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主动求婚
作者:天虚我生   望海潮传奇最新章节     
    第372章主动求婚

    张达飞感庄主盛情,吃菜饮酒,在将结束之际,再也坚持不住,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张达飞遇害,那庄主端着酒杯,望着美艳的周萍,觉着她就是杯中之物,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周萍望见,害怕得脸色煞白。

    这时,从里屋走出一人来,正是张达飞的死对头。他今夜害了张达飞,庄主得到周萍,两人各取所需,相视一笑。

    这人就是王辉。

    想当年,王辉、王秀在八里沟受人追杀,差点没命,是张达飞救了他们,没想到他恩将仇报,欲致张达飞于死地,后张达飞用计逃脱。王辉感到张达飞比自己聪明,恨得牙痒。

    后来,王辉侦得张海宁带着太子去搜寻仙人经,他尾随其后,想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又怕自己势单力薄,不是对手,就来到此庄上,要联合庄主一起去抢夺仙人经。两人在庄内日夜策划,不想张达飞带着周萍来借宿。

    庄主当时就被周萍美貌所迷,欲下蒙汉药杀了张达飞,要夺得周萍,两个贼子一拍即合,在饮酒快要结束之际,下了。张达飞不慎,着了道,麻翻在地。

    庄主抽出刀来,就要砍了张达飞。王辉拦住,他不是临时起了慈悲之心,而是要羞辱对手一番。

    家丁走来把张达飞捆了个结实。王辉端来一盆凉水,照着张达飞泼去。张达飞被凉水一激,悠悠醒转过来,发现自己被绑,躺在地上,就知道自己中了庄主暗害。

    张达飞道“庄主,我跟你无仇,何必相害”

    首发网址oqiu

    庄主嘿嘿不答,拿眼望向周萍。张达飞当即明白,嘻嘻笑道“庄主想要周萍啊。”扭过头来,望了一眼惶急的周萍,又对着庄主道“她可是个美女啊。庄主有意,她就归你了,有何不可庄主有财有势,她是个农家之女,她哪里有不愿之理庄主可就没必要害了我的性命,多造罪孽。”

    周萍也明白张达飞心理,向前走上半步,装着真诚地对庄主说道“张公子是个君子,他救了我的命。我答应庄主的事,庄主就放了张公子吧。”

    庄主还是嘿嘿地笑着,不说话。

    “你还认得我吗”一个声音问道。

    张达飞早就望见了自己的对头王辉,心中骇然,只是装着没看见,现在王辉发了话,也就认真地望向他,假装认出他来了,叫道“原来是王兄,别来无恙啊。我救过你兄妹的性命,你也要害我吗”

    张达飞故意跟他们周旋,待自己得了自由后,决不跟他们善罢干休

    这王辉自视很高,总认为自己聪明,成天算计别人,没想到张达飞比他更聪明,他是心中忌妒,必要致张达飞于死地。何况自己做歹事在前,要是不杀他,反被他杀,于是狠心肠地道

    “我就是看不惯你,就是要杀了你,才解我心头之恨。”

    张达飞知王辉心性,求他没用,于是转过头来,对庄主道“我是死是活,凭庄主一句话。”

    别人聪明,庄主可也不是傻子,放了对手,遗祸无穷,他道“张公子不要怪我,是你自己闯了进来。”

    周萍道“庄主要害了公子,我也不活了。”

    王辉道“小美女,这可由不得你了。”望着张达飞,得意地道“张兄,你睁开眼吧,看我怎样杀了你。”王辉言罢,举剑就朝张达飞胸前刺去。

    红光闪现。

    王辉徐徐倒在了地上。

    张达飞睁开眼,不知何时,客厅里已多出两个人来,其中一人,自己认识,不由大喜过望。又见从里屋走出两个绝色美女来。

    两人中,一个是胡琼,另一个自然是刘仙平了。两个美女自然就是朵云跟锦霞。

    原来胡琼两人来到王辉庄上寻找张达飞,已知被王辉陷害、张达飞已逃之事,又见王辉走出庄外,要去探得仙人经,就跟在其后面,看其所为。

    一路跟来,就来到此庄上,见他们日夜商量夺取仙人经之事。今夜里又见张达飞来到庄上借宿。

    王辉跟庄主要暗害张达飞,夺取周萍,胡琼两人就暗伺一旁,观其所为。在王辉凶相毕露、张达飞认清其人本来面目之际,刘仙平出剑杀了王辉,算是为此地除了一害。

    那庄主见此,也不要美女了,转身就逃,胡琼随后追上,如一阵旋风般跑到庄主前面,拦住去路。那庄主见逃不了,身子一歪,就瘫倒在地上,说道“都、都、都是他出的主意,与我无关。”

    胡琼冷笑一声,道“我们在你庄上做客,已有两日夜了,庄主是什么样儿的人,我们看得很清楚。”

    庄主知道自己这两日夜来,确实做了不少坏事,就道“只要你们饶了我的狗命,庄子跟田产都是你们的了。”

