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融雪香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邪灵现身,虽无人亲见是何人放出,然而,飞出一刻,自有人看见!

    邪灵出自无极堂,持邪灵者,必是凶神恶煞,百世狂魔,拥有毁天灭地,移形换影之神力。

    一时间,师生脑海里,诸般典籍、古志、传说,跃然出现,三人成虎,众口铄金,一时流言纷飞。

    开学第一天,沐恩书院,即便乌云笼罩,山雨欲来!

    弟子们各回别院安顿。下叶什幽,怅然而立,十几天来,小毛球朝夕相处,憨厚可爱,屡屡相救,已是感情弥深,怎么就死了呢?事实摆在眼前,不化成灰烬,又能跑去那?

    “十三弟,你说这是邪灵吗?咋和夜煞打一块了?说是死了,一点也不象,倒象是进化升天了!”夏雷虽是耿直,此话却正道出众弟子心声大凡仙禽灵兽,多有进化之神力,那对莹光灵灵翅膀,一点都不象是死前挣扎,分明更象羽化升仙。

    夏逍对眼前一切不闻不问,嚅嚅冲黄牛滴咕,谁也不知他在和一头牛唠叨什么。

    惠普宁凝视承恩堂上空空如也的鉴灵台,良久方提醒道“走吧!”

    无级堂本是低贱之地,诸家公子皆是皇亲贵族,谁愿来此?如今只住进四位学生,六幢学生别院,居然每人一幢,尚余二幢。

    青莲一看,高兴道“若汐,这地方好,安静,依山伴水,风景秀丽,不比听竹轩差啊!”

    小毛球生不明,什幽心中惆怅,那有心思去看风景。

    “妹妹,住的地方倒不错,早知道,我也来无级堂,我们勤级堂,一幢别院住六七个人,好想和你换啊。”筱陌声音传来,铺藤背褥自有紫莺碧雯张罗,她倒省事,屁股没坐热就来串门。

    什幽放下手中抹布,迎接出去,说道“姐姐喜欢,就多过来。”

    筱陌见她无精打彩,以为她进无级堂,情绪低落,搂着她安慰道“妹妹,二哥说得对,以灵兽定灵级,就是瞎闹。邪灵现身在幻级堂鉴灵台,也就妹妹大哥几个能冲至参级堂前,谁都看得真真的,妹妹不必放在心上。”

    什幽明白她误会了,虽不能明说原由,内心却也感动,说道“谢谢姐姐关怀,这里挺好的。”

    “外间都风传,这邪灵是从无级堂出来的,妹妹可曾看见,是谁放出来的?”筱陌异样神色问什幽。

    什幽原是冰雪聪明之人,立即闻出弦外之音,这才是筱陌匆匆过来的目的!

    当时场景,虽说众目睽睽,却无人会去注意无级堂,都惊讶于夜煞之灵力,就是身边夏逍,自始至终把玩他的黄牛,连夜煞也不正眼瞧一下,至于夏雷,就更不可能注意到小毛球从下叶怀中跳出!

    在场唯一能知道的,就只有惠普宁,他亲触过小毛球,判断它是邪灵!但是,他是个大智慧之人,不会胡言乱语!

    邪灵自无级堂闪出,却是难逃诸人之眼!

    那么,筱陌此时匆匆提起邪灵,是何用意?是一时好奇吗?

    “妹妹当时只顾观看夜煞,并无见到邪灵!”什幽脑里瞬间百般推敲,此事关系下叶安危,最终决定故作不知!

    “是啊,当时我也只顾观看夜煞,那东西也太快了,谁会去在意,哎,都烧成灰了,不提了!”

    俩人又唠了一会,筱陌告辞后,什幽不自觉走至下叶房间,推门一看,吓了一跳小毛球!

    什幽赶忙关门,激动得流泪,跑过去轻抚小毛球“小毛球,原来你没死,你怎么逃出来的?”

    小毛球耷拉肥脑袋,冲什幽飞了个眼,得意洋洋!

    “鬼知道。”下叶朝它屁股打了一巴,诈怒道“不听话,这次闯大祸啦!”

    “筱陌刚才来过,说学院风传,邪灵来自无级院。”

    “你的嫌疑最大,因为其他三位都是皇子!”

    “这点我考虑到了,到时问起,只有来个死不认帐!”

    “你忘了,惠普宁曾言及,你身负二种力量其一你父王手头兵力,其二就是小毛球统御百兽之力!”

    什幽寻思一方,说道“小毛球九幽门降伏百兽之事,他们自然早已知道!”

    “坤源珠现世,各方势力,各处安插有细作,自然知道!夏桀为人嚣张,怎么会无故献殷勤,屈尊讨好。”

    “哪你,不是很危险?”

    “我只是你身边一介小书童,你才是主。”

    “难道,今年沐恩书院,新增以灵兽定灵级,也是个陷阱?”什幽隐隐觉得危机四伏。

    “百荒世界炁源曾言道,灵珠现世,惊天动地,大国师龟黯,诸般可做爷爷的皇子,王公大臣,不会无端送人来沐恩书院!”

