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奔向大海的山贼
作者:水鬼游魂   李逵的逆袭之路最新章节     
    “子由,我有证据”

    米芾自信满满的抬头对视苏辙,这一刻,连苏辙都有些失神。仿佛那个跟着兄长苏轼身后摇旗呐喊的小兄弟换了个人似的,让人意外。

    苏辙身子往后仰了仰,惊诧道“可有带来”

    “这是自然。”米芾说完对苏辙笑道“子由,证据都在这里。”说话间,他拍了拍胳膊下夹着的画稿。

    随后,米芾将画稿递给了苏辙。

    在华夏文明之中,绘画和书法是同源的,同源的原因是不管绘画还是书法,灵魂和核心都是线条的掌控。米芾是书法大家,这方面哪怕是苏辙也不会否认其优秀。毕竟这位看着糊里糊涂的兄长朋友,确实在书画一道上要比他强很多。

    甚至有直逼兄长苏轼的水平。

    苏轼、黄庭坚、米芾,他们三人的书画水平,可以说是吊打苏辙的。

    对于米芾的这种自信,苏辙在内心之中,也有种稳了的感觉。他一边展开米芾带来的画像,一边询问米芾“元章,这次北伐你在军中感觉如何”

    “北伐”

    米芾尴尬地笑了笑,无奈道“我也想征战沙场,可是缺了点气运。”这话说的,好想他像汉朝名将李广似的,总是错过了立功的机会。实际上,他没好意思说自己压根就没有上过战场,而是住在五台山的文殊院里,每天看着和尚们念经,吃斋念佛,日子安稳的很。

    此时,苏辙已经展开了画像。没有裱糊的画像,确实不怎么占地方。可苏辙看着展开的画面,感觉像是被羞辱了似的,抬头看向了米芾。

    米芾不明所以,还以为自己的画技被看轻了,心说“我水平指定比你高。”

    这不是米芾狂妄,而是事实。米芾的画作不如黄庭坚的悠远,不如苏轼的苍劲,但人物可是他的强项。山水也是开宗立派的人物,怎么可能被苏辙给看轻了呢

    迈步走到苏辙的跟前,顿时闹了个大红脸,羞怯道“子由,拿错了。其实辽国的女子别有风情,与中原大为不同,看着也是爽心悦目。”

    拿错了画作,这让苏辙有点无语,捂着额头无力道“元章,明日早朝可别又拿错了,到时候朝堂上恐怕不好说话。还有奏章也得写的细致些,别给人挑错的机会。”

    “放心吧,我稳着呢”

    米芾随即好奇地问“子由,可知人杰去哪里了”

    “听说去登州了。”苏辙彻底放弃了,李逵做官好好的,如今看样子是要撂挑子,竟然要去开拓海外封地。显然,一再受挫的李逵对官场很失望。

    大概是没当上御史中丞,心里头有了埋怨。更多的是,李逵这家伙对做官不怎么上心。

    当然,李逵也不是什么听劝的主。有时候比米芾还不靠谱,想一出,是一出,让人摸不着头脑。

    至于米芾

    苏辙估摸着自己脑子没坏的话,也不会托付他什么事,索性由他去吧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帮不上。

    好在毕竟是世交,临走还嘱咐了两句“元章,明日朝会对你很重要,要是出了纰漏,恐怕你这太常的官职都可能要丢。最好找个能说得上话的。”见米芾殷切的眼神看向他,苏辙立马摇头道“不是我不帮忙,如今我是自身难保。”

    米芾歪着脑袋愤恨道“我就知道有奸佞要害我”

    说实在的,还真没有人闲的去害米芾。在旁人看来,太常寺这个官职并不重要,又不管事,也不管人,让米芾做也未尝不可。尤其是,米芾比谁看着更像是奸佞。差距就是皇帝不待见他,要是给予高官厚禄,肯定是朝堂上的祸害之一。

    没有人对米芾抱有任何希望,哪怕是出使辽国的任务圆满完成了的米芾,也不被朝堂,乃至皇帝认可他的能力。

    不同以往,大宋派遣去辽国的使臣都时刻有可能被辽国君臣羞辱,这次大宋打了个让辽国灰头土脸的大胜仗。挟大胜之余威,这才是米芾出使辽国能如此顺利的原因。

    这场大战,甚至辽国的皇帝耶律洪基也为此丧命。

    虽说没有死在战场上,但也差不了多少。

    这样的情况下,大宋哪怕派条狗去出使辽国,也能圆满完成任务。

    说狗,可能贬低了米芾的作用和才能。

    可问题是,现状真的如此。一百多年来,辽国第一次在大宋面前认怂了,而且认地如此干脆。

    翌日。

    朝会。

    米芾穿上了三品官的官袍,目光萌宠却好奇地看着周围的朝臣。总觉得手里缺点什么,迟钝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他没有带笏。

