整个人为之一震。

    这男子有一双洁白的双手,皮肤细腻的左手之上,有一个桃花纹路,若隐若现。与壴雨右手之上的桃花纹路很像,只是这男子手背之上的桃花纹路,更加清晰罢了。

    看到此幕,壴雨已然确定了这男子的身份,鬼宗桃家之人。这桃花纹路无法做假,只有拥有桃家血脉的修士,才能纹的上。

    壴雨也是因为被桃真利用逆天秘术,为其换了血脉,这才可以纹上。成为了鬼宗桃家之人,血脉之上,继承了桃真一脉!

    叹息一声,壴雨双目之中开始朦胧,“禁术之眼”运转起来。

    之前自己太过大意,认为摸透了这处禁阵,没想到却险些命丧于此。这一次必当小心谨慎,破解此阵!

    一年的时光慢慢流逝,如禁仙谷第九禁一般,壴雨这一年的时光,都在推演之中度过。

    这处禁阵十分玄妙,并且杀机无限,壴雨再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在一年的时光之中,壴雨曾试探过几次,都无法依靠法宝强行破禁。

    又过一年,壴雨身上已然被灰尘占据。整个人更加的苍老,显目的红色长裙穿在她的身上,也显得极为不搭。

    又过一年之久,壴雨如此盘坐在这处古修士的洞府之内,整整有三年光阴。

    身体不曾动过丝毫,依靠丹药不停恢复着自身的损耗。双眼不曾眨动过,一直盯着前方。

    直至一日,壴雨叹息一声,眼中一抹泪光落下。

    缓缓起身之后,身子微微一晃,脑海轰鸣。她盘坐了太久,推演了太久,身上的苍老之意,再也无法掩盖。

    只见壴雨向着房间之内走去,四周禁阵微微一颤,最后消失不见。

    这房间不是很大,其内左则石壁之上,有一副女子的画像。壴雨扫了一眼,便将目光注视在这盘坐在石床之上的男子身上。

    十指一抓,这男子腰间的储物袋便落入壴雨手中。仔细查看一番之后,壴雨找到一份玉简。

    神识入内,查看了一番,便知晓了这男子是谁。

    “桃不一……”

    壴雨喃喃自语一声。便神识展开,四周物品除了挂在墙上的女子画像,都被壴雨利用修为粉碎。

    将这男子的储物袋带走之后,壴雨便将这处洞府重新掩盖起来。洞府之内的禁阵壴雨没有刻意破坏,继续运转着。

    这男子布置的禁阵虽让壴雨险些命丧于此,更是损失了五百年的寿元,可血脉之感,师尊桃真的传授之恩,都让壴雨将这些恨意,挥洒而去,选择释怀、淡忘。

    “你让本尊失去了一半的寿元,变得苍老如妪。本尊带走你的储物袋,让你永远呆在这里……”

    将这处洞府掩盖之后,壴雨便向着海面上而去。

    当飞出海内,壴雨的身影出现在海域之上后,心中微微一颤。

    阳光洒在身上,如此美好,可自己却不在年轻了……

    叹息一声,壴雨便向修魔海主岛而去。

    一连飞了四月之久,壴雨的身影出现在修魔海主岛之上。身前站着一位男修,此人面色红润,手中抓着一份玉简,仔细打量了一番壴雨,便将壴雨带到了一处小型的岛屿之上。看着前方的大型传送阵,壴雨眼中茫然,如今的她,苍老无比,好似半身入土的老人。

    看着前方,壴雨单手一挥,一个储物袋落在这男子身前。查看一番之后,此人面容之上出现一丝笑意,很是满意的样子。而后将这储物袋收了起来,单手一挥,便请壴雨进入阵法之中。

    此时这阵法之中还有几人,都是金丹期的修士,修为不高,不过却都非壴雨可比,因为他们年轻……

    传送之光缓缓展开,壴雨的身影被传送之光覆盖,数息之后,出现在了天玄大陆西方,鬼宗境内。

    因身体虚弱,再加上如此远距离的传送阵法,使壴雨吐出几口鲜血。

    眼中带着无奈,服用丹药休息了几日后,壴雨开始向禁仙谷的方向而去。如今她的身体,虽无大碍,可如此苍老的模样,壴雨实在无法忍受。

    这天玄大陆若有人可将自己的容貌恢复如初,壴雨相信,只有自己的师尊桃真!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