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古雅斋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这倒痛快,省得整天去观颜察色,揣摸别人心思,好歹我也是个王女。”这一天窝囊气,下叶这个主意,倒是合了什幽心思。

    下叶瞪了她一眼,“明示底线,可没叫你当泼妇,胡搅蛮干。”

    “我就偏当泼妇,凭什么要我做乖乖女?”什幽想想倒是好玩,他们若见自己突然变成骂街泼妇,脸色定是难看至极,不禁都觉得好笑。

    此时丫鬟进来禀告“陌陌郡主到!”

    “姐姐来了!”什幽赶忙迎出。

    “姐姐?哪来了个姐姐?”下叶见什幽满脸高兴相迎,心中甚是纳闷。

    须臾,但闻房外莺声燕语,什幽说道“姐姐有心了,这么晚还亲自送来,妹妹消受不起。”

    “举手之劳,都是姐姐这次随身物品,妹妹先凑合用,姐姐回头再吩咐裁师艺娘,过来量身置办。”

    珠帘揭开,筱陌乍见什叶,先是一愣“原来妹妹屋里有人,姐姐就不打扰了!”

    “无妨,他原是使唤小厮,甚是乖巧,故而此次当作书童伴读。”什幽朝下叶打了个眼色,下叶知趣,伏身长长一跪“参见郡主!”

    筱陌“咯咯”笑道“妹妹倒是有趣,女孩家,找个男童伴读,原是少见。”边说边示意下叶免礼。

    “姐姐莫笑,妹妹晚上怕黑,他办事细心,胆子又大,何况是个小孩,留下当只夜猫也好。”什幽想想,一个女孩子家,留一个男童在闺房过夜,确实也不妥,唯有如此解释,还算凑和。

    自古以来,但凡大户人家公子小姐,皆有诸般怪癖,筱陌倒也不以为意,四处打量一番,道“妹妹这古雅斋,原是帝君看书地方,倒也清雅,可见桀皇子对妹妹是用上心了。”

    一听桀皇子,什幽厌恶之心顿生,说道“姐姐,难道帝王之家,皆是这般腐糜生活?”

    筱陌甚是不解,张开水汪汪明眼反问道“不这般生活,他们应当过何等生活?”

    什幽语塞,帝皇之家,无上权力,富贵温柔乡中,早把一切看成理所当然!随道“治国者,难道不应当体戌百姓,勤政廉明,爱民如子么?”

    筱陌愣然一会,方道“妹妹,姐自小长在王府,父王管教严厉,私下请了沐恩书院恩课三知老师,传授妇德皇仪,从未出过府门,百姓景况无从得知。”

    “姐姐,四海未定,战事不绝,百姓赋税冗重,生活困苦,而桀皇子,骄侈纵欲,今晚一餐饭,吃去一县百姓一日粮,似此等骄奢糜费,岂是王者之道?善者之行?”

    什幽越说越激动,嗓门拉高,筱陌赶忙“嘘”声制止,说道“妹妹,你我只是女子之身,不宜妄议国事,这是沐恩书院第一条戒律!”

    什幽见她娇颜变色,惶恐不安,知她心地良善,思虑单纯,涉世不深,和她谈百姓疾苦,无非对牛弹琴,随缓和口气问道“姐姐,为妹妹些许小事,中途弃席,妹妹心中不安!”

    筱陌焉然笑道“酒席于我何干,那是男人们的玩乐,我坐在那里,无非就是个花屏摆设罢了!”

    “如此淫移场所,妹妹多呆半刻,都会呕吐,姐姐倒是矜持,难道就没厌烦恶心?”

    筱陌幽幽叹了口气,说道“家父常提起,身为皇家,多糜则废,多淫测乱,多骄则亡,越是位高权重,需当惜福谦恭,体察民情,方可江山永固,福泽绵长。只是我们女孩子家,天职就是相夫教子,原本就是男人玩物,又能如何?”

