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武库志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岌堰对筱陌道“陌陌,芊鹤堂尊同意你转册无级堂,只是须苍性格怪癖,转学之事,需他同意才行!”

    什幽甚喜,说道“行,我们无级堂同意筱陌转入!”

    “你?凭什么,敢擅做主张?”芊鹤怒道。

    “我是掌堂师姐,师尊今早言道他不在,掌堂师姐如同师尊!”

    “这…这,简直是胡闹!“

    “这个须苍,竟然推个小孩出来,自个躲开,省得去得罪人,真是条老狐狸!”岌堰心里嘀咕,“不过这样也好,芊鹤也无话可说,免得伤了两堂和气!”

    于是岌堰说道“好,即日起,你归入无级堂,不得返悔,这边文书堂帮你移档过册。”

    什幽欣喜,扶起筱陌准备回别院。

    哪知此时,戒律堂尊苇芒喊道“慢,无故转堂,鞭十,不许以灵力抵抗,否则逐出书院,此乃规矩。”腰间抽出戒律鞭,鞭体三菱状,鞭色斑澜,血污堆垢,色如铁绣,隐隐似有血腥味传出。

    女人向来注重肌颜,三菱边落身,皮开肉裂,纵使医好,势必满身疤痕,什幽张手高呼“不,不可以,她弱质体肤,怎可受此酷刑!”

    苇芒“嘿嘿”阴笑道“自由转册,不受惩罚,今后人人效仿,书院岂不是乱套了!”

    “姐姐别转了,途什么呀?何苦受这皮肉之苦!”

    筱陌脉脉注视她,幽幽说道“我欲将心托明月,星河夜影永相随!”

    什幽愣然当场,此话已超出姐妹界线,突然心底涌起一股怪味,说不出喜悦还是恐惧,心里急得直呼“姐姐,我只当你是姐姐,我没那怪癖!”可是,此情此景,又怎么说出口!

    “咚咚咚”九下戒律钟,弟子们已用完午膳,无级堂反倒聚集三大灵力高手,已是趣事,如今筱陌甘愿加入,自是不愿离去,聚集九级堂前,远远观看,突闻戒律钟响,筱陌楚楚而行,坦然走向承恩堂前!

    筱陌华世之珠,温顺至纯,娇颜天下,多少人心中暗许,却不敢直视,其父乃筱亲王,手握天下兵马,除非其父首肯,谁敢冒然结交,背攀附之嫌,何况筱陌生性凉淡,待诸人无亲疏,纵有倾慕之心,也只有敬而远之。

    如今见她竟然为区区一个无级堂,甘愿受鞭笞之罚,甚是不解,心中无不为她捏一把冷汗!

    “啪”,血渗罗衣,鞭鞭如抽什幽心上,禁不住打了个颤抖“她是为了我,为了我才来无级堂,筱…姐姐!”

    “筱陌!”什幽终于忍不住哭喊,冲上承恩堂,紧紧抱住筱陌,“啪”挡下了最后一鞭,这一边痛彻入骨,可想筱陌九鞭有多痛。

    “筱陌,筱陌!”什幽掏出莲蕊润心丹,掰开她的嘴喂入,抱起她飞奔向无级堂别院,把她放在床上,背后血肉碎衣混在一起,随取来清水“筱陌,会痛,忍住。”鞭痕一条一条浸泡开,轻撕开衣服。

    “你…你叫我筱陌,我…好开心。”筱陌痛得额头出汗,侧身冲什幽露出了微笑。

    “都伤成了,还笑?好好躺着!”

    “因为,因为你接…接受我了!”

    什幽又是一愣,手中动作放慢,内心甚是矛盾“我对她越好,误会就越深,这可如何是好?”可是见她如玉肌肤上,九道血肉模糊鞭伤,内心十分纠结“她伤得如此之重,我想那么多做什么,救她后再说。”

    疮药中为她加了点麻佛散,减轻她的疼痛,见着她悠悠睡去,下午恩课赶不上了,索性不去,坐在庭院水池边,对着水发呆!

    “自讨苦吃!”下叶到身旁,她尤自不知!

    什幽回过神来,说道“你想到哪儿去了!她为我伤得那么重!”

    “动心啦?”

    “是啊,你吃醋了?”

    “我吃蜜!”少年嘴上回答,伸手揭开其背衣,鞭伤足有十寸长,从左肩至右下腋,一鞭三痕,皆是血肉模糊,随为她清洗包扎。

    什幽翘起嘴,说道“从小还没有人对我这么好,真有点动心!”

    “可惜她是个女品!”

    “女品也好啊,只要有人爱我,有人疼我就行。”

    “你知道她,了解她吗?”

    “管她呢,总比一个连名字都不告诉我的人强!”

    下叶沉默。

    什幽叹了口气,说道“你别胡思乱想,我不是女品,只是视她如姐姐。她何以是女品?难道是融雪香之毒?”

    “她是女品,早在融雪香之前。”

    “你怎么知道?”

    “紫莺!”

    “紫莺?她有紫莺,为何还来缠着我?”什幽有点帐然若失“可是筱陌毕竟为了我,遭受鞭刑!”

