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悦乐阁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下叶言毕,起身下楼。

    什幽嘱咐风易初道“风伯伯,帮我照看蓝月。”不理鬼王,尾随下叶而去。

    鬼王对风易初说道“那丫头视蓝月如命,有劳风师兄费心,务必治好她。”

    风易初应了一声,俯身查看蓝月伤势,见苇管已无血滴出,随拔出涂封疮药,说道“蓝月已无大碍,灵兽竟然用灵力封住脏俯出血,此举也属良善之辈。”

    鬼王道“越是穷凶极恶之徒,越会善脸示人,断不可被它些许小恩小德,蒙蔽视听!”

    “有此灵珠,本足以镇慑冥界裂魂兽,如今你亲手毁之,如何御敌?”

    “悦乐阅派来阴霄师兄,带领500毒牙兵助阵。”

    风易初不语,良久方低声说“是助阵还是篡权,你心中应当有个数。”

    鬼王苦笑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又何须多此一举!”

    ………

    什幽追上下叶,问道“你因何不陪我去?”

    “我不过卑微杂役,去那尊贵地方做什么?”下叶不作停留,迅步走下城楼。

    “我要你去,我要你保护我!”什幽情急喊道。

    下叶停下脚步,说道“我要去救我妹妹!”

    什幽紧追上前,诧异道“你还有妹妹?在哪?她有何危难?我帮你救她。”

    下叶道“我妹妹叫柳残雪,和我一道被抓进鬼门,被一个叫历鸿的抓去悦乐阁。”

    “悦乐阁?”什幽心沉下去。

    下叶冷冷道“别跟来,莫丢了性命!”说着起步继续赶路。

    什幽一咬牙,说道“我陪你去!不过,你得应承我,无论结果如何,你必须陪我去沐恩书院!”

    下叶回首凝望着她,说道“你只需送我至迷离谷,就算成约。”

    什幽颦眉说道“悦乐阁,哪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先回听竹轩稍做准备。”

    回到听竹轩,什幽搜出鬼门一应典籍、地志,细细研读。

    悦乐阁,原是三代鬼王焱啸天为爱妾萌罗修建之宫殿,下临怒江,走马一川,迷离幻谷,谷中野花飘香,罂粟花漫,迷鹿成群,宫殿建于悬崖半腰蝙蝠岩上,半掩于山体内,内有一泉,终年温暖如春,岩壁凿空成台阶,通至山下。查遍历志,唯此路可上。

    此地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什幽下叶相对无语,进去都难,何况阁内高手如云,更别说要救人。

    “我去换你妹出来!”沉默良久后,什幽突然果决的说。

    “不行,净想些奇怪念头。”下叶白了她一眼。

    青莲吓得“嘘”声连连“若汐,那可是天下女子的阎王殿,你可别…自投罗网!依我看,何不请鬼王出面,求祖师叔放人?不就一个小女孩嘛,祖师叔多少也得给鬼王一点面子。”

    什幽“嘿嘿”笑道“放你妹妹,他不会出面,放我,我想他总不至于坐视不理吧!”

    下叶反问道“要是到时,你们的好阁主,连鬼王的面子都不给呢?”

    不知何时,少年冉冉立于身旁,竟然满怀关切,看着什幽,这眼神,自什幽识得他,从未有过,不尤得芳心怦然,眼睛脉脉相迎,幽幽说道“君之能耐,放眼天下无人能及,何以不出手相救!”

    少年思虑片刻,方说道“我魂体受困,神功被封,要救雪妹,唯有智取。”

    “可…可是你,你那天出手赶跑焱弑天!”

    少年道“那是断金气,只是结绳断裂之时,瞬间爆发。”

    “你别再回去好不好?留下来陪我!”什幽轻拉他的手,这次少年并无挣脱之意,任其拉着,良久方说道“借体之魂,如无肉茧护身,元神瞬间散发,永不超生。元神不可常露,易招惹猜疑,祸及肉身。”

    “若汐,你和他滴咕什么呢?什么灵魂元神?”青莲听得一头雾水。

    “怎么我能见你,青莲却不能?”什幽甚是奇怪,好奇问道。

    “此乃缘结!有缘者可识相中相,无缘者视而不见!”少年幽幽叹口气说“坤源珠乍现,已惊动天地,我们难逃血雨腥风,我肉身未破,形同废人,今后唯有蛰伏他身,你需保护好自己!”

    “君可放心,我将以命相护!”什幽凛然誓言道。

    少年手轻捏什幽,隐隐退去。

    什幽恋恋不舍,愁眉紧锁。

    “若汐,我去悦乐阁换回他妹妹吧!”青莲自告奋勇说道。

    “青莲,你胡说什么呢,把你送去,如羊入狼口,有去无回,到时还不得想办法救你回来。”

    “焱傲天当年,是怎么溜进悦乐阁和萌罗幽会的?”什幽想起通古阁记载,再结合下叶前天之言,疑惑问道。

    “你是说有秘道?”下叶寻思倒也并非无此可能。

    “年代久远,悦乐阁历志已无可查!若是蓝月不负伤,可借她之力绕山查看,如今却是难办!”

    “有一人可能知道。”

    “谁?”

    “贵叔!”