    “胡说,谁说女人天生就是男人玩物?谁说女孩子就须三从四德,相夫教子?”什幽不禁暴怒,吼道。

    筱陌赶忙拉着她,说道“妹妹,你又来了,似此火暴脾气,明儿进了沐恩书院,可得改改。我们不聊这些了,明天拜师礼后,需灵兽定灵级,妹妹准备好没有?”她怕什幽又出什么奇谈怪论,赶紧把话题引开。

    “准备什么?不就进院读书,领略圣恩浩荡,还需啰嗦什么?”

    “今年大国师亲自掌院操办,誓为国家培养一批栋梁之才,故而本届,多了许多规矩。”

    什幽冷笑道“无非纨绔子弟,聚众斗乐场所,能教出什么好东西?”

    “妹妹又来了。我看妹妹今天下午,是乘桀皇子青鸾过来,似无灵兽,明天灵兽定级,乃是以灵修分级教习,妹妹如何应付?”

    什幽倒是好奇,问道“修为乃是个人,与灵兽何干?”

    筱陌笑道“临来时,三知老师告知,学生灵性有高低,初入学者,难于判别,而灵兽认主,大国师才以灵兽定级,分配各人修为,共分九级无灵、寻灵、思灵、勤灵、参灵、透灵、通灵、空灵、幻灵,九个灵级,无灵者,不涉灵学,原是鲁钝之人,只学军勤杂役,一生下等人,寻、思、勤灵者,稍作引入,明年复考,学生多为勤、参、透级别者,由老师亲自指点灵修。”

    什幽不禁好奇,问道“通幻之境呢?”

    筱陌笑道“通幻之境,已是掌尊级别,纵是三知老师,也未到通幻之境。”

    什幽“嘿嘿”冷笑道“似此以灵兽分级,就是一派胡言。我倒想看看,这位桀皇子呢?他所御之夜煞,天下邪兽排名第二,能如何把他定级?”

    “桀皇子自当别论,他是太幻师尊的关门弟子,其修为早已超过很多老师!”

    “他年过三十,还留在沐恩书院,真是厚脸皮,是何居心?”

    筱陌知她愣劲又发,说道“他自学无止境,甘愿留沐恩书院受教,也无不可。”

    “放屁,沐恩乃天下权势聚集之地,他厚脸皮留下,无非想控制书院,绑架各方势力为己用。”什幽说得甚是慷慨激昂。

    筱陌也没再制止,叹道“他是皇后嫡出,又有平叛之功,背后又有仙宗扶持,更是立储首选,知道又能如何?妹妹心直口快,需防祸从口出。”

    “谢谢姐姐关心,妹妹视姐姐如亲人,才会吐出心中之言,他人面前,自当守口如瓶。”

    筱陌轻拥搂她,抚摸什幽秀发,怜爱道“姐姐和妹妹一见如故,心中有千般言语想和妹妹倾吐,只是夜深了,姐姐先行回去,今后妹妹有何不便,自可找姐姐诉说。”

    什幽依偎筱陌怀中,顿觉暗香入心,柔怀入情,感受到她绵胸似蜜,柔手温存,竟然也依依不舍,说道“姐姐,妹妹自小无兄弟姐妹,也视姐如亲人,姐姐不弃,今晚留下,和妹同榻,我们姐妹互诉心事如何?”

    筱陌闻言欣喜,轻附什幽耳边说道“姐姐正有此意,只怕妹妹会觉得姐姐搪突冒犯,故不敢说出。”转头对门口说道“紫莺,你和碧雯先去休息,今晚我留宿古雅斋。”

    什幽也示意下叶出去,下叶觉得奇怪,看了一眼什幽和这位筱郡主,出门口站着,顺手关上了门,却见紫莺驻立门口,并未离去。不免打量仔细,但见她柳眉飞扬,鼻如悬胆,肌肤如雪,倒也英姿勃勃,只是脸色冷峭,似乎颇有心事,于是也学着她,抱手驻立另一边。

    初始尚听屋内窃窃私语,莺莺燕燕,筱陌笑道“妹虽小姐姐二岁,这套水罗缥缈内衣,倒也合身!”

