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四阵连破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树根会动,破阵凭添变数,什幽暗忖“师尊曾言道,莫古树甚有灵性,若树根会动,每株千百根系,百株树抵过十万军队,何人能破阵?”

    “原来以树替人,全在树根!”

    夏逍说道“此阵千年无人能破,果然有些古怪!”

    惠普宁说道“此阵既是教学之用,不至于让弟子们止步第一阵,无论如何,进阵再说。”

    “把根全砍断了,看它还如何得瑟!”夏雷虽是笨法子,却是一语道中众人心思万不得以,只好硬拼。“吃吃吃,破阵也得先填饱肚子。”说着撕下半支兔子,骨肉不分,大嚼起来!

    诸人分鸡撕兔,“嚼嚼”有声,烤肉软硬适中,皮脆质嫩,浓香诱人,夏蛮却一旁啃着干粮,有言在先,只好转身,偷偷吞咽口水。

    下叶鸡递过一支鸡腿“给你!”夏蛮摇头,偷眼打量他“喂,你才象小虾子,小我好几岁,凭啥叫我小蛮子。”

    “亏你还喜欢探险,平时吃好喝好惯了,没饿过,不懂什么叫饿不择食。饿慌了,喝尿吃屎,蟑螂老鼠都得吃。”下叶说道。

    “喂喂,小子,吃着香呢,正想夸你几句,偏生你谈恶心东西。”追莫正吃着香,吱唔说道。

    夏蛮见此物黄灿灿,还真有点象马桶金瓜,食欲全无,“咦”一声,继续啃她的干粮。

    “小兄弟,去吃吧,雪公主交给我!”筱陌笑着起身,接过下叶手中兔肘子,把夏蛮搂一边,三言二语,夏蛮“嗝嗝”笑着,也吃起来!

    “手中骨头留下来。”下叶吩咐道。

    “留着干嘛?”

    “探路,金锁阵,每树皆自成一阵,百阵互动,想找出79号树,须先找出每树七寸!”

    “每树自成一阵,破阵岂不是甚废工夫?”但见树根状如蛇尾,虽然未入阵,却然其说。

    “小蛮子,弹弓准备。”夏蛮正津津有味啃着鸡腿,唔唔应道“干嘛用?”

    “多备弹珠,不够用石子顶替。”

    众人不明其意,下叶解释道“既然树阵只为方便我们辩,难不成把树砍了?我们只需点明识得破阵之法,阵式自然解开!”

    三鸡一兔,一扫而光,袖管一抹,下叶率先进阵,什幽赶紧随后,莲花结阵护住俩人,众人随后进入,驻足树盖边缘。

    一跨过石碑,入口不见,眼前是另一番景象巨木挡道,此地莫古树,虽不如沐恩门前莫古树巍峨,却也雄壮伟岸,高不可攀。树干嶙峋,状如皱皮,枝叶如臂曲张,根须如发,垂垂着地,两边无路可通,唯有树根之间穿行。

    但见面前巨树,根须“簌簌”扭动,盘结成鞭,末端叉张如爪,猛抓过来,惠普宁发出二道金光符咒,根臂中符散开,萎顿在地,旁边根系又旋即飞到。

    下叶朝茂密根系中,投入残骨,

    树根张手如爪,抓住骨头,拖至树上,旁边又两道根须猛扑过来。

    什幽吩咐道“夏逍报树高,筱陌观枝叉扭动,下叶找准七寸之位,夏蛮弹弓准备!惠普宁抵挡树根,防其抓人!”

    “树约四十五丈,枝杈三十七根,第三十根树眼处。”

    “嗖”弹弓弹射,“啪”正中树眼,根须半空散落。

    “加快速度,争取一刻钟,入第二阵碑前。”

    夏逍报道“树高约三十九丈!”

    筱陌报道“树丫三十三个!”

    下叶报道“七寸在二十六杈断枝!”

    ………

    规律找出,夏蛮人小,却是神弹手,巨木一破击中七寸之位,树根皆萎靡停下,进展甚是神树,半刻已至79号树下。

    “三十八丈。”

    “四十二杈!”

