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入城
作者:山间白雾   诸天抽卡师最新章节     
    此刻的许安,衣衫褴褛,满身污垢,发丝散乱的遮住了半张脸。

    他此刻根本无处可去,寻常人在外行走,皆要有通行凭证,可他的凭证若是拿出来,等于自投罗网。

    加之他没有武功在身,想乔装成江湖游侠也行不通,朝廷动作频频,大肆搜捕,在外乱逛,迟早会碰上麻烦。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需要知道如今情势到底如何,潜伏在荒郊野外,当个聋子瞎子,非他所愿。

    思前想去,许安索性扮成了乞讨之人,决定再次潜回沧阳城。

    除了那种种理由,许安心中一处角落里,还隐隐抱着一个不切实际的期望。

    还未曾闯荡江湖之时,许安就曾听过山河营的名号,后来也曾与之打过交道。

    这股力量,对于江湖上大部分的门派势力来说,都有着强大的震慑力。

    山河营,取一军镇山河之意,其中皆是焱元国一等一的精兵悍将,即便是最底层的军士,武道也已入品。

    让许安最为惊讶的,还是那位白甲将领,山河营中穿白甲者,武功至少在七品,甚至是一流高手,才能有这个资格。

    城门口的盘查,出紧入松,对于入城之人的盘查,远没有对出城之人查的仔细。

    未曾多犹豫,许安迈步向着沧阳城,缓缓行去。

    不多时,许安行至城门口,被军士拦了下来。

    不出意外,这些军士只是简单问了两句,便将他放进了城。

    草棚下坐着的那名白甲将领,放下手中书册,扫了一眼许安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

    “奇怪,全无内力,气血怎会如此旺盛……”

    “凌将军,这乞丐有问题?”

    “要不抓回审问……”

    一旁侍立的二人闻言,纷纷开口。

    “派个人跟着吧,许是我多疑了。”

    ……

    入城后不久,许安就察觉到自己被人盯上了。

    如今他的五感比之前敏锐了很多,旁人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都会有清晰的感应。

    察觉到有人跟踪,许安不禁有些疑惑是哪里出了问题。

    应当不会是身份的问题,若是身份暴露,刚刚在城门口,他可能就被山河营直接拿下了。

    思来想去没个结果,许安寻到了一处酒楼,靠墙席地而坐。

    跟踪他的那人,是个三旬壮汉,在街角一家茶楼坐了下来。

    青楼酒馆,鱼龙混杂之地,消息最为庞杂,虽大多是市井传言,有真有假,但对于如今的许安来说,却是最好的消息来源了。

    “那新开的万春楼,姑娘功夫简直绝了!”

    “可不是,一趟功夫下来,浑身通透,走路都轻二两。”

    ……

    “咦,怎不见赵兄?”

    “那小子前两日去找他那良家相好的,被其郎君撞破,吊在树上打了一顿,到今儿还没醒呢。”

    “这厨子炒菜忒咸。”

    ……

    涌入耳朵的信息无比杂乱,许安耐心的一点点梳理,仔细搜寻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昨儿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兵马?”

    “听说…景王反了……”

    突然传入耳内的声音,让许安精神一振。

    焱元国只有一个景王,洛景空……

    “景王为何要反?!”

    “听说是朝廷雷霆出手,将洛家人杀了近八成,就连两位当世绝巅,也未曾躲过这一劫。”

    “嘶——”

    一阵吸气声响起。

    “难怪……”

    “朝廷为何要如此做?”

    “许是担心景王坐拥一郡之地,尾大不掉,要卸磨杀驴呗。”

    “嘘——不可妄语!”

    “唉,可惜了,那洛家老家主洛无常,在江湖上也是鼎鼎有名的前辈了,为人最讲道义,风评甚好,还未曾有机会拜见……”

    声音一下低了下去。

    ……

    许安闭着眼,听着乱哄哄的嘈杂声,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几个时辰,精神不禁有些疲惫。

    之前同那二人交手,他的心弦就一直紧绷着,未曾得到充分休息。

    “嗨,乞丐。”

    一旁传来一声低唤。

    许安睁开眼,才发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一位身穿锦袍的富态老者,手里拿着个油纸包,正站在不远处望着他。

    “别在这儿睡,你这一觉睡到明天早上,就醒不过来了。”

    老者说着,将手中纸包丢到了许安怀里。

    “吃完了到后院去,马厩没养马,有干草垫着,好好睡一觉,明早去别家吧。”

    许安扫了一眼街角处的茶楼,那壮汉依旧坐在那里,一壶清茶喝了几个时辰。

    爬起身,向老者道了声谢,许安缓缓走向酒楼后院。

    “掌柜的,您太过仁厚了,这种乞丐,随意打发走便是。”

    “不错,这人有手有脚,却行乞讨之事,定是惫懒成性,饿死也是活该!”

    几名店小二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开口。

    “好了,人活一世,谁还没个难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老掌柜摆了摆手,转身进了酒楼。

    街角的壮汉,见到许安进了酒楼后院后,起身跟了两步,眼看着许安进了马厩。

    犹豫了片刻,壮汉最终夹了夹腿,反身走向城门,步履有些匆忙。

    ……

    许安进了后院不久后,便再次折返,发现那壮汉不见踪迹后,心下稍松了口气。

    回到马厩,坐在干草堆上,许安打开了油纸包,纸包内放着一根烧鸡腿加俩白面馒头。

    掌柜的是个好人。

    许安想着,撕下一块鸡腿肉,而后又咬了口馒头,默默补充了一句。

    就是烧鸡腿咸了点儿。

    后院中有口方井,许安打上井水,饮了两口,确认过四周无人后,拴上后院的门,于井边坐了下来,取出了宝罡玄气录。

    月色皎洁,银辉洒落,未曾阻碍到许安的视线。

    这本宝罡玄气录,在离开山脉后不久,他就曾简略翻过一遍,只是未曾细看。

    许安经脉未曾被废之前,功力已达七品,虽称不上一流高手,但在二流已居顶峰。

    他之前所习练的内功,是一门族内的上等心法,名为‘玄玉劲’,练至深处,赤手分金断玉,只是等闲。

    细细将宝罡玄气录从头至尾看了一遍后,许安毫不意外的发现,这门功夫的精妙,胜过玄玉劲百倍不止。

    最关键的是,宝罡玄气录中对武道境界的描述,逆转了许安之前的看法。

    世间流传的武道,分一至九品,九品之上为绝巅。

    而宝罡玄气录中所记载的,却是武道三境:五体境、凝气境、元罡境。

    五体圆满,生撕虎豹,独猎群狼,凝气大成,射石隐羽,横行四方。

    至于元罡境……

    许安望着最后那一句‘打破虚空,白日飞升’,神情怔然,半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