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筱陌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一招得手,什幽收回莲花结阵,傲然而立。虞芍愣然当场,花容失色,仁康皇子赶紧过去搂住她“宝宝别怕,没事,没事啦!”

    虞芍丢脸丢到家,既羞且愧,愤恨直视什幽,狠狠推开仁康,掩面“哇”哭,向坐骑跑去。

    围观众富家公子,赶忙劝阻,她就是不听,执意离去。

    “姐姐,你神光灵力修为远比她高,吃亏在实战经验上,小小挫折,不必放在心上!”声音如清谷幽莺,甜美可人,闻之俗气尽消,令人百络舒畅,精神焕发。

    什幽循声望去,但见人群中,一位十五六岁少女,俏然而立,拦住虞芍,观其肌颜凝脂,烟眉秋月,妙眼清灵,樱唇微含,玉牙轻露,纤腰若柳,雪脯微张,衣饰贵而不俗,穿戴掩映其颜,一切都确到好处,任谁一眼都萌生爱怜,心中一凛“人间竟然有如此清纯良善之人!”她象一粒清晨露珠,棒手即化,她象一朵草丛野花,悄悄绽放,她象一只淋湿小鸟,楚楚可怜,一颦男人落泪,一蹙男人心碎!

    “天机子《纪略》不曾提过此人,她是谁?”什幽暗自奇怪,见她语言和善,楚楚动人,心中也顿生好感。

    虞芍闻言也停下,收住哭声,仁康追上抱住她“我的个小美人,筱陌妹妹之言甚是,你原本修为高什幽一大截,就缺经验,往后哥哥陪你练练,不出半月,定可轻松打败她!”

    “筱陌?她叫筱陌!”什幽脑里闪出未央皇殿文武百官,皇亲贵族,寻找筱姓之人。“筱亲王!当今帝尊弟弟,兵马大将军筱策,本名夏筱策,先帝恩赐其开支散叶,赐姓筱,她是大将军之女?”

    仁康见虞芍平静下来,随大喊大叫“三哥,太阳都回家睡觉了,为你这餐洗尘宴,肚子都饿出个鸟来,还不快好酒好肉端上,祭祭肚皮仙翁?”

    夏桀原本想虞芍能折刹一下什幽锐气,那知画虎不成反累犬,这根刺头,不但没磨钝,如今尾巴还不翘上天!

    为今之计,只好慢慢磨,闻仁康之言,强装笑容,“嘿嘿”笑道“走,走,御席早备妥当,咱们喝酒听歌去。”

    说着向什幽走过来,低声道“妹妹,哥向你陪不是,给哥点面子,应个场子!”伸手拉什幽,什幽手负背后,冷冷看着他,夏桀收手也不是,走也不是,场面甚是尴尬。

    “三哥哥,妹妹初来乍到,还是小妹陪伴,忙你的去吧!”莜陌甜甜叫一声,夏桀找了个台阶下,抽身带众家公子走开。

    什幽暗忖父王吩咐,沐恩书院,需小心行事,这一会功夫,得罪二位皇子一位公主,净是权势之人,恐怕今后想低调也不成,下叶青莲都被支开,身边一个商量倾诉的人都没有,不免心里惆怅!

    “妹妹!”莜陌走近,柔手轻牵什幽,暖暖叫了一声,什幽但觉她手若无骨,绵滑细嫩,甚是舒服,顿生亲近,叫了声“陌姐姐!”

    “妹妹,不用客气,妹妹今年十四岁,对不时!”什幽点头。“我偷窥沐恩入学名录,知道痴长妹妹二岁,今后你我姐妹相称,不知道妹妹可否愿意?”

    “好啊,今后我就叫你陌陌姐姐!”

    莜陌搂抱了一下什幽,脱下红瑙玉镯,套入什幽手上,什幽见玉镯润泽如珠,隐隐血云藏于内,知道是名贵之物,收手说道“如此贵重之物,妹断不敢收。”

    莜陌淡淡一笑,说道“还怕配不上妹妹仙人儿的身份呢!都是身外之物,妹妹不收,反而见外了!”

    什幽只好谢过,任其戴上。

    “真好看,妹妹肌白而不水,实而不硬,与血瑙更是绝配,那象个武枪弄刀的女孩!”

    “姐姐如此贵重物品,妹却身无一物相赠,姐姐莫怪?”

    莜陌拉手细看,“啧啧”称奇,说道“不是姐姐说你,妹妹长得这么可人,又是王女,怎能这般寒碜。”

    什幽绒马惯了,也不在意装束,只是女孩子原本就有爱美之心,筱陌这一说,却也暖洋洋甚是入心,说道“乌惜本是穷寒之地,百年战患,战事紧急,妹妹那有闲心去打扮!”

    莜陌抚摸她满头秀发,怜爱地说道“妹妹正是豆蒄年华,本当追花逐蝶,风华雪月,却为战事操劳,真是苦了你了,比起妹妹,姐姐身无寸功,却锦衣玉食,甚是惭愧。不过,妹妹如今进了沐恩书院,自不比往常,需卸绒装换红装。妹妹莫怪姐姐虚荣,似此富贵之乡,纨绔之地,不乏以貌取人,以衣结交之徒,自当入乡随俗,好途个方便。”

    “妹妹自小出生在边陲穷寒之地,逍遥自在惯了,受不得妇德礼节约束。”

    “走!”筱陌拉起什幽,说道“虽说今晚桀皇兄家宴,来者皆是沐恩名流,姐姐带你去玉泉轩居所,似妹妹这般国色天香,原不用那些俗气东西,稍加收拾,便可惊艳群芳!”

