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汉阳剑修
作者:岸里澜   逐恒最新章节     
    “雷泉,站在我身边,到时候扶着我。”蓉儿缓缓开口,这时候雷泉也听从这蓉儿的话语,来到“汝鄢诗”的身边,那一颦一笑的模样着实让人心悸。

    浪三惊果然有些手段,雷泉也是暗自信服,至少这件事交给他来办,可能达不到浪三惊这般的效果。

    蓉儿将自己的棺木打开,那棺椁之中存放着的,是她年幼的身躯,没有丝毫腐坏的迹象,可是也没有丝毫的生命迹象。

    雷泉略有唏嘘,仔细盯看,“蓉儿”的手掌之中捏着一个玉瓶闪闪透亮,只是顷刻间,那玉瓶闪过一道金色的光芒,那精芒呈现人形,倒是让人觉得可怕,此刻雷泉精细的发现,那浅色的光芒之中,明显是汝鄢诗的面容。

    “果真如此!”

    蓉儿倒是听从着浪三惊的言语,速度很快冲向那左右飘摇的灵体之中,只见“汝鄢诗”的娇躯一震,继而缓缓倒下。

    雷泉也是终于明白“蓉儿”为什么要让他将“汝鄢诗”扶住,那“汝鄢诗”倒是生得沉重,像是沉重的铅块一般,那种死气沉沉的模样,倒是让雷泉有些顾不上感受“汝鄢诗”的那一抹温馨。

    “汝鄢诗”的体温骤降,似乎没有魂灵的躯体之中,调节体温的思维也是不存在了的。

    只见之前那玉瓶之中的精光闪过,雷泉倒是将“汝鄢诗”抱的很紧,这紧致的感觉倒是因为冰凉的娇躯没有了丝毫欲望。

    只见“汝鄢诗”身上的魂灵,那道青光,雷泉倒是认得出来,那是“蓉儿”的魂魄,“蓉儿”的魂魄经过千年的洗礼而未破灭,倒是让人觉得可怖,只见那青色的魂魄钻入棺椁中“蓉儿”的身躯。

    雷泉以为自己眼花了,可是他分明看到“蓉儿”的手指头是动了一下,可是他又没有敢动弹,他知道“蓉儿”的躯体是已经死掉的,至于刚才的手指跳动,可能是因为“魂魄”进入的刹那间的震动。

    这震动倒是让浪三惊有些惊奇不已,他还以为“蓉儿”复活了,可是他亦然清楚,这只是“魂魄”进驻之后的震动弹响,并非意识行为。

    待到那青光进入的那一瞬间,那抹金光也是入驻到“汝鄢诗”的躯体之中,雷泉这下感觉到了“汝鄢诗”的温软,那抹感觉倒是比董珊玫的更为馨香,即使他已经不是不经人事的“处子”,虽算不上阅女无数,但单凭汝鄢诗的那抹“柔软”,他知道“汝鄢诗”是顶级美女了。

    那温软的娇躯,虽然雷泉很努力的克制自己不去臆想,可是那芳香扑鼻,不断的充斥在雷泉的脑海之中。

    雷泉向来也是定力果然,上次也是被董珊玫强迫,若不是……

    “汝鄢诗”的眼眸渐趋有了几分生灵的感觉,那肌肤之上也有了几分温润,升起了几分热度。

    雷泉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烈火,纵使此刻雷泉的定力是别样的深厚,可是那汝鄢诗的娇躯还是让雷泉起了“反应”。

    好在汝鄢诗也是迅速的起身,只是刹那间,就将雷泉推开别处。

    汝鄢诗带着异样的眼光看着雷泉,似乎有些不解,她不明白雷泉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只知道自己进入那暗门之后便没了意识,醒来就看到了雷泉。

    “雷泉,你怎么在这里?”汝鄢诗倒是有几分平静,她知道雷泉没有对她动手动脚,她也第一时间发觉自己的身体没有被“侵犯”过的痕迹,倒是对雷泉少了几分戒备。

    “没什么,我是要带你出去的。”雷泉略微舒缓了一口气,好在“蓉儿”已经回归那棺椁之中,并没有同汝鄢诗继续纠缠,不过汝鄢诗的冷静让雷泉也是略显诧异,刚才他可是将“汝鄢诗”揽在怀中。