    “还是姐姐想得周全,似此淮蚕丝质,甚是难得,妹妹从未享受过。”

    “哪里话,妹妹喜欢,今后姐姐一切用度,自当为妹妹多备一份。”

    下叶见紫莺颦眉促目,轻咬牙根,强行忍住,心中不免起疑主子闺中交谈,并无言及他事,她何至于这般愤懑?

    须臾,筱陌道“妹妹连日劳顿,早些歇息吧!”主灯吹灭,壁灯微明,内房门响动,四周归入寂静。

    下叶心中虽有疑惑,却不得而知,只好依靠门框而立,闭眼养神,静观其变。

    走廊宫灯,风中摇曳,更鼓三响,却见紫莺也倚墙而睡,但闻屋内轻微“咔嚓”声响,下叶偷眼望去,却见紫莺张眼,暗力推门而进,屋里有人“嘘”一声,下叶探头偷窥,壁灯微光下,什幽粉红薄纱,玉体微透,一手夹着被子,一手示意紫莺别发出声响。

    见她慑手慑脚在地上铺被躺下,紫莺皱眉出去,脸色平和许多。

    下叶进去,凑什幽耳边低声问道“何以睡地上,入秋天凉,你火伤未愈,当防寒邪入体。”

    什幽娇羞道“她有梦动症,我哪睡得下,只好点了她睡穴。”

    “自讨苦吃!”下叶叽讽道,什幽轻打他一下说道“你也去睡吧,千万别告诉他人!”

    下叶见她无事,随至门口,不再理会紫莺,倚栏打盹。

    次日,屋中一阵话语吵醒下叶,但听闻筱陌说道“妹妹何以睡在地上,想是姐姐睡觉不雅,吵到妹妹啦!”

    什幽笑道“姐姐误会了,是妹妹单人睡惯了,突然身边多一人,似乎不惯,姐姐勿怪。”什幽常与青莲同榻,只是怕筱陌难堪,故而编此谎言。

    天色微朦,碧雯奉来早点,并牵来一只坐骑,龙首虎尾,双翅如雕,须髯飞扬,甚是威武。

    筱陌说道“昨天见妹妹与虞芍交手,莲花结阵修为,已是不低,断不可因无灵兽,屈才去那杂役之堂。所以姐姐斗胆,向父王借来神兽呈日,助妹妹先行蒙混过关再说。”

    什幽心念道这不是造假蒙混吗,被发现岂不是更大罪?随道“谢过姐姐,妹原有坐骑,只是九幽门受伤,也没料今年沐恩书院多了规矩,故而没带在身边。姐姐此举,若被发现,欺蒙师尊之罪,妹担当不起。”

    筱陌笑道“妹妹至诚,姐姐佩服,要不先行当登山坐骑,到时将实情禀告,求师尊谅解。”

    言谈中,桀皇子牵来一头巨鹰,见门口呈日,“哈哈”笑道“陌陌妹妹,倒也下心思,居然偷你父王至爱呈日,送给什幽妹妹!只是呈日乃男人坐骑,什幽妹妹不甚合适!我驯养这头曲鹰,灵力已至勤级,正好与什幽妹妹相当。”

    什幽一见桀皇子,心中不甚厌烦,“嘿嘿”冷笑道“妹妹与灵兽无缘,恐怕曲鹰跟我,转眼又成夜煞口中之物,桀皇子美意心领了!”

    夏桀脸色甚是难堪,“哼”一声说道“难道你甘愿入无级堂,葬送一生修为?”

    “我的事,不劳桀皇兄操心!”什幽断然回绝。

    “三皇兄,什幽妹妹今后有我照顾呢,你就少操这份心。”筱陌说道。

    桀皇子看了筱陌一眼,说道“若非看在陌陌面子上,今天就治你大不敬之罪。”

    桀皇子碰了一鼻子灰,显然对这位筱陌郡主甚是忌惮,只好愤愤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