    米芾傻眼了,他懊恼地站在原地,心中充满了悔恨“我怎么就没有带笏”

    家里有吗

    没有

    他给先帝丢人了,愧对神宗奶兄弟的威名,这才是他忧伤的地方。更让他气恼的是,笏这种朝堂上用的高端配置,他竟然没有

    多稀罕呢

    谁家七品杂官会给自己配笏他配吗

    笏,是官员上朝的时候,手中拿着或者托着的一块板子,作用就是黏上字条,可以在上书奏请的时候,给自己准备小抄,防止话说到一半,忘了。当然,如今朝堂上的官员很不纯洁,在笏上镶嵌小琉璃镜也成了标配,可以不扭头,不斜视,也能洞察敌情。

    象牙材质,青玉材质的笏,价值都不菲。最重要的是,这玩意,他完全用不上啊不上朝,他要笏干什么,和街坊吵架的时候作为看家的手段吗

    米芾转眼,还真看到了个熟人,高兴的抬手喊道“晋卿兄,救命”

    王诜被吓了一跳,谁敢在紫宸殿外杀人

    不要命了

    除了皇帝之外,谁也没有这个资格怎么做。但问题是,皇帝也不会随便杀人,甚至在大宋,大宋再讨厌一个人,也不会用杀人的手段。大宋的皇帝很克制,很少搞极端。

    他定睛一瞧,原来是小兄弟米芾。

    王诜和米芾几十年的交情,两家可是世交,再加上爱好相同,都是风流倜傥的人物。有道是爱屋及乌,自然能说到一块去。还有苏轼的这层关系在,王诜还真不能看着米芾掉脑袋,而无动于衷。

    “元章,你这是惹怒了官家”

    按照王诜的估算,不把皇帝逼急了,米芾绝不会有性命之忧。

    米芾眼珠子死死的盯着王诜手中的象牙笏板,很丢人的开口道“晋卿兄,我没有带笏板。”

    “没带就没带呗咱爷们上朝也就是陪官家玩而已,反正啥事都轮不上我们说话,说了也没人听。这朝会也就是个过场,要不是领着朝廷的俸禄,我都不想来。”王诜说话毫无顾忌,根本就不在乎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会给他带来什么后果

    他连长公主都敢欺负,那可是神宗皇帝的妹妹,宣仁太后的亲女儿,他不也活得好好的吗

    王诜就是个滚刀肉,他就不信几句牢骚话能把他怎么了

    至于米芾要借用他的笏板王诜看都不看,就将手中的笏板往米芾怀里一送,笑道“送你了,拿去玩吧”

    随即眉头微微上扬,仿佛心痒痒似的低声问“元章,这辽国的风土如何”

    “尚可,可惜了王进这厮,一把火把燕州给烧了,失去了许多好去处。不过,晋卿兄,这次辽国之行小弟真的是开了眼见了。燕瘦环肥,各有千秋。关键是风情虽不似我中原含蓄多情,但妖娆有过之而无不及。小弟这次在中京,完成了百美图,还请晋卿兄有空过来指点。”

    米芾见到好朋友了,自然要一起分享喜悦。

    王诜随即招手,来了个白净的俊俏男子,看似不到及冠的年纪,略有青涩,但看那对不安分的眸子,显然也是此种老手。

    “元章,这是端王。”

    “米芾见过王爷。”

    “前辈莫这样,你可是我父皇的同辈,小王安敢自抬身份”

    “都别客气了,退朝之后,老夫把百香园包下来,新晋花魁柳灵儿给元章老弟接风,都来啊谁都不能不给老夫面子。”

    都是跟着王诜混的小弟,端王赵佶和米芾脸上一喜,当即要吹捧两句让老头高兴高兴。

    净鞭之后,文武百官开始鱼贯而入。

    左文右武。

    文官由宰相章惇带着入殿,武将之首是刘葆晟太师。

    快走到大殿跟前了,有人好奇地问米芾“元章,你穿错了官袍吧”

    大宋的官袍颜色都一样,三品以上紫袍,四五品的官职是绯袍,五品一下到七品是绿袍,最差一等的是青袍。当然了,官阶最低的根本就没有资格上朝,能参加朝会的,少说也是六品以上的京官了。

