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八佰半巨木阵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须苍对什幽说道“夏蛮今后也住在这里,她心性活沷,你要好生照顾!”

    什幽点头,跪下说道“弟子想让随从下叶青莲入堂授教,还望师尊应允!”

    “人有尊卑,智无高下,学堂原是育人教化之地,只要不犯书院禁令,谁都可来!”

    什幽甚喜,喊来青莲下叶,筱陌原本睡得极沉,却也经不起夏蛮百般磨蹭,冷水敷身,只好起身,发现背部鞭伤,竟然已无痛楚,甚是奇怪“想是鬼门久经战场,疮药自是灵验!”

    接下筱陌、下叶、青莲补行拜师之礼。

    须苍道“既然胆识课需破八佰半巨木阵,下午左右没事,给你们讲讲兵法中的阵法!”

    八位学生聚精汇神,无一擅动。

    “阵法之源,起自上古灭天。”

    “啊!”第一句话,便听得什幽心头阵阵凛然,尖听一声,她刚刚才追问下叶,此时须苍提起,不免紧张兴奋而惊叫。

    众人素未闻灭天之名,见什幽惊叫,似乎识得,纷纷投来奇怪眼光。什幽赶紧捂嘴“我以为灭天只是一个传说!抱歉。”

    须苍说道“灭天二字,向来是三界禁语,自是无人提及。”

    “阵法源于灭天,却非灭天所创,而是三界灵修者,合力创出来,对付他的。”

    “三界灵修者合力创阵,只为对付一个灭天?他是大妖怪吗?”夏蛮童言无忌,随口问道。

    什幽捂嘴又“啊”叫一声,其他人也暗自心中凛然三界宗师,竟然联手对付一个灭天,这个灭天也太了得吧!

    “我所知不详,典宝阁所记有限,涉及灭天记载多数被毁,只在《武库志阵法传记》中略有记载,此为阵法起源。”

    “灭天乃灵族之灵子,当年为报灭族之仇,一骑了尘,一把未了剑,万灵附体,杀得三界鬼哭狼嚎,人人胆寒。”

    什幽偷看下叶一眼,见他浑浑霍霍,神色茫然,并无异常。

    “三界苦无良策,各派宗师,摒弃门户之见,歃血为盟,效仿灵族万灵幻体之法,创建结灵法阵,集三界宗师灵修之力,聚于焱啸天幽冥神弓之上,射出灵箭,方自杀了灭天……”

    众人悠然神往,什幽想起通古阁九幽石棺铭文,问道“九幽公主呢?她引诱灭天,却何以反为其所诱?”

    须苍愕然“九幽公主是谁?《武库志》并无记载。”

    什幽寻思通古阁乃是鬼门禁地,棺志所记皆是鬼门历代功过,何况年代久远,外人不知,也不足为奇。

    须苍继续说道“结灵法阵,聚弱成强,除去灭天,自此阵法风糜三界,各门派潜心研究,精心演化,即成今天攻、防、锁三大类。巨木阵中,以树替人,展现常用九种阵势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三才太乙阵,四象螺河阵,五行劫杀阵,六合连珠阵,七星北斗阵,八卦迷魂阵,九宫诛仙阵!”

    “此九阵为百阵之母,世间千般阵法,皆由九阵炼化而成。”

    须苍详尽讲解九种阵法排列变化,破解之法。

    诸弟子所涉灵修,阵法甚多,原不难理解,须苍说道“巨木阵,原为教学之用,以树代人,演练九阵,各阵有一处观阵台,一名灵师坐阵,驱灵御树,八佰半莫古树,甚有灵性,你们千万不可小觑。”

    “莫古树?怎么和沐恩书院门口五圣树同名?”什幽问道。

    “它们原是同气连枝,就是一棵树。今年新规矩,恐生变固,你们需认真准备!切记,一旦无法破阵,立即燃硝退出,不可贪功冒进。”

    “掌院师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前途无量,这可是弟子们梦寐以求的奖赏。”筱陌说道。

    “入得沐恩书院,无不家境显赫,谁还贪恋那份权力!”惠普宁淡然笑道。

    “欲壑难填,权控一切,谁会嫌多!”夏逍冷然说道。

    “俺不在乎什么鸟师兄之尊,只要不是夏桀那小子得了,谁当都行,就是看不惯他那份小人得志模样。”夏雷吼声道。

    “野外求生吗。我觉好好玩,不玩命的探险,太无聊了!”夏蛮最喜探奇猎新,甚是开心。

    须苍芙尔笑道“这是新规矩,有无风险,我也不尽了然,但是八百半莫古树,千年灵力,林中蟲蟒异兽众多,自然有风险,不然何以叫胆识课?千年来,无人能九阵连破,成功抵达东篁钟下,你们要仔细筹划筹划。”言毕,须苍自行离去。

    ………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大家都出出主意。”什幽留下众人商议。

    “组队破阵!”夏逍提议道。

    “组队?自古以来,破阵皆凭个人修为,从未听闻组队之说!”夏雷道。

    “夏雷,你入沐恩书院,已有十年,可曾去过巨木阵?”什幽问道。

    夏雷脸色古怪,转而惭愧“每年挂个名而已,就是交几个朋友,喝酒逗乐,谁曾想在此学习灵修。”

    “师尊说过,千百年来,无人九阵连破,这说明,单凭个人之力,断难对抗阵式。”惠普宁分析道。

    “原因在于,阵法创办初衷,就是为了以弱胜强,单人破阵,弱者恒弱,强者愈强,强弱之势不改,破阵更别指望。”夏逍解释道。

    筱陌补充说道“今年抛出掌院师兄之尊,意在分化众弟子,防止他们结伴而行,联手破阵!”

