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逃脱
作者:夜行人   山河警事最新章节     
    杨春茂轻声开口“蒋队,记得上次咱们行动的时候,已经对夜总会彻底的调查了一遍,里面的环境布置和进出路线都清楚,总共就两个出口,应该没有别的出口。”

    杨春茂觉得因为上次的失败,导致大家的心理都有些谨慎,不管做什么都小心翼翼,虽然这种心态对于调查案子来说也有好的一面,可也会因为太过紧张而出现意外,这方面有很多先例,遇到突发事件便无所适从,最后导致行动的失败。

    走在中间的秦山海表情凝重,他对自己的心理素质很放心,他担心的是另一方面“上次行动距离现在已经半年时间,期间有什么变动咱们也不知道,上次咱们对付毒贩子就扑了个空,所以这次我要提醒大家,对手的狡猾程度不比那些毒贩子弱说不定他们会留有暗门地道之类,一旦察觉到我们的行动,就通过地道逃跑。”

    冯哲轻笑一声“山海,你这个想法太想当然了,夜总会的位置可是在市中心,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动工挖出个地道,周围都是水泥地,要不就是马路,他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挖出个地洞来这得是不小的工程,而且来来往往全是人,只要动工就会被别人发现,听老杨的,不要紧张。这件事情我们掌握了主动权,对方并不知道咱们掌握了犯罪地点,只要我们行动迅速,这个窝点会被我们快速打掉。”

    秦山海想想也是,从市中心挖出一个地洞来,这种想法的确有些异想天开,但他还是有些紧张,总觉得那群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在他们自以为万无一失的时候,弄出一些难以预料的情况。

    就在大家商量来商量去的时候,面包车已经来到了夜总会的附近,这次行动参与支援的就不少,已经里三层外三层把夜总会附近包围了起来。

    因为参与了上次的围捕,秦山海对周围有一定的了解,时隔半年,又大致观察了一下,附近没有大的地形变动,只要处理得当,且对方没有得到消息,那此次行动就不会出问题。

    对于夜总会的服务人员来说,重案组的人已经是熟面孔,所以此次行动最开始,蒋羌他们并没有上去,而是让其他同事打头阵,进入夜总会后迅速控制住通往地下室的入口。

    对讲机里传来顺利控制的提醒,蒋羌带队进入了夜总会,夜总会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地方,嘈杂的音乐硬生生塞进耳朵,每一次听到这么激烈的音乐,秦山海都觉得莫名的烦躁,他不喜欢这种环境,更理解不了喜欢在夜总会喝酒的人是什么心态。

    倒是冯哲跟杜文斌挺喜欢这种氛围的,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心态比较年轻,喜欢更为刺激的东西。

    行动一开始比较顺利,虽然也遇到了一点阻碍,通往地下室入口站了三个保镖,这三个保镖的责任是对进入地下室的人进行检查。

    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详细的计划,遇到突发情况的处置方法。

    蒋羌带着众人到了入口处的时候,三个保镖已经被警方控制住,抱着头蹲在地上,打头阵的同事正在逐个给他们上铐子。

    蒋羌脚步没停,带着人直接冲进了地下室。

    “我们是警察

    ,全部原地抱头蹲下”蒋羌持枪大喊一声。

    曾记得上次行动时地下室空旷的模样,里面东西被搬空,整个地下室空旷一片。可如今那里大变样,重新装修的富丽堂皇,被各种豪华的设施占满,里面摆满了沙发,桌椅和各种赌具,还有黑压压的人群,看见有警察冲下来,一个个全都愣在了原地。

    能来这儿的人不少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一个个西装革履打扮的甚是得体,若不是摆在他们面前的各种赌具,倒像是来参加高级聚会的。

    警察的到来把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吱声了,刚刚还喧哗吵闹的地下室一瞬间就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一众民警握紧手中的枪“来,都蹲下,手抱头,等待临检”

    “你,排好队,不要乱动”

    “出示身份证,你哪个单位的”

    蒋羌扫了一眼大厅,但也仅仅扫了一眼,桌子上摆着各种赌局,还有不少违禁产品,可这些并不能吸引蒋羌的注意。

    他回过头冲秦山海递了个眼神,秦山海点了点头,留下一部分人处理聚众赌博的众人,剩下的跟蒋羌一起冲进了地下室后面的仓库。

    第一次来的时候,也着重检查过地下室内这个挺特殊的仓库,当时在仓库里陈放的都是一些酒水饮料,为了以保万一,他们挨个检查过,里面并没有违法的东西。

    听了孙聪的供述,才明白这个仓库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电影院式的大型展台,是赌命的重要场所。

