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遗迹核心地带
作者:祖传大米   超凡争霸最新章节     
    请微信搜索 “看书神站” 防丢失,点关注 不迷路!

    nb而这个人就是嬴柔雪,之前的那些嚣张跋扈,怎么说也是好多年沉淀下来了,一时间让她改,也不是那么容易改的。

    nb只是嬴柔雪在嬴洛那里吃了苦头,心里就暗暗觉得自己要是再这么的跋扈蛮横的话,或许自己真的会死在嬴洛的手上。

    nb所以,就算不适应,嬴柔雪也开始慢慢的收敛自己原本的脾性,只是一只在压抑着自己撄。

    nb而嬴洛刚刚的那一句话,无疑是在给嬴柔雪极大的肯定,一下子之前所压抑的一些天性,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表现出来了。

    nb“三姐,我知道了。”嬴柔雪的话里带着欣喜,好像得了什么宝贝一样。

    nb嬴洛微微的点头,现在的嬴柔雪才有点像样,之前就跟小绵羊一样,等着被别人欺负吗?

    nb关于嬴柔雪的转变,这一点,嬴洛之前也确实是没有想过的,没有想到自己的一顿打,竟然就把嬴柔雪给收服了。

    nb果然,这个世界,很多事情都不是就只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而已。

    nb太多的变故,不是谁都能够事先预料的到的,至少现在的这个变故,对嬴洛来说,还算好,至少并没有破坏她原定的一些计划偿。

    nb嬴洛扫了一眼过去,发现这个班级里,除了嬴柔雪之外,再也没有一个认识的。

    nb好吧,其实嬴洛也没有认识几个人,嬴洛在新生之中唯一一个有印象的,也就只有金灿灿一个。

    nb看来是没有在同一个班级了,否则那快要闪瞎眼的金灿灿,都可能会看不到呢?

    nb教室的桌椅并没有什么花样,就是简单的一个长桌子,配几把椅子这样而已。

    nb嬴柔雪占好了位置,拉着嬴洛坐在最前排中间的位置上。

    nb嬴洛真的想说,像她这样连玄力都没有的学渣,应该坐到最后一排混混日子才对吧!

    nb不过,坐在第一排也没有什么,她想怎么样,还不是她自己说的算吗?

    nb因为刚才嬴柔雪的呛声之后,教室里现在真的是安静的很,他们似乎连呼吸都不敢很大声。

    nb他们怕嬴柔雪,因为嬴柔雪之前的事迹,大家都是有所耳闻的。

    nb他们怕嬴洛,不仅仅是因为嬴柔雪对嬴洛那几乎是讨好的态度,更因为刚才嬴洛那一眼,冰冷的如同几万米深的寒冰一般。

    nb其实,嬴洛想说自己真的很无辜,自己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而已,至于搞的她跟恶霸一样吗?

    nb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可以省下很多时间用来对付这些不必要的人。

    nb嬴洛坐下来,背靠在椅子上,双手环胸,不由得翘起二郎腿,有些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走进来的一个男人。

    nb男人很年轻,看样子也才二十出头的样子,一身干净的白衫,脸很清秀,身体有些单薄,弱弱的,给人一种奶油小生的感觉。

    nb而不得不说,嬴洛就那么坐着,身上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场,尤其是对这些刚刚被嬴洛吓到过的人来说,突然觉得嬴洛就这么一个举动,就霸气极了。

    nb那个手上拿着书本的男人,走进来的时候还没有看出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等站在讲台上,抬眼看了一下全部四十多人之后,竟然开始颤抖起来,额头还不由得冒出很多的冷汗来。

    nb这明显是紧张,这是在害怕他们吗?

    nb“呃,大家好。”站在讲台上的男人,说一句话就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还从衣袖里拿出一条灰色的手巾不停的擦汗:“我,我是你们的班,班导师,斑鸠,希,希望今后能和大家相处的愉快。”

    nb看到自家的班导这么的弱势的样子,大家都不由得不怕,还开口出言不逊。

    nb“班导师,连说话都说不清楚,还有资格当我们的班导?”