    什幽心惊,依偎少年怀里“今后我们自当步步为营,生死相依。”

    少年任其依偎,几次想伸手抚其秀发,手即发端,却还是强忍住放下。

    青莲禀报“若汐,普宁皇子求见。”

    什幽下叶四眼对望他定是为小毛球而来!下叶用黑布包住小毛球,叮嘱道“乖乖在这呆着,不然大灰狼咬屁股!”

    什幽“扑嗤”笑道“别逗了,夜煞都不怕,还搬什么大灰狼。”说着轻轻拍他“小毛球,千万别露面,否则我们保护不了你。”

    小毛球绒发拱了拱什幽纤手,神色亲呢。

    ………

    “坤源珠呢?”惠普宁开门见山问道。

    “藏起来了!”面对惠普宁灵光圣体,什幽下叶都不想对他撒谎,只好坦诚相告。

    惠普宁沉忴一会,说道“家师言及,小毛球即是坤源珠幻化,只是今天鉴灵台上,何以只见翅膀,未见身躯,看来,我还得回神域一趟。”

    “难道小毛球真是邪灵吗?”什幽忍不住问道。

    惠普宁摇了摇头“家师言道,正邪全在于心,与灵力无关。”

    “就是嘛,你看悦乐阅主,六合昊天塔,三清真元,皆是仙宗修为,干的事却是人间至恶之事!”

    惠普宁皱了下眉头,说道“家师言及天地出子,必有其因,坤源现世,惊天动地,你们需当小心!”

    此时,门口大声公传来“小丫头,戒律师盘问我半天,我就想见公主,问清啥事,十三弟在,有啥了不起,不是更好,省得一家一家跑!”

    显然是青莲不给进,什幽下叶和普宁皇子,赶紧出去,什幽喊道“青莲,请二皇子进来!”夏雷嚷嚷进门。

    “二哥,谁盘问你了!”

    “还不是戒律堂,无缘无故把带去盘问半天,说什么皇子表率,什么邪灵?我琢磨他们才邪,敢痛扁夜煞,替我出了口恶气,就是正灵、好灵、乖灵。”

    惠普宁疑惑问道“二哥,你是堂堂皇子,他们怎敢放肆!”

    “掌院、大国师都在,那鬼地方,叫忠诚堂,呸,阴森鬼气,就是个阎王殿。”

    这一时多了戒律堂、忠诚堂二个堂口,什幽一听,隐隐觉得,这哪是书院,咋怎么象是监狱牢房!

    “他们问什么?”惠普宁说道。

    “不就邪灵何人所放?我说我放的,就是看夏桀那小子不顺眼,放头邪灵去杀杀他的锐气,出出一口恶气。他们又问哪来的?我说,我家养的,好几百条,今后见到夜煞一次,就放一条!他们就把我轰出来了!”

    什幽下叶都笑了“你也真会编,还好几百条,你倒是送一条给我们!”

    夏雷愕然道“我没有,都是蒙他们的,你们可别当真,我若是有,天天追夜煞,哪还用受他鸟气。”

    停一下又问“那东西,你们谁养的?我得好好谢他。”

    “谁知道,我们净顾看夜煞,哪知道它是从哪冒出来的。”

    夏雷搔搔脑壳,愣愣说道“我想也是,没准是沐恩书院养的,这地方鬼气森森,出一只半只邪灵,倒也不出奇。”

    惠普宁见无他事,向什幽稽首告辞,夏雷也一鞠手,临出门时说道“哦,我从戒律堂出来,碰见十弟,看来他也进去接受盘问,俺捉摸很快就轮到你们!”

    目送他们出门,刚想起身回屋,只听门口银铃声音传来“参见二哥十三哥。”

    “姐姐!”什幽冲门外高喊一声。

    筱陌拧着个小包裹进门,人未到,幽香阵阵传来,下叶自行去安顿住宿之物。

    “妹妹,勤级堂别院太吵了,我今晚和你睡。”

    回想昨晚尴尬,什幽心有余悸,少女之心,又免不了好奇,于是道“有姐姐相陪,妹妹自是求之不得。”

    下叶收捡房间里外妥当,见什幽筱陌鬓髻撕磨,低声说贴已话,不时低声“嗝嗝”娇笑,显然聊得正欢,随出院修剪花草。

    挽杂草、拾枯叶,剪冗枝,居然平安无事至天黑,下叶甚是奇怪“夏雷不是说要盘问吗?何以无人至此传唤?”随去伺候青莲清洗伤口,见伤已好五六分,沐恩书院膳堂送来晚饭,随留青莲房中,胡乱吃一餐。

    青莲早已不如之前厌恶他,倒是萌生好感,俩人有说有笑。

    饭后,下叶至别院打扫,别院原预十个学生入住,如今只住一人,清洁起来挺费工夫,至二更方收拾妥当,下叶行至屋前,准备放好帚洗之物。

    突然,一阵轻微香气,虽是虚无缥缈,却丝丝入扣传来,这股怪香,如利刃插入下叶心上,扯得他惊悚万分,双脚颤抖,此香竟然是融雪妖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