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白骨门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什幽一敌九,面对这群不要命鬼影,顿感吃力。白骨笛声骤然摧急,缠斗中二条影子猛扑入莲花结阵中,被莲花瓣绞断一臂一腿,却哼都不哼一声,各出一手抓撕什幽,什幽赶忙挥舞圣心莲花阻挡,结阵露出破绽,另一条影子扑向下叶。

    下叶被扔出三丈余远,小毛球从怀中滚落出来!

    什幽见下叶受伤,心急如焚,无奈被六条鬼影缠住,想救却无能为力。

    紧追下叶影子一击即中,并不停手,飞奔过去,伸出长长指甲直插喉咙,眼看下叶即将命丧。

    突然,一道白光快如流星,挡在下叶喉咙处,十根指甲插入小毛球绒羽之中。

    只听影子惨叫一声,小毛球鹦哥般的嘴,啄入影子手中,但见小毛球圆圆身躯如呼吸,渐渐膨张,影子痛苦抽搐,片刻如枯絮,萎靡在地。

    小毛球足足膨大了一圈,全身透亮,两眼闪发幽幽黄光,显得异常兴奋,口水勾答答看着围困什幽的八条鬼影!

    “天山雪蛤?”下叶猛想起,天山雪蚧也是以魂体为食!心中一阵激动,手一拍小毛球屁股,喊道“想吃就去吃!”

    小毛球口中“哟西”一声,电光闪石跳入什幽阵中,啄入一条影子头部,影子须臾如枯叶,掉落地下。

    只见流光飞舞,八条影子萎顿在地。小毛球尚不过瘾,闯过池塘,舞入程郅阵中,剩余十三条影子片刻消失。小毛球居然膨胀成好几倍,亮光中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黄喙。

    三个白无常哪见过此等怪事,转身想逃,九瓣莲花如刀没入体内,不约而同惨叫一声。

    “留活口!”程郅高喊道。

    当中二个白无常纵身想逃,什幽圣心莲花再度飞射而去,二条白影应声坠地,死于非命!

    剩下一个伤及腿部,挣扎起身想逃,程郅什幽几乎同时追到!

    程郅一脚踩住,怒呵道“你们受何人指使,此举有何目的?”

    那人甚是桀傲,闭口不答。

    什幽运起腐心蚀骨真元,玉指点在他的胸口,顿时白无常如万蚁啃心,手脚倦缩抽搐,冷汗淋淋“我…我们只是奉…命!…”

    “何人指使?”

    “大…”话没说出口,七孔流血,已然哽气!

    “有人!”程郅望眼四处,除了夜风凛冽,柳枝婆娑,却无人影晃动逃离!

    “剖开胸部看看!”下叶说道。

    程郅命人拿来火折,点燃火把,一刀剖白无常胸口,并无异状。

    “再剖开脑部看看!”程郅依言挥刀,脑壳应声裂开,众人吓了一跳脑部己如豆浆溢出,白乳液中,漂浮密密麻麻蠕动黑点。

    “什么邪术,这么恶心?”

    下叶急匆匆提来方才砍断头颅,凑近火把一看,断头无血,脸上变色。

    什幽见状,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下叶凝神思索,良久方说道“三个白无常,中的是心念蛊,这24个尸魂,是驱尸蛊,从迹象上看,他们应当是上古白骨门。”

    “白骨门?素未听闻有此门派。”

    “白骨门早已灭绝千年。驱尸蛊,是用活人制蛊,但凡活人中此盅术,其实已经死了,池塘黑不透月,显然是他们的驯尸池。而心念蛊,则是以咒语封蛊,中蛊之人,一旦心念触犯咒语,咒破蛊裂,万虫食脑,此蛊也叫忠诚蛊,原是白骨门控人之术。中者无药可救,连施蛊之人也无法破解,因白骨门过于邪恶,激怒上天,遭三界合围剿灭。何以此蛊今天又重现人间?”

    什幽自觉毛骨悚然“依你说,中蛊之人,一生只能效忠蛊主?”

    “是,我也知之不详,似此心念蛊、驱尸蛊,确是传说中白骨门蛊术无疑!”

    什幽命令程郅把尸体全烧了!

    下叶道“不,把尸首运回城里,示众三天,以释百姓之疑。”

    士兵把尸首搬聚在一起,数数有二十具之多,程郅派人驻守,吩咐士兵回城召集人来运走,随和什幽下叶回到行辕。

    回至小舍,程郅朝什幽扑通跪下“之前传闻,小公主十一岁守九幽门,未将不信,心存亵渎,今日公主初次驾临,一出手便解除岱县之危,程郅惭愧!”

    什幽赶紧扶起,说道“程将军乃豪爽耿直之人,今后与我见面,可省去繁琐礼节,岱县之危只是暂时解除,需查明对方此举用意,不然,恐怕他们会卷土重来。”

    “公主之言甚是,未将也做过揣测,无非想逼我走,控制岱县,削弱鬼王势力。”

    什幽沉忴片刻,说道“将军之言有理,只是岱县贫瘠,人烟稀少,要来何用?”

    “这个未将也考虑过了,确实百思不得其解!”

    “寒铁!”下叶插嘴说道。

    “寒铁?”程郅恍然大悟,拍腿说道“对啊,岱县寒铁至纯,皆是军需物资,三界无出左右,若要扩军备战,自当先取军需补给,……”程郅越说越心惊“难道有人要谋反?”