    汝鄢诗也是略略点了点头,没有继续怀疑什么,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

    “雷兄弟,承蒙护送,就此别过吧,若是见到所安,还请保密你我今日之事。”汝鄢诗朝雷泉略微躬了躬身,那婀娜多姿的模样倒是让雷泉感到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很像同门青莲仙子李罗华。

    雷泉也是将汝鄢诗护送了许久,护其恢复灵力。

    雷泉拱了拱手,道:“何必出此言,你虽不是我道谷修士,但也是心生善良之辈,能与你结交,倒也是一件幸事。”

    汝鄢诗微笑着,随后踏着莲步,缓缓步入那传送灵阵,雷泉倒是没有同汝鄢诗一块并行,他向来独来独往惯了,也没有必要结伴同行。

    ……

    “雷泉,你还是太过善良,甚至有些‘妇人之仁’。”浪三惊默默出现,看着那光雾灵阵中消散的倩影,不由得叹了口气。

    对于浪三惊有些埋汰的言语,雷泉并不在意,甚至有些不以为然,他也是缓缓开口道:“我不过是个孩子,初入江湖,没必要因为世间的黑暗而去伪装自己,人之初,性本善。”

    “可是,这世间谁人不是带着一副面具生活着?且不说当年,就算如今,谁人不是如此?”浪三惊反问一句。

    雷泉知道浪三惊也是为他而如此的苦口婆心,他很感动,纵使浪三惊的理念同他并不符合,纵使自己已经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如何,但是他还是要微笑着面对这个“可怖”的世界,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家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很清楚,至少他的意识是清醒的。

    “没有必要因为他人的所作所为改变自己对世间的看法。”雷泉心想。

    雷泉没有回答浪三惊,浪三惊也是略略叹了口气,他知道雷泉是个固执的孩子,一旦认准了自己的“道义”,那便毫不犹豫的执行下去。

    “走吧,是不是应该要去你的堂主殿?”雷泉缓缓开口。

    浪三惊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的堂主殿便是那最后的出口,进入到堂主殿的时候,也便是将要离开圣天凌霄堂的时候。”

    “此话怎讲?”雷泉疑惑不解。

    “到时候你会清楚的。”浪三惊说罢,便隐遁到雷泉的丹田宇宙之中,与其“对牛弹琴”,到不如在雷泉的丹田宇宙之中清理那堆积如山的丹药,顺便在圣天藏丹阁中同“蓉儿”谈会儿心。

    雷泉无奈,他知道自己固执己见,让浪三惊心有不喜,可是未来的路是自己的道路,雷泉自己也清楚,或许未来有一天,自己会带上那虚伪的面具伪装的活着,至少现在,他还不愿意戴上那虚伪的面具,伪装的活着。

    “我便是我,如此便罢了。”

    ……

    雷泉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这人迹罕至的圣天凌霄堂,这大道箴言地之中,似乎没有什么造化是让他值得观摩的,倒是两旁的残垣断壁让他有些唏嘘,那风化侵蚀的岩石让雷泉有些许感叹。

    “岁月更迭,车轮翻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

    岁月的变迁在雷泉行走的路程之中倒是可以感受得来,不过,雷泉仅是在一路回想,自己的因何而奋斗?

    “是为了那无上大道吗?”

    好像并不见得。

    这一路的沉思持续了许久,在雷泉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踏过了不少的山水百草,眼前的景象也并非像雷泉所想象的那般无人问津,他看到了几位修士,那几位修士的纹饰倒是让雷泉觉得熟悉——汉阳剑阁。

    “那些来自江南的修士,他们在干什么,莫非这里有什么好的宝贝?”雷泉躲在暗处,生怕有人发觉了他的存在。

    可是他并没有藏得太久,那群汉阳剑阁的修士似乎发觉到了丝丝灵力波动,朝雷泉这边缓缓而来,他们的眉目之中带着些许的戏谑,好像瞧不起东土的修士一般,可是天底下明眼人都知道,这东土的修士惹不得。

    “或许是这样!”