    “第三十七杈树孔。”

    夏蛮搭珠开弹,“嗖”弓开弹发,突然,四周沙沙声响,根系漫天缠绕,交叉如织鱼网,越来越密。79号旁边几树相护,树根交叉成网,挡落弹珠,从空直压下来,将众人封在巨网之中,迅速缩小空间。

    “惠普宁破网,追莫打七寸,快!”什幽命令道。

    惠普宁、追莫不加思索,纵身跃起。惠普宁金光护体,于空中辩认结网树根根部,六道金光符咒打向根柄,头顶根网散开,露出容身小洞,追莫穿洞而出,三指沾起三清真气,空中一招“隔空点灯”,一粒真气,射正第三十七树杈小孔。

    追莫已是竭尽全力,气消而坠,筱陌一见,摧动真气,一跃而起,抱住追莫落地。

    追莫温玉润身,幽香扑鼻,闻着心猿意马,心神俱散,竟然脸紧贴玉蒲,无法自禁,筱陌娇羞,顺手一推,把他推出几丈远,脸现怒色!

    众人虽轻闻异香,却也心中躁动。

    围身天牢地网,萎靡在地,慢慢收回!

    79号树,硕大根干露出波纹液门,莹莹荡羡。

    叶一闻轻微异香,赶紧低声对什幽说“融雪香,快摁筱陌中谷,神阙二穴。”

    筱陌见什幽闭气走近,娇媚百生,哆声叫道“妹妹!”说着张怀搂住,什幽趁机聚起真气,捺住她中谷、神阙二穴,片刻筱陌方回神,见什幽投入怀中,情不禁相拥撕磨。

    什幽赶紧脱身道“姐姐,第二阵势门已打开,我们快进去,迟了怕门关了。”

    什幽暗自心惊筱陌竟然在慌乱中,运起玉女神功,摧动融雪妖香!她到底从何学来玄肌夫人妖术?

    众人走进觉灵门,下叶见79号莫古树,门边一块斑迹,状如牛皮癣,不禁好奇,伸出手指一戳,“扑”居然如烂泥,一股恶心臭味喷出。

    “难道莫古树病了?”心中疑惑,跟随众人进门。

    却见二排巨木,状如喇叭张开,中间一道穿过,如迎宾客,树冠互摭,根须如垂帘,排排须髯,如长者驻立,甚是儒气典雅。

    树荫道正中碑文刻写二元归化阵!

    “此阵是二龙戏珠阵变法,二排战士,状如剪刀叉开,凭谁误入剪口,二边战士镰刀不断穿插翻滚,绞碎入侵之敌,中枢指挥,就是剪刀铆钉,拔去铆钉,阵势自破!”

    “二排巨木分列二旁,中枢在另一头,如何过去?”

    下叶丢了一块骨头进去,却见二边树根瞬间贴地横扫,交叉轮动,规律而行。

    什幽笑道“此阵简单,破阵就二个字跳绳。”

    “大家眼盯紧,别走神,千万别被绊倒!记住保护下叶夏蛮。”

    众人蹦蹦跳跳,时而空中翻跟斗,时而原地站下腰,状如孩童,避过贴地或拦腰横扫根须。

    夏雷人高马大,腾跳弯腰,反而不如下叶,更别说夏蛮,气得“嗷嗷”直叫“破个啥鸟阵,象个穿裙娘们。”越靠近铆钉,巨树之间距离愈短,根系越密,众人几近手舞足蹈,手忙脚乱,甚是活稽。

    “不跳了。”夏雷取下双轰,风雷掣动,震散树根,树根乃柔软之物,遇力即散,转眼又聚而成鞭,横扫过来。

    冲至阵台巨树前,但见巨树密叶中,搭有一小阁楼,楼台旗风招展,什幽猴跳蛇穿,避开根须,默念破字诀,莲花中间喷射出一颗蕊针,射断旗线,树鞭嘎然而止,众人满头大汗,已是十分狼狈。

    阵破门现,众人不停留,进入第三阵,但见三才太乙阵,地处洼地,巨树每33棵相聚成花片,中间一棵巨树高耸入云,四周水泽缠绕,似漂浮于湖泊之上,风吹树叶,三瓣巨树花片,如浪旋转。

    “太乙坐中,天、地、人三才劫杀连动,占领太乙阵中心,此阵可破,只是三才连动,一刻变动一次,一天十二次幻化!”什幽说道。

    “没船怎么过去?”夏雷问道。

    “此阵我们偷鸡,不破,游过去!”下叶寻思一下,说道。

    “咋游,那有那么好水性?”

