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 愤怒
作者:京北庸人   法塔林传奇最新章节     
    先知坦古尔愤怒地咬着自己的尾巴。他简直不敢相信。那些无能的傻瓜没能杀死那两个矮人,尽管他们在数量上占了压倒的优势,而且他们的凶残程度更甚。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怀疑有什么暗藏的敌人在暗中破坏他的努力,给他送来下等的士兵。毫无疑问,正是这些邪恶的谋家把白恩和格雷罗根派到这个遥远的地方。好吧,他会算帐的,他会算帐的

    但是现在,他没有时间去担心。这是考察战场的时刻,了解他的部队况的时候了。他把两只爪子向后拉,然后向上拉,远离那块洞察水晶球,他的视线就缩回去了,仿佛他就像一只巨大的蝙蝠在战场上盘旋。在他下面,他可以看到燃烧的建筑物诅咒的那些无能的傻瓜还有野蛮的斗争的迹象。

    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战士在战斗。武器与武器相撞。鼠人之剑击中矮人锻造的斧头,火花四溅。血从新伤口中挖出来。无头的尸体在尘土中翻腾,他们最后的生命之血仍在狂暴能量的痉挛中消耗着。火星被晚风吹向天空。

    在城堡的墙壁上,一群汗流浃背的矮人正费力地把一把多管风琴炮推到合适的位置。

    很明显,这是一个危机时刻。一切都悬而未决。对这位先知来说,同样显而易见的是,他的鼠人部队将会获胜。他们从两边击垮了矮人,他们庞大的人数压倒了装备落后的对手。当他的两个死敌逃跑时,他的沮丧开始被即将到来的胜利的温暖光芒所取代。

    白恩感觉他快要死了。他疲惫不堪地躲开了一把短弯刀的攻击。他疼痛的肌使他的手臂转动起来,并向他的敌人发出了一记弧线的反击。这个巨大的黑毛怪物向后一跳,轻松地避开了这一击。它的尾巴甩了出来,缠住了白恩的腿,想把他从地上拽起来,把他绊倒。胜利的火花在白恩筋疲力尽的脑海里微弱地闪烁着。他以前见过这种把戏,知道如何立即做出反应。他挥舞着剑,把尾巴从根部附近砍断,但他只是及时地把剑恢复到保护位置,挡住了生锈的弯刀向下的一扫。

    撞击的冲击几乎使他的手麻木了,他反地更紧地抓住剑柄,防止它从他被汗水浸湿的手中滑出。老鼠人惊恐地尖叫着,甩动着残尾。它错误的犯了一个向下看检查流血位置的错误。当它的眼睛离开他的时候,白恩趁它分神的时候把他的魔法剑刺进了它的肚子。

    温暖的内脏在他手上翻滚。他往后退了一步,竭力抑制住一种厌恶的感觉。它用两只爪子抓着肚子,脸上带着一种近乎人类的不相信的表,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着。白恩用剑刃从它的后颈刺穿了它的脊椎骨,只是为了确认它已经死了。他曾见过许多勇士被他们自以为已杀的敌人拖至死地,他下定决心决不让自己犯这样的错误。

    疲累感已经让白恩麻木,他不确定自己战斗了多久,杀了多少人。期间他释放过两次法术,取得了不小的战果,但是并没有改变任何东西。现在他的魔力不足,更重要的是,精神也开始异常疲惫,这种况下施法失败和反噬的概率要比正常况下高得多。

    刹那间,一切都平静下来了。他环顾四周,看见了格雷罗根、斯诺瑞和一群伤痕累累、精疲力竭、面目狰狞的矮人。他们看起来都很疲惫,连两个弃誓者也不例外。他们仿佛已经杀戮了好几个小时,但每有一个倒下的敌人,就有另外两个大步走上前去接替他的位置。

    老鼠人就像是无穷无尽的汹涌波涛,一波接一波地拍打在他们上。在远处,白恩可以听到武器碰撞发出的喧闹声,所以他知道在什么地方还有人在战斗,但就在他们听着的时候,一种不祥的寂静降临了,接着是一声吼声,似乎同时从一百个野兽般的喉咙里发出来。

    矮人们交换了一下眼色,告诉白恩他们的想法都和他一样。也许他们是留在城堡外的最后几个矮人。

    这种况并没有持续太久。白恩环顾四周,发现他们周围都是凶猛的老鼠人。数以百计的红色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燃烧的建筑物发出的光反在同样数量的闪亮甲片上。

