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坑就得坑一个国家
作者:天煌贵胄   大明优秀青年最新章节     
    赵令仪先生曾经说过,当那些黑了心的文武大臣们没办法玩弄皇帝的时候,那他们就只能被皇帝玩弄。

    事实证明,赵令仪先生说过的话,除了不亡汉灭,中国必亡这句话纯属放屁以外,剩下的话基本上都很有道理。

    就比如现在大明的文武官员们,当他们面对着朱老四这个马上皇帝的时候,表现的简直比三好萝莉还要乖巧三分

    蹇义这个吏部天官当然不可能立即从顺天府调集足够的官员来交趾赴任,但是当杨少峰和朱瞻基路过原本的哀牢国的时候,却发现这里已经有了大明的官员们的身影。

    没错,蹇义直接让人把云、贵、广西等地的官员调拨了一批到交趾和哀牢、占城等地,等这些人把大概的框架搭起来之后,估计蹇义也找好了足够的人手,到时候这些地方也就算是稳了。

    就像现在,户部的人在登记户籍,工部的人在丈量土地,兵部的人在规划军营,礼部的人在寻摸适合建造学校的地方,刑部的人已经在带着人挨家挨户的分发洪武大诰,绝对不存在什么耽误事的可能。

    当然,这也就是换成朱老四或者朱重八在位才有可能这样儿,换个人来做这个皇帝,哪怕是朱高炽这个肥仔,估计大明的官老爷们都敢扯上几个月的皮。

    杨少峰实在是太清楚这些人的尿性了。

    但是朱瞻基并不是很清楚,或者说,朱瞻基隐隐约约的明白一些,却还是不够明白。

    最起码,朱瞻基现在就瞧着大明的官员们很不错“如果占城那边的官员和哀牢这边的官员们一样,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占城和哀牢就能彻底成为大明的一部分了。”

    杨少峰呵了一声道“一样米养百样人啊。有一心为国为民的,自然也有一心往自己口供里搂钱的,这事儿可不是那么好说的。”

    朱瞻基瞧了杨少峰一眼,问道“像你一样搂钱”

    说完之后,朱瞻基又摇了摇头,说道“不对,估计也没几个人能像你一样搂钱,毕竟这种一坑就是一个国家的本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

    杨少峰顿时气结,望着朱瞻基道“什么叫坑我杨六首可是江湖上有名的玉面小郎君,及时雨,什么时候坑过人了再说了,那读书人的事儿”

    “读书人的事儿怎么能叫坑,是不是”

    不待杨少峰说完,朱瞻基就接了一句,又呸了一声道“现在定国公已经把跟李祹的生意停了,你道是为什么”

    听朱瞻基这么一说,杨少峰顿时也好奇了起来“为什么那李祹不是卖高丽姬卖的风生水起来着

    还有,这李祹可是欠着银行好多的钱,现在把高丽姬的生意给停了,这孙子拿什么来还钱打算内附还是怎么着”

    “内附个锤子”

    朱瞻基也学会了锤子“还内附你是不是觉得占城和哀牢内附的容易,就想着全天下的藩属全部都申请内附”

    “那怎么可能”

    杨少峰笑了一声道“要是他们全都内附了,大明上哪儿吸血去

    就像是这不断修建的道路一样,去年一年因此而死了多少劳工,你自己心里没点儿逼数”

    朱瞻基的心里当然有逼数。

    永乐二十二年,仅仅是因为修路而死掉的劳工就高达三千

    当然,劳工就是劳工,别说死上三千,就算是死上三万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一个劳工五两银子,三千个劳工也不过是一万五千两银子。

    但是把这三千劳工换成大明的百姓试试估计夏原吉夏老抠就得第一个炸毛

    三千个大明百姓能创造多少价值

    远了不说,光是把这些人往石见银山一扔,就得替大明采回来多少银子又岂是区区一万五千两银子的事儿

    瞧了陷入深思的朱瞻基一眼,杨少峰又接着说道“除了劳工,还有蔷薇水之类的东西所换回来的银子,没了这些银子,大明拿什么来修路你还想天天烤全羊只怕你连猪肉都吃不起”

