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作者:草嘉   社畜的诞生最新章节     
    “行吧行吧,既然你这么说。”“你放心好了,你的考勤这个月我帮你做就好了。”林逸树还想再问什么,姜潮把话说死了。

    “那谢谢潮哥了,爱你。”林逸树用手比了个爱心给姜潮表达自己的感谢。李安娜看到林逸树的动作嫌弃的表情进化成了恶心。

    “好了,大家人到齐了,事情也交代完了,大家可以去完成自己组今天的白客任务了,记得今天要结束所有的白客任务,明天上午每个组要抽空讲一讲自己的白客总结和收获。”梁春言在台上说结束语了。

    林逸树前面的话一点没听到,那会他在担心自己迟到,这让他错过了梁春言讲的事情。“潮哥你有听到刚才说了啥吗?”没办法知道自己会被李安娜白眼,那还是得问。

    “没说什么,就是让我们白客要更具体更细节,她看了一些提前交的白客总结,说他们写的太不详细,需要更具体,我就说大家都应该最后一天再交,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姜潮听到了梁春言说的内容,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一边回答林逸树的疑问同时记下梁春言说的话。

    “那今天咋办?”林逸树听完犯难了,今天白客活动要是让他都和第一个育德嘉苑一样,认认真真地进去走一走看一看,那可太累人了。

    “我们先出去再说吧,梁姐话说完我们就可以走了,别在这吸空调气了,我们出去再说。”姜潮一脸胸有成竹,每次姜潮出现这表情,林逸树都会得到一个糟糕的结果。

    “树哥,你要整肠丸吗?”出门前的肖晓娴还问了一句,好人未必有好报,但总能带来温暖,温暖他人也温暖自己。

    “噢。”林逸树想了想才反应过来。“不用了,不用了,我好了,谢谢啦。”真是无语了,别人扯得谎自己还是得圆。

    “快点吧,林逸树,你太慢了。”李安娜在催了,林逸树对她的反感又增加了,明明无冤无仇怎么说话做事这么刻薄,真是醉的了,林逸树话都没回了,跟了出去。

    五分钟后,林逸树一行人站在康辉大厦的楼下,商量今天一整天的白客行动该怎么完成。“潮哥,怎么说?今天还剩六个呢,有商业有住宅地方都不一样的。”林逸树先回了,谁让是他热心地拿自己手机拍了照片,所有的项目信息都在他的手机上,只有他能问这问题。

    “我已经想好了,林总,我和安娜去商业项目,你去住宅,毕竟你昨天都跑了住宅了,今天再跑住宅更快更方便,这样效率最高。”姜潮把自己想好的计划说了出来,他已经安排好了,他和李安娜接下这些事情还是二人世界,去不去嘛谁知道呢,另一个部分就让林逸树去解决就好了。

    “我也认为这样的安排很合理。”李安娜在旁边附和姜潮的说法,一看就知道两个人肯定提前就商量好了,一唱一和真是和谐之至。

    “行吧,你们都安排好了,那就这么办吧,地址我发给潮哥你吧,还有我的柠檬茶。”林逸树只能接受,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不论你想不想,你是少数派那就只能被迫接受结果,林逸树起码还能让姜潮交出柠檬茶泄愤。

    “你记得还真是蛮清楚的,来给你,准备好了。”姜潮从包的侧面掏出柠檬茶,交给林逸树。

    “那我们什么时候汇合?刚才梁姐有说咱们什么时候到公司集结吗?”这是林逸树最后的疑惑了,他不信姜潮连这都提前想好了。

    “噢,我也没听到,无所谓了,完成了就回来公司或者电话联系吧,这事情没人在意的,梁姐昨天说的话估计就是吓唬我们。”姜潮的回复太随意了,林逸树只看到姜潮还是在盯着李安娜,李安娜还是戴着耳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视频。

    “行吧,那一会见吧。”林逸树有话不知道怎么说,他很想和姜潮说,让他清醒一点,这前后不到一天,姜潮判若两人了都,前几天培训理智清醒干活还算负责,现在就一个“昏君”,这词可能不太贴切,但昏是肯定的了。林逸树没立场说这话,只能说一句“行吧”。