    “对,我们联手,从破阵方式上,转换强弱之势,可取得先机。”什幽寻思片刻,说道。

    “什幽所说甚是,大家结伴同行,十五天也可彼此照应。”筱陌说道。

    什幽说道“好,既然大家意见统一,我们决定组队破阵!不过八个人要分工,夏雷、筱陌、夏蛮、青莲负责生活,我、下叶、夏逍、惠普宁负责阵势推演,惠普宁皇子负责探阵!”

    八人伸手,握拳合力。

    紫莺碧雯移来筱陌用度之物,满满三个房间,幸好别院房多,夏蛮和侍女小刁也自行张罗好睡卧用度之物。

    什幽帮助筱陌移房,见她行动如初,已无大碍,而自己后背鞭伤,依然隐隐作痛,方信下叶之言,融雪香真乃旷世妖香,难道筱陌真是受人指使?只是她神情泰然,待人至真至诚,并未见有异常之举。

    晚饭后,什幽独自走向无级堂,她想借用沙盘,推演破阵之法,却见堂门紧闭,内有灯光,开门竟然是下叶。

    什幽掩门而进“有何发现?”

    沙池并无异动,还是早上百破之战地图。

    “九阵无非普通阵势,破阵之法世人早已熟知能详,何以千年来无人九阵连破?”下叶答道。

    “我也为此奇怪,正想沙盘推演各种变法。”

    “我所担心,是阵外之阵!”少年驻足什幽身侧,脸现优色。

    “阵外之阵?这是何解?”

    “我们把事情捋一捋。首先坤源珠现世,惊动三界;其次炁渊未死,匿身地下百荒世界;三是白骨门重生,何人藏匿千年白骨阴尸,此时重生,何人指使;四是融雪香出现,筱陌成疑;此四疑,皆涉及千年孽债。而第五是沐恩网尽天下势力,大国师龟黯突然亲力主导沐恩,大刀阔斧修改休恩规则,断非偶然。”

    “炁渊,创院掌尊?他没死?白骨阴尸又是什么?我怎么听得一头雾水?”

    “千年轮回,百世恩怨,未了之事,终需了断。什幽,此局涉及千年恩然,我不想你牵扯入乱局之中。”

    “我已在乱局中之中!”什幽脉脉凝视他,轻轻依偎在他怀里……

    沐恩书院大门,五圣树下,岌堰宏声如钟示训道“胆识训练,乃休恩千年传承,阵法演练,沐恩弟子必修之课。念及诸弟子修为颇深,故两课合而为一,识阵破阵,于阵中考验诸弟子胆识,一举二得,一课俩用,此乃开院以来之创举,诸弟子需谨慎待之!率先脱阵至东篁钟下者,即任本院掌院师兄,领导众弟子修行!”

    五圣树下,欢生如雷,众人纷纷向夏桀投去眼光,料定掌院师兄非他莫属!

    岌堰随公布破阵规则,获胜方法,注意事项,最后高喊

    “出发八佰半!”前方引路,三百多弟子,浩浩荡荡向八佰半进发,一路嘻笑打闹,纵情山水,甚是惬意。

    无级堂论品级,自是排在最后,此时,一人挤开人群,近身对什幽道“我加入你们破阵队!”

    什幽一看,竟然是护国公之子追莫!昨儿他与惠普宁加入聚灵幻阵,协助诸师聚力对付小毛球,什幽自然认得,知道他灵修颇高。

    他的请求,立即引起什幽警惕“他怎么知道我们组队之事?谁泄露出去?难道筱陌真的受人指使?应该不是,若是筱陌,自不会张扬出去,定是这位一条肠子一根筋的夏雷。今后谋事,更当小心谨慎。”

    于是低声问道“你何以得知我们组队之事?”

    追莫说道“此事全院都知道,大家都纷纷效仿,你没看,东一撮西一撮的,自行择要好的组队了,这法子乃开院之创举!”

    什幽回身问无级堂之人“你们谁把昨天下午之事泄露出去?”眼睛观看夏雷。

    夏雷“吱吱唔唔”说道“昨儿大皇兄过来串门,我捉摸组队破阵,倒是好玩,没料就便开了!”

    惠普宁说道“蒙追莫世子不弃,多一人多分力,结伴破阵自然甚好!”

    追莫之灵修甚高,大家原本抱着玩乐心态,自然也都同意。

    “咋叫八佰半,名字倒是古怪得紧!”夏蛮才十岁,又是初入沐恩,未免好奇。

    迫莫道“八佰半之名由来,源于巨木阵,前八阵每阵各有巨木一百棵,最后九宫诛仙阵只有50棵,故而名叫八佰半巨木阵!”

    众人原也以为八佰半不过一个古怪地名,没想到此地竟然是因阵势树木数量命名,看来追莫世子对巨木阵已有颇深研究!

    “追莫,你与惠普宁联手探阵!”

    追莫应了一声“好”,又附耳低声对什幽说道“胆识课后,我也加入无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