    回过神来的朱瞻基嗯了一声,说道“又被你给绕偏了,刚刚说的明明是李祹和定国公的事儿来着。”

    这次不待杨少峰发问,朱瞻基就直接说道“高丽姬的生意做不下去了,再继续做下去,只怕朝鲜那边的男人就该集体打光棍了。”

    “那不挺好的”

    杨少峰道“他们的女人全部都嫁到大明来,让他们的男人全部去打光棍,没有了女人给他们生孩子,自然也就没有了下一代。

    到时候大明就勉为其难的接收一下,让那里恢复乐浪郡、玄菟郡、真番郡、临屯郡不也挺好的”

    朱瞻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李祹这个人确实不怎么聪明,可是人家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傻。”

    杨少峰忍不住遗憾万分的咂了咂嘴,说道“可惜了。你说这李祹怎么就不能再蠢一点儿呢

    实在不行,这傻狍子变得再聪明一点儿,直接请求内附或者直接造反也行啊,你说像现在这样儿不上不下的算怎么回事儿”

    朱瞻基不想再理会杨少峰直接造反会被镇压灭国,请求内附只能保留一个有名无实的王爵封号,说不定哪天还是莫名其妙的暴毙,这就再聪明一点儿

    特么欺负人也不带这样儿的啊混蛋

    想了想,朱瞻基还是接着说道“对了,根据锦衣卫的消息,李祹最近也不是太老实。”

    听朱瞻基说李祹不太老实,杨少峰顿时就激动了,两只眼睛几乎都在放光“他干啥了准备起兵进攻大明还是准备把欠银行的钱给赖掉”

    朱瞻基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起兵进攻大明和赖掉银行的钱不是跟他直接造反一样

    刚刚都说了人家李祹没这么蠢

    当然,尽管李祹这货并不是太蠢,可是也说不上多聪明,因为李祹最近一直在派人跟斡朵里部接触。”

    “斡朵里部”

    杨少峰疑道“那不是猛哥帖木儿那孙子的部落来着纪纲不是说要送猛哥帖木儿一程来着现在那孙子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凡察和董山现在又怎么样了”

    朱瞻基道“猛哥帖木儿已经挂了,董山被凡察给宰了。”

    “卧槽”

    杨少峰惊叫一声,又接着问道“什么情况凡察宰了董山我记得锦衣卫之前不是说猛哥帖木儿曾经嘱咐董山要隐忍来着”

    朱瞻基嗯了一声,说道“事实上,纪纲还没来得及派人送猛哥帖木儿上路呢,猛哥帖木儿就先被凡察给宰了。

    至于董山,那傻小子嚣张跋扈惯了的,哪怕是猛哥帖木儿已经再三警告他要隐忍,可是这货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隐忍。

    一开始的时候还好,等回到了辽东之后,董山就开始暗中联络斡朵里部的一些人,打算联手做掉凡察,不曾想被人告发给了,所以凡察就先下手为强,把他也给宰了。”

    “啧啧。狗奴才家的惊天大新闻啊,凡察干的漂亮”

    先是赞了凡察一句,杨少峰又接着问道“那李祹呢这货怎么还敢派人去联络斡朵里部”

    朱瞻基道“这就只能怪凡察行事不密了。

    就像你曾经说过的那样儿,脑子是个好东西,而凡察根本就没有多少脑子。

    这货宰了猛哥帖木儿的事情倒是没人知道,可是他宰了凡察是在回到辽东以后,所以整个斡朵里部的人都知道了。

    现在斡朵里部心向猛哥帖木儿的一些人已经起了反心,只是碍于凡察是受了大明的册封而不敢轻举妄动,正好李祹现在又缺人缺得发疯,所以他们就”

    “干柴烈火,勾搭成奸”

    杨少峰直接用八个字给李祹和斡朵里部暗中接触的事情定了性,然后骂骂咧咧的道“这李祹也忒不是个东西

    大明给他贷款,帮他规划修路,帮他修学堂,这李祹不感念大明的恩德也就算了,居然还敢暗中跟斡朵里部勾勾搭搭的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朱瞻基忍不住又翻起了白眼“你要点儿脸