    用时间交换金钱是不是一项公平的交易?这问题问不同年龄的人就是有不一样的答案,年轻人愿意用时间去交换金钱,时间还长;老年人愿意用金钱交换时间,金钱无用。最怕年轻人没有时间,老年人没有金钱,那连赌本都没有了,就是上桌的资格都没有了,很残酷却是社会没有书写下来的规则。

    林逸树在大学觉得上课是浪费时间,知识都在书里自己看就好了,但要考试要升学那就要考勤要上课,那会学生心里都卯着一股劲,只要熬过了这该死的象牙塔,那踏出去就是美好人间,阳光会普照到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充满了自由和选择,他低估了学校也低估了社会,唯一高估的只有自己。

    今天林逸树就会稍微学习一点不一样的东西了,起码和学校里的东西不一样。和姜潮李安娜这对什么男女告别了,林逸树现在对他们的称呼就是这个,自己今天一天又得自己走完这无聊的走访白客了。

    很快,巴士小区巴士小区巴士小区,这样三个来回林逸树的上午就结束了,上午的三个小区叫什么名字他都没法记下来,林逸树照着第一天去育德嘉苑的模式都走了一遍,记录下来的东西是差不多的,可以说没有什么区别。车位不足,绿化带有垃圾,安保人员不警惕,没什么区别。事不过三,话多不甜,一个东西反复的重复只会让人感到无聊。

    中午吃什么呢?林逸树完成了上午的任务,有点想吐,身体告诉他必须吃东西,最难受的不是身体,是脑袋,如果大脑皮层可以被看到,林逸树的现在一定是痉挛在一起的。“啊,好烦啊,都没人吐槽了,只能自己去吃饭。”林逸树对姜潮越发不满,本来两个人一起无聊的话,无聊就显得不那么无聊了。

    纠结了半天,林逸树决定去吃兰州拉面了,不是公司楼下那个,而是他上午最后一个项目旁边找的地儿。“老板,一份兰州拉面,加个煎蛋。”林逸树看了半天菜单,其实只是在想要不要加煎蛋,这一块钱的煎蛋加还是不加是个问题。

    “好嘞,这就来,先给您来碗汤。”这家兰州拉面的老板就热情了很多,可能和店里的客人不够多有关系,公司楼下那家兰州拉面一直满座,旁边有学校有写字楼肯定是不愁客流的,开在小区旁边的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人们有时间还是会选择自己做饭吃的,有钱的为什么会选择吃兰拉呢?

    “唉,这里没有兰拉西施了。”林逸树搓了搓手,不管多么无聊,人一定拒绝不了的东西就是口腹之欲,吃饱了的人才有体力精神说正事。

    “噢,老板再给我来碗汤。”林逸树喝了口汤,放下了,然后又端起来一饮而尽,这面汤好喝的要死了,香菜孜然加上牛骨底汤。

    “好嘞,我给您的面多加点汤吧,刚好您的面好了。”老板应和的也比公司那家快得多了,端上来的面汤多料足,牛肉片的薄还是薄,起码是不会被吹走的那种薄。

    吃着面,林逸树的胃在不断填满,就有空想自己下午的安排,下午就还两个项目,还要不要去?这些项目看上去都是一个样子,问题也都是差不多的,也没有人能发现自己没有去,乱写也有姜潮给自己兜着,要不要去?

    林逸树脑袋的一边不停有个小天使在说“去吧去吧,早上梁春言都说了大家交的报告她不是很满意了,现在不老实完成任务那不是找死吗?”,大脑的另一边有个小恶魔就在说“去什么去啊,反正去不去写的东西都是一样的,那为什么要浪费这个时间,回去睡觉不好吗?随便转转不好吗?”