    nb“就是说,这么弱,不会连我们都打不过,这样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当我们的班导。”

    nb“抗议,抗议,我们强烈抗议要换班导师。”

    nb“……”

    nb果然,大家对强者的是趋之若鹜的,对弱者不仅仅没有同情,更多的都是厌恶和嫌弃,好像觉得弱者天生就该死一般。

    nb虽然嬴洛对弱者也不会有太多的同情,只要不来烦她的话,人家过的好与不好,那都是人家的事情。

    nb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者能够生存下来,说明人家有这个本事,肆意的践踏人家,这是嬴洛最讨厌的了。

    nb而站在讲台上的斑鸠班导师,在听到下面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额头的冷汗不停的往外冒,擦汗的手都不由得哆哆嗦嗦的。

    nb眼睛里除了紧张,还有一丝丝的恐惧的样子,不停的咽口水,眼睛从一开始进来到现在根本就不敢直视任何一个人,而且另外一只手,都紧张的而不知道要往哪里放,十分的窘迫。

    nb嬴洛摸着自己的下巴,仔细的观察着斑鸠班导师所表现出来的那些细节,有些迷惑,这是有自闭症吗?

    nb害怕人多的地方,不敢和人又过多的交流,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nb在人多的地方会脸色会不由得变得苍白,而且虚汗不停的往外面,手脚冰冷,身体也会不自觉的颤抖,觉得所有人都很可怕。

    nb这样的人,竟然会被指派为他们的班导师,嬴洛觉得很多事情真的是人不可貌相,既然学院是批准的,那么久说明他有这个本事来教导他们。

    nb只是想现在还没有表现出来,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一无是处。

    nb嬴洛相信,很多人都永远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的简单和单纯,这个世界这么复杂,扮猪吃老虎的人,多了去了。

    nb又或许,斑鸠这个自闭症是真的,但是也不能说明他没有任何的本事。

    nb嬴柔雪看嬴洛没有讲话也不敢说什么,听着那些人的起哄,不自觉的多看了嬴洛两眼,想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nb“啪。”嬴洛将桌子上的书拿起来狠狠的往桌子上甩去,瞬间发出一道十分大声的声音,让原本还在叽叽歪歪的那些声音一下子安静下来。

    nb因为这个声音的来源是嬴洛,刚刚嬴洛给他们带来的那种气势,还深深的震撼着他们,他们自然不敢造次。

    nb“吵死了。”嬴洛冷着脸,明显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也不看讲台上的斑鸠,顾自说道:“有什么意见,跟学院院长,长老抗议去,在这里说有个屁用。”

    nb“还有,这里是苍穹学院,你们以为是你们自己家里,你有意见就可以提吗?你们的意见算个屁。”嬴洛对他们刚才的话嗤之以鼻,觉得好笑的很:“谁在乎你们什么意见,你们有本事就闹啊,看人家学院是护着你们还是护着自家的老师,看你们一脸怂样,只会狐假虎威,有本事把这些话拿出去说啊!”

    nb嬴洛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一次性就说了一大堆的话,让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反驳。

    nb没有办法,嬴洛的话说而已确实是有道理的,毕竟这里是苍穹学院,人家说的算,他们的意见对他们来说真的就算个屁,他们根本就不差你一个实力一般的新生。

    nb人家有的是资本,只是你没有资本和人家斗而已。

    nb刚刚那一番话,他们也就只敢欺负欺负斑鸠这个看起来很弱势的老师罢了,欺软怕硬,向来是他们的本性。

    nb看着那些人脸上满满的都是尴尬,也不敢,也不能反驳什么的样子,嬴洛就不由的冷笑。

    nb只会欺负弱者的人,才是最让人瞧不起的。

    nb嬴洛收回自己的视线,就撞上了斑鸠偷偷看向自己的视线,或许是没有想到会被嬴洛逮个正着,十分慌忙的把自己的视线给转移开去。

    nb但是嬴洛还是从他急忙转移的视线之中看出了一丝惊喜,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nb嬴洛知道,这是常年给欺负,难得看到有人为自己出头的惊喜。

    nb人就是这么容易满足,一直对你不好,突然有一天,只是为你多说了一句话,就觉得对方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nb人就是这样。

    nb嬴洛也不是故意要扮演这么一个救世主的形象的,只是觉得人家也确实没有怎么样,欺负人家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nb再说了,这样的班导才好啊,这样她才可以随随便便的到处乱逛啊,要是换了一个爱管事的,那不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nb“那,那我们开始上课吧!”斑鸠很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翻开书本打算开始讲课了。

