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迷局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灵师哪里去了?”阁中空无一人,寂静得让人恐惧,不详之兆填满阁楼。

    青莲想打亮火折子,下叶制止,低声说道“情况不明,此处最高,不要明火,不要出声。”

    惠普宁、夏逍、下叶迅速查探阁楼四周,筱陌端详每一条板缝,青莲翻阅茶罐食物,夏蛮人小视力好,立于旗下,观测莽莽密林。

    桌面灵引,灵拂,灵哨,灵旗都在,炭炉余烬尤自热呼呼的,灵师凭空蒸发了。

    每处细节都仔细勘查,失望神色显而易见,大家都一无所获,“今晚在此留宿,留人值夜,女生上半夜,男生下半夜,二人一组。”

    背囊干粮取出,绕灯席地而坐,各人有想法,却因为不成熟,都沉默不语。

    “我看啊……”夏雷话未说完,下叶“嘘”示意别出声“全部用气声说话。”

    ”院尊八成是漏了安排四象阵灵师!”打破沉默的,夏雷压低声音把话说完,也就他憋不住话。

    “三哥,不会漏,驱灵用品都在。这位灵师显然钟爱喝茶,炭炉还热呼。我看他是内急,憋不住,溜下阵台拉金瓜去了。”反驳的是夏蛮,举证也充分,得到青莲认同。

    “拉个屎,坐阵指挥丢下不管?不怕院尊治罪,院尊命令如同军令,这可是重罪!”这个幼稚的想法,立即被头脑简单的夏雷推翻掉。

    “兴许他回来,见阵式已经破了,索性回去复命。”夏蛮嘟起嘴反驳道。

    “安静一下,查明真相之前,一切都不排除,夏逍,你心细如发,谈谈你的看法!”一天相处,这位疯癫皇子洞查秋毫,见解独到,早就已经引起什幽的注意。

    “不好说,只能谈出我心中疑虑,而且到目前我也只是看出一点可疑之处!”

    “说来听听,每个人看出一点,凑在一起或许能还原一件事情经过!”

    夏逍说道“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连破四关,却没有发现一位书院其他弟子!”

    “对,这点我也注意到了!”有几个人随声应道。

    “也没有听过一声燃硝信号!”筱陌疑虑和夏逍同一个方向,只能算是补充。

    “可以合理质疑,大家畅所欲言,不过,一定要用气声交谈。”什幽此话,意在打消身份、面子隔阂。

    “觉灵门很古怪,同点进入,破阵点却不相同!三个可能一是存在多个相同阵式,二是他们被默许,通关放行。第三是他们在观望,压根就没有进阵,等待别人破阵。”惠普宁提出自已的看法,也算是解释夏逍的疑惑。

    “九哥呢?他可是出了名的侠客,不会投机倒把,等别人先入阵。”夏逍提出仁康皇子,否定惠普宁第三种观望想法。

    “巨木阵耗资巨大,不可能同时建起多个相同阵式,可以确定,我都在同一个巨木阵中,我赞同保留第二个解释他们是被默许通关放行,但是必须找出理由。同时,针对没见其他人,我提出第四种解释我们冲得太快,已经在前面!”什幽否定夏逍第一种解释。

    “对啊!看看我们无级堂,灵修最高的,最聪明的人都在,应该是抛开他们,冲到前头了。啊啊,不包括我,我脑子不好使,只会干粗活!”夏雷这番话,倒是合情合理,最后哪句自俏话,也把大家都逗乐了!

    “好,现在保留二个猜测,问题集中在灵师呢?”什幽提出核心疑虑。

    谁都明白这才是关键,只是没有一点迹象可以推理,除了夏蛮提出拉屎的想法,倒也是一种解释。

    “夜晚不好查出线索,妹妹,我看不如等明天,再仔细查看。”筱陌看法得到大家认同!

    “只好如此,青莲夏蛮值第一班,夏逍筱陌第二班,我和下叶值第三班,追莫夏雷第四班,惠普宁独人第五班,抓紧休息。”

    午夜,山风呼呼,树叶沙沙,凉月秋风,四象螺河阵,树盖簇簇,黑浪潮涌,夜幕深处,隐藏着什么?

    一宿无事,次日寅时,什幽吩咐扩展搜索范围,均一无所获。

    “前进?退出?大家举手表决!”

    “一天连破四阵,退个大西瓜,索性把这此鸟阵全破了!”夏雷信心满满地说。

    惠普守说道“之前四阵,变化不过三四种,后面自五行阵起,阵中藏阵,变幻多端,若只是为教学识阵,破阵不难,若有居心叵测者,操控阵式,凭我们之力,料难破阵,我选退出。”

    夏逍说道“灵师离职,已是违规,此时退出,不算丢人,我退出!”

