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你们还有什么身份
作者:元卿凌宇文皓   元卿凌宇文皓最新章节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被褚首辅转移了视线,问题的重心不在于他是否越权。.kingho.而是在于太子妃上了麻风山。

    他神色一收,道:“首辅教训得是。下官一会儿自然会领罪,但是。太子妃私自上麻风山,是否也该给皇上和文武百官一个交代?”

    那边厢,宇文皓和明元帝的眼神来往已经完成。而他要质问的。首辅也代为质问了。才缓缓地下令。“既然太子说太子妃在乾坤殿,来啊,请太子妃到殿前来。”

    狄魏明听得明元帝这话。顿时心头一松,好在皇上没有被带偏。

    那民女还跪在殿前。跪得有些摇摇欲坠,一副要晕倒的模样。冷静言见状。道:“皇上,她脸色看着不大好。您就免了她跪吧。”

    明元帝瞧了她一眼,淡淡地道:“起来吧!”

    冷静言随即问了一句。“你是不是身子不适?”

    民女谢恩之后,颤巍巍地站起来。眼底含泪,委屈万分地道:“民女身子无恙,只是昨日到如今,滴水不沾,又饿又渴,以至有些头晕眼花。”

    睿亲王闻言,皱起眉头道:“滴水不沾?狄大将军,你既说她是太子妃,昨晚扣押至今,莫非竟没有饭菜茶水伺候?”

    狄魏明一时愣住了,“这……回睿亲王的话,臣吩咐过好生招呼,怕是底下的人疏忽了。”

    睿亲王再看她的手,眉头皱得越发紧了,“你的手这么回事?都是一道道的红痕,还有脖子,怎么仿佛被人勒过一般?”

    众人细看,果然看到她的手背有一道道手指印痕,脖子也留了手指淤青,虽不是很明显,但是仔细看能看得出来。

    民女容月低着头垂泪,不敢说话。

    睿亲王登时大怒,“大将军,你竟敢用刑?”

    众人一时哗然!

    狄魏明冷笑一声,“太子妃这苦肉计怕是无人相信的,便是给下官天大的胆子,下官都不敢对太子妃用刑。”

    睿亲王冷冷地道:“吃喝不给,这是真的了吧?”

    狄魏明干脆地道:“臣疏忽了,臣会领罪。”

    睿亲王都气得笑了,“领罪?看来大将军一会真要领很多罪啊,至少,擅离职守这罪名就逃不了。”

    “对啊,大将军,你不是在军营当差吗?怎么会忽然路过麻风山下?是故意蹲守的,还是路遇啊?我倒是听闻说麻风山下最近很多人在蹲守,莫非,都是大将军的人?”冷静言问道。

    狄魏明见所谓的太子妃迟迟没到,但是冷静言和睿亲王一直盯着他想揪过错,显然还是意图转移视线,他便干脆不说话,只要不是皇上问的,他一概不回答,只等是否传到太子妃来。

    然而,片刻之后,穆如公公领着太子妃元卿凌走进了殿中。

    元卿凌身着一袭黄色金银错绣牡丹图案的宫裙,梳凌云髻,通身贵气,威仪不凡,进得殿来时,神色有些怔惘,但是依旧记得上前跪下行礼。

    “参见皇上!”

    朝堂上无父子只有君臣,所以,父皇的称谓变成了皇上。

    狄魏明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脸色震骇不已,怎么可能?昨天他举着火把看过,确实是元卿凌无疑,怎么又来一个元卿凌?

    文武百官也都愣住了,细细地看着殿上相似的两人,近距离地对比看,其实也不尽然相似,太子妃鼻子高一些,眼睛也高一点,下巴略收,比那民女容月的要坚毅一点,从轮廓上,民女容月要比太子妃圆润柔和一些。

    元卿凌一副茫然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眸光瞟向了太子,眼底有询问之意。

    宇文皓拉住她的手腕拖到自己的身前来,转脸阴沉地看着狄魏明,“大将军,你随便抓了个人诬陷太子妃,到底是何用意?”

    狄魏明眼底终于是闪过了一丝慌乱,震惊让他的思绪也混乱了起来,嘴唇哆嗦了一下,“这……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人?”

    元卿凌还是很诧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文皓哼道:“狄魏明在麻风山下抓住了一个和你长相相似的女子,说是你私自上麻风山,扣押了一晚上今日送入殿中,企图诬陷于你。”

    民女这会儿终于哭了出来,在这北唐早朝大殿之上,哭声委屈,“都说我不是太子妃,为什么还要打我?”

    哗然再起。

    宇文皓一拳打在了狄魏明的脸上,怒道:“你对她私下扣押,滥用私刑的时候,是以为她真的是太子妃的,狄魏明,你好大的狗胆!”

    这一拳,宇文皓几乎用尽了全力,打得狄魏明鼻子都歪了。

    大殿之上,皇上面前,身为太子的他愤而出手打人,但是没有人觉得不妥,甚至,为太子的血性而鼓舞起来。

    狄魏明摸着鼻子底下缓缓流出的鼻血,疼痛让他脑子清醒起来,前思后想,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走到这局面的,所有的铺垫都显示太子这一拳打得名正言顺。

    一直没发表什么意见的明元帝,这会儿才缓缓地发话了,“好了,莫再胡闹,老五,带你媳妇送这民女出宫去,警告她以后不得再上麻风山,还要,找个人去探望她的母亲,为她母亲治病。”

    元卿凌走到民女容月的面前,柔声道:“姑娘,我们走吧。”

    民女容月抽抽搭搭地跟着元卿凌和宇文皓告退而出,至于大殿之上,如何处置狄魏明,也不着急,总会知道的。

    出了宫,上了马车,容月在脸上扒拉了一下,脱下一张薄薄的脸皮,取而代之的是她原本那张精致美丽的面容。

    她一手拿起旁边的牛皮水袋扭开就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慢点,别呛着了!”元卿凌笑着道。

    容月把水全部喝完,怒道:“这老小子太不够意思了,关押了我一个晚上,愣是一滴水都没给喝,我跟着老小子势不两立了。”

    元卿凌歉疚地道:“容月,委屈你了。”

    容月爽朗一笑,“委屈什么啊?不知道多爽呢,在殿上的时候,我便迫不及待地要看那老小子吃瘪的样子,太子那一拳简直让人痛快淋漓至极,可惜我不能朝他脸上挥一拳,若是往日,定把这老小子的脑袋剁下来切碎喂灰狼。”

    宇文皓斜睨了她一眼,“容月,说吧,你和四爷除了生意人之外,还有什么身份?”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