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喜当爹
作者:响影   这爱妃有毒最新章节     
    魏烨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盘清炒虾仁吃着总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吃过。

    不过想到家里的情景,家徒四壁形容得极为贴切,应是不可能吃过这么美味的菜肴才是,毕竟家里馒头才是常见的食物。

    吃过晚饭,徐管家和佐梨拉着灵儿到自己的房间,奶妈等着两个孩子一起回院子,可是子平子西一直缠着魏烨不想让他走。

    一直眼巴巴得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魏烨。

    尹小西笑着低下头看着子平子西,“爹爹以后住在咱们家好不好啊”

    坐在一旁突然多了妻子和一儿一女的魏烨“”

    怎么就一下子变成爹爹了

    不过尹小西的话还是蛮受用的,子平子西见魏烨以后都住在家里,这才放松了拽着他衣角的手,乖乖得跟着奶妈回了院子。

    吃过饭,魏烨起身要和奶妈一同去西院,毕竟刚才灵儿也是朝那边走的,想来他的房间应该也是在那边才对。

    谁知道右脚刚迈出去一步,身后尹小西紧紧得拽着他的衣衫,“你去哪儿啊”

    魏烨手里拿着一把短刀,指了指西院的方向,“回房间休息。”

    尹小西指了指东边的院子,“你的房间在这边呢。”

    魏烨诧异得看着尹小西,一脸的不理解,为什么灵儿住西边儿,而他要住东边儿

    “西院的房间住满了,你就暂时住在东院吧。”

    客随主便,也不好多挑剔,只好低头跟着尹小西来到东边院子。

    院子和西院儿差不多大,只是布置得有所不同。

    同样白色砂石铺满了地,院中央一颗硕大的樱花树,树下一张不算大的石桌,围着石桌摆放了三张石凳,不过因为是冬天,石桌上凝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层。

    尹小西走到房门前,指了指旁边的房间,“你就先住在这里吧。”

    魏烨微微颔首,极为客气得道了声谢,推开门准备进去休息。

    刚推开门,还未迈脚进去,就瞧见尹小西推开了旁边房间的房门。

    “你,你住隔壁”

    尹小西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早点休息吧。”

    魏烨凝眉顿了顿,也终于踏进了房间合上门休息了。

    萧全和璃茉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亥时一刻,回到西院的时候孩子已经睡着了,但二人还是注意到西院原本空置的一间房里面亮着烛火。

    正巧奶妈从旁边经过,拉着奶妈询问起来,谁料奶妈竟然说是少爷小姐的爹爹的妹妹

    二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奶妈,然后又看着那间刚刚熄灭了蜡烛准备休息的房间,久久不能平静。

    少爷小姐的爹爹,不是林老爷吗,林迩啊,他们知道的,夏安朝的肆王爷,在鼠疫的时候被狗官给害死了。

    他们可是亲眼看着他被火化,如今骨灰还摆放在尹小西的房间里呢。

    那奶妈口中说的少爷小姐的爹爹是

    二人相视一眼,这个问题不搞清楚,今夜怕是无法入眠的,一言不发默契得点了点头,朝东院儿走去。

    更令二人没想到的是,往日东院里只住了尹小西一个人,如今她房间隔壁的房间竟然也亮着烛火,透过烛火可以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在屋内走动。

    这身影,高高,头发束在脑后,从投射到门上的人影并不能判断屋内的是谁,只是可以确定这是一个男子。

    等等,这是个男子

    忙走到尹小西的房门口,刚一抬手门就从内打开,尹小西未更衣,扔穿着一身淡粉色的棉袄站在门口。

    “回来了我今天去的时候遇见了大皇妃,就没去,今日铺子里一切都还好吧”

    璃茉只是简单得点了点头,“铺子一切都正常,就是”

    璃茉看了看旁边屋子里仍然在走动的人影,“隔壁住的是”

    尹小西也抬眸看了看隔壁,他还没睡,直接拉着璃茉和萧全二人进了屋。

    三人围着桌子坐下,头伸到一起,压低了声音。

    “我今天在街上看到你们皇上了。”

    “皇上”

    萧全和璃茉异口同声以近乎尖叫的声音叫了出来。

    尹小西凝眉拍了拍二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重新将头凑了过去。

    “皇上不是被林逸那个乱臣贼子给”

    萧全没有说完,怕勾起了尹小西的伤心事,只是都确定皇上已经殁了还埋进了皇陵,如今尹小西竟然说在街上看见了皇上,还是在南国的京都

    难道尹小西是太过于思念皇上,积郁成疾

    “明天你们吃过午饭再去铺子里,就能看见他了,就能知道我并没有疯。

    只不过我还没搞明白,他分明就是林涩,居然说自己叫魏烨,而且还多了个妹妹。”

    萧全和璃茉点了点头,出了尹小西的房间。

    在回去的路上,萧全仍然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极为担心尹小西的心里状况。

    “茉儿,你说娘娘会不会”

    璃茉连忙打断他,“别瞎说,娘娘那么精明一个人,是不可能失心疯的,也许长得真的和皇上很像呢。”

    萧全叹了口气,他其实也不愿意相信尹小西疯了的事实,只是对于皇上还活着并且还住在了娘娘隔壁这件事情,他实在是理解不了。

    “明天看看再说吧,若是个想要欺骗娘娘的江湖骗子,我就拿我的铁勺把他给打出去。”

    璃茉看了看萧全,捂嘴轻笑。

    东院房间内。

    虽然进了屋,合上了门,魏烨始终无法安定下来。

    短刀放在桌上,这是自他睁开眼以来就一直带在身边的,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会随身带着一把短刀,而且身上穿的衣服料子看着也并不廉价。

    倒是灵儿穿的挺朴素的,好几回他都想要问问灵儿,自己究竟是不是她的哥哥,是不是真的叫魏烨,只是看着灵儿那双灵动的眼眸,还是没能忍下心过问。

    如果他真的不是她的哥哥,那她一个人该如何生活下去呢。

    原本都已经接受了这一切,接受了自己叫魏烨这个名字,接受了灵儿是他妹妹,也接受了兄妹二人相依为命生活在一个四处漏风的茅草屋的事实。

    直到今日碰到了那个行为怪异的尹小西,还有初次见面就喊自己爹爹的两个可爱的孩童,此刻脑子像要爆炸一般痛得人无法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