    米芾还以为对方是嘲讽他,头一次上朝,被霸凌了鼻子一酸,就难受了起来。

    毕竟,这真的是米芾头一次参加朝会,心里头忐忑着呢。

    可是边上那个咋咋呼呼的声音听这挺熟,仔细一琢磨,是程二哥,太师的二女婿。大宋的官帽帽翅太长,一来可以让官员目不斜视,同时也杜绝了朝堂上交头接耳的机会。

    米芾不敢回头,发现王诜的笏板上有面小镜子,照到程二哥的脸上,对方挤眉弄眼的对他提醒道“袖子,衣袂错了”

    云纹,虎纹。

    仅仅是袖子边上的装饰,可这是区分文官和武将勋贵的最重要标识。

    米芾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个文官啊

    可不就是文官吗

    太常寺这个官职,说什么也不可能是武将吧

    可是米芾抬头看看前面左右,他好像被将门勋贵们团团围住了。想要脱离出去,跑到文官阵营里,恐怕真的不容易。关键是都已经上了朝堂,宦官郝随尖声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章惇是个事妈,反正他每次朝会都要讲两句。

    然后是文官们一个接着一个接着章惇,朝会很热闹,也很圆满。

    可是,皇帝发现好像少了个人。

    坐在龙椅上的皇帝不能左顾右盼,只是眼瞅着所有的文臣都偃旗息鼓了,往常,这该是退朝了,可是有个人还没说呢

    “通辽使太常寺卿米芾来了吗”

    好家伙,上不上朝,连皇帝都惦记上了。

    米芾尴尬地从一群比他有高有大的将门勋贵之中站出来,躬身道“陛下,臣来了。”

    见实在躲不过去了,米芾才硬着头皮站出来。

    可站出来,他又有点不知所措,章惇一百个看不顺眼,问“可有奏章”

    “带了,带了。”

    昨日拜见了苏辙的好处立刻显现了出来,在苏辙的提点下,他将备好的奏章递给了小黄门。这才等候皇帝预览。

    “米芾,你这次去辽国出使可有发现”

    章惇走到米芾面前,朝堂上,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走动的官员没几个。恰巧,章惇是最为不受约束的官员。

    米芾战战兢兢道“自从北伐之后,辽国相继丢失了燕州、涿州、同州等地,兵力大为受损,尤其是辽国皇室的精锐,损失严重。如今辽国境内,皇室日子很不好过。”

    穷了

    解释起来,就是这么更个字。

    显然,章惇对这个答复肯定是不满意的,沉声问“还有呢”

    “百姓很穷。”

    “还有呢”

    “权贵骄奢侈靡,不顾百姓疾苦。”

    “还有呢”

    米芾委屈地抬起头,心说“要不是你这老头子官职高地吓人,就冲你这张破嘴,迟早得挨揍。”

    可是他再委屈,也不敢和章惇斗气,只好可怜巴巴的对章惇道“下官愚钝,自知无法洞悉辽机,只是趁着机会,将辽国君臣的容貌都给画了下来,给陛下、相爷,以及诸位大人参考。”

    这是米芾想到的办法,让他说出辽国境内的军情民生恐怕很难。他连大宋的都看不出来,怎么可能凭借去辽国一两个月就能说得头头是道

    或许苏轼去能行,他真不行。

    也不是说苏轼能看穿了辽人的现状,而是苏轼善于写文章。引经据典之下,将看到浮于表面的问题放大,就是窥斑见豹叠床架屋般的远见。这就是为何苏轼是文豪,米芾不是的原因了。

    可米芾真不成。

    也没来得及找个帮忙的。

    他之前之所以着急忙慌的找李逵,就是想要李逵给他润色一下奏章,好让他蒙混过关。

    章惇对米芾也不抱有多少希望,只是见米芾似乎已经尽力,就不再多问。

    而拿到辽国君臣画像的赵煦也去了垂拱殿研究起来,看着画面上那个阴鸷眼神的年轻辽国新君,赵煦心中升腾起一种感觉,这货比不上他。

    登州。

    行军半个多月的好汉佣兵团终于彻底脱离了梁山,并一把火将梁山山寨给烧了。

    好表示自己和过去脱离。

    这一路上,有人欢喜有人忧愁,欢喜的是几位水军统领,对他们来说,未来好汉佣兵团的战场是海洋,没有了陆地的羁绊,他们将成为佣兵团真正的主角。

    其中刘唐最为得意,时不时指着东方显摆“我刘唐,只要有水的地方,都是我驰骋的疆场,今后兄弟们跟着我,保管有惊无险。”

    不过随着天边地平线那一层灰色变得越来越近,刘唐的脸色终于变了,怎么一眼望不到头他是水匪,竟然有一天会因为水面太宽而心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