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人格分裂的师娘。
作者:轻雨寒梅   傻丫变形记最新章节     
    傻丫变形记正文卷第90章:人格分裂的师娘。我用神识探向关着那个女人的房间,只见那女人正在似笑似哭而且还梨花带雨,实在有点吓人,仿佛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我不由一脸黑线。

    那女人完全不理会我,看着她与我一样的长相,要不是昨天她伤害了我的小元婴,还真舍不得拍她一掌。

    何况还是个亭亭玉立的大美女一枚!比我这猴子个性养眼多了。

    “喂,你有完没完!要是真委屈,哭两声得了,你这样嘤嘤嘤哈哈哈的,很影响情绪的。哎,我要是能自由进入师父的那个空间,我就将你这个大麻烦交给师父得了!”

    看着这女人一个劲的嘤嘤嘤哈哈哈,跟我长得一样也受不了啊,而且有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趋势!这是要发疯的节奏啊!

    我赶紧用双手捂住了耳朵,这穿透力实在太强了。

    “你师父也不是个东西!”

    我一噎!这人怎么还骂起人了,这还能不能愉快地谈话了?

    “你和师父认识?你见过他?”我不由好奇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怎么没见过,他化成灰也别想我会忘了他!”

    看着她那咬牙切齿的模样,我默默为师父默哀,这是从哪儿招来了一个敌人!

    “哎,师父得罪过您?”我这个从来都是看戏不怕台高的主,一想师父的黑历史,就两眼放光,看来有料。我不由暗暗为师父默哀,这要是遇上了,还不得打起来?

    “哪你别管,反正我不待见他!”

    听这语气,反而有一种撒娇赌气的成分在里头,这是什么状况?

    “你是我的其中一个师娘!”

    呀,这有料,师父呀你这是召了多少桃花债啊!

    “什么其中一个师娘,难道他还娶了别人?被我关在这里,他竟然还感招烂桃花!”

    那女人语气一下子不善起来!上一次有个女人成自称师娘,这又来了一个,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嗯,这师父是不对,简直就一渣男,这男人不能要!”

    我随口答道,还不住地点了点头,十分配合地附和着她的说法,完全将师父出卖了底朝天。

    “是了,我就应该将他锁在这里千年万千,让他永世不得超生!哈哈哈哈哈”

    于是那女人又一阵哈哈哈大笑走来,然后又嘤嘤嘤地哭了起来。这师父害人不浅,这女人要疯?

    这才是真正受伤害的主,否则不会伤心这样。

    “哎,前辈你不会是真正的师娘吧!我好像听师父说他是被师娘关在这里的!”

    难道这才是正主师娘?那一开始在山洞中的是分身,那个灰色小球又是谁?哎,这混乱的!

    “他竟然和你提到我,也是不容易呀!他是不是一直在埋怨我?”她竟用手理了理头发,神色竟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哦,师父实际上是非常非常喜欢你的,那天和我谈到您,还特伤感来着!”

    这么安静,让我一下子不忍调侃她了!

    这正主师娘陷入了沉默,仿佛在回忆过往一般。

    “他也能想我吗?不是念念不忘那个小贱人吗?”师娘许久才又回过味似的,喃喃低语。

    我一阵无语,这样仙气十足的美人说话带着尖酸刻薄就不太美妙了!

    “你为什么和我长得如此之像,是如何寄居在我的身体里的?”

    想到这里不由一阵叹气,这身体貌似好几个人住着,师父是跟着八卦进来的,这师娘又是如何进来的呢?

    “我怎么知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长得相像有什么奇怪,也许只有长得相像的人才会寄居在一个身体里而不冲突吧!”

    师娘叹了口气,又接着道,“至于我怎么会在这里,不是你父亲把一颗小珠子给了你,被你师父摸走了,我也就跟着进来了!”

    师娘慢悠悠地说道,我一听这话,看来这个师娘和自家一定有渊源。

    “一开始见到的那个人不是你?就是你吃掉的那颗珠子?”

    这还真有点儿复杂,实在太混乱了。

    “我岂是那个贱人,那个人不是一直附着在你的衣服上,在你睡觉之时,想要夺舍!被你师父困在桌子里了,我顺便就逃了出来。”

    “师父不是说那是你的一丝神识吗?怎么说又不是?”

    难道那是师娘的一个分身?所以才分出一丝神识,可是却性格完全不同!

    “的确是我的分身,我总共炼出了五个分身,就属这个与我出入最大!现在我已将它收回,你不用担心了!”

    听了此话,我不由自主地将神识收回来一些,这两师娘貌似都想要这具身体。还是离远点安全!

    “哈哈哈,小丫头警惕性还挺强的,不过我现在也没那能力抢夺你的身体,你不用担心!”

    师娘的笑声里竟带了一丝尖锐,竟和最开始遇到的那位如出一辙。

    看来是自己想的不错,这师娘与那个本是一体。所以还是关着的好!可是自己能关她多久?貌似这个八卦空间是她设制的,总有一天会冲出这个钳制,到那时自己只有待宰的份儿。

    “也就是说,你也解不开外面这层屏障了?”我试探地问了一句,这是师娘的一丝神识封存的,照理她也应该能解开。

    “解不开!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我在你的双鱼灵液中泡太久,功力损耗大半,所以无能为力!”

    师娘说得慢不经心,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

    “说的也是,果然师父说得不错,师娘一炼出分身,连分身的功力都不如!”

    我也学着师娘漫不经心地胡说八道,但气人绝对够了!

    “胡说八道,我能解不开?我只是不愿意出手罢了!”师娘果然发怒了,依旧不愿意出手。

    “嗤,没那个能耐,还在晚辈面前吹嘘,你也不觉得臊的慌!”

    另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一看这热闹了,两个师娘打起来了,这是人格分裂的前奏啊!

    “我怎么吹嘘了?你就认为我解不开。就你那点儿水平,也想难倒我?这不是做梦吗?”

    这正主师娘一下子也来了精神,然后一人分饰两个角色互怼起来。

    看着这样的师娘,心里不由一阵畅快。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师父呀!你是怎么享受得了具有人格分裂的师娘啊!

    “那好,我们就打打赌,就你那小计俩也能难得倒我!”

    “好,我就看你有什么能耐!”

    我一听乐了,这有人格分裂也不错,至少能吵起来,这就是所谓的玉蚌相争,渔翁得利?

    “好,你别出声,我来给你解解看,我还就不信了,就你这几万年能有何修为?你先出去将手掌对着屏嶂!”

    我一看这样行,于是轻轻喊了一句‘出’,于是就站在了外面。

    现在的外面已经是晨曦了,阳光从东面升起,火红火红的,斜斜的,将人的影子拉的老长。清风徐面,树影婆娑,沙沙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