    说猛哥帖木儿他们父子不是东西也就算了,可是人家李祹处处以大明孝子自居,这次勾搭斡朵里部也是另有别情。

    根据锦衣卫的消息来看,李祹是打算借助斡朵里部的兵力去倭国去抢倭女,况且李祹对你也从来没有半分不敬,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狗了”

    “那就更不是个东西了”

    杨少峰斩钉截铁的道“他去抢倭女干什么大明是需要高丽姬和倭女没错,可是想要倭女,大明还不会跟干仁后小松还有后花园彦仁做买卖”

    朱瞻基继续翻着白眼“那船呢

    现在大明所有的宝船全部被抽调到西洋舰队和东海舰队,民间的船只还需要做海贸,也没有多少运力能用来运送倭女。

    还有定国公他们,这些人现在满脑子就是跑来缅甸这里弄死黎利然后从缅甸开始修路,好到欧罗巴去抢地盘,你指望他们去跟后小松和后花园去买卖倭女”

    呵的嘲讽一声,朱瞻基又接着说道“所以还不如让李祹去抢。

    等他抢了倭女之后,他跟倭国的仇算是结下了,而大明又得到了倭女,同时也不耽误咱们在缅甸修路,这岂不是一举三得的好事儿”

    直到朱瞻基都解释清楚了,杨少峰这才臭着脸嗯了一声道“那就让他去抢吧,这生意咱们就不插手了,省得沾了血。

    不过,凡察既然敢宰了猛哥帖木儿和凡察,想来也不是个什么好相与的货色,他能眼睁睁的看着李祹去勾搭斡朵里部”

    “当然不能。”

    朱瞻基摇了摇头,说道“凡察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李祹跟斡朵里部的某些人眉来眼去的,但是现在情况就是那么个情况,他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凡察已经准备带人北上婆猪江了,如果再加上从辽东传信到京城再到交趾,估计现在凡察已经带兵北上了吧。

    只是不知道李祹跟斡朵里部那些对凡察不满的人联络的怎么样了,他们到底能不能去抢倭女也还是个问题。”

    杨少峰嗯了一声,皱着眉头道“朝鲜的水师好像不怎么样”

    朱瞻基道“如果单从战船的角度来说,那他们的水师基本上也就是比商船强点儿,照比宝船可就差了太远。

    如果从他们的水师士卒来说,那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要不然李祹也不会打斡朵里部那些人的方意。

    反正总的来说就是聊胜于无吧。

    说实话,我并不看好朝鲜水师加上斡朵里部那些人一起去抢倭女的作法。

    毕竟倭国的军队确实是废物了一些,可是跟斡朵里部的人比起来,只怕两者也就是个半斤八两的水平。

    而倭国是本土作战,朝鲜是跨海远征,两家一旦正式开打,只怕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杨少峰道“管他们呢,愿意打就让他们打去。

    李祹赢了,咱大明就能多一批倭女,实在不行分给百姓当小妾也是好的。

    李祹输了,对于咱们也没有什么影响,他该还的钱还是得还,还不了就让他内附,里外里还是大明占便宜,不亏。”

    “所以我才说你一坑就是一个国家。”

    朱瞻基竖着大拇指道“论到这种算计和不要脸的劲头,估计整个大明也没有几个人能赶得上你。”

    杨少峰呸了一声道“怎么可能比我脸皮厚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比如夏部堂,又比如你,我这才哪儿到哪儿

    对了,定国公他们什么时候能到这里”

    朱瞻基道“估计就这两天吧。还有,咱们也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哀牢毕竟新附,无论军备还是粮食,比起交趾来都还差的太远,咱们几万大军摆在这里,哀牢根本就撑不住。”

    翻出一张地图比划了一番,朱瞻基又接着说道“去孟艮府如何往南就能直接到八百大甸司,往西就是缅甸司。”

    杨少峰摇了摇头,答道“不去。直接去缅甸,我得去那里找点儿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