    “谋反倒未必,筹谋却是可能!难道你还不明白,鬼王派你到此用意?”下叶冷笑说道。

    程郅猛然醒悟,大汗淋淋,不顾将领之尊,向下叶跪下“神人教我,非我贪生怕死,实则鲁钝,怕负鬼王之托!”

    “把那片古柳林烧了,此处纳阴藏煞,不详之地,柳林中黑塘,乃是驯尸池,一并填了,分给百姓耕作。”

    程郅“诺、诺”。

    下叶拿起毛笔,在纸上画了一堆刀气圈圈,阵势脚印,递给他。

    “你惯用链刀,刚猛有余,防守不足,需学会以气御刀,方能尽展威力。楚人无罪,怀璧其罪,此处既是军需重地,无论他们背后何人,料想不会善罢干休!这是古普狂风十绝斩,你勤加练习,传给士兵,可单人御敌,也可多人结阵。”

    程郅喜出望外,跪谢接过。

    什幽当即修书一封,寄给父王,派兵前来进驻,重启兵工厂,既补充军需,也可解决百姓生计。

    次日,程郅前来送行,说道“此去东煌沐恩书院,路途尚且遥远,再过二县,便入东川郡,郡太守妫慕,乃悦乐阁主座下七弟子,公主需小提防。”

    什幽谢过,和下叶青莲继续赶路,一路上,野狗出没,田园荒芜,百姓衣衫褴褛,面黄肌瘦,让人感伤情。

    响午时分,离开临汾郡,进入东川郡,却是另一翻景象村落稀稀,饮烟袅袅,行人绰绰,虽谈不上富庶,却也人丁兴旺,百姓温康。

    下叶侧靠什幽怀中,低声道“后面有人追踪!”

    两马并立,什幽假装认路,有意无意往后掠了一眼,后面一骑,黑衣黑马,“嗖”从身旁掠过,扬尘而去。

    “应当是赶路人!”

    “不,此人在岱县界碑出现,当时他在路边茶停,连跟二县至此,绝非赶路人。”

    “本公主出巡,父王早已明示,或许是前方郡守的哨探也不可知。”

    青莲说“若汐,东川郡守既是悦乐阁弟子,我们速赶路过境。”

    什幽思量一方,冷笑道“不,今晚住东川郡行辕,我倒想看看,妫慕能拿我怎么办。”

    东川郡府,自非岱县一个穷县城可比,巡防严明,街道井然,窗花飞缘,楼阁林立,商贾穿流,居然区分专业市场异兽、农品、兵器、手工等等经纬分明,隐隐然已成临近郡县商贸中心。

    什幽暗暗心惊“大才啊!想不到悦乐阁肮脏之地,竟有这般清灵人物!”心中更想会会这位妫慕。

    一入郡府大街,居然张灯结彩,有如过节。妫慕夫妇盛装,携郡府百官,列道欢迎。

    什幽从未见过王之礼仪,逍遥自在惯了,如此盛大场面,心中倒是忐忑不安。

    驻马府前,妫慕居然率众官下跪相迎,什幽赶紧下马扶起,原以为妫慕乃是悦乐阁邪恶之徒,本想借机刹刹他的锐气,见对方极尽礼数,反不知如何是好。

    “行辕已经收拾妥当,请公主移驾入住。”妫慕毕恭毕敬,前面引路。

    什幽打定主意,既来之,则安之。

    郡府行辕,虽说谈不上气势恢宏,却也停台楼阁,小家碧玉,十分精致,显然平时也有一方精心梳理。

    当晚,妫府大摆宴席,什幽上首而坐,下叶青莲分列左右,妫慕夫妇谦恭坐于下首,席间觥筹交错,宾主把酒,喜洋洋,席间,青莲伤势未愈,先自告退,什幽让其回房休息!

    酒席自午夜方自散会,妫慕夫妇,从侧门送什幽回房。自始至终,妫慕毕恭毕敬,无失礼数。

    “如此谨慎,滴水不露,此人若非大忠大义,必是大奸大恶!”

    下叶寻思道“一路走来,东川郡城,程序井然,民间欣富,百姓安居乐业,此人忠奸难分,苟且不论,但一定是治世能臣。”

    “为今之计,只好以静制动,继续静观。”什幽原本身体有伤,连日劳顿,十分困之,和衣躺在床上,片刻便沉沉睡去。

    下叶怀中掏出小毛球,左右打量,发现小毛球似乎长大了一圈。下叶朝它滴咕“我说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瞬间灭了二十几僵尸,这么利害,又为何不帮手打架?”

    小毛球歪起头,愤愤盯着下叶。

    “哇!是不是吵醒你睡觉,你觉得委屈了!”

    小毛球大眼溜溜转动,有点老气横秋。

    下叶一手把它扔墙上,它竟然抓住墙上窗框,体泛白光,小毛球跳到地上,回头挑逗下叶,下叶起身追逐,小毛球两只小脚璞,“嘀嘀答答”跳得飞快,下叶那里追逐得到!体上光华,照得屋里忽明忽暗的。

    下叶玩得正欢,突然什幽玉手捂住他的嘴,一阵金铁相碰声音传来。什幽拉住下叶,悄声凑近窗边,舔破窗纸。

    夜光下,八条身影,分成二组缠斗在一起。

    借助夜光,依稀可辩当中一男一女,竟然是妫慕夫妇,已被隔开,困在一个诡异的阵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