    下叶言毕,匆匆出门,什幽听下叶两次言及贵叔之名,不免好奇,跟随下叶前往后厨房。

    行至前洞门口,此时天色已晚,贵叔忙完晚膳,正在岩洞大堂,众杂役分成八队,端然肃立,巴兰特立于身旁。

    贵叔道“天地生人,出身不同,心智无差,宿命不公,吾辈当与宿命拒争到底。今按你们心智,分成枢密、理财、后勤、兵法、机巧、地理、刺探、杀阵八部,晩习文识字,白天干活,晨晚操课,师傅领进门,修为在个人,不可涉怠偷懒,违者开除出队,永不录用,终身为奴,听明白没有!”

    “诺、诺、诺!”洞中众杂役竟然步调一致,高喊口号,群情激昂,喊声让人心血澎湃!

    什幽十分惊讶,问下叶道“贵叔是何人?”

    “天机子!”

    “天机子?什么来头?”什幽素未闻其名,她出生之前,贵叔已经在此,只知他是后厨管工,自是不曾留意,今天他示训众杂役,分工布局,井井有条,章驰法度,竟然是乾坤之才,不免暗暗心惊。

    “他是一个伙夫!”下叶玩笑道。

    “胡说,他分明胸含韬略,有经天纬地之才,何以甘愿沉寂在厨房,做一个伙夫。”

    下叶笑道“世道不济,忌贤妒能,他们不归隐,等着被人杀头吗?”

    什幽寻思悦乐阁此等邪魔淫窝,尚可作威作福,操控鬼门,贤能异士,纵有心为民,不归隐又能如何!

    贵叔早见什幽下叶,示训后吩咐巴兰奇领众人出洞操练,起身行至什幽面前,跪下行礼,什幽赶紧扶起。

    “敢问小公主,驾临此处有何吩咐?”

    “老头,怎么进去悦乐阁?”下叶和他对饮,相交忘年,知他不拘礼数,随省去诸多啰嗦,直接开门见山。

    “悦乐阁?你去干嘛?”贵叔愕然问道。

    “听闻悦乐阁地势显要,公主聊起,其是好奇。”

    贵叔说道“就是能上去,也没什么用,悦乐阁近千年基业,里面高手如云,阁主更是已臻神幻之境,自古以来,多少英雄豪杰前往刺探,皆有去无回。”

    贵叔话外之音,是可以上去,下叶甚喜,追问道“你知道就快说,偏生这么啰嗦!”

    贵叔道“根据上古散仙三叠散人《平川历痕记》记载,蝙蝠岩,镶嵌在冬瓜崖上,一名叫巨阳山,如单翅蝙蝠,因而得名,冬瓜崖故名思义,就象一个冬瓜,岩壁光滑陡峭,无路可上,偏生崖底脚跟,有一个小阴洞,小阴洞有条内裂缝隙,十分隐秘,可直达崖顶。”

    “到达崖顶又有何用?又下不了蝙蝠岩。”下叶有点失望。

    贵叔道“听我把话说完,巨阳山怪就怪在,崖顶居然有一个天然小池,池不大,接水处有一个洞穴,直通承欢殿!”

    下叶什幽闻言大喜,谢别贵叔。

    次日,两人合骑一匹红棕烈马,青莲追至门口劝阻“若汐,进去又能如何?”

    什幽执意不听,对青莲说“我自有办法,你安心养伤。”

    随策马而去,居然不走一线天,而是绕道听竹轩后山一条小路,下叶甚奇问道“不是说只有只有一马川行一条路吗?”

    “那是去迷离谷,小阴洞在背面。”

    小阴洞,高六丈,宽一丈余,两人下马。洞口虽小,里面洞体黝黑,阴森幽暗,火把照亮不及三丈,行至里面,四壁光滑,空无一物。

    什幽道“如裂缝通顶,必在上方,此洞不高,原可飞跃上去,这般膝黑,无抓手之物,如何上去?”

    下叶思量一下,从怀中抓出小毛球“别净睡觉,你不是会发光吗?上去干活。”

    不理它睡眼松惺,抓起丢到上空,小毛球离体,身上绒毛竖起,发出莹莹光亮,居然爪子挂在洞顶,如荡秋千,照亮洞穴,依稀可见一处凹影,似被凸岩挡住,贵叔所言裂缝,除此再无可疑之处。

    什幽瞧准顶上凸岩,纵身飞跃上去,单手抓紧岩石,单吊在空中,一卷身,没入岩凸后面。

    “果然有条裂逢!不对,更象是个狭小圆洞,洞壁光滑!”一条软丝绳垂下,下叶顺绳爬上去,见小毛球两爪入壁,在洞顶跑来跑去,玩得甚欢,朝它“嘘嘘”两声,小毛球象个肉坨子,滚到他面前,溜溜眼睛勾勾看着他,似意尤未尽,还想多玩一会。

    下叶指着裂缝上方说道“允许你玩多一会,前方好好带路,找到崖顶出口,就不拿你烧烤。”

    小毛球眉开眼笑,空中一荡,跃入圆洞,一溜往上跳去。

    洞穴如桶状,蜿蜒曲折,约莫一刻,突然见小毛球停下,下叶什幽随后跟上,恍如进入一间大房子,小毛球全身洁毛竖起,每一根清晰可见,焕发刺眼白光,将洞穴照得如同白昼。

    什幽下叶顺着小毛球一双大眼睛望去,但见一条暗金巨蟒,蜷成八卦阵势,血盆大口吐出引信,如临大敌,灯笼赤眼,怒视着小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