    “皮肉之伤而已,明天就活蹦乱跳的!”

    “会留下满身疤痕,你知道女孩子,视相貌比性命还重要!”

    “融雪香,本是融雪妖花之魂,自有肌颜修复之功,不出三天,她自完好如初!”

    “这…这又能说明什么?苦肉计?为我,至于这么做吗?”

    少年轻轻抚她秀的发,说道“目前不好说,只是,沐恩之行,一路过来,白骨门重生,桀皇子献殷勤,大国师突然亲办本次沐恩事宜,以灵兽定灵级,包括女品筱陌,融雪香出现…还有,无级堂来了三位皇子,是偶然吗?你居然还有心思去顾及别人。”

    “你的意思,单件事就是迷疑,放在格局中,就是一个阴谋?”什幽疑惑道“目前一切都无头绪,但是,我相信筱陌绝不是坏人!”

    “凭什么下此结论,是不是因为她喜欢你?”

    “是啊,没有她,你会主动摸我的头发吗?”

    少年赶紧把手缩回,什幽轻轻依靠在他身上,低声道“我不知道,君有何难言之隐,不肯实言相告,但什幽此心,永不后悔!不过,我也相信筱陌,绝非坏人。”

    “尘世诸多无奈,好人也会做坏事。”少年神色痴苦,幽幽叹道。

    “灭天,你说我是不是九幽?”什幽趁着少年神色痴迷中,突然漫不经心地问道。

    少年闻言,瞬间回转神,凝视她道“世间本无灭天其人,我就是柳下叶。九幽乃是凡人之躯,怎会重生,不要胡思乱想!”

    “无灭天其人,也无九幽公主?”心中美好憧憬破灭,甚是失望“何以君舍命相护?”

    “因为你比命珍贵!”

    什幽“嘤喃”一声,投其怀中,紧紧搂着他,喜极而泣“我就知道……”却发现搂的是一个孩童下叶,喊求道“出来!”

    “恩课不上,在这里和书童逗乐!”门口金铁之声传来,自是师尊须苍,身后跟随夏雷、夏逍、惠普宁,居然还有拧着小包褢的夏蛮!

    什幽娇羞,赶忙推开下叶,上前参见师尊。

    须苍说道“今年学生胆识课,不同往年。”

    “有何不同?”

    却见师尊脸色严峻,神色凝重,说道“往届学生入学,胆识课多是野外求生,入东篁密林中,练习生存技巧,今年却改为破解八佰半巨木阵。”

    什幽不知八佰半巨木阵为阿物,倒不觉得什么,夏雷已经参加过十年沐恩学习,闻言吓一跳“八佰半巨木阵,无三年以上灵修,谁敢入阵?”

    须苍说道“此事乃大国师操办,说是寓教于行,第一名破阵,即可为掌院师兄。”

    “掌院师兄?也是素未听闻。”

    “大国师操办,自有其用意,我们无需妄加猜测。为师先让你们熟悉八佰半巨木阵,此阵乃上古炁渊仙尊所创,历代宗师院尊精血所铸,千万不可儿戏?”

    “炁渊?难道是百荒世界大祭司炁渊?”下叶心中暗忖。

    “师尊,一个小小测试阵法,破不了可以燃哨退出,也无风险,何须担忧!”

    “今年胆识课,不比往年长,时限十五天,自带七天干粮,另八天自行解决。”

    “荒山野岭,去那找吃的?”夏雷人高马太,餐进斗米,顿觉填肚子都是问题。

    对于什幽、夏逍、惠普宁这些长年在外之人,这倒不是难事,随不理会。什幽引众人于庭院凉亭坐下。

    须苍道“巨木阵,阵中藏阵,九阵连环,能破此阵,世间诸般阵法,了然于胸,这原是当年炁渊仙尊创办此阵之初衷,就是寓学于行。只是到后来,沐恩书院成了阿腴奉承之地,才成了摆设,可惜可叹!”

    “如此凶险,就不怕伤了弟子,需知他们皆是皇帝国戚,金枝玉叶!”什幽好奇道。

    “破不破得了,并不勉强,你们千万不可小觑此阵,此阵以树代人,灵气劫凶,比真人布阵强百倍。即然你们都不上恩课,索性就为你们讲讲阵法!”

    “上个鸟课,害我和十三弟白跑一趟。明天胆识课,破阵者将成掌院师兄,怪不得各堂师尊,都忙着给弟子讲解破阵之法,承恩堂连个鬼影都没有,三知先生凉在台上喝西北风呢!”夏雷嚷嚷喊道。

    须苍挥手制止他说话,问什幽“筱陌能坐起身吗?”

    “禀报师尊,陌陌姐姐是皮外伤,只是…只是我在金疮药里掺了点麻佛散,减少她的痛楚!”麻佛散一说,原是怕她言语肉麻、摸手摸脚(注在上古,人类早熟,猴子二年而成,猿猴三年能产,古人十几岁能育,而且人烟稀少,男品女品甚是正常!)

    “去看醒了没,扶她过来,既是授课,需当一视同仁。”夏蛮甚是乖巧,嚷道“我去喊陌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