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坤源珠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魔泪潭,上次听巴兰奇提起,下叶自是识得。一夜一天,恍如梦游夜廊,下叶捂捂怀中之蛋,确认非梦,随折路返回九幽鬼门洞。

    虽整夜未归,杂役们原不知内情,况各有其责,无心顾及旁人,自是不惊讶。下叶劲自回1013房,已是困乏至极,纳头便睡。

    睡梦中,“咣啷咣啷”撞击声吵醒,乔妈一夜间恢复昔日趾高气扬“起床了,你这班狗杂碎儿,当老娘是病猫是不?告诉你们,想在老娘这里找茬,门都没有。”

    一阵急火急燎,门叮、当、咣,簌簌脚步声,下叶懒懒起身,驱身出门,放眼望去,杂役扣衫提裤,集涌排队。

    乔妈一对四白眼,忐忑不安,有意无意掠向1013房,正好和下叶对上眼,下叶裂牙傻笑,“呵呵”,乔妈顿时如一盆冷水淋下,刚才嚣张跋扈气焰当头熄灭,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刷灰,如见鬼魅,“哎呀,妈哟!”丢下追魂鞭,撒腿就跑,一溜灰出岩洞门,逃之夭夭。

    众杂役不明就里,愕然当场,不知所错。下叶大啦啦走过去“呵、呵、呵,发啥愣哪,都不用干活吗?”

    对于敢吓跑乔妈的小孩,言语中自有一方威议,居然无人敢当他是小孩,个个面面相觑,端襟肃立。

    下叶走至队列前,说道“大家想不想裁撒乔妈?”众杂役虽憎恨乔妈,却慑于她平日淫威,都鸦雀无声,无人敢应答。

    “想不想?”下叶扫一下众人,追问道。

    众人禁若寒蝉,眼巴巴盼望有人出头。

    “想!”一声清脆回答,是出自巴兰奇。有人带头,撕破寂静,余人跟着呼出“想!”声音此起彼伏。

    “想不想?”

    “想!”这次步调一致,欢声如雷,响彻洞中,下叶挥手示意停下

    “既然想,就要拿出行动,把份内事做得更好,证明乔妈不行。”众人甚是兴奋激动,群情高涨。

    下叶高声喊道“巴兰奇出列!”巴兰奇走至下叶前面,抱拳道“大哥有何吩咐?”

    “即日起,杂役房事务暂由你安排,禀明小公主后,再做定夺。”

    下叶近身上前,低声道“赌约已取消,你就是我大哥。”

    巴兰奇跪下道“不,赌约仍在,你吓走乔妈,等于解救我们,此恩此德,莫齿难亡!”

    众杂役皆躬身行礼。

    下叶扶起巴兰奇,朝众人说道“我们皆是来自穷苦人家,今后当亲如兄弟,分工合作,相帮互济,共与天命做抗争。”

    九幽鬼门洞中,欢声如雷!

    “你安排吧!”

    巴兰奇尤自面腆犹豫,良久,方定神说道“今儿,就按之前事务分工,分头去办吧!”

    下叶见巴兰奇无威无仪,长此唯恐难于服众,反而把事情搞砸了,突然灵机一动,对巴兰奇及众人说“在此候着!”自己溜身跑去厨房,贵叔正忙着,下叶一把拽起他往岩洞空间跑去。

    “小鬼,正忙着呢,你拉我去哪里?”

    相隔不远,下叶磨蹭贵叔到众杂役面前,说“贵叔,这些都是穷人家孩子,被捞掠至此,不过糟蹋岁月,放之任之,终将一生无为而终,还望贵叔调教,传授些功业技能,既可安后方,又可让他们学得一技之长。”

    贵叔四下张望,疑惑问道“乔妈呢?”

    下叶回道“此洞再无乔妈,你但可放心。”

    贵疑异样眼神打量下叶“乔妈不在,上头自会派人打点,此举视为擅越,会遭罪的。”

    下叶说“我自会请小公主帮忙,但可放心。”

    贵叔思量一方,点头应承,度步至杂役面前,说道“我先在此点明,学业苦中来,你们吃不吃得了苦!”

    众杂役原本低贱出身,只不知福,焉不知苦,随同应声道“不怕!”

    贵叔收敛平时杂冗神色,负手肃立,一股凛然之气由然而生,竟如一代宗师,威然如神人,瞬时间众杂役感其萧煞之气,鸦雀无声。

    贵叔说“今后三更一刻起床,洞前操练!”

    下叶朝巴兰奇皱了下眼,记挂为什幽施针,便自赶去听竹轩,一路加派了几道岗哨。

    什幽初浴已毕,泼墨秀发竹簪扎起,余缍香腮轻沾,正于亭中帮青莲松洗伤口。

    见下叶眉喜步碎,一幅小人得志样儿,皱眉问道“昨儿不见,何事令你乐飞似的?”

    下叶扬头侧目,神秘说道“两大喜事,其一让乔妈滚犊子了,其二嘛……施完针再说。”

    青莲白他一眼“乔妈乃祖师叔座下弟子,牛皮吹破天了,竟能让她滚犊子?”

    下叶洋洋得意,说“她想弄死我,没料我变成鬼回来,吓死她了,料她再不敢回来。”

    嘴说话手上没闲着,飞杨拂柳,在什幽三十六穴道上走了一茬。拔针细看,又于落针处端详,说道“明儿不用走针了!”