    下叶走近水边泽地,折来九根一米长苇管,每人发一根。

    “千万不要露山水面,惊动灵师。”

    诸人含管入水,判准时辰,水下缓缓而行,论水性,众人灵修虽高,却都是旱鸭子,反倒不如下叶农家小孩,费了二个时辰,方摸至太乙阵前。

    下叶拉过什幽,水下张眼,示意她张眼观察登岸点。

    什幽一直迷眼一线,防止水入眼,见下叶手势,只好张大眼睛,水下张睛,眼大吃亏,费了些时间,方至适应,却见阵旗飘扬,静无一人,甚是奇怪“不是灵师坐际吗?怎么二龙阵不见动静,此处也不见动静?”

    随找出背阵台一面,领众人上岸,悄悄贴伏于树干之下,绕至阵旗可见处,射断阵旗。

    下叶手按树而行,触手软软的,似有沾糊之物,一阵臭气传来,居然和二元阵所闻一般臭气,甚是奇怪难道,巨木阵的树木病了!

    门打开,阵势破得如此轻松,诸人兴奋异常,纷纷说道“我们索性将四象阵也破了!”

    什幽于地上画出四象螺河阵图,说道“四象螺河阵,有点如金锁阵,不过金锁阵巨树需依山而种,破阵打七寸,而四象螺河阵,状如螺形,四个方阵叠加而成,破阵之法,在于抢占最顶端阵台。”

    “四象者,四阵组成青龙阵、白虎阵、朱雀阵、玄武阵,此阵四象颠倒,玄武在上,青龙自下绕于上,朱雀展翅护四面,白虎随机灵活穿插阻敌,如何攻破?大家说说。”夏逍说道。

    “哪吒抽龙筋!”青莲说道。

    “对,既然青龙自下绕上,他三阵不用理睬,专攻青龙阵,便可登顶。”惠普宁说道。

    “此阵别无他法,唯有硬拼,打通龙筋,我们队伍中下叶夏蛮年幼,夏逍无灵之体,如何是好?”什幽说道。

    追莫寻思一下,说道“我们聚灵结阵!”

    “聚灵?我们灵修不足,也不懂此法,如何聚灵。”

    “以什幽莲花结阵保护下叶夏蛮夏逍,我和惠普宁注灵入阵,此法不难,虽不比昨天诸师聚灵结阵抵挡幻兽灵,对付根须,保护六人自是拙拙有余。”

    随教导什幽引灵入阵口诀,什幽默念几遍,熟记于心。

    什幽将下叶、夏蛮、夏逍致于身边,追莫惠普宁一前一后,什幽默念咒语,莲花结阵舞动,护住六人顿感吃力,追莫惠普宁赶紧沾指结印,注灵入阵,阵势瞬间扩大几倍。

    “夏雷开路,筱陌青莲护住后方,入阵!”

    青龙护身在外,龙身根须狂卷,旋涡飞舞扑面而来,夏雷双轰此刻舞得密不透风,勇不可挡,根须一触即散,身后青莲红天绫广罗飞卷,无数小旋涡卷散大旋涡,筱陌取下腰缠软剑,或鞭或剑,绵密摭挡,倒也应付轻松。追莫、惠普宁一手注灵入阵,腾出一手相助,修补方阵漏洞。

    缓缓推动,虽能应付,却很费时,至四象螺河阵顶端时,已是明月高挂,山风呼啸!

    什幽推开灵师阵阁,大吃一惊,高喊一声“坐阵灵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