    老鼠人暂时后退了几步,重新调整集结,因为他们知道这将是他们最后的冲刺。他们以一种奇怪的精确度移动着,仿佛是由某种迅速、邪恶、看不见的智慧组织起来的。就在那一刻,白恩知道他肯定会死在这里。

    他趁这短暂的间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的呼吸急促地从肺里呼出来。他像快淹死的人63    先知坦古尔愤怒地咬着自己的尾巴。他简直不敢相信。那些无能的傻瓜没能杀死那两个矮人,尽管他们在数量上占了压倒的优势,而且他们的凶残程度更甚。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怀疑有什么暗藏的敌人在暗中破坏他的努力,给他送来下等的士兵。毫无疑问,正是这些邪恶的谋家把白恩和格雷罗根派到这个遥远的地方。好吧,他会算帐的,他会算帐的

    但是现在,他没有时间去担心。这是考察战场的时刻,了解他的部队况的时候了。他把两只爪子向后拉,然后向上拉,远离那块洞察水晶球,他的视线就缩回去了,仿佛他就像一只巨大的蝙蝠在战场上盘旋。在他下面,他可以看到燃烧的建筑物诅咒的那些无能的傻瓜还有野蛮的斗争的迹象。

    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战士在战斗。武器与武器相撞。鼠人之剑击中矮人锻造的斧头,火花四溅。血从新伤口中挖出来。无头的尸体在尘土中翻腾,他们最后的生命之血仍在狂暴能量的痉挛中消耗着。火星被晚风吹向天空。

    在城堡的墙壁上,一群汗流浃背的矮人正费力地把一把多管风琴炮推到合适的位置。

    很明显,这是一个危机时刻。一切都悬而未决。对这位先知来说,同样显而易见的是,他的鼠人部队将会获胜。他们从两边击垮了矮人,他们庞大的人数压倒了装备落后的对手。当他的两个死敌逃跑时,他的沮丧开始被即将到来的胜利的温暖光芒所取代。

    白恩感觉他快要死了。他疲惫不堪地躲开了一把短弯刀的攻击。他疼痛的肌使他的手臂转动起来,并向他的敌人发出了一记弧线的反击。这个巨大的黑毛怪物向后一跳,轻松地避开了这一击。它的尾巴甩了出来,缠住了白恩的腿,想把他从地上拽起来,把他绊倒。胜利的火花在白恩筋疲力尽的脑海里微弱地闪烁着。他以前见过这种把戏,知道如何立即做出反应。他挥舞着剑,把尾巴从根部附近砍断,但他只是及时地把剑恢复到保护位置,挡住了生锈的弯刀向下的一扫。

    撞击的冲击几乎使他的手麻木了,他反地更紧地抓住剑柄,防止它从他被汗水浸湿的手中滑出。老鼠人惊恐地尖叫着,甩动着残尾。它错误的犯了一个向下看检查流血位置的错误。当它的眼睛离开他的时候,白恩趁它分神的时候把他的魔法剑刺进了它的肚子。

    温暖的内脏在他手上翻滚。他往后退了一步,竭力抑制住一种厌恶的感觉。它用两只爪子抓着肚子,脸上带着一种近乎人类的不相信的表,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着。白恩用剑刃从它的后颈刺穿了它的脊椎骨,只是为了确认它已经死了。他曾见过许多勇士被他们自以为已杀的敌人拖至死地,他下定决心决不让自己犯这样的错误。

    疲累感已经让白恩麻木,他不确定自己战斗了多久,杀了多少人。期间他释放过两次法术,取得了不小的战果,但是并没有改变任何东西。现在他的魔力不足,更重要的是,精神也开始异常疲惫,这种况下施法失败和反噬的概率要比正常况下高得多。

    刹那间,一切都平静下来了。他环顾四周,看见了格雷罗根、斯诺瑞和一群伤痕累累、精疲力竭、面目狰狞的矮人。他们看起来都很疲惫,连两个弃誓者也不例外。他们仿佛已经杀戮了好几个小时,但每有一个倒下的敌人,就有另外两个大步走上前去接替他的位置。

    老鼠人就像是无穷无尽的汹涌波涛,一波接一波地拍打在他们上。在远处,白恩可以听到武器碰撞发出的喧闹声,所以他知道在什么地方还有人在战斗,但就在他们听着的时候,一种不祥的寂静降临了,接着是一声吼声,似乎同时从一百个野兽般的喉咙里发出来。

    矮人们交换了一下眼色,告诉白恩他们的想法都和他一样。也许他们是留在城堡外的最后几个矮人。

    这种况并没有持续太久。白恩环顾四周,发现他们周围都是凶猛的老鼠人。数以百计的红色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燃烧的建筑物发出的光反在同样数量的闪亮甲片上。