    nb因为刚才嬴洛的那一番话之后,大家也都不敢再造次的,就算是站在讲台上的斑鸠再不济,说话再结巴,他们现在也不敢嘲笑什么的,毕竟这里是苍穹学院,说到底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自己。

    nb“噗呲,噗呲。”突然从门口处传来这么一道声音,还从门口探出一个小脑袋。

    nb这道声音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斑鸠站在讲台上,正对着门口,却愣着没有任何的举动,而下面的人却都在小声的交流着门口的那个小孩到底是谁。

    nb嬴洛知道,这货肯定是来找自己的,就从座位上起来,出门之前还跟斑鸠打了一个招呼:“班导,我出去一下,没有问题吧!”

    nb听到嬴洛在询问自己的话,斑鸠连忙摇头,表示没有问题的。

    nb嬴洛嘴角微微上扬,是吧,就说这样一个班导,在某些时候,在某些事情上还是很给力的啊!

    nb嬴洛走出去,看着脸上挂彩,连走路姿势都有些奇怪的元宝,有些疑惑,又有些好笑的说道:“你上天了啊!摔的这么惨?”

    nb“哼,你不说我还不生气,你一说,我就来气。”元宝听到嬴洛的话,不由得气呼呼的跟嬴洛抱怨着:“我跟你说,那些老混蛋真的是太过分了,我不就是给了你一张录取帖子,怎么了?他们凭什么联合起来,揍我一个啊!”

    nb“他们群殴你啊!”嬴洛觉得有些神奇,果然元宝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目测他嘴里说的那些老混蛋一定就是学院的长老,联合起来一起揍他,想想这个画面还是挺美的,不是吗?

    nb嬴洛才不会承认,自己就是这么的恶趣味,哈哈!

    nb“恩,他们明明说单挑的,结果竟然一起上,不要脸,卑鄙!”元宝气呼呼的,眼睛都快要的瞪出来了。

    nb“他们一群单挑你一个啊,是单挑啊!”嬴洛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说道:“他们没有骗你啊!”

    nb听到嬴洛的话,元宝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不由得张大嘴巴,震惊的看着嬴洛,真的是这个样子的吗?他印象中的单挑,难道不是一对一的吗?

    nb是他身体变小了,然后连脑子都不够用了吗?元宝竟然不自觉的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脑子了。

    nb“他们下手还挺轻的嘛,那么多人围殴你一个,你竟然才稍微挂了点彩?”嬴洛看着元宝就脸上挂了一点彩,不由得摇摇头,啧啧的感叹道。

    nb元宝不由得瞪了嬴洛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他们是要把我打死,才算是下手不轻吗?”

    nb“没。”嬴洛突然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说明你本事不小嘛,几大长老围殴你,你也才受了这么一点点伤,不简单啊!”

    nb“哼,我元宝公子的本事大了去了,你现在才知道吗?”元宝并没有否认嬴洛的话,反倒是直接的承认了,却也没有说的很明白。

    nb但是嬴洛也大概知道,实力竟然在几大长老之上,那绝对不仅仅只是不简单这个样子而已。

    nb嬴洛和元宝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外走,嬴洛简简单单的几句话,都能把元宝气的跳脚了。

    nb“对了,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情?”走了有一段路之后,嬴洛这才问起正题来。

    nb“嘿嘿。”听到嬴洛这么问,元宝突然对嬴洛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nb其实,就算是他不说,嬴洛也大概能够猜得出来,元宝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

    nb毕竟,她身上暂时也就只有一样东西,让他垂涎不已。

    nb但是嬴洛就是不说,还假装不知道的样子,她倒是想看看元宝到底想怎么说。

    nb看嬴洛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元宝只好继续装可怜对嬴洛说道:“当初,我没有收下你的宝贝,就让你进苍穹学院,你是不是该感谢我呀。”

    nb“我也没有说一定要进啊!要感谢你什么?”嬴洛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说过了,苍穹学院的录取帖子根本就没有我的宝贝值钱,不是吗?”

    nb嬴洛一句话,就堵的元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不能够好好的聊聊天吗?你这样说话,会让你很容易失去我的,好吗?