    “才玩一天,还没过瘾呢!我选前进。”夏蛮难得如此险地,正玩得津津有味,那舍得出去。

    “灵师失踪,必有其因,前路风险,我选退出!”追莫言道。

    “师尊言道,巨木阵诡异莫测,不,原只是历练,安全第一,遇险则退,不可惩强冒进。如今连破四阵,一人未见,灵师无故失踪,不明生死,前方存在末知风险,我也选择退出,先出去报告院尊,查明原因。”什幽一选择退出,筱陌紧声附和,青莲下叶也选择退出。

    “好,七比二,燃哨!”什幽命令道。

    追莫拉响引信,“嘶”白烟冒出,却不见硝弹喷出,伸手拍了拍硝管,引信燃尽,竟然熄灭。

    “浸水了,三才阵潜水没保护好,看我的!”夏蛮掏出硝管,一拉引信,也是不见动静“不可能,我背馕乃是防水的,从未见过浸水。”

    一股寒意涌然而出,什幽、夏逍、惠普宁已隐隐感觉不妙。

    筱陌花容失色,掏出燃硝一放,也是一般模样。

    “有人在硝管动了手脚,这…这是一个陷阱?”青莲也是惠心之人,这不单止是一个陷阱,更是一个弥天陷阱,只是想不明白它有多大。

    “这…这,我们咋办?”夏雷惊愕,退出信号竟然全部无效,连他脑筋简单之人,也察觉不对劲,甚至遍体生寒。

    “有人想把我们困在阵中!”筱陌自小王府生长,虽然未曾历险,却也是冰雪聪明之人,此时细想,娇躯战栗,忍不住紧挨什幽。

    “前行,破阵。”下叶言道。

    觉灵门只进不出,后无退路,唯有前行。

    什幽扯下阵旗,三指树杈上,三点黑色幽光,于中间集汇,须臾成一个圆形黑门。

    “拉紧手,照顾好下叶,夏蛮,夏逍。”

    巨碑耸立,怪树摭阴八封迷魂阵!

    众人“啊”一声大叫!

    “不是五行阵!”

    “这是唱那出戏?怎么连跨过五行、六合、七星,直接进入八卦迷魂阵?”追莫虽是老江湖,却也声音颤抖!

    什幽闭眼,深吸几口气,醒醒神,捡了一根树枝,于地面画出图形。

    “此阵我所知不多,师尊言及,八真封魔故事,此阵乃创世古神所创,授与八大弟子乾、坤、巽、震、坎、艮、离、兑,八位弟子以无上灵力,结灵化阵,困住寰宇毁灭魔神,方有后来混沌生化,鸿蒙初开,可见此阵之玄妙。”

    “八卦阵,原于天地演化,无极者,太极而生,幻分俩仪、四象、八卦,八卦阵有64种变化!”惠普宁说道。

    “阵式明了,只是无法判断是何种变化。”

    “先吃早餐,再寻破阵之法。”

    什幽吃起干粮,树枝于地上画出八卦阵64种变幻图。

    “没我什么事,我去打鸟了。”夏蛮早吃饱,无聊闷得慌。

    “我也去抓几只山味。”下叶抓兔摸鳖可是行家,筱陌青莲也跟着夏蛮抓鸟去了。

    “此阵既然能困住毁灭魔神,自然是玄妙非凡,非人力所能及。”追莫说道。

    “辩认阵式不难,人是活的,可移动变阵,树是死的,除了树根能动,树干方位不变,只要找准入阵第一棵树方位,便可推演是何阵式。”夏逍解释道。

    “我们目标,已经改变,无须详细研究阵式破解之法,只须找到阵台,查明真相。”什幽说道。

    “这可以省去诸多麻烦,我们确定目标找出阵台。”

    “世间万物,皆由无极而生,无生有,方至太极,八卦阵也然,阵台一定在中心太极之处。”惠普宁玄机妙语,点破关键所在。

    “万物本源无极,然而需踏阵而行,方可进入,说到底,还是要破阵,阵式不破,太极不露。”夏逍言道。

    “大不了硬拼,想那么多做什么。”

    “二哥之言有理,破解不了,最后只能用这个法子。”

    此法虽笨,万般无奈之下,也只好如此。

    不知不觉,已近午刻,夏蛮空手而回,上气接不了下气,远远便惊恐高喊“九哥,九哥!”

    众人诧异,纷纷起身。

    “别去,惠普宁,追莫,去查看究竟。”

    什幽此时才注意到,密林中一只飞鸟都不见,夏蛮看来是跑了很远。惠普宁、追莫跟去许久,方自见他们扶着九皇子仁康回来。

    “下叶呢?”但见筱陌一起跟来,下叶青莲却下见,顿时惊慌失色。

    “瞧你,一个小书童,心肝儿似的,他们去山涧摸小鱼了!”筱陌安慰道。

    什幽一听,方自回过神来,细看九皇子仁康。见他面容憔悴,狼狈不堪,却也无生命危险,赶紧递水过去。

    仁康接过咕噜咕噜猛喝几口,才回过神来,说道“他们,快想想办法救救他们。”