    老鼠人暂时后退了几步,重新调整集结,因为他们知道这将是他们最后的冲刺。他们以一种奇怪的精确度移动着,仿佛是由某种迅速、邪恶、看不见的智慧组织起来的。就在那一刻,白恩知道他肯定会死在这里。

    他趁这短暂的间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的呼吸急促地从肺里呼出来。他像快淹死的人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5k5五块五毛

    格雷罗根、斯诺瑞和一群伤痕累累、精疲力竭、面目狰狞的矮人。他们看起来都很疲惫,连两个弃誓者也不例外。他们仿佛已经杀戮了好几个小时,但每有一个倒下的敌人,就有另外两个大步走上前去接替他的位置。

    老鼠人就像是无穷无尽的汹涌波涛,一波接一波地拍打在他们上。在远处,白恩可以听到武器碰撞发出的喧闹声,所以他知道在什么地方还有人在战斗,但就在他们听着的时候,一种不祥的寂静降临了,接着是一声吼声,似乎同时从一百个野兽般的喉咙里发出来。

    矮人们交换了一下眼色,告诉白恩他们的想法都和他一样。也许他们是留在城堡外的最后几个矮人。

    这种况并没有持续太久。白恩环顾四周,发现他们周围都是凶猛的老鼠人。数以百计的红色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燃烧的建筑物发出的光反在同样数量的闪亮甲片上。

    老鼠人暂时后退了几步,重新调整集结,因为他们知道这将是他们最后的冲刺。他们以一种奇怪的精确度移动着,仿佛是由某种迅速、邪恶、看不见的智慧组织起来的。就在那一刻,白恩知道他肯定会死在这里。

    他趁这短暂的间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的呼吸急促地从肺里呼出来。他像快淹死的人一样贪婪地大口吞咽着空气。他全肌感觉都像是着火了。他的剑刃似乎重达一吨或更多。他确信他不能再把它举起来了,甚至不能挽救他的生命,但他很庆幸自己有足够的经验知道这种感觉是多么错误。当时机成熟时,总是会有更多的力量能够去战斗。现在,望着外面一排排像老鼠一样的沉默的面孔,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在那里集合。”他好像听见后有人在说话。“准备好击退这次攻击。让那些害虫渣滓尝尝真正的矮人钢铁的滋味吧”

    白恩对矮人纯粹的顽强和勇气感到惊讶。说话的队长一定知道这是完全没有希望的做法,但他却还是鼓励他的部队以高昂的代价牺牲自己的生命。白恩也准备这么做,但只是因为他在这件事上别无选择。如果他能找到一条离开这里的路,活下去,选择另一天继续战斗,他就一定会选择离开的。

    白恩深深地叹了口气,自己或许还可以再一次施法,那个法术或许可以带走眼前这些老鼠人,给矮人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但如果那个法术失败或者反噬,这里可能不会与任何人活下来,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这样做。

    就在白恩犹豫的时候,在远处的某个地方,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巨大昆虫的嗡嗡声或者是引擎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这就是那些老鼠人向他们的敌人发的某种新的邪恶装置吗

    奇怪的是,这声音似乎是从城堡那边传来的。白恩心中涌起了一丝微弱的希望。也许矮人们有一个惊喜在等着他们的攻击者。虽然在这些老鼠人把他们压制到目前的处境之前,他们似乎无能为力,但也许他们会为这里的人报仇。

    那些老鼠人的首领似乎在向他们众多的部下咕哝着发号施令。慢慢地,几乎是不愿地,好像他们害怕第一个在他们冷酷敌人建立起来的人墙上结束他们的生命,老鼠人开始前进。当他们步履蹒跚地迈出第一步时,他们似乎重拾了信心,前进的速度和动力以惊人的速度加快了。

    但那奇怪的砰砰声越来越响。好像是从头顶上传来的。白恩想抬起头来,但他的眼睛无法从那群猛冲过来的老鼠人上移开。

    “来吧,去死吧”格雷罗根咆哮着,老鼠人似乎准备相信他的话,他们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冲去,挥舞着他们的武器,发出邪恶的呐喊,愤怒地摆动着他们的尾巴。白恩做好准备迎接冲锋的撞击,然后在某个古怪的影在头顶呼啸而过的时候,他努力克制住想要扑倒在地的冲动。