    因为已经来过一次,驾轻就熟的找到仓库大门,秦山海垂头一看,发现仓库的大门上还挂着没来得及上锁的锁头,在蒋羌的示意下,冯哲一脚踹开了仓库的大门。

    这些天,大家都在幻想着,仓库里是怎样的情形,等真正看到才感觉到无与伦比的震撼。

    里面的确如孙聪所描述的那般,摆放着三四十个座椅,在正中央的位置有一个不小的圆形展台

    此时的圆形展台上竟然真的放着一个人,因为离得很远,他们也不能确定这个人是死是活,反观下面的这些座椅上此刻已经没有一个人

    这些座椅摆放的有些凌乱,有些还东倒西歪的,证实着那些坐在这些椅子上的人离开时的匆忙与慌张。

    在最前面的那排的椅子前,还摆放一个个精致的小桌,桌子上摆放着瓜果茶壶,每个杯子里都蓄满了茶水。

    秦山海匆忙的冲到最前面,拿起茶杯之后感受了一下温度,是热的应该刚刚倒上不久。

    想到这儿,秦山海的心头不由咯噔一下,心急的喊道“蒋队,热的这些人应该是刚刚跑掉了”

    “封锁这儿的各个地方快点。”蒋羌也意识到了不好。

    乱七八糟的椅子,刚倒好不久的茶水,甚至还有摆放在展台上的人,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了一件事,这儿在几分钟之前应该有一批人在此参与赌命,可就在刚刚,他们应该是得到了消息,然后全都跑了。

    这个结果让在场的每个人心情都有些沉重,可事到如今也不是反省的时候,蒋羌稳定住心神,一马当先冲到了

    圆形展台上,他伸手一摸展台上的那个人,庆幸的是那人还有呼吸。

    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左右,是个面容清秀的小伙子,穿着白色连体长袍,脸色苍白,紧紧闭着双眼。

    蒋羌通过对讲机让救护人员进场,随即迅速给小伙检查身体,看有没有明显的外伤,尤其是割开流血的伤口仔细检查了后发现,这人身上没有任何划痕,躯干上没有流血的位置,这说明此人的器官应该都还完好无损的留在身体里。

    可越是这样越让众人担心,那些人的凶残程度他们早就领教过了,既然身上没有划伤,可摆放在这儿,就说明他的生命在快速流逝,说不定已经喂他吃了慢性的致命毒药

    所有人都在忧心这人的身体状况,几分钟后,救护人员赶到现场,而蒋羌一众人忙的脚不沾地,先是仔细检查这儿所有入口出口,让冯哲跟着跟着救护车送小伙儿去医院。

    蒋羌他们则留下来,对这儿所有人的身份进行登记盘查,根据那杯水的热度,他们分析那些人得到逃离这个仓库的时间最多不过几分钟,因为他们半个小时前就在附近埋伏了,确定这段时间内并没有多少人离开夜总会。

    这也就证明着那群人虽然离开了仓库,可却没有离开夜总会,那群参与赌命的人包括那些管理人员,应该就混杂在人群之中企图蒙混过关。

    为了不让那群人桃之夭夭,就开始了紧急的盘查,他们就这样盘查了一晚上,觉得可疑的人都被留下了。

    扣留的人太多,忙活到半夜,这里的人还没盘查到三分之二,秦山海累的口干舌燥声音都嘶哑了。

    为了让自己的嗓子在接下来的调查中还能起到作用,秦山海不得不让人帮着去买矿泉水来润润喉。

    他趁着喝水的空闲,拉着蒋羌一起讨论“这里面一定有鬼为了防止被他们认出来,咱们几个都没进场,是别的同事控制住现场之后,咱们才进入,但进入地下室仓库的时候,那群人跑的干干净净。参与赌命的人还是组织赌命的人都没了,这说明我们在进去之前,就已经被对方发现了他们是怎么发现我们的难道说他们早就已经锁定了咱们过来时所乘坐的车对我们每一辆车都有标记他们能做到这么谨慎详尽还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蒋羌摇了摇头,这一点他也想不通,按说之前准备的那么充足,不会被发现才是,可现实却是悲观的,那一群狡猾的家伙还是在行动之前逃离了地下室。

    秦山海憋了一肚子的疑问,继续说“咱们当初的计划没问题,为了防止突发情况,在我们到达这之后,立马就让人封锁了外围,继而封锁了地下室的入口他们就算有人时刻盯着入口,也不会那么快逃跑所以按照道理来讲,那群人就算是逃离了仓库,应该也聚集在地下室。可我这一番盘查,却觉得那些被我们抓到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有情况发生。刚刚下去你喊话的那一瞬间,你注意他们的表情,那种惊讶的表情绝对不是演出来的,从他们的穿戴打扮和谈吐来看,参与赌博的人和组织赌博的人有很大的区别,盘查的时候我很注意这一点,没发现有值得怀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