    nb当然了,这些腹诽的话,元宝也就只是在自己的心里抱怨而已,肯定不可能在嬴洛的面前说,不然嬴洛肯定会说话更加的毒辣来反驳他的。

    nb虽然和嬴洛认识的时间并不是很久,但是嬴洛的一些性子,元宝还是看出来了点。

    nb没有办法,元宝只好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嬴洛说道:“你看我的身体已经受到伤害了,你忍心让我的心里也受到伤害吗?”

    nb“为什么不忍心?”嬴洛一脸疑惑的看着元宝说道,似乎不懂元宝刚才的那句话的逻辑在哪里?

    nb元宝顿时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的感觉,怎么就碰上了这么一个没有良心,还很的冷漠无情的人呢?怎么一点都不懂得爱护小孩啊!

    nb他装嫩容易吗?还不配合他,真的是够了!

    nb看着元宝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嬴洛这才没有再逗他,直接拿出那本高级阵法书出来、

    nb看到嬴洛拿出高级阵法书,元宝的眼睛猛的一亮,伸手想要去拿,没有想到嬴洛这一次竟然愿意让他拿走。

    nb元宝把书抱在怀里的时候,就好像抱着一件什么稀世珍宝一样,爱护的让嬴洛觉得有些夸张了。

    nb嬴洛和元宝他们走了好一段路,此刻在一个长廊之上,元宝直接在跪坐在长廊边上的横栏之上,翻开书,十分贪婪的看着。

    nb嬴洛在元宝的旁边坐下来,有些奇怪的问道:“有没有那么夸张?不就是一本阵法书吗?”

    nb嬴洛话音刚落,元宝就猛然回头,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不赞同:“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一本高级阵法书,对修炼阵法术的修炼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nb“意味着什么?”嬴洛表示自己还真的不是很明白,自己也修炼阵法术啊,拿到这本书,但是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难道自己修炼的方式不对吗?

    nb“你知道吗?你知道这本高级阵法书是九州大陆唯一的一本吗?”元宝牢牢的将书抱在自己的怀里,问道。

    nb“知道。”嬴洛表示自己当然是知道的,书是从她手上拿出来的,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nb“既然你知道,那你怎么还是这么一个没有反应的样子啊,你一点都不觉得激动吗?你一点都不觉得兴奋吗?”元宝表示自己很难理解嬴洛的想法。

    nb“请问,这个兴奋点在哪里?”嬴洛真的是不知道啊!

    nb元宝想了一下,看了一眼嬴洛,突然想起了一些什么,这才恍然大悟:“这也不能够怪你,你不是修炼阵法术的修炼者,你自然是无法体会到这本高级阵法书对修炼者的意义。”

    nb“所以,意义在哪里?”嬴洛表示自己的心好累啊!从一开始就问这个问题,到现在,竟然还是没有问出来,就不能够好好的回答一下她的问题吗?

    nb元宝突然对嬴洛招招手,一副十分神秘莫测的模样,压低了声音,小声的对嬴洛说道:“你知道,得到这本书之后,你就是那个最接近虚无子的人。”

    nb“虚无子是谁,你知道吗?”元宝看嬴洛那一脸面无表情的模样,直觉以为嬴洛肯定是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不由得更加激动的解释道:“他啊,他是。”

    nb“修炼阵法术最强大的人,站在阵法师巅峰的人物。”嬴洛接着元宝的话说下去说道,然后一脸无奈的说道:“那又怎么样,拿到高级阵法书又能怎么能?你能修炼吗?说什么最接近虚无子,那都是空话,自欺欺人,有什么意思。”

    nb还想反驳嬴洛什么的元宝,半晌也找不到合适的话,因为他也觉得嬴洛说的,确实也很对啊!

    nb“这么说来,你是阵法师。”从刚才的对话之中,嬴洛大概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出来。

    nb“你怎么会知道呢?”元宝听到嬴洛那么肯定的语气,不由得有些惊讶的瞪大眼睛,又有些疑惑的说道:“我告诉你了吗?什么时候的事情呀?”

    nb嬴洛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货真的是个不简单的人吗?怎么总觉得智商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啊!

    nb人不大,连脑子也不好吗?倒是挺可怜的!      lt;/divgt;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