    雷泉也可以感受得到那渐渐逼近的灵力波动,甚至连他们的脚步声也是清晰可闻,雷泉听得到那缓步而来剑鞘晃动之音,在这静谧的大道箴言地,没有什么比这让雷泉听得更清楚的声音了。

    “今天这是第几个上门的了?”一个粗重的男声询问一句。

    “第七个。”

    “这东土修士今天这么不长眼睛,看来都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们只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到时候他们都是我们淮安王朝的下属。”

    ……

    “淮安王朝?”雷泉心里不由得嘀咕一声,此刻那几人的声音渐渐消失了,雷泉正打算回头,突然间那几人的身影出现在雷泉的面前。

    “小子,栽在我们手里,算你走运!”为首的鹰眼俊美,一袭黄衣粗布长衫,倒是和他的容貌相配,那眉宇之间的戏谑总是少不了。

    雷泉也是见多了这样的表情,此刻他倒是嘿嘿一笑道:“你们是汉阳剑阁的修士,不知各位远方而来的道友有什么指教?”

    “指教?笑话,我们来指教你什么叫死无葬生之地。”

    雷泉倒是面不改色,既然是江南修士,就算他们人多势众,此刻的他也不应该表现的怯懦,否则便是丢了东土修士的脸面。

    “这世道谁人还不需要个脸面?”

    “什么是死无葬生之地?”雷泉装起了白痴,憨笑一声。

    那几位汉阳剑阁的修士见雷泉装傻,也是不由得冷哼起来,他们也清楚,能来到这圣天凌霄堂的修士,无疑都是有两把刷子,若不然之前的青猿考验都无法通过,那可是要掌握其中真义才能度过的考验。

    “大哥,别跟这个白痴废话,咱们把他一并斩杀了吧,也倒是可以收集一份鲜血,那秘藏可得十人的精血献祭才可准入。”

    “就怕这白痴没有什么精血!”其中一人戏谑着,面色恭维地看着那为首鹰眼男。

    “精血多收一份是一份,难不成秘藏还能看出来不成?”那鹰眼男开口了,只是瞬间拔剑,那剑气也是咄咄逼人。

    此刻雷泉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一丝狠厉。

    突然有个汉阳剑阁的修士似乎发觉到了几分不对劲,不由得开口道:“这个东土修士倒是有几分眼熟,好像之前有些印象。”

    “你傻了吧,你别告诉我,这个白痴你家东土亲娘舅三婶子二姨娘的外甥女婿。”其中一位汉阳剑阁的修士嘲讽。

    “不对……”

    那鹰眼男倒是没在意之前那剑阁修士的言语,反正在他的眼中,眼前的人无论装傻也罢,真傻也罢,不是他们江南的修士,在他眼中都是献祭的材料。

    那剑气逼来,像是漫天散落的桃花一般,虽然是深秋,这剑气之中却有几分春意盎然的感觉。

    “此人断然是修炼了一手好剑法!”

    雷泉单凭这剑气就知道眼前这鹰眼男有着狂傲的资本,不过,这不是必杀凌厉的剑气,对于他而言,不过是打打闹闹罢了,根本没有丝毫的用处。

    雷泉踏起霸王龙行步,不过,雷泉并没有刻意显示出自己动用灵力,那剑气便是瞬间被雷泉闪躲,躲过之后,雷泉还显得一脸茫然,还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若是此刻这般景象被聂彪看到,一定会笑得前仰后合,不过眼下,雷泉也无不是在嘲讽那汉阳剑阁的修士。

    在那桃花剑气被雷泉躲避之后,鹰眼男倒是对眼前这个看似白痴的修士有了几分戒备之心,虽然那并非是必杀一击,可是这七分桃花剑气也足够将那白痴绞成碎片,可是这白痴竟然只是摆了摆身子,就躲过了那桃花剑气,这让他有些气结。

    “桃花潭水剑!起!”