    这次他抬头一看,只见一大群稀奇古怪的机器从他们头顶飞过。他们的锅炉在夜间熊熊燃烧,一缕缕的火从锅炉漏出来。巨大的旋翼叶片在机体上飞快地旋转,几乎看不见。

    “旋翼机”白恩听到有矮人吼了一声,意识到自己正在目睹传说中的矮人飞行器在夜间的飞行。

    耀眼的光线从机器上下来,落在了迎面而来的老鼠人的中间。直到他们开始在老鼠人中间爆炸时,白恩才意识到自己看到的一定是矮人炸弹的导火线。

    当炸弹把他们的目标炸得支离破碎时,老鼠人冲锋的速度慢了下63格雷罗根、斯诺瑞和一群伤痕累累、精疲力竭、面目狰狞的矮人。他们看起来都很疲惫,连两个弃誓者也不例外。他们仿佛已经杀戮了好几个小时,但每有一个倒下的敌人,就有另外两个大步走上前去接替他的位置。

    老鼠人就像是无穷无尽的汹涌波涛,一波接一波地拍打在他们上。在远处,白恩可以听到武器碰撞发出的喧闹声,所以他知道在什么地方还有人在战斗,但就在他们听着的时候,一种不祥的寂静降临了,接着是一声吼声,似乎同时从一百个野兽般的喉咙里发出来。

    矮人们交换了一下眼色,告诉白恩他们的想法都和他一样。也许他们是留在城堡外的最后几个矮人。

    这种况并没有持续太久。白恩环顾四周,发现他们周围都是凶猛的老鼠人。数以百计的红色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燃烧的建筑物发出的光反在同样数量的闪亮甲片上。

    老鼠人暂时后退了几步,重新调整集结,因为他们知道这将是他们最后的冲刺。他们以一种奇怪的精确度移动着,仿佛是由某种迅速、邪恶、看不见的智慧组织起来的。就在那一刻,白恩知道他肯定会死在这里。

    他趁这短暂的间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的呼吸急促地从肺里呼出来。他像快淹死的人一样贪婪地大口吞咽着空气。他全肌感觉都像是着火了。他的剑刃似乎重达一吨或更多。他确信他不能再把它举起来了,甚至不能挽救他的生命,但他很庆幸自己有足够的经验知道这种感觉是多么错误。当时机成熟时,总是会有更多的力量能够去战斗。现在,望着外面一排排像老鼠一样的沉默的面孔,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在那里集合。”他好像听见后有人在说话。“准备好击退这次攻击。让那些害虫渣滓尝尝真正的矮人钢铁的滋味吧”

    白恩对矮人纯粹的顽强和勇气感到惊讶。说话的队长一定知道这是完全没有希望的做法,但他却还是鼓励他的部队以高昂的代价牺牲自己的生命。白恩也准备这么做,但只是因为他在这件事上别无选择。如果他能找到一条离开这里的路,活下去,选择另一天继续战斗,他就一定会选择离开的。

    白恩深深地叹了口气,自己或许还可以再一次施法,那个法术或许可以带走眼前这些老鼠人,给矮人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但如果那个法术失败或者反噬,这里可能不会与任何人活下来,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这样做。

    就在白恩犹豫的时候,在远处的某个地方,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巨大昆虫的嗡嗡声或者是引擎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这就是那些老鼠人向他们的敌人发的某种新的邪恶装置吗

    奇怪的是,这声音似乎是从城堡那边传来的。白恩心中涌起了一丝微弱的希望。也许矮人们有一个惊喜在等着他们的攻击者。虽然在这些老鼠人把他们压制到目前的处境之前,他们似乎无能为力,但也许他们会为这里的人报仇。

    那些老鼠人的首领似乎在向他们众多的部下咕哝着发号施令。慢慢地,几乎是不愿地,好像他们害怕第一个在他们冷酷敌人建立起来的人墙上结束他们的生命,老鼠人开始前进。当他们步履蹒跚地迈出第一步时,他们似乎重拾了信心,前进的速度和动力以惊人的速度加快了。

    但那奇怪的砰砰声越来越响。好像是从头顶上传来的。白恩想抬起头来,但他的眼睛无法从那群猛冲过来的老鼠人上移开。

    “来吧,去死吧”格雷罗根咆哮着,老鼠人似乎准备相信他的话,他们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冲去,挥舞着他们的武器,发出邪恶的呐喊,愤怒地摆动着他们的尾巴。白恩做好准备迎接冲锋的撞击,然后在某个古怪的影在头顶呼啸而过的时候,他努力克制住想要扑倒在地的冲动。

