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1章 阿素(今天一更,有事,最后一天求月票,冲刺下)
作者:沧澜止戈   快穿:我只想种田最新章节     
    ,

    秦鱼正气呼呼的,陡看到这个女人的护腕上游走的并非是助力可战的玄奥秘纹,反而是单纯的酒纹与苍山飞雪。

    奥,有故事哦。

    一定很凄美。

    比如喝醉了在大雪山峰顶被对象抛弃了什么的,那时还下大雪,天上飘来一剪梅的音乐。

    脑海里莫名勾勒了这样的画面,自觉很善良的秦鱼一下子就原谅了方有容,专心朝池子喊了天池灵。

    然后水面飘出了水汽,凝聚了一个糟老头儿的轮廓样子。

    “何人呼唤我”

    “我我我。”

    “谁”

    “这这这呢”

    “哪儿”

    “老爷爷,你瞎了”

    天池灵这才看到扒着栏杆的矮冬瓜,摸了下胡子,他打量了下秦鱼,长长一叹“什么世道,这还没断奶的小胖妞都来问前尘往事了。”

    d,胖子吃你家大米了秦鱼鼓起腮帮子,很气,但为了胎教,也不想得罪对方,只能一本正经解释“我这不是胖,是婴儿肥。”

    天池灵一愣,“胖跟肥有什么本质区别”

    嗯好像没有。

    秦鱼磨磨牙,转移话题“我要看我的过去。”

    “嗯,来这的都是干这事儿的,不过你得先说你要看哪一方面的,我不可能把你一辈子的事都播放出来吧,容量太大,会爆炸。”

    “就看看谁让我怀孕的吧。”

    “啥”

    天池灵震惊了,方有容忽握紧了剑,转头看着秦鱼,目光幽深。

    天池灵“上辈子”

    秦鱼“不啊,这辈子,上辈子的事我管它干啥子,生一窝也不用我现在养啊。”

    “你说的很有道理。”天池灵打量了下秦鱼,最终轻叹,“什么世道啊,畜生这么多。”

    秦鱼也轻叹“谁说不是呢。”

    方有容“”

    天池灵可怜秦鱼,也没耽搁,就说“我启动下,你等下要喊出自己名字,得是真名哦,不然会错误。”

    “我不记得自己名字了”

    秦鱼忽然察觉到自己bug了,立刻朝方有容解释“刚刚那些名字是我后来取的。”

    “嗯,是你刚刚取的。”

    “”

    方阿姨,你真的太难讨好了。

    秦鱼只能若无其事看向天池灵,后者摸摸下巴,“这样啊,你是失忆了”

    “废话,不然我会记不住哪个畜牲么。”

    作为未婚妈妈,秦鱼要明确下龙且的出身。

    “对了,有人曾经喊我阿离,听着像是小名,这跟名字可以”

    “也许不准确,你试试。”

    秦鱼试了,对着池子喊出自己名字,然后看到池子水面凝聚了一行字。

    撒谎会长胖。

    秦鱼“除了诽谤我胖之外,它还有啥意思吗”

    天池灵思索,“有,它这么确定,只能说明你不是什么阿离。”

    秦鱼懵逼了,她不是什么阿离,那她是谁

    “那我”

    方有容冷眼看着小胖妞惶惶失措,手指忍不住摸索了下栏杆,正要动,忽然见到小胖妞一拍大腿。

    “我知道了,我不是阿离,我是阿离她a。”

    方有容“”

    天池灵大概见多了神经病,很是镇定,道“这样吧,你不怀孕了吗,滴一滴血到池子里,不管是你的过去,还是你孩子的生父都可以查得明明白白。”

    顿了下,他补充:“不管你是谁她a。”

    这个可以有。

    秦鱼“不过有点问题。”

    天池灵:“嗯”

    秦鱼“孩子我已卸货了。”

    天池灵“在哪“

    秦鱼“是颗蛋。”

    天池灵:“你把dandan掏出来。”

    方有容冷眼旁观,冷静听着一老一小这般惊世骇俗的对话,也静静看着秦鱼真的掏出一颗蛋。

    有模有样,煞有其事抱着这颗蛋,“哝,这就是我女儿,我以前叫她且且,不管她是且且还是阿离,都无所谓,她都是我的乖女儿,我都是她的好妈妈,哪怕我遇人不淑,命运多舛,但为了她,我做什么都可以。”

    天池灵“虽然理应很感人,但我总想笑,不知道为什么,你大可不必这么认真,戏也不必这么多罢了,既然是颗蛋,也不必滴血,你取它一缕气即可。”

    秦鱼照做了,气如池子,池子轮转,这才成大鲸尊提及的轮回镜。

    秦鱼睁大眼睛认真看着,方有容也居高临下看着。

    很快,他们看到了镜子里出现一条神龙。

    九爪金龙。

    然后这九爪金龙化身而落,变成身穿龙袍的高大英武男子,自然是龙王,龙王大步走来,越过重重帘子,看到了芳草幽深,花色朦胧中顾自坐在凉亭里看书的一个女子。

    那个女子肚子很大。

    但她极美,倾国倾城,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温柔知性的气质。

    凡人女子,绮丽之至。

    “阿素。”

    龙王轻唤了下,温柔极了,无穷爱意都在这一呼唤之中。

    天池灵跟方有容还在看,也在沉思,但耳膜忽然就被冒犯了。

    因为秦鱼已经蹲在地上抱着一颗蛋嘤嘤嘤了起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一定是个温柔贤淑博览群书人见人爱的好姑娘,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天池灵“”

    世道真的变了阿,如此凄美之事,为什么他还是想笑

    可能是因为她太胖太可爱了。

    不过镜面里才是真凄美之事花屏了。

    正哭得真情实感的秦鱼抬起头,眼上还挂着泪珠,问“咋回事儿,你们这还带故障的”

    她都酝酿到位表演入戏了,忽然摄像头爆炸了,这能忍

    天池灵有些尴尬,“不可能阿,我们这啥事儿播不出来,别说就你这凡人龙王人妖不能相恋的老土恩爱情仇,就是上古大神来了,他们过去的八卦绯闻也能弄出来。”

    秦鱼“你咋知道你又没给上古大神弄过。”

    天池灵“上一代的天池灵跟我说的呀。”

    秦鱼“那就是这一代的你水平太差了。”

    天池灵“”

    你个矮冬瓜演技挺好就是太杠精了。

    天池灵还真没捣鼓起来,也不知是为了弄面子还是真找到原因,就说“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这段秘事涉及纪元机密,不让播。”

    d,这天界还有广电

    秦鱼脑海里蹦跶出这么一句,也顾不得这些想法哪来的,她当即抱起蛋,问“那就完事了”

    天池灵瞥她,“你还想知道啥自己身份跟孩子父亲身份不都知道了还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变小变矮变胖”

    直接忽略对方话语后面内容的,秦鱼思索了下,“那你查一查我爹妈是谁吧。”

    天池灵一震。

    祖传的

    你们这家风不是一般放荡不羁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