    什幽起身整好衣衫“你帮青莲瞧瞧。”下叶瞄一眼,伸手作势往青莲右胸摸捏去,青莲羞怒,右手举起“啪”重打他一下耳光。

    下叶收手捂脸搓搓,嘻嘻皮笑,道“皮肉之伤,筋骨没事。”

    什幽娇笑,伸指戳他额头“你呀,也不知何方神圣,明明验伤,偏要如此下作,活该挨打。”

    虽娇脸含笑,却眼略显忧色,说道“乔妈心肠歹毒,乃屑小之人。因资质平平,祖师叔派她主事杂役房,你这般得罪于她,她怎肯善罢干休?”

    “不善罢又当如何?她若敢再生歹念,下次必取她狗命!“

    “你别自得意,还是小心为好!”

    “乔妈一走,杂役房岂不乱套!”青莲插嘴说道,念及下叶好意,对刚才一巴掌未免心生歉意。

    “我安排巴兰奇暂代,贵叔帮忙管教。”

    “贵叔?他只是后厨主事,巴兰奇年纪尚幼,生性鲁纯,似此安排,未免草率,可别误了正事。”青莲说道。

    “放心,贵叔自有办法,不出一月,必有奇效。”

    “青莲,回头你和主管蒙毅师兄说一声,此事暂且搁下。这几天焱弑天出现,裂魂兽闯入,实非偶然,我心里甚是忐忑不安,总觉得九幽门似有事发生。”什幽说道。

    一提裂魂兽,青莲仍心有余悸,说“若九幽门出来,尽是此般怪兽,如何抵挡?”

    下叶“嗤笑”道“把小公主送进去,怪物自不会出来。”

    此话正说中什幽痛处,若九幽门不保,天下黎庶,帝君怪罪,难保父王真的会拿我去换取和平,不尤得机伶伶打了个冷战。

    “不行,青莲,你在此养伤,我要去九幽门,和父王商讨破敌对策。”

    说着于袖中取出一个竹哨,约莫一寸长,放嘴边吹起,片刻,亭外一阵巨风,水面波纹皱皱涌动,一只蓝纹朱雀屹立于桥上。

    什幽扶青莲入内屋,换取一身铠甲出来,背插圣心莲花,腰系月光弧纹刀。

    娇滴之气隐去,飒爽英姿毕现,跨身上了蓝纹朱雀。

    下叶嚷道“我也去!”

    什幽凝视他,思及身后少年之才,伸手借力,携至胸前。

    跨下一夹,蓝纹朱雀靓翅舒展,双爪踮起,引劲长啸,升空而去。

    九幽门,战鼓如雷,声震连天。

    下叶但见,凹凸如骨巨岩之下,九重门隐藏于内,九队猛兽如毒蛇吐信,列于门外,一排驯兽人口衔哨子,执钢齿长鞭排于身后,领头立一猛兽,张牙舞爪,锤胸嗷叫,示威军前。竟然是前天所见的异化裂魂兽。

    城墙高数十丈,皆为青麻岩砌成,墙体久经战事,损孔密布,显见战事之频繁,嘶杀之激烈。

    凄历哨声响起,异化裂魂兽引劲长吼,四脚离地,健飞攻向城门。

    城上战士满脸憔悴,似未见此凶猛异兽,脸显惊讶神色,如临大敌。

    城楼上,诸将驻立,竟至惊谎,中间一金甲将领,脸色沉重,挥手示意旗手发号迎敌。号角吹起,城楼两边号旗手,双手交叉,打出旗语。

    裂魂兽瞬间飞奔至城墙下,弃城门不顾,竟然五爪如钢,插入麻石中,攀墙而上,城隍中士兵巨石如斗,雨点般砸下,裂魂兽于墙壁,竟能腾挪躲闪,偶有中石头坠地的,着地即起,继续攀墙而上,浑然不觉痛楚。

    眼看有一只裂魂兽,于躲闪中逼近城恒,利爪一抓,一个护城士兵被拉出城河,跌落城下,倾刻丧命。

    什幽驱纵朱雀抵近,朱雀一个鹰扑,双爪插入其背上,双翅倒拍,硬是把那只裂魂兽扯飞空中,爪一张开,裂魂兽从几十丈空中摔下,虽受重伤,还能翻身站立,退回九幽门内。

    什幽再次驱动蓝纹朱雀,专击近墙裂魂兽。

    猛然间,短促哨声响起,一头裂魂兽四脚一蹬,脱离城墙,凌空纵身扑向什幽。

    蓝纹朱雀冷不防,腹下被扑个正着,头探至腹部,伸出利啄,叼插裂魂兽,二片长啄没入体内,裂魂兽竟自不顾,头上长角一拱,刺伤朱雀。

    朱雀腹部重伤,尤自拍动翅膀,坠落地面,什幽下叶,借力几个翻身。下叶不懂武功,自是跌了个一脸灰,怀中坤源珠滚出,离体华光溢现,绵绵传开。

    但见怪事发生,城墙上异化兽,竞然放弃攻击,倒退至墙脚,和普通裂魂兽,缓缓行至坤源珠跟前,匍匐在地,沐浴于坤源珠层层华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