    这次他抬头一看,只见一大群稀奇古怪的机器从他们头顶飞过。他们的锅炉在夜间熊熊燃烧,一缕缕的火从锅炉漏出来。巨大的旋翼叶片在机体上飞快地旋转,几乎看不见。

    “旋翼机”白恩听到有矮人吼了一声,意识到自己正在目睹传说中的矮人飞行器在夜间的飞行。

    耀眼的光线从机器上下来,落在了迎面而来的老鼠人的中间。直到他们开始在老鼠人中间爆炸时,白恩才意识到自己看到的一定是矮人炸弹的导火线。

    当炸弹把他们的目标炸得支离破碎时,老鼠人冲锋的速度慢了下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5k5五块五毛

    起来的人墙上结束他们的生命,老鼠人开始前进。当他们步履蹒跚地迈出第一步时,他们似乎重拾了信心,前进的速度和动力以惊人的速度加快了。

    但那奇怪的砰砰声越来越响。好像是从头顶上传来的。白恩想抬起头来,但他的眼睛无法从那群猛冲过来的老鼠人上移开。

    “来吧,去死吧”格雷罗根咆哮着,老鼠人似乎准备相信他的话,他们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冲去,挥舞着他们的武器,发出邪恶的呐喊,愤怒地摆动着他们的尾巴。白恩做好准备迎接冲锋的撞击,然后在某个古怪的影在头顶呼啸而过的时候,他努力克制住想要扑倒在地的冲动。

    这次他抬头一看,只见一大群稀奇古怪的机器从他们头顶飞过。他们的锅炉在夜间熊熊燃烧,一缕缕的火从锅炉漏出来。巨大的旋翼叶片在机体上飞快地旋转,几乎看不见。

    “旋翼机”白恩听到有矮人吼了一声,意识到自己正在目睹传说中的矮人飞行器在夜间的飞行。

    耀眼的光线从机器上下来,落在了迎面而来的老鼠人的中间。直到他们开始在老鼠人中间爆炸时,白恩才意识到自己看到的一定是矮人炸弹的导火线。

    当炸弹把他们的目标炸得支离破碎时,老鼠人冲锋的速度慢了下来。他们狂怒的首领试图疯狂地重新召集他们,但就在他们这么做的时候,一架旋翼机下降到几乎与头部齐平的高度,向他们中间喷出一股滚烫、过的蒸汽。一大群老鼠人吓得叫了起来,转就跑。恐慌是会传染的。不一会儿,老鼠人的冲锋变成了溃败。白恩周围的矮人们几乎麻木地不敢相信地看着,而且他们太疲倦了,连追赶逃跑的敌人都不愿意。63起来的人墙上结束他们的生命,老鼠人开始前进。当他们步履蹒跚地迈出第一步时,他们似乎重拾了信心,前进的速度和动力以惊人的速度加快了。

    但那奇怪的砰砰声越来越响。好像是从头顶上传来的。白恩想抬起头来,但他的眼睛无法从那群猛冲过来的老鼠人上移开。

    “来吧,去死吧”格雷罗根咆哮着,老鼠人似乎准备相信他的话,他们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冲去,挥舞着他们的武器,发出邪恶的呐喊,愤怒地摆动着他们的尾巴。白恩做好准备迎接冲锋的撞击,然后在某个古怪的影在头顶呼啸而过的时候,他努力克制住想要扑倒在地的冲动。

    这次他抬头一看,只见一大群稀奇古怪的机器从他们头顶飞过。他们的锅炉在夜间熊熊燃烧,一缕缕的火从锅炉漏出来。巨大的旋翼叶片在机体上飞快地旋转,几乎看不见。

    “旋翼机”白恩听到有矮人吼了一声,意识到自己正在目睹传说中的矮人飞行器在夜间的飞行。

    耀眼的光线从机器上下来,落在了迎面而来的老鼠人的中间。直到他们开始在老鼠人中间爆炸时,白恩才意识到自己看到的一定是矮人炸弹的导火线。

    当炸弹把他们的目标炸得支离破碎时,老鼠人冲锋的速度慢了下来。他们狂怒的首领试图疯狂地重新召集他们,但就在他们这么做的时候,一架旋翼机下降到几乎与头部齐平的高度,向他们中间喷出一股滚烫、过的蒸汽。一大群老鼠人吓得叫了起来,转就跑。恐慌是会传染的。不一会儿,老鼠人的冲锋变成了溃败。白恩周围的矮人们几乎麻木地不敢相信地看着,而且他们太疲倦了,连追赶逃跑的敌人都不愿意。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5k5五块五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