    什幽见她温馨贴人,一见如故,却明白吃人嘴短,拿人理亏的道理,随婉言拒绝道“姐姐好意,妹心领就是,天色已晩,女孩家打扮颇费时间,恐误了皇子之约,更是不好!”

    筱陌想想有理,随依了“回头姐送些衣物饰品过去!”俩人半刻未到,竟然亲如姐妹,并肩牵手而行!

    醉仙御苑,行辕依山而建,牌坊上鎏金大字醉仙苑!门联玉泉承天露,佳酿醉仙翁。

    筱陌显然是这里常客,一路上详尽介绍醉仙苑轶闻趣事。“此处原是酿造御酒之地,传说玉泉接天上瑶池,清洌甘美,水质极佳,酿出的酒纯正浑厚,后来圈入皇家御用,桀皇兄平定东瀛百破族叛乱有功,随赐给他。”

    大厅上,宴会早已筹备妥当,侍女两边肃立,仁康皇子早急不可奈,见筱陌携什幽进来,起身过去说道“就差你们,快快入座,再晚些来,九哥可要饿成九鹤了!”欲引她们至上席。

    什幽打量,下首位满,仅余上首桀皇子左右两席,随明白其意,见仁康皇子起身,也不答理他,闯身过去坐下,仁康皇子愕然说道“公主,今晚你是三哥贵客,需当坐上首。”

    什幽轻笑道“康皇兄,君臣有序,长幼有别,臣女断不敢僭越,还望五哥体谅!”

    康皇子顿时语塞,想不到什幽一个草头公主,竟也识得君臣之道,一时愕然,不知如何应答。

    “九弟,和筱妹上来吧,家宴无需拘紧。”桀皇子只好招呼仁康和筱陌上去。

    筱陌却不以为意,从容坐在右侧席位上。

    皇家御宴,无非龙肝凤髓,豹胎熊掌,山珍海味,玉液琼浆,饭七分饱,酒三分醉,桀皇子挥手,撒去歌伎舞者。

    “三哥,饭已足,酒未酐,无歌舞助兴,饮酒那有乐趣?”

    “九弟,三哥今天玩点新鲜的。”

    言毕“啪啪啪”三声,曲目大变,丝竹销魂,管乐呻吟,门口进来一队丝装少女,无着内衣,酥胸满溢,片阴可见,长袖飘扬,云髻披开,袒胸露肩,暗波香涌,香腮绯绯,娇喘阵阵。

    仁康一见,大吃一惊,赶紧转过头,不敢直视,惶恐说道“三哥,这…这些不都是你的伺妾么?怎么能如此示众?”

    “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裳,何况区区几个姬妾,今晚她们就是你们的啦!”挥手示意起舞。

    但见舞池当中莺歌燕舞,娇声呢喃,众公子借三分酒劲,七分醉意,随乐起舞,如狂似癫,踉跄醉步舞池当中。

    仁康无奈坐下,闷闷喝酒,斜看右首筱陌,只见她泰然处之,举杯轻沾,直视池中,竟似目中无物,平静如初。

    再观下席,突然问“三哥,什幽公主呢?”桀皇子顺眼放去,但见下席,空空如也,什幽竟然不辞而别,一恼怒,抬脚一踢,矮案“霹雳啪啦”滚翻在地,销魂乐嘎然停下,众人酒惊醒一半,惶恐看着夏桀。

    夏桀单手抓起一酝酒,咕噜噜猛喝几大口,指着大殿阴恻恻说道“不准停!谁让你们停,继续喝!”

    仁康赶忙举杯,一饮而尽,笙乐再起,众公子战战兢兢,面上却不得不强颜欢乐。

    什幽满腔怒火,夺门而出,夏桀不顾女眷在场,如此淫曲浪舞,不堪入耳,这分明是当众羞辱她。回到居所古雅斋,嚷道“青莲,收拾行旅,我们即刻回去。”

    青莲嘟道“若汐,你是气糊涂了?我们马都吓跑了,是两手空空至此的。”什幽方自醒悟,沐恩书院一应准备,全在马背上。

    青莲下叶被夏桀仆人引开至此,心中甚是担心什幽安危,见什幽怒气冲冲回来,料知定是被夏桀所气,幸好人平安而归,心中石头总算落地。

    下叶让青莲先自休息,方问什幽何事,什幽将下午之事略述,说道“父王让我低调行事,如何低调?难道要屈服夏桀淫威?至此一刻未到,接连得罪当朝二位权势皇子,一位藩王公主,一旦被他们盯上,今后沐恩书院如何相处!”

    下叶思量片刻,说道“委屈求全,只会招人欺凌。他们夺嫡在即,也非铁板一块,我们倒可以借力打力。再说,你贵为藩王之女,手握一方兵马,今晚夏桀宴请,实则明抑暗取。”

    “他是个疯子,又是当朝皇后嫡子,坦若硬来,如何是好?”

    “他们既横着来,我们也不能竖着走。我们不妨学学刺猾,一旦逃无可逃,就张开满身刺毛,谁惹咱们,咱们就刺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