    只见那鹰眼男有几分拔剑张弩的意思,直逼雷泉而来,此刻的雷泉还是迷茫着自己,好像有些极不情愿同这眼前的鹰眼男对战一般,一个劲的躲闪。

    那鹰眼男剑剑命招,剑剑刺向雷泉的要害,可每当鹰眼男要得逞的时候,雷泉总是贴边躲过,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迹象。

    在雷泉的眼中,这汉阳剑阁的鹰眼男虽然强横,修为也比他高出一阶,可是那动作确实是慢了几分,让雷泉有了可乘之机。

    这鹰眼男越刺越觉得气恼,此刻他若是再看不出来眼前的修士在装白痴,那么他就是个白痴了。

    “这人没想到竟然是个高手,这步伐精练,丝毫不缓不慢。”

    那剑气咄咄逼人,贴面朝雷泉飞驰而来,此刻雷泉似乎有些腻歪,故意卖出一个破绽,让对方有可乘之机。

    “好机会!”

    鹰眼男嬉笑一声,怒喝道:“去死吧!东土的杂种!”

    只见那桃花潭水剑携着一股盎然的剑气刺向雷泉,正当雷泉要被刺中的那一刻,可是雷泉宛若消散一般消失不见。

    当鹰眼男感觉到自己刺中眼前的东土修士的那一刻,鹰眼男有些如释重负,可是突然间,他的眼前一黑,一个巴掌狠狠地拍打在他的脸上。

    “啪!”

    这一巴掌的声音重若雷震,狠狠地打在那鹰眼男人略有几分俊俏的面孔上,只是一瞬间,那鹰眼男的面容便是青肿,嘴角流出血丝,令鹰眼男出乎意料的是,连他的牙齿都有些松动的迹象,若不是自己的内里护持,他的犬牙可能都会被雷泉这一巴掌给打出来。

    这一巴掌,雷泉没有丝毫的留手,众人惊慌的看着之前还在装傻的修士。

    “这次碰到铁板了。”

    鹰眼男感受到自己牙床上松动的牙齿,他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是眼前这个修士的对手,不过,事已至此,已经没有调和的可能性了,是他们挑衅在前,对方不过是被迫应战罢了。

    这一巴掌似乎让鹰眼男清醒了些,不过接下来,雷泉可是没有丝毫的留手,动用全身的灵力朝那鹰眼男拳打脚踢。

    不知是轻敌的缘故,还是真的看不起汉阳剑阁的修士,雷泉也懒的对眼前汉阳剑阁的修士动用灵力杀招,更没有使出自己的如意金箍棒,甚至连灵力也不想动用,可是这次发生的事情,可能让鹰眼男终生难忘。

    “单方面的压制!”

    那三四个汉阳剑阁的修士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老大被眼前的修士暴打,不敢出手,雷泉的威势的确将他们震慑住了。

    雷泉只是动用那带有灵力的拳头,一拳砸向那鹰眼男的胸口,鹰眼男的胸膛顿时间塌陷下来,他甚至都没法破除雷泉的速度,在雷泉的闪电般的连续打击之下,鹰眼男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逆血。

    因为他真的承受不住雷泉的暴动打击,就像是熟练的庖丁砍瓜切菜一般,只见那身影飞速行动,此刻那鹰眼男被雷泉揍得难分左右,更别说什么衣冠不整,此刻的鹰眼男活脱脱像个要饭的乞丐,那汉阳剑阁的黄色布衫已然是被雷泉轰得破破烂烂。

    “咚咚咚……”

    “蹼……”

    鹰眼男终于忍不住雷泉连续的拳头,那大道至简一般的拳头,只是携带者纯净的灵力,没有别样的劲头,可是那拳头的威势丝毫不逊色于武技,在雷泉不小心打到之前鹰眼男青肿的脸庞的时候,那松动的牙齿终于挣脱了牙床的“禁锢”,随着一口逆血,蓬勃而出。

    “你刚才不是要教我什么是死无葬生之地吗?”

    “怎么?你们汉阳剑阁的修士就这点本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