    让硬币来决定吧,做过一次的事情再来第二次就毫无障碍了。林逸树决定再次让硬币来帮他决定。手伸进口袋掏出了自己的上次洗衣服前没有拿出来的纸巾。“草,我钱包呢。”林逸树懵了,自己出门的时候明明带了钱包,这可咋整啊。

    两个问题,没有硬币怎么决定下午的安排以及没带钱包怎么买单。林逸树吃面的动作慢了下来,好在面够烫,林逸树不至于解释不了自己浑身的汗,他明明记得自己带了包出门,现在绞尽脑汁在想自己的包到底在哪?最后一次见到它是在自己的座位上,座位上!林逸树把包放在座位上没有拿就出来了。

    林逸树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他偶尔会忘记带钱出门,但大学嘛你没带,钱波陆帆伶仃肯定有人带了,那就有人买单,回去再还就好了。这怎么和老板说自己回去在给钱呢,林逸树看着老板带着包巾,想到宿舍夜聊的时候,陆帆讲起的切糕逸事。

    稍稍放下可怜的林逸树,让时针往回调一点。“我跟你们讲个好笑的事情。”陆帆躺在床上,把一条大腿伸出床外,“帆哥,把你的脚往回收一点,我不知道你在勾引谁。”钱波毫不留情地抨击陆帆的不文明行为。

    “别管这了,你们有没有吃过切糕?”陆帆把脚收回去了。“我吃过,还是很好吃的。”钱波见多识广,他自己就去过新疆,味道好的很。“我不是说味道,我是说卖切糕的人。”陆帆的语气神神秘秘,搞不清楚他到底想说什么。

    “帆哥,别卖关子了,我听过,是不是切了之后被痛宰的故事。”林逸树忍不住了,这事情谁没听过啊,大家都当笑话传的。

    “唉,也不算是被痛宰吧,这是我自己见过的事情,在我老家那边就有的事情。”陆帆压低了嗓音,不知道的人听到都要以为他要讲鬼故事了。“你们知道有段时间,新疆经常上新闻吧,那会连带着大家饭前饭后聊天都会聊一两句新疆的事情,什么事情嘛我也忘了但总归不是好事情。”

    “别,帆哥,你少讲两句,搞民族分裂要被抓的,我只想在自己家泡茶喝,不想去别的地方喝茶。”钱波的反应也蛮有趣的,只有林逸树是真的憨憨,不知道他们在聊些什么鬼东西。“不是,喝茶切糕都是些啥啊,我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林逸树开始哀嚎了,他真不知道这些是啥。

    “没有没有,我这人根正苗红祖上贫农,讲的事情相关吧,至于树子,你听完就懂了。”陆帆连忙辩白,“事情是这样的,咱们那从前就有一个新疆小伙卖切糕的,可能就比我大个五六岁吧。”陆帆为了防止再次被打断,直奔主题。

    “我妈知道我爱吃那玩意,每次上下班买菜都会路过那,就会给我带两块回来给我吃,说实话我现在不是很爱吃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太多了,但可惜的是我现在就吃不到了。”陆帆讲故事的本事还是有的。

    “为啥吃不到了,还有你们讲完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喝茶还是切糕到底是个啥玩意。”林逸树的疑问越来越多了,钱波好像猜到了陆帆要讲的事情后续,就闭嘴了。

    “问题出在,新疆上新闻多的那段时间,那新疆小哥被人揍了,后面咋处理的我也不知道,具体啥事情我也是听来的,你们听了就图一乐,也当是增长点见识了。”陆帆没搭理林逸树,在他看来故事讲完林逸树自然就懂了,讲完了还不懂那现在停下来给他解释也是听不懂的。

    “有一伙年轻人去那小哥那买切糕,按我朋友给我讲的,那帮小崽子就不是去买切糕的,他们就是去闹事的,从不知道哪里听来些切糕就是骗钱,什么就是骗子坏人,也没个爸妈教的就去买去了,人小哥哪里知道这么多就正常切呗,做生意嘛哪分的清楚来的都是些啥客人,镇关西也没法看出这鲁提辖是过来请他吃拳头的嘛。”

    “那这些小混蛋是真的该死。”钱波知道这典故,水浒传的,鲁智深拳打镇关西,也是寻隙滋事。“该不会他们把人给打了吧。”林逸树也知道,他记得鲁智深给人要买纯瘦纯肥的肉臊子,就把人给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