    胡琼笑道“这个我们可都不感兴趣。”

    庄主不由问道“你们想怎样”

    “我们想要你的命。”

    庄主年轻时,也是一个强盗,杀人越货,毫不心软,才赚得这份家私来,他听了胡琼的话,知道躲不过,就狠起心来,拿刀就朝胡琼砍来,两人杀在一处。那刘仙平走过来,直截了当,飞起一脚,把庄主踢翻在地。

    庄主死到临头,大叫“救命啊”

    刘仙平笑道“我们不会杀你。”举起自己手中的长剑,看了看,道“怕赃了我手中的宝剑。”

    庄主愕然地望着两位。胡琼道“我们要把你送到官府。”

    庄主听了,马上低下头来,哀叹道“这都是我自作孽啊”其实他心里是美滋滋的,低下头是为了掩饰他脸上的喜色。因为庄主跟知县是老朋友,送到县里,老朋友是会放了他的。现在有了活路了,庄主的脸上现出悲痛的模样来。

    胡琼进屋,找来绳索,把庄主结结实实地捆绑在树上。

    这时,两边人才相见了,胡琼给他们介绍,大家都是少年英雄,惺惺相惜,只觉相见恨晚。

    天亮,胡琼等六人,押着庄主走到县城,把他交给了知县。知县见自己的老朋友来了,当着众人的面,假模假样地审了一番,结果是无事化了。

    胡琼见此,把自己跟刘仙平的平虏将军印递给知县。知县看了,大惊失色,亏他脑筋转得快,把惊堂木一拍,“啪”的一声响,叫道“来人啊,把这个刁民带下去,先打五十大板来。”

    两旁公差如狼似虎一般,就朝胡琼两人跑来。

    “错了,错了。”知县叫道“不是他们。”用手指着庄主,道“是这个刁民。”

    公差们闹糊涂了,庄主不是知县老爷的老朋友吗怎么要打他了

    “赶快拖下去打了。快,快”知县再次叫道,气急地站了起来。

    公差们不再犹豫,向前拖下庄主,按在门外,就结结实实地打了五十大板。拖上公堂来,地面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迹。

    知县这一次认真审案,把庄主所做的坏事,一件件,一桩桩,都审得明白,真是罪大恶极,罪不可恕。

    知县大怒,叫道“好你个恶人,押进大牢。待详文批下来了,秋后处斩。”

    刘仙平临走时,还警告知县“我们到京城,回来时,看你案子怎样”知县表示道“对这种罪大恶极之人,决不轻贷。请两位将军放心。”

    一行六人朝北走。胡琼道“张兄,我们探得消息,前面有好几伙人,在争夺仙人经,张兄随我们一起去看看热闹吗”

    张达飞道“热闹自然要去看。不过呢,我要先送这位姑娘回到家乡,才能去。”

    胡琼问道“这位姑娘家远吗”

    张达飞道“就在西边邱家楼村。”

    胡琼笑道“就在西边十几里远了。我们一起去,然后再朝北吧。”

    于是一行六人拨转马头,朝西去。一路上,张达飞把周萍的来历向大家简略地说了一遍。胡琼见他英雄救美,不图回报,不近女色,大为赞赏,心里已决定要把师父的秘笈跟宝藏传给他了。

    十几里路程,说说笑笑,一会儿时间就到。已是下午了,已来到邱家楼村。这是平原之上的一处大村落。周围田地连片,庄稼碧绿,家家房屋整齐,树木稠密,鸡犬声相闻,这是一个富庶的村庄。

    周萍回到家乡,在前面带路,把五人领进自己家中。

    周家是本地大户,自从失了周萍后,也是派人四处去寻找,闹了一个多月时间,一点消息也没有,人人是愁云满面。这时,猛可地见周萍回来了,真是喜从天降,全家欢腾。

    那周父名叫周守信,做了秀才后,是连考不进。如今年岁大了,见儿女齐全,家道富足,也就不再考了,安心在家做个富翁。虽是富翁,可也好为人师,教了几个村童,可他脾气暴躁,见小顽童们不听话,就是一顿暴打,打得这些学生哇哇大哭,四散而逃。家长无法,只得花钱把小孩都送到外村去读书了。

    周守信见周萍平安归来,大为兴奋,当即杀猪杀羊、杀鸡杀鹅,款待来宾。闹了半夜,客人们都醉得东倒西歪,才放他们去睡觉。

    第二天起来,胡琼等人要告辞,那周守信坚决不让,于是又住了下来。那周守信热情过了度,派精壮家丁们日夜监视着这五人,不让他们逃了去。

    一连住了五日。这一日午筵,周守信喝得是脸如红布一般,说话声如炸雷一般。说着说着,就说到周萍身上,说是要把周萍嫁给张达飞。

    张达飞听了,忙摇手道“不可,不可。”

    那周守信听了,恼羞成怒,拍案而起,盘、碗、碟、酒壶为之翻倒,他大声叫道“我女儿配不上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